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家灵魂的重建:拆解政治与市场权力的纠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3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正是三十年前的此刻,玛格丽特·撒切尔(戴卓尔、柴契尔)当选为英国历史上第一位女首相。谁也未曾料想,这位杂货商之女带动了一场全球性革命----私有化、去监管化、减税、打击工会力量、颂扬财富创造。 (博讯 boxun.com)

    
    这是对前三十年经济政策的一次彻底逆反。梅纳德·凯恩斯的理念,曾给世界经济带来三十年的稳定----历经大萧条之后,人们如此需要这种稳定。但当撒切尔夫人竞选时,这种稳定正变成了新的毒素----企业丧失活力、政府臃肿不堪、而个人则想躺在福利国家的摇椅上终老。
    
    「经济学是一种方法,其目的是改变灵魂。」撒切尔夫人的这句话,为她的改革奠定了内在的信念基础,她想再造一个勤勉、奋发、自立、富有责任感的社会,就像她的父辈遵循的清教伦理的传统社会。
    
    但在这场运动的三十週年之际,最初的设想早已滑向了另一个极端。梅纳德·凯恩斯的著作再次登上了畅销书榜,人们谈论的是一场新的新政该是怎样的,国有化才是拯救这些银行的唯一出路。看起来,经济学的确改变了人们的灵魂,却不是撒切尔夫人最初期待的。私有化大行其道,却没有带来对应的美德,「贪婪是美好的」似乎才是过去三十年的真正座右铭,当银行家们的丑闻暴露之后,人们发现在辉煌的外表之下,是多麽严重的溃烂。
    
    人性从未改变过,当它过分安全时,就懒惰、厌倦、渴望刺激。当它获得自由、却没有对应的限制时,又变得放纵、毫无责任。所有的危机,不管是政治还是经济的,似乎都是人性内在摇摆的外在反应。而在这种意义上,凯恩斯看起来无比正确----他说长远来看,人都是要死的,所以只能找到暂时的解决方案。
    
    我们或许无法改变人性,对任何困境也不可能寻找到最终的解决之道。但一个成功的政治、经济与社会机制,却可能防止人性滑向最糟糕的方向。在这种意义上,撒切尔夫人的信念又无比正确,经济学、政治学都只是一种方法,它们的目的都是改变灵魂。
    
    在撒切尔夫人当选时,邓小平也开擧了他的变革。他从没读过哈耶克(海耶克)与弗里德曼(佛利民),也不能给市场经济下一个清晰的定义。全凭常识,他开始了变革。他将政府的注意力放在经济政策上,鼓励人们追求物质生活,因为这是把整个国家从令人厌倦的政治狂热中摆脱出来的最佳方法。通过一块块可以自由耕种的土地,一头头按照农民自己意愿饲养的猪,这个国家被迅速的重新塑造了,昔日的暴力、仇恨、迷狂、恐惧,被导入协商、精明计算和对未来个人生活的嚮往。
    
    三十年的时间,足以消耗掉最初所有的美妙幻想。如同玛格丽特·撒切尔的遭遇一样,中国最初的期待也正改变了味道。在西方世界,不受监管和制衡的金融业,最终导致了全球性的经济灾难,也腐蚀了商业道德。而在中国,挑战要艰巨得多。单向度改革最初给人带来的解放感,如今正迅速消退。一种新的现实正在形成。
    
    一方面政治权力仍然无比悤大,它或许不再直接干涉社会生活,却仍保留著随时干预的权力。同时,它以悤硬的姿态重新进入了经济领域,将政治垄断资源转化成商业权力,同时用轻易获得的商业利润,来巩固旧有政治权力。于是,市场经济最初给人带来的自由感,被日渐蚕食。人们感觉到个人的努力、创造力,在权力交易面前,是如此脆弱。
    
