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钢清,李长军:沉痛悼念汶川地震遇难同胞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在2008年5月12日,中国四川省汶川等周边地区发生里氏8.0级强烈地震灾害,顷刻间十余万人被埋葬在瓦砾之下,这是一个让绝大数中国人撕心裂肺的日子,更是让灾区百姓悲痛欲绝的日子,也是载入中国民族受尽共产集权统治之苦难的悲惨历史日子。
    转眼间,这个让人们感到无比恐惧的日子已临近一周年了,我的思绪回到了2008年汶川地震时的前前后后。
     一, 汶川地震前的预报 (博讯 boxun.com)

    在中国,地震灾害的变化规律基本上已经被中国地质学家耿庆国等一些科研工作者所了解和掌握。虽然目前还不能有效的控制地壳运动的变化,但是,已经做到了基本准确的检测和预报。以耿庆国为主的10余位退休老专家和一些科技工作者们,根据他们多年辛勤的观测数据和相关的旱震关系预测法和磁暴组合理论。在2006年耿庆国更具旱震关系提出中期预报,今年阿坝地区将发生7级以上地震。
    2008年4月26、27日在中国地球物理学会下属的“天灾预测委员会”集体讨论作出“在一年内2008年5月至2009年4月”仍应注意兰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发生6至7级地震预报(文字报告已上报中国地震局等,4月30日密件发出),而且耿庆国更具强磁暴组合明确提出“阿坝地区7级以上地震的危险在5月8日前后10天内。这个密件同时也发给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并被总理办公室转发至中国国家地震局。
    耿庆国老先生连续成功地预报“海城、唐山、汶川“大地震。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耿庆国先生曾在网络上说:“作为一名地质工作者,看到汶川地震死了那么多的人,而我却无能为力,我欲哭无泪……….。”
    二, 四川省政府辟谣成功
    就在距离汶川大地震前一个多月的时候,即在2008年3至4月,四川省的北川、汶川等地区在民间流传说北川、汶川等地将要发生地震灾害,四川省政府闻讯后迅速派专员调查了解,经过十多天的调查之后,终于查清了事实:谣言源于北川县XX村的一名没有文化的村干部,在他参加县里地质减灾会议上,把地质减灾误听为地震减灾,会议结束后,他回去在村会议上就说成是地震减灾,要地震了。省政府派来的专员把这名村干部和一些传谣者以破坏和谐社会,稳定社会,破坏安全奥运,的罪名,给予这些人刑事拘留的惩罚。在这位专员的辛勤努力工作下,谣言终于停止了。四川省政府为了表现政绩有佳,同时,也是防止谣言再度传起,就在四川省政府的官方网站上发表《四川省政府辟谣成功》的帖子,帖子上声称,为了维护稳定的和谐社会和办好平安奥运,四川省政府辟谣成功等云云。
    但是,这篇《四川省政府辟谣成功》帖子,在5月12日汶川发生地震后的几个小时后就被四川省政府网站的网管给“和谐”掉了。但是,在海外的google网络中仍能查到。
    如果把民间流传的地震谣言和四川省政府辟谣,都摆放在汶川大地震这一铁的事实面前。哪一个是真话,哪一个是谎言,则一目了然。中共在事实面前,用其谎言狠狠地抽了自己一记耳光。
    相反,由于四川省政府的辟谣成功,使灾区民众完全丧失了应有的警惕和预防,致使他们难逃劫难,死于非命。
    三,里氏8.0级地震,十余万人遇难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这是让绝大数中国人感到最悲惨的时刻,顷刻间,十余万的民众被掩埋在瓦砾之下,房屋,校舍成了埋葬他们的坟墓。汶川,北川等地区变成了废墟,变成了墓地,变成了让人恐怖的另一个世界。
    通过媒体的图片报道来看,一张张图片都是惨不忍睹的悲惨世界。从这些图片上可以明显得看出死者都是在毫无预防措施的状态下遇难的。尤其是哪些众多的中小学生儿童们都没有来得及逃生,一眨眼,就被豆腐渣校舍给埋葬了,这么多倒塌的豆腐渣校舍,几乎都是九十年代所兴建的希望工程学校的校舍。
    共产党经常说,孩子们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再穷也不能穷了教育,一定要给孩子们盖最好的学校。可是,地震了,最好的学校在哪里?我们的孩子却都死在了希望工程的校舍里,校园成立孩子们的坟墓,那些痛失孩子的家长们无不呼喊,祖国的未来啊,你在哪里?民族的希望啊,你在哪里?
