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民主党人全体海内、外人士强烈要求昭雪“六、四”事件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8日 转载)
    
    
     (博讯 boxun.com)

    作者:廖双元 文章来源:《维权网》
    
    
    
    二十年啊!多么难熬的时光……!
    
    在这风风雨雨的二十年里,小伙子变成了中年人,《启蒙社》当年叱咤风云的民主老战士们已是风烛残年?!
    
    其实,二十年前发生在中国各大、中、小城市中声援学生的人民大众及各届人士超过了上亿人次。
    
    我想当今有良知的史学家们对于“六、四”的惨案决不应该沉默,应该有良知地面对历史说真话,这样活着才有价值和意义!
    
    正如杰出的民主党人高洪明先生所言:“被中共当年关押的所谓暴徒们其实都是英雄”!
    
    “六、四”事件在当年可歌可泣的历史档案中可写一百部惊天动地的小说及拍一百部极为感人的电视连续剧!
    
    那些想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当代文学家们,你们尽管大胆地去构思及去创作吧!
    
    历史将会揭开压制中国人民专制暴政的盖子,这一天终会到来。
    
    “六、四”是牵动亿万群众的一场抗击暴政的伟大运动!
    
    “六、四”是带动世界把中西方20几个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推向政治多元的信号弹!
    
    “六、四”是让中共中的进步改革派与顽固的保守派发生历史性巨变的分水岭!
    
    “六、四”事件至今已是20年了。当年的5月底,我们贵州民运同仁有3人同去北京,这就是我的妻子吴玉琴与曾宁,亲眼目睹了震惊寰宇的“六、四、”血腥大屠杀,它给中国人民造成的巨大伤痛至今还未痊愈,可中共当局对此采取的却是顽固而回避的态度。每年到了这个敏感的时日,他们完全丧失了起码的人性和良知,总是不断地变本加厉来打压,不准人们公开祭奠和悼念!这也不断地遭到全世界爱好和平和正义的人们同声谴责!
    
    为此,我们期望全世界正义的人们都来敦促中共当局早日为“六、四”血案给个说法,让死去的魂灵得到安息!让冤死者的亲人们的心灵得到慰藉!让这一可悲的历史事件早日得到昭雪!
    
    特为“六、四”20周年祭作对联一幅:
    
    悼八九,华夏学子捐躯北京,大地千年长伤悲!
    
    祭六四,中华英杰血染首都,苍天万民同洒泪!
    
    
    廖双元[执笔]
    
    
    2009年5月16日于中国某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告密者恩怨情仇解密
  • 德国之声借纪念“六四”为中共造势
  • 六四凌晨港生枪口逃生回忆:连遭十几棍暴打
  • 六四一别二十年,相聚何有期
  • 中共平反“六四”之日不会太远了
  • 崔卫平:为什么要谈“六•四”?—“2009•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论文
  • 徐友渔:从1989到2009—中国20年思想演进(“2009•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论文)
  • 曼德:我为何签署六四20周年宣告《得胜报》采访二
  • “六四”中的平凡人物/思道
  • 对我震撼很大,至今记忆犹新——六四回忆
  • 吴倩:我为何签署六四20周年宣告《得胜报》采访一
  • 六四回忆/李加(中国博士留学生)
  • 王蒙平谷刁窝闲居 六四已是过眼烟云
  • 还六四“暴徒”一个光荣的历史定位
  • 还六四"暴徒"一个光荣的历史定位/焉然
  • 历史不应忘记:记六四暴徒高鸿卫/荆方
  • 六四心结/万生
  • 张前进:基督徒有责任和义务为六四发出声音(图)
  • 「五四」和「六四」的分別/梅天
  • 黄雀行动:严家祺等海外的六四人士生活不好
  • 六四告密者恩怨情仇解密:专访湖北作家野夫
  • 天安门母亲:“六四”惨案二十周年祭文
  • 天安门母亲:在京难属举行“六四”惨案二十周年祭奠(图)
  • 北京研讨会探讨六四影响,基本未受当局骚扰
  • 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简报(图)
  • 六四领袖柴玲起诉纪录片天安门,王丹封从德支持柴玲
  • 鲍彤之子爆内幕:李鹏赵紫阳权斗乃六四溅血主因
  • 李鹏赵紫阳权斗 六四溅血主因
  • “2009•北京•六四民主运动研讨会”简报 (图)
  • “六四”前夕,伤残者齐志勇过了半自由的生日(视频)(图)
  • 华西都市报出现纪念“六四”
  • 郑存柱:国内网站巧妙纪念六四 (图)
  • 对话基金会:六四期间遭监禁的30多人仍在狱中
  • “六四”问题应当是非常清楚了
  •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在病房接受外国记者采访(视频)(图)
  • ‘纪念六四致胡公开信’第一批签名者名单
  • 六四网络大会第二次会议17日晚举行
  • 六四情怀今何在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