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撼山易,撼政改难/傅一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8日 转载)
    
      近年来,一些地方的“问题官员”复出任职,面对公众的愤慨与舆论的吁求,权力者傲慢地说:“不违规。”
     (博讯 boxun.com)

      这种“规定”值得检讨,因为它本身就是有关法律、法规的问题与弊端。比如,免职不是处分,官员被免职后重新任职不受时间限制。于是换原本应“撤职”的为“免职”。如此“规定”难道不应该改革吗?再如,“富家子飙车撞死人事件”,当地新闻媒体一度接到禁令,来自谁的禁令呢?这个问题也涉及到制度的问题。再有,河南的王帅,内蒙古的吴保全,仅仅因为在网络上批评一下当地的官员,评论一下当地的政府,披露一下某些事情,就被当地警方跨省抓捕,进而关进牢房……这些,难道不是体制内的邪恶因素吗?
    
      女服务员用修脚刀刺死官员,而有关部门赶紧给该女子安上“抑郁症”,这是什么意图呢?假如调查出这位官员劣迹斑斑、死有余辜,那么杀官员就成了“正当防卫”,这还了得?哪个官员还敢去寻欢作乐?前不久,成都一青年上树偷窥邻女,被判处强奸罪,而习水的强奸幼女说成是嫖宿,四川宜宾一局长以6000元“买处”(一名年仅13岁的初一女生),反而不构成强奸罪。网友戏谑:“上树者民,上床者官。”
    
      我们常常在一些公共事件中看到,权力堕落,选择性执法,群众愤怒如火山爆发……不少人因为下岗、失业、拆迁,事关一家人的生死存亡,而不得不说,不得不争,不得不上访,或出自良心而举报。这些行为,不过是公民行使对国家机关的批评权利,这种表达权受法律保护。任何一个识时务的人,挣钱过日子还来不及呢,只要切身利益不受到毁灭性的侵害,日子还将就着过得下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谁愿意跟政府强力部门过不去呀,谁愿意“别有用心”去“诽谤政府”啊。前几年网上有个调查,你愿意生在哪个国家,记得这个调查的人都知道结论怎么样。“谁叫你生在中国了?”生在中国不是自己的错。生在哪里过得不好,也不全是自己的责任。
    
      “问题官员”屡屡复出,表明了体制内部的尖锐矛盾。上级要下级完成任务,完不成拿掉帽子。而真的拿下帽子,谁还愿意干活呀。这说明一个老而又老的问题,父母怎能对儿子下杀手?以“谈话”代惩戒,以政纪替法律,以“问责”制应付民意,以“复出”慰官员。群众分不清谁是真心谁是假意,上了当受了骗被愚弄,自然产生政治冷漠症,遇上个街头“群体性事件”,就一时冲动加入进去了。08年那些群体性事件就是这么来的。
    
      这个矛盾要解决,就必须解决政改的问题。因为直接决定社会基本框架和运行规则的,并不是道德与习俗,而是公共制度和公权运作方式。所以需要体制内的良性改革。
    
      你再看,今天一些地方政府变成什么样了。卖地,卖公用事业,卖官,什么来钱卖什么,什么来钱捞什么。2008年,四川司机李杰锋的货车被公安、交通部门罚款48600元,他想弄明白全国每年交通罚款收了多少银子?派了什么用场?有无乱罚款、乱收费?于是他向公安部、交通运输部、财政部书面邮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一个月后,来了三部委的书面答复。“你所申请的公开的信息”,交通部说“不存在”,公安部说“不属于本机关掌握范围”,财政部说“不予提供”。你看看,单靠个人的公民权利意识、锲而不舍精神,难以撬开政府的“金嘴”。这,不是体制应该改革的内容吗?
    
      有一则材料说,2007年,政府一年花的钱等于3.7亿个城镇居民、12.3亿农民一年可以花的钱。有一个数据说,行政管理费(或曰公务支出)在国家财政支出中的比重,不同国家是:2000年,泰国5.2%,印度6.3%,加拿大7.1%,俄罗斯 7.6%,美国9.9%中华人民共和国25.7%。这个数据如果属实,政府的公务制度真的应该改革呀。
    
      撼体制难。一难在官员群体(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就是因为他们的集体反对而难产),二难在资本集团,资本绑架了一些地方政府、一些行业,与官员集体荣辱与共、生死相连。三是一些不良文人如“王做鬼”“余含泪”、“孙精神”等等,他们给政府抹黑添乱饱私囊。
    
      今天,哪些职业失去操守的现象最严重?中青报社会调查中心给出结论:医生、公安干警、教师、法律工作者、公务员、新闻工作者、会计师、学者和社会工作者。人们认为职业操守底线被突破,首要原因是人们过于追逐利益。其实,根本原因是体制改革不到位。譬如律师,有个年度注册制。如果介入与国家公权力抗衡的公民维权行动中去,那么可能再也拿不到执业资格证,这导致不少心怀良知、富于勇气和肩负责任的律师,只得辱其使命,逃避责任,疯狂地加入到追逐利益的行列中去。医生因为医疗保障不足、医患矛盾突出而成为社会怨恨的替代品;公安干警有时听命于权,往往冲在“ 群体性事件”第一线激化了矛盾;教师因为教育投入不足而乱收费,记者因不能公开新闻报道而收受“封口费”,学者因权力捆绑成“御用”论证师,等等,都是体制中的“束缚性因素”作恶呀。这些失去或正在失去或将要失去操守的人,都呼喊过政治体制改革呀。这些职业人士都失去操守了,这个社会还有救吗?
    
      因此,肃清体制障碍,改革陈规陋习,为行业发展开拓出更加广阔的制度空间,正是今天政治体制改革的内容呀。民声,民意,民心,民情,潮流所向,大势所趋。
    
      汶川大地震初起时,政府与大量的民间组织与志愿者合作抗震救灾,一副副多么感人情怀的场面啊。民间迸发的强大的物质与精神力量,感动了整个世界,政府显得多么仁慈与宽容啊。不知何因,后来开放的渠道渐渐缩小了?
    
      撼山易,撼政改难!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文凭腐败”是个制度问题/傅一河
  • 傅一河:官员缺乏教养,才导致了中国人没有教养
  • 不为官员悲哀/傅一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