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贵成:谁让学生死不瞑目,总理承诺落空(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4日 转载)
    
    作者:王贵成 2009-5-12 19:34:38 发表于:博客中国
     (博讯 boxun.com)

    
    2008年5月12日发生的汶川大地震,再过两天就是一周年纪念日了。“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陶渊明的这几句诗不由自主地跳了出来。是啊!活着的人们正在国家的帮助下重建家园,他们得到了生的关怀,而那些永远被埋在废墟下的人们,特别是5335名死亡或失踪的学生,又有多少人会记得他们呢?在这个纪念日里,我觉得应该为他们奉献一篇特别的祭文。
    
    促使我写下这篇文字的,是缘于看了一则新闻以后产生的愤怒。汶川大地震发生以后,正直的人们被纷纷倒塌的学校和无辜遇难的学生激怒了,强烈要求彻查这些校舍中是不是有豆腐渣工程存在。让人欣慰的是,当时温家宝总理向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保证,一定要调查为什么在地震当中,当其他一些政府和社会建筑没有倒塌的情况下,而学校却倒塌了,造成很多孩子的死亡。如今,一年快过去了,艰难的调查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四川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通报“5.12”汶川特大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情况,通报中发布了专家对灾区房屋建筑质量情况的结论。专家的结论指出,重灾区房屋建筑的抗震设防很难抵御此次特大地震的破坏,重灾区房屋的倒塌是不可抗拒的。(中新网2009年5月7日电)
    
    这是什么样的调查啊?难道这就是四川省委、省政府在建设部等有关部委支持下,组织省内外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2500余人次,深入灾区开展地震震害调查,并组织房屋震害研究专家组进行深入分析论证得出的科学结论吗?这样的结论去年不是早由高扬“不可抗拒”说的各路专家得出了吗?
    
    我不明白,造成北川中学正在上课的学生几乎全军覆没的那栋新建的6层教学楼,专家们调查过吗?为什么最近几年才建成的钢筋水泥结构的新教学楼完全解体为一片废墟,而相隔不到5米的一栋老旧的学校办公楼,则基本上没有被破坏,墙体和建筑都比较完整。“老楼新楼都没问题,为什么单单这个新建的教学楼全部坍塌了?”四川的这个调查结论能解释失去子女的北川中学学生家长的心头疑问吗?我更不明白的是,在国家抢险救灾队伍向外界透露的信息中,就有类似“倒塌的水泥中的钢筋为什么这么细?”和“泥巴代替水泥”, “非震中区的都江堰聚源中学房屋建筑倒塌的比震中的还要多”,“为什么只有校舍倒塌而周围的建筑都完好”的相关质疑。这些新闻在去年就报道过,我们的专家是否注意到这些细节了呢?
    
    或许,我们的各路专家确实没有发现倒塌的学校建筑存在质量问题,或许,那些有问题的建筑遗迹没有等到专家来调查就早已经被埋到了另一个世界。而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建筑设计和施工确属存在违法问题,为调查而呕心沥血的专家们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政府有关职能机构想依法查处一些罪魁祸首,又能去查处谁呢?就是总理有过承诺,又能怎么样呢?我们中国可是最讲究实事求是的国度啊!
    
    当我们的媒体集体失声的时候,倒是有外媒的记者为那些死去的孩子呼吁,BBC记者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出了“学校倒塌调查无疾而终,总理承诺无下文”的质疑,“为什么中国政府辜负了这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令他们失望了,为什么中国政府没有对于那些可能是不符合建筑标准而倒塌的学校进行调查并且公布相关的结果?”面对外媒的质疑,有关官员只能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什么“建筑物必须使用抗震烈度八度及以上的设防,这样的话破坏程度可能会小一些”,“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发觉是人为因素使这个建筑物在灾害过程中损坏,使人遭受伤亡”,最后只能无奈地说:“因为难度非常大,现在很难给出一个结论。”(2009年5月8日中国网)
    
    好一个“还没有发觉是人为因素使这个建筑物在灾害过程中损坏,使人遭受伤亡”,说得多好啊!难道是地震冲击波专门冲这些学校的教学楼释放能量吗?如果这样的话,被网友为“史上最牛的希望小学”——距离北川县城仅15里路的邓家海元村山中的刘汉希望小学,为什么就能在这次地震中顽强地存活了下来?不仅教学楼丝毫没有垮塌,而且该校483名小学生以及教职工都奇迹般地全部撤离。如果一处学校安然无恙可以理解为纯属偶然的话,那么,当我们得知,这所小学的捐建者汉龙集团另外在北川、安县、江油捐建的四处学校同样岿然不动时,这又是一种怎样的偶然啊!
    
    还有“史上最牛校长”叶志平,安县桑枣中学那座原本属于豆腐渣工程的教学楼,在叶志平校长力排众议加固之后,5·12劫难过后,不是也巍然挺立着吗?还是让我们听听叶志平是如何加固危楼的吧。“1998年,我发现危楼楼板缝中填的不是水泥,而是水泥纸袋、竹竿、草绳、布条等杂物,我又气又怕。我让施工队在板缝中老老实实、结结实实地灌注混凝土。灌注时,我不错眼珠地盯着。灌注一般在夜里进行,他们不睡我也不睡。1999年,我又让施工队将危楼里的砖栏杆拆掉,换上美观结实的钢管栏杆。后来,我又对这栋楼动了大手术。该楼共有22根承重柱子,直径37厘米,为牢固结实,我加粗为50厘米。这栋实验教学楼,修建时花费17万元,而加固又花了43万元。”
    
    悲哉!我说不出话来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在汶川大地震一周年的时候,我们所能给数千逝去孩子的纪念竟会是这样的,这奇怪吗?记得去年5月23日我在价值中国网上曾写过这么一个见解,“中华民族之所以多灾多难,除了自然的原因外,不善于汲取记取教训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唐山大地震才过去三十多年,南方的特大雪灾才过去几个月,我们汲取了什么教训呢?不急着追究责任,很可能会变成事后不追究责任,纯粹把灾难演变成了喜剧。”谁能想到,我当时的愤懑表述竟然不幸成了事实。
    
    呜呼!5335名遇难的学生啊,你们在天堂还是瞑目吧!毕竟,我们敬爱的总理为你们做过庄严的承诺,他老人家还承诺“要把学校建成最安全、最牢固、群众最放心的建筑”,在灾后重建工作中人们也是这样做的。
    
       2009年5月10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教育痼疾之我见/王贵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