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六四凌晨港生枪口逃生回忆:连遭十几棍暴打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7日 转载)
    
    来源:明报
     “有军人叫住我,一手抢了相机,一棍就打下来,接着连续十几棍,打在颈、背、腿及头上,群众抬我回去广场。后来听到有人被枪伤,方知道自己已算幸运……” (博讯 boxun.com)

    
    八九学运期间,学联分三团上京,最后一团包括4名学生代表林耀强、李兰菊、陈宗彝及陈清华。他们于5月下旬抵京,当时北京虽已宣布戒严,但军人撤退,城内气氛平静,讵料6月2日中央调派外省军人进城,形势急转,翌日晚上更出现坦克驱进、子弹横飞的场面……
    
    另一边厢,当时是中大国是学会成员的黎洪于5月22日抵京,同行还有潘毅。本报找来林耀强、陈清华及黎洪亲述目击六四经过。
    
    林:林耀强陈:陈清华黎:黎洪
    
    6月3日
    
    【下午】军队带枪进驻广场
    
    陈:我目睹广场外一架军车凌乱地放满枪械,包括AK47、步枪等。军队在广场附近出现,并包围我们,当时学运领袖封从德在场,有指挥官向他说:“今晚的人来者不善,有军队入城。”军人劝我们尽快离开。
    
    林:下午气氛紧张,军队开入广场,但今次军队和以往的不同,劝不退,当日已发生学生与军人冲突及流血事件。
    
    【18:00】不理镇压消息到广场去
    
    陈:广场广播现在是戒严,留在广场的话责任自负。我们当时在北京饭店,收到信息指外面有镇压,当时还未知会开枪杀人,只估计将有武力镇压,非常愤怒,遂决定到广场,要与学生一起。
    
    离开酒店前,我们在厕所内销?学生名单及会议纪录等资料。走到长安街时,遇到正由广场返酒店的无电视采访队伍,他们说广场好危险,但我们没有理会。
    
    林耀强已经上京两次,与指挥部的人较熟,到达广场后,他留在指挥部;我和李兰菊、陈宗彝到外面挡军队,但中途与陈宗彝失散了。
    
    黎:我们吃饭后到广场,有同学带了10多部无线对讲机,但现场没有人懂用。当时没有电话或传呼机,如果有对讲机,广场外面镇压,入面的人亦可知道发生什么事,懂得应对,但当晚广场的学生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
    
    【21:00】先捱棍后捱枪
    
    陈:我和李兰菊到了广场东面与群众挡军人,外围不断有伤者运来广场,都是被棍打伤,还未有枪伤的伤者。
    
    黎:广场气氛愈来愈紧张,广场外面很吵,枪声愈来愈近,当时见到有人中枪,躺在平板车上被送去医院,平板车在广场来回不断。我们担心被流弹打中,索性躺在广场上。
    
    
    
    
    
     【23:00】广场上有人被枪杀
    
    陈:到广场西边去,看到长安街西面驻了3排士兵,初头看不到后面有坦克,夜一点开始有坦克停在队伍后面,枪声愈来愈响。
    
    装甲车由西面冲进广场,群众点火烧棉胎,并掷上车顶,对方不能不停车,群众上前,把士兵拉出来打,被其他人喝止。我当时拿相机拍下火的空置装甲车,有军人叫住我,一手抢了相机,一棍就打了下来,接连续十几棍,打在颈、背、腿及头上,群众抬我回广场。后来听到有人被枪伤,方知自己已算幸运。
    
    林:情况混乱,我们几个走散了,我整晚留在广场。我看到一架装甲车由毛泽东纪念堂一直驶向城楼,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装甲车驶得这样快。
    
    军队已进驻广场,城楼下有一排军队,由西行至东面,有民众企图阻止军人前进,就驾一架巴士驶过去,但在城楼已被士兵截停,几个士兵冲上去拉司机出来,不断用枪托殴打他。有工人见状,愤而掷玻璃瓶。
    
    整晚不断听到枪声,见到不远处有人抱肚子,在我后面的工人叫我上前救他,我们约6至8人冲上前,但抱起他时,他整个身已软瘫,背部一直流血,送他回广场时,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路。
    
    黎:不断看到伤者,有人手部中枪,有人身体中枪,同行几个同学决定一起离开,当时另一名中大同学潘毅(大律师潘熙的胞姊、现于理工大学任教)不见了,所以我没有离开,但找她不到,之后留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在场几千个学生围纪念碑坐,见到林耀强、学运领袖程真等。
    
    6月4日
    
    【凌晨】感觉到枪林雨弹
    
    陈:长安街东面挤了200至300名士兵,他们拿AK47,盘腿而坐,至我离开前都没有向学生开枪,听口音是北京军人;与驻于西面的士兵不同,该处士兵不警告就向民众开枪,总之见人拦截就开枪,所以西面死了很多人。
    
    我和李兰菊留在广场东面,后来由于伤者太多,那里索性转为救护站,有医护人员由广场中心那边的救护站调过来,我们帮助急救,愈夜情愈令人心寒。至凌晨2时,亲眼目击第一个死者,是李兰菊认识的一名大学生,背部中枪,李哭得很厉害。
    
    不久,死者的弟弟就来找人,当时还只是中学生,哭问我们发生什么事,他知道哥哥过身后,就走出去,说要跟军人拚命,45分钟后,他被人抬回来,当时他大叫很痛,声嘶力竭,原来他大腿动脉中枪,止不到血,急救了一会已经不行。李哭得更厉害,后来更晕倒。
    
    李兰菊晕倒,北京学生强把我和李兰菊推上面包车,要我们到医院,但其他同行的同学仍在广场,我不想离开,但被6至7名同学强抬我们上车,被送到崇文门大街的医院。
    
    林:城楼下有很多士兵,当时我们十分危险,只要军人继续开枪,我们全都死定了,但我下意识觉得广场是最安全的地方,就一直留在广场,而事实上广场以外比广场内死更多人。我整晚坐在人民英雄纪念碑,整晚听到枪声,当时没受伤,但感到头上有子弹飞过。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