    在这种新体制下,人的灵魂很难不处于溃败之中。那些轻易获得权力与金钱的人,陷入了狂妄和傲慢,以为世界上的一切唾手可得,丧失了基本的谦卑和敬畏。而普通人则感觉到巨大制约,像是补偿心理的作用,他们于是在失效的伦理规范中,放纵自己的自由。
    
    如何拆解纠缠在一起的政治与市场权力,驯服政府、制约市场,是此刻中国最严峻的挑战,也是这个国家重获一个相对健康灵魂的主要障碍。这种改变注定困难重重,但玛格丽特·撒切尔的另一句名言或许堪作鼓舞,她在形容自己的改革之路时说,你「别无选择」。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申申:经济衰退与政治体制改革
  • 文化的根本在政治/马勇
  • 八九学运的政治遗产 —— “请愿书”催生中国演变/牟传珩
  • 瞭望:當代大學生政治心態錄
  • 五四时期的新政治运动及其走向
  • 组建反对党和共产党内部的派系——中国政治改革建议书之二/郑存柱
  • 鲁扬:我们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政治家?
  • 灾民敬温总的政治含义/朱家台
  • 社会运动的政治过程/杨灵
  • 政治和解与颜色革命
  • 政治和解与颜色革命/王光泽
  • 陈端洪:公法是复杂形式的政治话语
  • 郑酋午:从印度选举看我国的政治未来
  • 甘剑斌:政治合法性危机及其解决路径
  • 反贪腐促成美国公务员的政治中立/徐贲
  • 张宏良:党校教授反党的政治现象
  • 大卫.古德曼《邓小平政治评传》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
  • 牟传珩:北京发起“政治洗脑”新浪潮——中共唱响“多党合作、政治协商”
  • 中国人民何时能真正自己选择政治发展的道路?
  • 央视大火事件牵涉政治局两名委员 (图)
  • 朱家台:灾民敬温的政治含义 政治危机与改朝换代(图)
  • 铁道部人事司司长高晓兵升任部政治部主任
  • 省长亲指示 江苏工人请愿上升为政治事件
  • 重庆吹捧红色文化:薄熙来打十八大政治盘算
  • 敦促中共就“六四”惨案向国民道歉,开启政治和解之门
  • 抗猪流感,政治局常委开会
  • 平反“六四”在于政治改革的推行
  • 中国经济增长的政治临界点
  • 胡锦涛强调确保武官队伍政治坚定和思想道德纯洁
  • 「红衫军」上演「他信复仇记」,政治僵局不解 泰国持续高危
  • 孙东东事件其实是调虎离山、一箭双雕的政治阴谋
  • 胡耀邦政治改革的灵感:执政党能否寻回民心的风向球
  • 总政治部主任揭秘京奥幕后:1.4万军警演出7成节目 (图)
  • 地缘政治变化中的关键国家:中国(图)
  • 关于“救火”的思考:政治人物被媒体过渡曝光
  • 中国继续清除网络中有政治和宗教色彩的影片
  • 唯色:“农奴解放”:一个政治神话的复活
  • 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一封信
  • 郭国汀介绍博讯专栏作家曾节明政治避难
  • 在政治高温下的家园
  • 请立即取消警察的监视 不要把奥运政治化/下岗失业军转干部周来生
  • 上海章如华呐喊:私设黑监狱搞动迁,政治迫害案一百年都要被推翻(一)(图)
  • 历来社会的贫困都是政治性的贫困
  • 三位现任政治局常委批示不管用,北京高级法院认错一年有余坚持不改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目前中国存在四大股政治势力
  • 致政治受害者家属的慰问信
  • 我儿为何惨遭政治迫害
  • 纪律检查委员会作人员揭发一起政治冤案!! 涉及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
  • 兰剑:评-中国官方媒体严批香港示威 称其已成为颠覆政治体制的工具
  • 李奇观:揭发政治SARS 消灭国家瘟疫
  • 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 妖魔化,中国的“形象”工程和美国的政治利益
  • “老人政治”何时了?——致中央政治局全体委员
  • 从几起重大的政治事件看邓小平的屠夫本色及两面派性格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