    一个家庭对未来和希望都没有了,就更不要妄谈什么国家和民族了。相反,政府机关大楼、公安、工商、税务、银行大型国有企业等建筑极少毁坏。
    大型国有煤矿提前三天就被告知,井下地质情况不好,禁止作业,并告诫不要在室内呆着。党政机关子女所在的学校,已在震前被提前搬到操场上,显然,他们是有预防的。
    在同样的自然灾害面前,为什么每个人竟是不同的命运呢?是天在乎?还是人祸乎?
    四, 地震的不可预测性,或者地震很难预测
    汶川地震发生后,中国国家地震局副局长修济刚在中央电视理说:“根据目前现有的科技水平对地震不可能进行预测,也就是地震具有不可预测性,或者说地震很难预测”。为了增加可信度,他还片面引用了美国地质学家的论述来证明他言论的正确性。
    这位副局长的言论一出,立刻就让人感到疑问重重。为什么发生在中国本土的汶川地震,远隔千山万水的美国地质检测部门能够在震后的最短时间内报道汶川地震的情况。而中国国家地震局却比美国延后了2小时才报道汶川地震的讯息?国家地震局的官员们,此时,你们在干什么?
    为什么中国地质学家耿庆国先生和一些科技工作人员,他们早在2006年就能够提出关于汶川地区的早期地震预测报告?你们国家地震局把耿庆国等人联合呈报的文件藏在哪里?请把它公布于众,否则,九十被你们地震局的黑心官员给销毁了。为什么在地震前,连老鼠、蛤蟆、鸡、鸭、猪、马、牛、羊等动物都有异常强烈的反常现象,而民众却为何没有看到你们地震局的专业人员有任何反应呢?难道你们这些专业人员对地震的感知灵敏度还不如癞蛤蟆和狗吗?要知道你们可是掌握着先进的科学仪器和设备的专业技术人员啊!亿万的纳税人为你们提供了科学仪器、设备,平时还给你们薪水,可是,在大灾大难来临之际,你们的表现竟然猪狗不如,你们就没有一点点的愧疚感吗?你们如何面对那十余万死难同胞?
    请问地震局副局长修济刚,你说的地震不可预测性,或者地震很难预测,究竟是科技能力问题,还是政治原因?你这样讲实质上就是在推卸责任,逃避问责,替中共隐瞒地震预报开脱罪责!
    我强烈呼吁立即撤消中国的各级地震局,站、网、点等设置和从业人员,减少老百姓纳税人的负担。
    我积极建议中国的老百姓,应该多饲养一些动物,尤其是地震多发地区。这样,既有经济效益又能为我们们老百姓提供基本的地震预报,使我们免于劫难。这些禽畜动物比地震局的官员预测准确可靠,最重要的就是动物不受政治因素的影响,他们忠诚可靠,简单实用,还能丰富生活。
    五, 在黄金救助72小时内
    地震发生后,十余万人被埋在废墟中,时间对于他们来讲是极其珍贵的,尤其是在救助黄金72小时内,如果还有活在废墟理的人能够在72小时之内获救的话,他(她)就能告别死神活在人间。如果在72小时以后救出来的大多数是尸体,生还的可能性极小。
    我看过一篇报道,说灾区里的一位年轻母亲曾经跪着哀求一群穿雨衣的解放军,要求他们救助埋在小学校里的女儿。可是,解放军的回答却是:“没有命令,不能动”。就这样,这位年轻的母亲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呼喊声渐渐微弱,慢慢地死去,而她却无力相助,她急疯了。
    中共曾经吹嘘中国有24小时全天候的空降兵作战部队,可是,到了地震发生后却因为灾区下大雨而无法实施。等到雨停了,过了72小时后,才派一小部分空降部队来到灾区做秀。
    为什么地震发生后,在媒体没有看到四川的的成都军区部队是如何抗震救灾的报道。从地理位置上讲成都军区的部队是距离灾区最近的人民解放军,地缘上他们是最能在第一时间内发挥救助作用的部队。在人民群众遭受大灾大难最迫切需要救助的时候我们的“人民子弟兵”“最可爱的人”,尤其是成都军区“子弟兵”们,你们在哪里?你们在干什么呢?灾区的人民真的很盼望你们来救助啊!
