[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是谁打了邓玉娇?(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9日 转载)
    是谁打了邓玉娇 ?
    
     “爸爸,他们打我,爸爸,他们打我……”
    
     ——邓玉娇
    
    是谁打了邓玉娇?
    
    
    邓玉娇照片
    
    
    
    是谁打了邓玉娇?


    
    
    此图邓玉娇行为的网上调查
    
    
    
     官员嫖娼,从古至今都是被不耻之事,即便改革开放“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唐朝也是在“暗箱”操作的。不曾想今天的官员却明目张胆到如此程度,恐怕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可以载入共和国的光辉史册了!
    
     近来,平面的,多媒的,全方位的看了很多关于邓玉娇事件的报道,之于自己不是法律界的认识,不能说出什么理论的东西,不敢轻易妄加评论。但是对此我想就有关我自己不得其解的事情提出来,以就教育于方家和学者给以指点迷津。
    
    邓玉娇案官方权威侦办机构——巴东县警方发的前后迥异的官方通告,即便连当地的媒体都能看出“猫猫”,并且冒天下大不韪说出“猫猫”,可见案件绝非寻常。昨天还看到邓玉娇被绑在床上嚎啕“爸爸,他们打我,爸爸,他们打我……”的视频片段,今天也不知道是被哪些“不忍心”看邓玉娇哭泣的好人剪辑掉了。
    
    是谁打了邓玉娇?


    
    邓玉娇照片
    
    我的一些看法:
    
    第一、 邓玉娇有病推定论
    
    先说有病推定论。假如邓玉娇真的患有抑郁症,这是网上很多人极力推崇,但是,这里面却有两层含义:
    
    A、是善意的人们,深怕烈女邓玉娇有生命之优,为其担心,假如能够判定有病,可以挽留生命,既可至少留得青山在,又可为历史留下活的见证。最主要的还是挽留住年轻的生命,这也是绝对无可厚非的。
    
    B、 是别有用心者,因为邓的案件是个非常棘手的事情,还不像上次的“俯卧撑”,不涉及国家的机关干部,且这是个绝对令人唾弃的事情。不处理邓玉娇,光荣殉公者家属不答应,处理邓玉娇,全国人民不答应。于是为下一步的台阶做好铺垫,即便不处理,也是两全其美,相得益彰的。即挽回了颜面,也可使矛盾不必激化。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
    
    是谁打了邓玉娇?


    
    邓玉娇照片
    
     第二、 邓玉娇无病推定论
    
    A、这是个大部分人的心理。(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凡是傻子也不会去动脑筋去分析,就是说人云亦云的那一类。有些人甚至根本不问不闻,以免有个告密的惹火烧身。)大部分——是眼睛雪亮的群众,非常清楚地就看明白了事情的本质——案件的性质。他们怀疑有病推定论,认为这是转移视线,使得案件的性质变成突发的性质,从而逃避官员犯奸的嫌疑。这是绝对应该引起重视的。
    
    B、还有一小部分别有用心的人,可以冠个名称“矛楼石头派”,以强硬著称,对这种杀害革命干部的事情绝对不能心慈手软,绝对要严厉的打击,杀头是必须要的。至于革命干部会不会作奸犯科,结论也是一样非常矛楼石头的,就是革命干部是党培养这么多年的,绝对是“酒精”考验的,也绝不会有损党的形象的。
    
    是谁打了邓玉娇?


    
    
    邓玉娇照片
    
    限于时间关系,往下不展开讨论。
    
     现在回来我们再做一下其它的推论(作者说明,这是作者的简单推理,没有法律依据,更不作为结论性的依据):
    
    第一、 未被害论
    
     邓玉娇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从小就在共产主义向往的大家庭中茁壮成长,尤其是改革开放的八十年代末出生,受到传统的家庭教育影响,能够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思想不被腐蚀,宁愿当服务员(三楼KTV的服务员,不是那种从事特服的工作人员),这在当今社会是很难得的。因此不为金钱所动,即便是用金钱也不能换取自己守洁如玉的贞操。正是这样,才引发了邓贵大大人掏出一叠钱抽打邓玉娇事件的发生,并说可以用钱砸死她,引起了邓烈女的极其反感。在人格受到极度侮辱的情况下,身体也被实施侵犯——官方文字是两次被推倒在沙发上,那么在这两次推倒的过程之中,身体是不是受到一定的——是那种占便宜式的侵害,但是未收到更为严重的性侵害,导致了烈女的极力反抗。但是,这种行为似乎不会闹出人命案的,因为在当今社会那种咸猪手式的性骚扰经常发生,作为烈女的邓玉娇可能以前也会遇到,总不至于连刺四刀致人死命吧!这是我至今不懂邓玉娇四刀杀人的动机之一。
    
    是谁打了邓玉娇?


    
    邓玉娇视频截图
    
    第二、 被侵害论
    
    基于第一点的某些基础之上,事情发生了性质的改变——邓玉娇被侵害了!
    
    邓玉娇是个烈性女子,在两个大男人的攻击之下,不得反抗,被性侵害了,在屈辱尚未被眼泪洗去之时又受到人格的侮辱,使得这个烈女誓死反抗,才有连刺四刀,也使那个助纣为虐家伙也被列入复仇的范围,才导致一死一伤的最终结果发生。
    
    试想,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最为基本的“生活常识”,邓玉娇即便是抑郁症患者也不会不懂这个最起码的道理的。即使作为男人,在手起刀落的时候,他所承受的心理压力,也不是一般心理素质的人所能承受的。更何况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能够连续出刀,这是正常心理下的无奈而又绝望的选择。做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能是邓玉娇在受到侵害后对方松懈的刹那儿或是正在侵害进行中一种弱势对强势的最后一击了。
    
    我觉得这才是引发命案发生最合理的解释。
    
    我们还可以这样认为,邓玉娇在反抗之后,并不知道二人的生死,于是给公安局打电话“自首”——实际是在报案,但是官方为了某些人的颜面说成是自首的,这也是不能不被质疑的地方。“报案”的电话也好,“自首”的电话也罢,最能说明问题的,是原始的录音。
    
    邓玉娇在精神病院被绑在床上,为什么她哭诉“爸爸,他们打我,爸爸,他们打我……”?打她的是什么人?为什么打她?即便是精神病患者,在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期间,打人的事情发生,并且是邓玉娇掷地有声发出来的悲号,也是不能为法治社会所容忍的。这种行为应该受到社会所有正义人士的广为谴责的。
    
    是谁打了邓玉娇?


    
    
    邓玉娇视频截图
    
    我看到21世纪财经网关于对邓玉娇行为属性的调查(参照网页截图),认为邓玉娇行为说不清的177人,占4.43%,认为故意杀人的78人,占1.95%,认为正当防卫的3738人,占93.61%。在被调查“如果你是邓玉娇,你会”“不知道”的22人占4.87%,“反抗到底”的418人占92.48%,“委曲求全”的12人占2.65%。从这一组数据,可以看出人心所向,这是我们这个社会人们对邓玉娇事件的最真实的写照,作者已经不须再做过多的说明了!
    
    
    
    是谁打了邓玉娇?


    
    邓玉娇在医院病榻
    
    向邓玉娇小姐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恩施电视台《今晚九点半》栏目有关该案的视频链接:
    
    1、http://you.video.sina.com.cn/b/20893140-1348548972.html
    
    2、http://you.video.sina.com.cn/b/20872344-1267084551.html
    
    3、http://you.video.sina.com.cn/b/20872846-1302051494.html (博讯记者:云归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