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伊娃:一位“六·四”亲历者谈我们的现状、希望和出路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4日 来稿)
    (编者按)
    这是一篇来自生活在我们周围的一位中国移民的来稿,读这样的文章,一种久违的感动从内心沁出。“六·四”二十年过去了,在纽西兰有多少人,因“六·四”而获得纽西兰政府的政治庇护,在这块自由民主的土地上生活下来,他们的家人又陸續来到这个美丽的国家团聚,并享受着种种的福利。但是又有多少人感念“六·四”天安门广场上为中国民主和自由献出生命的青年。记得当年在获得庇护的餐会上,人们高呼“纽西兰万岁”,移民部长站起来说:“不!你们不应该感谢纽西兰政府,你们应该记住在天安门廣場上为你们牺牲的英
     烈”。 (博讯 boxun.com)

    
    二十年过去了,此景此情每到“六•四”纪念日都会历历在目。谢谢伊娃的文章,那些记得“六•四”的人总是让人感动。
    
    新報
    2009.5.14
    
    
    “六•四”十五周年我发表了《“六•四”,如何面对我五岁的儿子?》,作为亲历者我讲述了当时的见闻和感受。二十周年之际我再次提笔,我就先从身边“六•四”参与者们的变化说起吧。
    
     当初一腔热血走出高校,在长安街呐喊,在天安门绝食的勇士们,“六•四”之后不少人审时度势决定走“实力救国”之路(掌握权力或具备经济实力),他们一年年在权、钱、利的巧取豪夺中与流氓政府一步步融合。如今,他们由衷感叹“真是赶上了好时候!”
    
    当年满腔悲愤从枪杀现场归来、现今的高级学者文人们,逐渐调整自己适应了环境,要么卖身投靠换名换利;要么有根有据地沉醉于“对个人享受的负责任”,趁乱世而乐,也不枉一生。
    
    当年那些真心实意支持学生多次参加天安门大游行的中年人士们,以后在听我谈起对现状的义愤和忧虑时,给我的回敬是:“还谈那些干嘛?有功夫还不如炒两盘菜呢!”,“去唱歌跳舞吧,穷欢乐呗。反正腐烂比混乱好,凑合着活吧,你说咱老百姓还能怎么着?”
    
    在《08宪章签名者留言》中,我看到一位年轻人表述女友不同意他签名的理由:“我想她的意见代表了大多数老百姓的想法:认为民主离自己太远,管他统治者是谁,生活中不需要。”
    
    对那些以身家性命为代价,为争取民主人权卓绝奋斗的志士仁人,人们很陌生,也懒得过问。你为大家舍命,大众反倒排斥你。好冷酷的同胞啊!
    
    在国内我倍感孤独。
    
    到了国外,我进入基督教会,认真参与团契聚会和主日敬拜,洗耳恭听海外著名华人牧师的布道。原以为心灵寻找到了寄托和依靠。却发现,这里的人们(在国内经历过六四,之后陆续移民来此)更是远离苦难、忧患和承担。你的关注、牵挂、感同身受同样被冷漠所排斥。这里的理论是:“一切由主掌管!”他们对政府大选没兴趣,对宣誓效忠的国家不关爱,他们尽心享受着这里的福利。信奉耶稣,既能保佑全家老小平安喜乐又能获得进天堂的护照,何乐不为!
    
    在海外,我感到的是更深重的孤独。
    
    中国,中国的希望在哪里?!
    
    夜深沉,让我们仰望天空,那一颗颗黑暗无法吞没的星不正在关注着我们吗?
    
    刘晓波 这位20年前义无反顾从美国直奔天安门广场的六四领袖,这位20年来不断遭受坐牢监禁的正义的守望者,这位政治评论家和《08宪章》的起草人,这位“为让我们生活得自由,而把自己的自由置于险境的人”,用他诗人的坚毅和激情一点点艰难地、一点点有力地推进着中国的民主运动!
    
    高智晟 上帝的儿子,中国著名维权律师。这位至今被秘密关押,惨遭酷刑却甘愿为绝境中的民众背负起十字架的殉道者,他是中国苦难顶天立地的承担人!
    