    而媒体报道的多是山东济南军区和其他军区部队的救灾情况。这些部队经过长途跋涉能够保证在黄金救助72小时内赶到灾区现场吗?这究竟是为什么?
    在地震发生后,许多国际救援组织迅速地向中国伸出援助之手,来帮助中国救灾。可是,他们在72小时之后,才陆续得到入境签证,比如加拿大、日本、台湾,俄罗斯等救援队。加拿大救援队在香港就白白地等了几天的时间,此时的时间是多么的珍贵。
    难道说我们中国驻外的外交人员也让地震给震出脑震荡而变得痴呆不能进入正常的外交工作了吗?这又是为什么?
    有一篇报道说,在日本救援队离开汶川地震灾区时,四川省政府的一位官员握着日本救援队长的手表示感谢之后,这位队长深感愧疚的说:“谢我们什么?我们连一个活人都没救出来我们愧对这些受难者”。
    可是,中共的官员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说他愧对这些受难者呢?通过对比体现出什么样的道德品质和精神风貌。
    六, 中共高层领导做秀,基层干部贪污腐败。
    地震灾害发生后,中共高层领导温家宝赶到灾区,手拿喇叭眼里还流下眼泪,冲着压在瓦砾下的遇难者们喊话:“同胞们,你们一定要坚持,一定要挺住!我们一定会很快地把你们救出来的!”众官员在旁观看着,媒体在忙着,只有几个人在真正地进行抢救遇难者。
    温家宝还说什么“多难兴邦”等。
    我不知道遇难者能否听到温家宝喊的话,即便听到了又能起什么作用呢?她们不是还继续埋在瓦砾之下吗?她们迫切需要的是快速有效的实际救助,不是几滴眼泪和空洞无效的废话,做为掌握着国家资源的领导人来讲,应该是快速有效地组织和调度国家资源来解救众多的遇难同胞。但是,通过他摔电话的场面可以看出,他没有做到这点,给人们的感觉是在拍戏做秀。还有“多难兴邦”这句话,我不明白多难怎么就能兴邦呢?如果按照这“多难兴邦”推论的话,是否要来一个全国性的地震就更能兴邦了。要知道从古至今,无论是一个国家还是一个民族都是在多灾多难中灭亡消失的,看起来温家宝被8.0级强烈地震给震慌了头脑背错台词了。还有,中共党魁胡锦涛,在机场里装卸救灾物资的场面,媒体上给予充分地报道,秀足了镜头。其实,这是本末倒置的做法,难道在大灾害面前最迫切的需要,就是让国家首脑去当一个装卸物资的杂工吗?在大灾害面前,一个国家首脑和一个装卸工所产生作用和效果能一样吗?显然,这是胡锦涛颠倒了国家首脑和装修工的职责。
    作为国家首脑的职责,应该是运筹帷幄,组织调动国家的人力,物力和相关的资源,全力以赴地抢救十余万遇难者的生命,尽快的把他们从死亡线上解救出来。利用国家首脑的权利,进行现场布置、督查有关抗震救灾的具体运作情况。可是,从媒体报道中看到的是除了做秀“装卸工”以外,很少有关于为何指挥抗震救灾的翔实报道。
    人们不禁要问,胡锦涛作为国家主席,难道不清楚自己的职责和权利范围吗?如果清楚的话,为什么还要那么做,其中又隐含了什么问题?如果不清楚那么,你还有什么资格做国家主席,到不如做一个真正的名副其实的装卸工罢了,免得误国害民。
    我们从中共的官方网站中就可以查出,在地震发生后,中共的基层干部在大灾大难时刻,仍然存在严重的贪污腐败现象。他们挪用,变卖救灾物资,贪污救灾款中饱私囊。有的银行集体贪污救灾款,购买耐克鞋发放。这些贪污腐败现象太多太普遍,有兴趣的朋友可在中共的官方网站上就可以查阅处那些被中共自己惩处贪污的官员。
    七, 中共隐瞒地震预报,十余万同胞死于人祸
    通过大量的事实和证据足以证明,地震不是不可预测性的,也不是地震很难预测。相反,这次四川省汶川县的呢个地区的地震,在3年前就有早期的地震预报,中期、短期、临震前都有地震预报,而且还是逐级上报。
