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文化的根本在政治/马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1日 来稿)
    
     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发生与前此中国政治的急剧变化密切相关,是二十世纪初中国人精神探索的继续。
     (博讯 boxun.com)

     辛亥革命以及随之而来的政治上的剧烈变动,造成国人信仰的空前危机与混乱,中国向何处去?又一次成为中国人的难题。鲁迅在1932年的一篇文章中回忆:“ 见过辛亥革命,见过二次革命,见过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看来看去,就看得怀疑起来,于是失望,颓唐得很了。”
    
     辛亥革命以后的一系列复辟事件导致新知识分子对政治失望,进而颓唐,他们觉得中国问题的根本可能不在建立新的政治体制,而在于改造传统文化。旧的文化传统是帝制复辟的社会土壤,要建立民主共和的新的政治体制,就必须彻底打碎旧的文化传统。
    
     然而问题在于,旧的文化传统从何而来?以儒家伦理为中心的帝王意识为什么不能随着民主共和体制的建立而自然消亡?
    
     辛亥革命通过暴力手段推翻了统治中国长达两千余年的帝王专制体制,但并没有迅速改变中国社会的基本结 构和中国人的基本生存方式。孙中山在辛亥革命之后立即提出,民主、民族两大问题已经解决,中国必须尽快转入和平的建设阶段,着手解决民生问题。
    
     孙中山的想法具有普遍意义,在孙中山让位于袁世凯之后,中国确曾出现过一段时间的经济建设热潮,孙中山本人曾期望致力于铁路的建设与开发,黄兴也有解甲归田从事实业的考虑,就连只知纸上功夫的著名思想家章太炎,也在民国初年放弃书斋生涯,致力于东三省的实业建设和边疆开发。如果不发生重大意外的话,中国的经济建设在民国年间必将进入一个黄金时期,中国的综合国力在民主共和政体的框架内将得到迅速恢复,中国的社会结构和中国人的基本生存方式也将很快得到改变。到那时,中国人的意识形态也必将随之而改变,以儒家伦理为核心的传统文化也就自然会随着人们生存方式的改变而改变。
    
     良好的期待并没有成为现实。袁世凯在其执政的第一年,受《临时约法》内阁制的束缚,基本上是在民主共和的框架内处理问题。然而宋教仁血案爆发之后,不仅袁世凯开始"溢出"民主共和的正轨,就连南方的共和党人也不愿继续遵循民主共和的原则去解决问题,他们寄希望于武力。从此,中国政治离民主宪政体制越来越远,武人专制、军阀割据的局面由此形成,他们动辄进行武力较量,中国政治沦为军阀操纵的工具。
    
     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们敏锐地看到了这一点,但他们把原因归结到文化实在过于天真,并没有找到根治此种痼疾的良药。
    
     事实上,不必用文化为政治家们脱离民主的轨道寻找借口,而应该从政治本身寻找答案。就政治本身而言,辛亥革命之后建立的民主共和体制实质上是和平的议会政治、政党政治,各政党都可以在议会进行合法的游说、辩论,以争取议会多数和社会层面的多数。
    
     议会政治的关键在于绝对排斥武力,只要参加了和平的议会政治,任何政党都应交出手中的军队,使军队成为国家政权的工具,而不应该成为政治家手中的筹码。孙中山等革命党的领袖们为民国制定了民主宪法,但他们在宋教仁案发生之后的本能反映不是借助法律的武器解决问题,而是诉诸于武力,进行所谓的"反袁"斗争,由此开启20世纪中国政治史上武力革命之先河。而袁世凯作为合法的总统,事实上也没有遵守民主宪法所赋予的义务和权力,他期望从肉体上消灭政治上的对手,并利用合法总统的身份命令属于国家的军队为其个人政治利益服务。民初的政治家们都没有遵守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这既是民国初年政治黑暗的根本原因,也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们之所以会从文化上解决中国问题的直接背景。
    
     政治问题是一切问题的根本,只有首先解决政治问题,其他一切问题才会有转机。如果在政治上找不到出路,即便在文化上来一次革命,彻底否定传统,实行全盘西化,也无法解决问题。文化问题、经济问题附丽于政治,反过来说,经济的发展与繁荣,能促进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成长与壮大,而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成长与壮大,反过来就会影响中国的政治发展。
    
     从这个意义上说,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思想家们期望二十年不谈政治,期望以二十年的时间为政治的良性发展打下一个坚实的思想文化基础,可能是找错了方向。五四新文化运动后期发生严重分歧,以陈独秀为代表的一批激进的思想家热衷于组建政党,从事政治斗争,期望用政治的手段去解决中国的政治问题,可能和他们已经认识到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方向选择并不正确有着某种程度的关联。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五四的启蒙为什么转向
  • 「五四」和「六四」的分別/梅天
  • 吴祚来:五四与恐怖主义有关(全)
  • 从“五四”到“六四”:历史验证了什么?
  • 五四與文字改革
  • 从“五四”到“六四”:历史验证了什么?——蔡铮的《一个解放军的1989》读纪/李清平
  • 如此的五四“爱国”运动
  • 五四、六四、七四/戴耀廷
  • 五四.六四.十一與國民教育/呂潔
  • 狮城纪念五四联系现实:直面中国当代历史
  • 彭小明:九十年后说五四
  • 21世纪:中国还有“五四精神”吗?/章立凡
  • “五四”的激烈背后藏着什么?/傅国涌
  • “德先生”何时姓中?纪念引发中国启蒙的五四运动
  • 陈维健: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 五四运动与现代中国的科学和教育/韩毓海
  • 五四最大的败笔——党国体制/基甸恩典
  • 每个愤青其实都是五四爱国青年/庞震
  • 中国的未来真的属于我们的吗?——写在五四青年节/纪超
  • 21世纪:中国还有“五四精神”吗?
  • 奇闻:90年后,竟然有更多人因五四而受害
  • 中国大学生五四报告会玩手机、睡大觉(图)
  • 中国隆重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图)
  • 访民趁五四涌上京申冤,宾馆天台撒传单
  • 纪念五四90周年:胡锦涛等9常委集体亮相 (图)
  • 五四运动90周年 中共纪念大会淡化两先生
  • 九十年一觉五四梦
  • 五四青年节半天假被指再成一纸空文
  •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冯崇义、杨恒均
  • 「五四」民主與科學夢未圓,90年任務未竟,精神不存?
  • 国力提升改革动力减低,国民心态与五四背驰
  • 胡锦涛赴中国农大与师生共迎五四青年节 (图)
  • “五四”民主与科学梦未圆,90年任务未竟精神不存?
  • 五四中的自制与暴力:“抵制日货”是弱者武器
  • 五四90咛年仍缺民主与科学:李泽厚、刘再复对话录
  • 五四运动90年反思遇罗克事件:中国何时走向民主宪政
  • 全球纪念六四网络大会五四正式开始
  •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