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杜光:填平认知“五四”精神的“代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9日 转载)
     来源:作者来稿 作者:杜光
    
     (博讯 boxun.com)

     在5月7日的上海《社会科学报》“五四回眸”专版上,读到了该报实习记者和前中宣部文艺局副局长顾骧的对话,题目是《不仅仅是青年问题》。读罢百感丛生,一吐为快。
    
     记者提问说:“通常,一提到五四,我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青年人,想到爱国主义。您是怎么看待这一问题的?”
    
     在回答这个问题时,顾骧说:“五四运动是一场思想启蒙运动,是用理性主义来批判中国几千年来的专制主义、奴隶主义。”“它是中国历史上,自鸦片战争以后最伟大、最深刻的影响历史前进的精神文化运动。仅仅把它限定于青年问题或者爱国主义,说得轻一点是误解,说得重一点是故意抹杀启蒙运动的任务。”他在回答后面的问题时还谈到:“记念五四运动我们应该更高地举起启蒙运动的火炬。90年前提出的民主、科学到现在也一点都不过时。”
    
     读着这个对话,不由得产生一种强烈的对比。撇开青年问题不谈,仅就五四精神来说,在年轻人和老年人之间,怎么会形成如此巨大的差异?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一边是青年人,一提到五四,“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爱国主义”;一边是老年人,认为作为“启蒙运动的火炬”,“民主、科学到现在也一点都不过时”;把它限定于爱国主义,“是故意抹杀启蒙运动的任务”。为什么会这样呢?
    
     出现这个现象,一方面固然是五四运动本身的多样性和复杂性;另一方面,是二十年来舆论导向片面引导的结果。在青年人和老年人之间出现的认知五四精神的“代沟”,完全是人为的因素造成的。
    
     通常谈到五四运动,指的是以1915年陈独秀创办《青年杂志》(后改为《新青年》)为开端的新文化运动。在这次延续五六年的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中,我们的先辈高举科学、民主的大旗,解放思想,开启民智,讨伐专制主义和蒙昧主义、奴隶主义,把中国的民主革命,引进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
    
     在新文化运动影响下,1919年五六月间,从北京开始,在全国爆发了一场具有深远意义的爱国民主运动。为了抗议帝国主义列强在“巴黎和会”上对中国的宰割欺凌和北洋政府的软弱无能,5月4日下午,北京各校学生三千多人在天安门广场举行集会和游行示威,提出了“外争主权,内除国贼”的口号。这个运动迅速扩展到全国,并且得到了工商各界的支持。各地的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商人罢市,形成了一个全国性的爱国民主运动,最后迫使北洋政府改组内阁,并拒绝在丧权辱国的巴黎和约上签字。这个运动先后持续近两个月。
    
     这个历史事实告诉我们,五四爱国运动是包孕在新文化运动中的一个环节,一个高潮。由于它的范围广泛、影响深远,所以后来把整个新文化运动都称为五四运动。胡绳在他的《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一书里,把“五四新文化运动”和“五四群众爱国运动”作为两节分开来论述,从历史记叙的角度来看,当然是必要的。我们不妨把前者称为广义的五四运动,后者称为狭义的五四运动。我们通常所说的五四运动,指的都是广义的五四运动,即五四新文化运动,只有在讨论学生运动问题的时候,才把它放在狭义的意义上。
    
     所以,通常谈论的五四精神,指的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精神,那就是科学与民主;至于爱国主义,可以说是狭义的五四运动的精神,即发生在1919年五六月间的那场五四爱国运动的精神。长期以来,五四运动被认为是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的一个重要的历史关节,始终以民主科学为旗帜。延安《解放日报》1946年5月4日发表的社论《记念“五四”,贯彻为民主自由的斗争》就指出:“27年前的‘五四’运动,在反帝、民主与科学的大旗之下曾经猛烈地反对旧政治、旧文化、旧礼教,实行了空前的文化革命,开辟了民族自觉的新民主主义纪元。”“‘五四’已过去二十七年了,民主与科学的旗帜仍然是辉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民主与科学一直被认知为五四运动的旗帜,五四运动的精神。
    
     为什么要把五四爱国运动的爱国主义精神,说成是整个五四运动的精神呢?
    
     把爱国主义定为五四运动的精神是1989年的民主运动被扼杀以后的事。
    
     以反腐败和实现民主自由为主要诉求的八九民主运动,是五四运动的当代版。在八十年代那个思想比较解放、环境相对宽松的条件下孕育、积蓄起来的民主力量,因胡耀邦的去世而爆发出来,掀起了民主革命的新高潮。它的规模、声势,都远远超过了五四爱国运动。它不但为中华民族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新的条件,奠定了新的起点,而且为执政党提供了清洗病毒、完善自身的大好机会。无奈执政者把自己的既得利益看得高于民族利益,竟采取了比七十年前的北洋政府更加残酷、更加疯狂的手段,出动对付外敌的正规军队,把汹涌澎湃、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淹没在血泊之中。这笔血债从此成为当政者挥之不去的梦魇。为了把继承五四精神的八九民主运动从人们的记忆中抹去,他们有意识地把两个不同涵义的五四运动混淆起来,用主要体现五四爱国运动的爱国主义,来描绘整个五四运动的精神,以掩盖民主与科学作为五四运动的旗帜和精神的历史真相,排斥民主与科学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五四精神的实质就在于以民主反对专制,以科学祛除蒙昧;用爱国主义掩盖民主与科学,排斥民主与科学,也就保护了专制主义和蒙昧主义。
    