    在这么大的地震灾害面前,没有哪一个普通的官员胆敢隐瞒不报的,因为任何一个普通的官员承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和将背上历史的骂名。只有中共高层的决策者们,也就是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九个常委们,才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为了他们的集权统治的稳定和所谓的和谐社会,以及奥运会的平安稳定等因素。也就是为了他们极少数统治者的利益和稳定,中共高层刻意地对普通百姓隐瞒了汶川地震的预报。而有关中共集团根本利益等重要部门提前得到了地震预报情况,并做好了相应的预防措施。
    至于国家地震局副局长在中央电视台所说的地震不可预测性和地震很难预测等言论,纯粹是为了国家地震局推卸责任,更是为了给中共高层领导开脱隐瞒地震预报之罪责,企图转移民众对地震监测和隐瞒地震预报罪责追究的视线。
    知道地震发生后,中共还是极具潜力的掩盖其隐瞒地震预报的真相。比如,中共当局严禁国际媒体到灾区进行实地采访报道。又在黄金救助72小时之内以种种理由和接口拖延,阻止国际救援组织到灾区救助灾民,就是在黄金救助72小时以后,也是有限度象征性的允许少数国际救援组织到灾区实施救助,而多数国际救援组织被拒之门外。
    中共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不让国际上了解到更多的真实情况,使中共能够掌握舆论和媒体的有效控制权,使中共在舆论上能够更好地利用其喉舌工具进行谎言欺瞒,迷惑中国的老百姓。
    可怕的自然灾害,但是在中共集权统治下的中国,却演变成了比自然灾害更加恐惧的人祸。
    八, 沉痛悼念汶川地震的遇难同胞
    大家都知道,日本是一个地震灾害频发的国家,日本国土面积有37.78万平方公里,而且诸多岛屿组成,人口有2亿,如果按每平方公里人口密度来计算,要比中国大的多。可是,日本在每次遇到地震灾害时,人员伤亡情况总是比我们少得多得多,虽然地震的震级有所不同,但是,根本原因就是日本在每次地震来临市都能够做好预防工作,他们能够把人员伤亡情况降到最低点。
    四川省汶川等地区的地震,中共不但隐瞒地震预报,就连民间曾有流传地震的传说,也被四川省政府当成谣言来批驳,使民众丧失了应有的戒备和预防。在大灾难到来的时候,他们还被蒙在鼓里,顷刻间,十余万同胞惨死在瓦砾废墟之下。
    让人感到更加凄惨的是那些惨死在豆腐渣工程校舍里成千上万的学生、少年、儿童们。他们不是死在地震灾害中的,而是死在那豆腐渣似的建筑工程的质量事故中。
    这些孩子的家长们,在每逢祭奠的日子,前去坍塌校舍祭奠孩子的亡灵时,不但得不到当地政府的抚慰或帮助。相反,却遭到当地政府的无礼阻止、打压、有的家长甚至被拘押,使这些家长们在遭受丧子之痛的伤口上又重重地塞进了一把盐,这使家长们蒙受的打击更加悲惨了。
    家长们为给爱子讨回一个公道,在寻求法律上的援助时,竟然被当地政府悍然阻挡在法院大门之外,政府甚至监视、跟踪、软禁乃至抓捕受害孩子的家长,对掌握豆腐渣工程证据的家长,政府竟然以“不得泄露国家机密”相威胁。
    可怜大地震受害孩子的家长们啊,在大地震灾害面前你们得以侥幸存活。可是,你们仅仅因为要为爱子讨回一个公道,转眼间竟成为政府眼中的“危险份子”或“敌对势力”。你们的命运是不幸中的最大不幸,你们身处悲惨世界中最悲惨的世界!
