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人有病,天知否!?—— 一位教授遗孀从上访到疯人院之路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2日 转载)
    
    我是长期作新闻工作的,这两年常听人说一些“老上访”被关进精神病院的事,觉得不可思议。我曾经读过一本描写苏联克格勃把一些不同政见者当成精神病人流放到一个荒岛上的故事,怀疑是否真有其事。当我自己采访了一些被强制关进精神病院的一些上访者之后,才感到震惊。怎么在我们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中国也会出现这等事呢?
     (博讯 boxun.com)

    这终究是“家醜”,作为一个老共产党员,又痛心、又羞愧。这心头的伤痛向谁诉?连“内参”也不好写,因为全都是“政府行为”。
    
    前些时,从互联网上,看到北京大学孙东东教授对这些“老上访”者的“医学鉴定”:
    
    “对那些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
    
    我们把他关起来进行治疗,这就是保障他的人权。”
    
    孙东东不是一般的人,他是北京大学的教授、法学家、司法鉴定室主任。在精神病学上他是可以一锤定音的人物。他的这个定论,使一些“老上访”被关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变得合理又合法了。
    
    更可怕的是,国家有关部门,比如公安部门、政府部门、卫生部门对孙东东的这番言论,保持着“可怕的沉默”,却引发了一些曾被关进精神病院或老上访者的强烈抗争。
    
    作为一个老兵,我也要声援他们。因此,我把采访的有关材料,整理一篇出来,回击孙东东们。让人们看看孙东东的一席话,含着多少百姓的血和泪。同孙东东们的争论,不是什么学术,理论上的是非之争,而是我们这个社会主义的国家,人民当家作主的“人民共和国”,应该把人民的诉求摆在什么样的地位。
    
    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以来,就依靠“受苦人”,我小时参加新四军,一驻下来,领导上就布置“访贫问苦”。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特别是开展自下而上的批评,是我们党立于不败之地的优良传统作风。从什么时候开始,抛开了这一好作风,直至今天居然出现要把99%以上的上访者作为精神病人关起来的言论呢?
    
    我叫邹桂兰,在武汉市可算是一个挂了号的人物。市政府办公室、市信访办公室、市稳定办公室、市公安局都知道我这个“老上访”,都知道我是“三邹”的头。
    
    所谓“三邹”,并不都姓“邹”,除我邹桂兰外,还有一位邹厚珍和周爱玉。三人都是“老上访”,都是女的,都在相同的时间里关进了疯人院,都住在一个 “号子”里。现在不止是“三邹”了,凡被关进精神病院的上访户,我们都有联系,一人被关,大家相救。在法院大门前,在精神病院前,我们数次举起大横幅:“ 强烈要求释放XXX” !人家说是“疯人造反”。精神障碍者神智不清,怎么结成这样坚强的团结组织呢?
    
    我已年届花甲,原在一个工厂当会计,工厂关门后,去海南谋生。我丈夫叫黄思治,62级北航毕业生,学的是飞机制造专业。原在华中科技大学汉口分校机械系任教,后来华科大与江汉大学合并,黄任机械系副教授。
    
    我丈夫1995年发病,我在海南谋生,学校方面告诉我,没多大的病,是风湿。后来病情加重了,我赶回武汉,感到诊的不对症,就自费到同济医大去检查,一查是骨癌,因前期误诊,已发展到晚期扩散,不幸于1996年元月去世。丈夫去世后,处理善后,我发觉延误丈夫的诊断,学校有关领导应负很大的责任,对安抚遗属也有很大问题,与校方数次交涉没有结果,丈夫去世二十天后,我给武汉市的市长赵宝江写了一封控告信,全文如下:
    
    赵宝江市长:您好!
    
    市民丈夫黄思治,年52岁,系华中工学院汉口分院机械系制图教研室副教授。中国工程图学会会员,中共党员。因患骨癌,由于该院有关领导很不关心,极不重视,导致误诊,于九六年元月五日英年早逝!
    