    刘沙沙 当代的丹柯。这是自张志新之后又一位亭亭玉立秀美出众的巾帼英雄!令我惊异的是,在这块黑暗暴虐、腐烂毒臭的国土上,居然还有她这样清醒深刻、鲜活可爱、视死如归的年轻人!她是我们头顶上阴霾厚重天空里射出的一缕耀眼的阳光!刘沙沙于4月22日走上街头散发08宪章的当天被捕,至今下落不明。
    
    这是她走出家门前,在网上发表的《让大家慢慢习惯》一文的结尾:“让我们血性而又理性,坚定而又温和,此起彼伏、前赴后继......让人权的潮水慢慢地、慢慢地上涨,让‘文明’的细雨慢慢地滋润万物,给各方时间去妥协、去学习。给政府时间,让他习惯、习惯那点点野火一样处处冒出的党派;习惯那一次次游行、一次次请愿之后的谈判;习惯那罢工罢课之后对穷苦员工的妥协;习惯我这样,漫天里纷披而下的雪片传单。”
    
    刘沙沙被当局带走了。但她的文章、她果决的行动,似种子播撒在了民众的心中。沙沙离开了我们的视线,我们日日夜夜关注着她的下落。
    
    民主草根 今年1月在一个聚会上,我见到一位小伙子,他是即将毕业回国的留学生。他说几年留学生活最大的收获就是确定了今生热爱的职业 ---- 网络民主小贩。他的话令在坐的长辈们眼睛发亮!啊,六.四的幼童,已经伸出手来接棒啦!
    
    今早在“新世纪新闻网”看到了《中国网络个人媒体挑战传统媒体》的报道,被一些网络媒体誉为“中国公民记者第一人”的周曙光表示:“我会尽可能地推动和教会更多的人使用他们所掌握的技术,去做公民报道。希望更多的人能有一种公民意识,随时披露他们身边的新闻事件。我最深的体会是很多人对言论沟通的空间并不在乎,他们也不认为自己失去了言论自由。很多人的意识还没有觉醒......”
    
    我细细地盯着他的照片,好年轻啊,真还是个孩子。我很想知道从小到大在无法躲避的扭曲人性的教育中,他怎么能够成长成这样?他知不知道他正在走向共产党的“渣滓洞”?在那里,日夜的酷刑、食物里的毒品,让你生不如死!还有赔进来的父母,他们要么用你无法割舍的骨肉亲情拉你回归;要么他们就会成为狱警折磨的对象,令你痛不欲生!孩子啊,你了解这些吗?你承受得了吗?现政府处理掉你是不费吹灰之力呀!
    
    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但是,但是周曙光这样的年轻人毕竟出现了,他们实实在在地存在着!面对这些用生命、用行动奋力改变着我们生存状态的新一代年轻人,我们这些六四过来人又该如何是好呢?
    
    余杰 我几乎每天都要搜寻和拜读他的新作。从中获知基本常识和传播公义的力量!他是孤独者的挚友! 是上帝赐予华人基督徒的榜样!
    
    一年多来我深切感到在海外的传道人中,存在着一些根本性的错误理念。究其根源不是因为心智,乃是源于心灵。他们可以部分摆上,却不甘愿舍命跟从主!他们的布道似场面宏大却缺乏鲜活鲜明且完全放弃对现实社会(尤其是中国)的责任。他们固守“基督教仅是教堂中的祷告和生活中的体验”,使信仰萎缩在私人的空间。如此传道宣教,能不导致基督信仰的边缘化吗?这难道不是华人基督教中最大的道德危机吗?这是有罪的呀!
    
    余杰说“没有任何一个领域是基督徒应当缺席的领域,没有一个领域是上帝保持沉默的领域。”
    
    因为“这是天父的世界,是我们理应积极关心、保护和热爱的世界!”
    
    汪兆钧 2007年10月22日《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致胡温公开信》横空出世!这是20年来难得令我拍案叫绝的好文章!你无论如何得想办法找来读读!此文太重要!太可爱!太行之有效了!
    