    一群群活泼可爱的孩子们,十余万汶川的同胞们,你们的生命不是被大地震的灾害夺走,而是惨死在被剥削了知情权和生存权的中共魔爪之下,是惨死在共产集权统治的“和谐社会”里,是惨死在一个没有民主选举的政府的国家制度之下。足可见,没有一个经过人民选举的政府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天灾能躲避,人祸难逃逸,
    民主选政府,百姓得幸福。
    流逝的岁月啊,你无法带走我们的悲伤与痛苦。转眼间,5.12一周年就要到了,我借此之际,向受难的孩子们和十余万巴蜀同胞们表示深情得哀悼,沉痛得悼念惨死在中共人祸的同胞们。
    我在我的心中,为一位遇难的同胞献上由苦菜花做成的花篮,用黄连根编成的挽联,上面写着:惨!惨!!惨!!!冤!冤!!冤!!!
    苦!苦!!苦!!!盼!盼!!盼!!!
    我遥望祖国巴蜀的汶川,向每一位死难者深深地鞠上一躬:祝你们的亡灵早日得安息!
    再鞠一躬:祝愿你们在另一个世界不在遭受共产暴政的苦难,幸福吉祥!
    祝愿我们活着的中国同胞,共同努力终结共产集权统治,早日结束中华民族的苦难!
    05 08 2009 纽约
    (作者为中国公民自由联盟成员,www.cfcr2008.org)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翟小波:汶川地震与转型中国的新契机
  • 汶川地震悲伤背后的伤感(三)/张重阳
  • 为了不忘却的纪念:民间纪念汶川地震
  • 汶川地震周年祭/修济刚
  • 《我只有一颗爱心,献给汶川地震灾民》/高洪明
  • 奇观:汶川地震后现惊现地震壁画(图)
  • 科学家:水库可能“诱发”汶川地震
  • 奥运也别忘记为汶川地震遇难者进行百日祭奠/何必
  • 从河南发生的“见死不救”被定为“故意杀人罪”谈到隐瞒汶川地震预报/公民自由联盟
  • 陈志武:中国是个富政府、穷社会的国家--从汶川地震看中国为什么离不开民主
  • 汶川地震與西藏問題/王憲棠
  • 中国政府理应向汶川地震灾民说一声道歉 (高洪明)
  • 黄河清:伟大的法轮信众万岁!——汶川地震反思之十
  • 从汶川地震看中国为什么离不开民主/陈志武
  • 李天笑:六四到汶川地震 中共的变与没变
  • 曹长青:从六四屠杀到汶川地震
  • 曲突徙薪座客榜——汶川地震反思之九/黄河清
  • 专家分析汶川地震可能与天文因素有关
  • 中国政府在预防汶川地震灾害中的问题和责任
  • 汶川地震中死亡的中小学生数量究竟有多少?/ 夏一凡
  • 汶川地震与转型中国的新契机
  • 汶川地震一周年“豆腐渣工程”未受调查
  • 汶川地震一周年胡锦涛赴蜀悼念
  • 纪念汶川地震一周年演讲及影片播放会
  • 他们,预测了汶川地震!/翟明磊
  • 别弄错了:汶川地震“周年祭”,不是“周年庆”
  • 国新办就汶川地震灾后重建情况举行发布会
  • 四川省建设厅厅长:汶川地震中无因建筑质量倒塌校舍
  • 汶川地震周年 北川将扩大举办追悼会(图)
  • 汶川地震给中国社会带来了什么进步?
  • 四川知名景区将在汶川地震一周年免费开放
  • 汶川地震后精神病院成废墟 医生板房守护病人(图)
  • 艾未未呼吁调查汶川地震遇难学生数字
  • 北川老县城将在汶川地震周年前试开放
  • 中国移动高层首次披露汶川地震通信故障原因
  • 中国公布汶川地震1.9万遇难者名单(图)
  • 汶川地震断裂带科学钻探工程启动
  • 汶川地震难生家长下周至北京请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