    黄思治95年6月身感腰腿疼痛难忍,要求去医院治疗,系书记要管《联单》的人不给,说“要紧缩资金”,在校内医务所诊治。
    
    拖延两个月后,才允许去市中医院治疗,检查结果为:风湿、异病、痹症。三者之间不定,当时要求转院,系里不同意,系领导向黄说:“不要一点疼就忍不住,共产党员要坚强些,风湿病算得什么,叫喊得那么厉害”。又一次延误了诊断时间。
    
    直到11月16日,家里掏钱找同济医院专家门诊,经查确认为晚期骨癌。虽得以转院治疗,但癌早已扩散,一切完了。
    
    12月8日上午我去找系领导借钱,回答说:“不能破格,学校里没有人破例。”下午找院长,他说:“学校里就只有黄思治得了破格的病”。生病期间学校没有补助一分钱。
    
    96年元旦,学校领导没有一人去探视,距离黄思治五日永别人世的前夕,系领导才拿着《催款通知单》到医院来了一下。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访母亲神秘失踪女孩的作文、照片“敏感”了什么被一再被删除?(图)
  • 贺卫方:亮剑上访举报人与司法独立——答《北京周报》问
  • 乌鲁木齐市市委书记:八成上访者是有道理的
  • 致各级领导的上访信
  • 驻京办早该撤了 是上访人员的噩梦/蔡馥敏
  • 名医焦东海:老上访99%以上患有上访综合征——与孙东东商榷
  •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 孙东东老上访也会成了精神病/周国瑾
  • 上访人的神经和国家的权力/BBC
  • 南通上访公民强烈谴责孙东东对访民伤害/唐玉珍
  • 京城上访无路 维权绝对有理/黎家众子女
  • 以司法治理根治“上访者学习班” /姚中秋
  • 上访系统:冰火两重天
  • 甘肃访民闫成虎的上访公开信
  • 三八妇女节,上访母亲的心在滴血……(图)
  • 新疆和硕县塔哈其乡前进村小学的前任校长周玉根上访
  • 上海访民:年年开两会 岁岁上访路
  • 谁折腾这位上访母亲两年多的时间成了六无人员?呜呼……(图)
  • 教师群体上访事件调查: 政策越多 收入差距越大
  • 打压上访,禁负面报道,大地震周年悼念变庆典?
  • 77岁的老母亲为儿惨死在派出所上访26年
  • 上海维权访民颜燕华上访回沪遭拘留
  • 国际新闻日央视前上访,外地访民冀媒体关注
  • 国际新闻日央视前上访 外地访民冀媒体关注
  • 江苏省政府文件曝光:关于处理进京上访问题的意见
  • 五一访民继续折腾:卖上访材料、自杀、跳河,邀成龙到上访村(图)
  • 中共继续打压维吾尔族上访人士
  • 临沂驻京办殴打上访女子姚晶导致脾挫伤
  • 黑监狱——武进区人民政府非法拘禁关押残疾上访人员的“学习班”/陆菊华
  • 河南商城县上访农民余少校自述被关押在精神病院的经过
  • 杭州拆迁户集体上访(图)
  • 陈碧波:16年上访,中纪委最高法院多次指示,洛阳市中级法院仍然对抗中央,耍尽流氓手段
  • 吉林访民张洁已经丧失生活能力 继续上访被抓
  • 明月春风:上访母亲绝食也要静悄悄
  • 春风明月:上访母亲又被戴上了“政府派来的……”贵冠
  • 孙东东触动社会神经,中共机关报促善待上访者
  • 核试部队上访索偿,中共讳莫如深
  • 长沙一对夫妇因遭强拆上访而被刑拘
  •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李元福带着骨灰盒找党中央上访
  • 《孩子,今天我要去远行……》 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孩子,今天我去远行动……》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