     由此可见,这个变换的政治意义是十分明显的。民主与科学的旗帜和精神,体现的是民主革命的要求,是为民主主义服务的;爱国主义既可以体现为民主革命的要求,为民主主义服务,也可以体现专制政体的要求,为专制主义服务。二十年来的实践表明,当政者从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出发,一直把爱国主义引上为专制政体服务的轨道。最近就有一个典型的例证,据网上披露,中共中央办公厅不久前转发《中共中央宣传部关于围绕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深入开展群众性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的意见》,其中提出:要在全社会大力唱响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改革开放好、伟大祖国好、各族人民好的时代主旋律。这就是说,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就是要歌颂共产党,歌颂一党专政的专制政体。这样一来,爱国主义就变换成了爱党主义。请看,这个舆论导向多么高明!它明白无误地向我们表明,他们为什么要把五四运动的旗帜和精神,从民主与科学偷换成为爱国主义。
    
     经过二十年的不懈宣传,青年一代对五四运动和八九民主运动都不甚了了,他们被灌输的五四运动,就是爱国主义的运动。所以《社会科学报》的记者才有一提到五四,青年人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爱国主义的说法。顾骧严肃地对这个问题作出订正,并且指出:“记念五四运动,我们应该更高地举起启蒙运动的火炬。90年前提出的民主、科学到现在也一点都不过时。”这是对五四精神的拨乱反正,是完全正确的,也是十分必要的。
    
     从更深的层次来剖析这个问题,就有必要指出,当前舆论媒体的爱国主义喧嚣,是近期的朝野反民主高潮的有机组成部分。它同一个时期以来的反对普世价值、批判08宪章、指斥三权分立,“绝不照搬西方那一套”等等,汇聚成为反对政治体制改革、抵制政治民主化的大合唱。资中筠最近在一篇题为《五四新文化运动与今天的争论》的文章中说得好:“五四新文化运动就是一场新启蒙运动,其对象是上面的专制主义和下面的奴隶主义,作用是解放思想。”“否定五四精神,说穿了就是拒绝政治和社会向着现代民主、宪政方向转型。”在这里,她一针见血地点出了否定五四精神、偷换五四精神的实质所在。
    
     我们当前依然面临着变革图强、振兴中华的历史任务。现在迫切需要的,是接续五四运动的精神,开展一场新的启蒙运动,启民主之蒙,启科学之蒙,填掉认知五四精神的“代沟”,不分老中青,同心同德,共同高举民主科学的大旗,克服专制主义和蒙昧主义、奴隶主义。当然,我们也需要发扬爱国主义精神,要提倡热爱我们的祖国,热爱它的山川和大地,热爱它的子民和庐舍,热爱它的主权和领土,热爱它的历史和文化,并且愿意为这一切作出应有的贡献。但必须在爱国主义和爱党主义之间划请界限。一个政党是否值得爱,是否应该爱,要看它是否真正地为人民谋利益,是否清廉自守、先公后私,是否能够把国家与民族带上健康发展、不断进步的道路。我希望中国共产党能够达到这个境界,从而获得人民的爱戴。但这要由实践来检验,不是自吹自擂所能做到的。
    
     2009年5月13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杜光:一位伟大的民主主义者—纪念胡耀邦同志逝世20周年
  • 張英:鮑彤、杜光等談平反胡耀邦是「人同此心」
  • 杜光:《胡耀邦传》和山寨文化
  • 杜光:愤怒谴责毒打孙文广教授的暴行
  • 实现普世价值是人性的复归/杜光
  • 不要再做以友为敌的蠢事/杜光
  • 从“先有蛋后有鸡”说到普世价值/杜光
  • 是危机,也是转机/杜光
  • 杜光︰恥辱!恥辱!!恥辱!!!
  • 上海警方必须说清杨佳母亲的下落/杜光
  • 诋毁民主自由为哪般?读报随感之二/杜光
  • 杜光:不要把好事办成坏事—读报随感之一
  • 千万不要再制造“人肉炸弹”!/杜光
  • 关于把土地还给农民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建议/杜光
  • 杜光:致中央党校请转党中央《把土地还给农民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建议》
  • 普世价值:一个时代性的重大课题/杜光
  • 杜光:一步之遥:从杨佳到“人肉炸弹”
  • 一步之遥:从杨佳到“人肉炸弹”/杜光
  • 迎接百家争鸣的新高潮/杜光
  • 杜光:参加网络公民颁奖会受盘查小记
  • 茅于轼、杜光、铁流、徐景安、胡星斗等倡议书
  • 杜光:从移民维权谈到维权运动的前景
  • 杜光: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莫让社会矛盾引发暴力对抗/《参与》专访杜老 再谈促进社会全面和解(图)
  • 杜光:关于促进社会全面和解的建议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