    为了公开信的问世,汪君坦然地抵押上了自己的性命。这倒不是他的独到之处。事隔近2年,公开信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两点:
    
    * 对国情的分析难得的全面、深刻、透彻!四万言一气呵成、酣畅淋漓、令人爱不释手!尤为可贵的是小学文化水平的人就能读懂。
    
    * 操作性极强!因此展示其巨大的号召力!面对13亿散沙状却又互相警觉信奉“赖活”的民众,怎样在流氓暴政统治下用不流血的、风险最低、代价最小的方式,使百姓们能满怀兴致地、齐心协力地改变苟且偷生的命运?面对这个最重大的难题,目前只有汪君(借他山之石)提供了最妙、最有效的路径!
    
    仰望夜空,在这些璀璨的群星中,还有至今关押在牢的草根维权者胡佳、陈光诚(盲人)等英雄豪杰。
    
    为什么他们能够成为不被黑暗吞没之星?成为人们心中的希望?成为民族的脊梁?
    
    哈维尔在论《七七宪章》的意义一文中有这样一些话:
    
    * 他们聚集在一起,与其说是由于政治观点一致,倒不如说他们是因为人的本性而走到一起来的。
    
    * 良心和做自由人是根本的动力。
    
    * 有一条原则是永恒不变,并永远具有现实意义的,那就是:即使在谎言成为理所当然的地方,每个公民都能够承担对整体命运的责任。而这种行为是自觉的。
    
    * 巴托契卡的名言:“世界上有些事是值得我们去做的,即便为此忍受苦难也在所不惜。”
    
    因此他们成为了这样的人。
    
    那么,我们呢?
    
    “邪恶昌盛的条件就是好人什么都不做。”
    
    我们的作为:
    1、在美国尽快成立政党!这是海外民主志士的使命。20年过去了,不能再等了!
    
    首要的战役是:聚集世界华人的捐款,全力攻破“金盾”网络封锁!“一种思想观念本身再伟大,如果不能得到最大范围的传播,它就只能是‘关在抽屉里的思想’,无法发挥其改变外部世界和人的心灵的作用。” 这层塑料纸一旦被捅破,长期被窒息的同胞们就有救了!他们的头脑会清醒,他们能够互相搀扶着站立起来,他们会利用网络和手机来传播、来组织、来行动!这可是3.16亿网民、6.7亿手机用户的能量啊!
    
    2、全世界的华人基督徒们,义不容辞地担负起上帝交托给我们的责任:不做温吞水(这是被主唾弃的),做强有力的光和盐!用我们的行动将主的旨意切切实实地行在地上。国内同胞只有赢得了上帝赋予的人权,才能有选择信仰的自由。
    
    中共一贯将自己视为神,对主的儿女极力迫害,逼迫百姓们绝对顺从,这样的邪恶势力主必严惩!
    
    我们不该厌弃或畏惧政治,听听哈维尔所言:“政治是实践的道德,是对真理的服务,是站在人类立场上对同胞慎重的关怀。”讲得多透彻啊!
    
    让我们用行动拆除教会与社会之间的“柏林墙”吧!
    
    我们可采取的行动:
    
    * 在家庭、在团契、在教会真心恒切地为中国祷告;
    
    * 时常关注国内的状况(网络每日都有大量的信息)
    
    * 及时地声援(发表文章、网上投票、签名等)
    
    * 尽力地经济援助
    
    这不是呼吁、恳求,这是真基督徒必须的承担。
    3、作为中国人,二十年来中共暴政的不断强化,我们只是受害者吗?我们每个人不都在日夜(某种程度上)维持着专制机器的运转吗?用我们的沉默屈从和习惯,用我们的默许迁就和纵容。在这座红色的牢笼里,我们既是囚犯,又是看守。那么,独裁体制的终结,我们及后代命运的改变除了我们自己还能靠谁呢?
    
    那就“从现在做起,从我做起”吧!
    
    不必筹算中共解体的时间,不要停留于愤恨和抱怨,让我们在每一天的行动中:坚信常识、传播真相。
    
    中国的乾坤何时扭转由上帝决定。
    
    “上帝,只帮助那些自救的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亲历者回忆:很多人被坦克辗过溅血 (图)
  • 樵余: 重庆文革亲历者积极撰写回忆录
  •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