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申申:经济衰退与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2日 转载)
    
      1,形势和挑战
     (博讯 boxun.com)

      美国的金融危机正在转化成全球的经济衰退。可是,即使在全世界空前统一的“救市”行动中,我国社会深层的问题仍然无法被人掩盖。即使没有美国的金融危机,中国经济和中国政治都到了一个全面转型的时期。世界经济的衰退只是让中国的全面转型变得更为迫切。过去三十年执政党一马当前带领全社会追求经济增长的政治经济模式将要被政治协商基础上的社会整体进步的政治经济模式所取代。
    
      过去三十年经济成长成就卓着。但是同时对环境的破坏和对资源的浪费,都已经接近极限。似乎是无限的国际市场以及好像永远用之不竭的廉价的劳动力,也已经到了尽头。全世界都在使用中国制造的产品了。依靠廉价产品能占据的世界市场的剩余空间还有多少?低廉的劳动力价格也不再是中国经济成长的动力。相反,提高普通劳动者的收入已经是在经济上扩大国内市场需求和政治上减小两极分化,缓和社会矛盾的必经之路。
    
      经济生活的这些悄然无声的变化已经在转化为对于中国执政党的公信力的挑战。三十年的经济成长中,伴随市场繁荣同时出现的是日益多元化的社会生活。各种利益集团都成长起来了。各种利益诉求一天比一天多元化了。虽然,在理论上利益主体的多元化有助于社会稳定。可是,多元化的过程也可能引起社会动荡。社会利益结构的变化意味着中国执政党的公信力基础正在改变。原来的公信力基础正在丧失,新的公信力基础正有待建立。
    
      建国初期,执政党的公信力来源于“打天下,坐天下”。赶走了帝国主义,打到了反动派,就获得了人心,就有资格坐天下。
    
      可是,这样的公信力只是一时的。要长治久安,仅仅靠“打天下,坐天下”是不可能的。要得人心,就要证明自己有坐天下的能力。
    
      一场文革,把执政党的打天下获得的人心资本几乎全部耗尽。
    
      文革以后,执政党顺应形势,改革开放,重新获得了人心。经济成长变成了全社会的共同目标。这不仅是经济目标,还凝聚了执政党与全社会的共识,是执政党和社会共同的政治纲领。三十年奇迹般的中国经济成长再次为执政党赢得了人心。
    
      可是经济不可能永远都这样高速增长。把执政党的公信力基础建立在经济将永远持续高速增长的假设上,是一定会失败的。
    
      现在,经济成长的速度正在减缓。潜在的危机正在变成现实的危机。在今后的一个相当长的时期中,我们要有准备应付的不仅是经济成长的速度放缓,还要准备经受经济的低速增长,甚至不增长的考验。如果在中国出现了象日本那样连续十几年经济不增长的情况,能否继续保持政治稳定?应该说,在经济严重衰退的情况下保持社会的稳定,才是对于执政党执政能力的真正考验。
    
      “打天下,坐天下”的时代过去了。依靠经济成长来获得公信力的时代也正在过去。执政党的公信力的基础将在哪里?中国社会长治久安的基础将在哪里?
    
      经济衰退正在迫使中国走上政治体制改革之路。
    
      2,新时代的开始
    
      这意味着一个新的时代将要开始。
    
      这意味着执政党完全依靠自己的政策主张来获得人心的时代将要过去。这意味着执政党的社会功能将要从某种政策的奉行者转变为某种政治制度的维护者。
    
      共产党的老一代革命家为之奋斗终身的目标就是两个。第一,不受外国人的欺负,第二,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说的理论化一些,就是要争取民族独立和摆脱贫困。这两个社会目标关系着民族的生死存亡,是压倒一切的。为了实现这两个目标,才出现了千千万万的热血青年为之献身的事业,才有了中国共产党。在为此奋斗的年代里,社会的目标十分清晰。因此,一个正确的政策就可以产生非常大的社会号召力。为了实现目标,社会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为了战争的胜利,人们可以牺牲生命。为了奠定工业基础,人们愿意节衣缩食。不计回报的的牺牲不仅是获得成功必须的代价,还是走向成功的主要方法。
    
      可是,在这些目标基本实现以后,社会开始进入新的历史时期。社会不再有压倒一切的重大目标。执政党也很难再用激动人心的政治口号来号召社会。不同地区,不同职业和地位的人们都有了越来越充分的理由争取自身的利益,而不再心甘情愿地去做出牺牲。面对各种社会利益集团的冲突,已经越来越困难的去认定谁更正确,谁更重要,或者谁的利益更应该得到较多的保护。不计回报的牺牲不仅不能带来社会进步,还可能为社会带来很大的损失,甚至灾难。很显然,协调各种矛盾,兼顾各方利益,创造和谐的社会气氛,才能克服今后的困难。
    
      这是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这是战争时代的结束,革命时代的结束,是1840年以来中国忍受屈辱的时代的结束。如果借用孙中山先生的话来说,那就是军政和训政时代的结束。中国的宪政时代就要开始了。
    
      新时期最大的特征是社会的目标开始多元化。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为协调各种社会矛盾创立一种简明有效的工作程序,即政治协商制度。
    
      进入这个新的时代,执政党的社会功能将发生重大的变化。执政党将不再主要以确定政策目标的方法来实现对于社会的领导,也不再能总是要求人们做出自我牺牲来为社会作出贡献。执政党的功能是为社会的各种利益集团的和睦相处创造条件。执政党要让各种社会意见充分的发表,让利益冲突中的各方能够在协商中心平气和的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执政党将以倡导高尚的社会风范来保持自己的领导权,将以维护法律的公正来维护自己的领导权,将以广大党员在各种社会团体中的积极活动来实现对于社会的领导权。
    
      中国社会的稳定需要一个稳定的执政党。稳定的执政党需要有一个稳定的执政基础。政策是需要顺应外界的变化随时改变的。在政策基础上建立的公信力只可能是暂时的。相对政策来说,制度是更为稳定的。执政党的公信力如果来源于对于制度的维护,就会是相对长期的和稳定的。这样的执政党领导下的中国社会才是能够长治久安的。
    
      这就是在当前的形势下,执政党为了自身的政治前途很难避免的政治选择。
    
      这也是在当前的形势下,中国的政治生活很难避免的方向性选择。
    
      这就是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