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中国高校的窝里斗给了武书连以可乘之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1日 转载)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文章来源:荆楚网
     (博讯 boxun.com)

    每一年出炉的中国高校排行榜都会吸引着很多人的目光,尤其是高校领导和即将毕业的高中生的目光。近些年,各类排行榜可谓是五花八门、目不暇接,高校排行榜更是出现了多个版本,其中,“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负责人武书连所公布榜单最为“权威”和有影响。
    
    虽然武书连的高校排行榜每次出来都会引起不少人的质疑,但苦于找不到武书连“腐败”的证据,即使不服气也得听之任之。不料,正当一些高校为自己的排行靠后而苦恼时,媒体突然曝出了武书连收受成都理工大学钱财的事情。据称,提供武书连“腐败”证据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曾接受过其“帮助”的成都理工大学自己。拿人钱财就要替人消灾,武书连得了好处,一度将成都理工大学的排名提前了20位。
    
    大学排行榜不仅仅是排名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会对一所大学在招生方面产生重大的影响,你的排名越高,受欢迎程度自然就越高,受欢迎程度高自然而然就能赚更多的钱。拿个几万元满足一下武书连的利欲,就能将自己学校的排名提高,何乐而不为?成都理工大学原以为对武书连一次贿赂就能终身受益,殊不知在2009年其排名出现了下滑迹象。
    
    成都理工大学无法接受这种结果,于是,在一怒之下就把武书连的丑事给抖了出来。有了成都理工大学的铁证,武书连自然就低下了他那曾不可一世的头颅,承认了他接受该校贿赂的事实。或许,要不是成都理工大学的排名下降了,该校无论如何都不会将武书连“出卖”。该校的排名之所以下降,显然不是因为武书连对该校怀有成见,而是其它高校在之后金钱作用的结果,可以想见,向武书连递“红包”的高校还有很多。
    
    此前,天津大学校长龚克曾公开宣称某些大学排行榜向该校索要赞助费,面对这种指责,当时,武书连迅即在其博客上发出了“严守中立,三不主义”的申明,即“不在任何大学兼职,不与任何大学合作,不接受任何大学工作人员参加课题组”,声称他的排行榜没有任何问题。如今,面对成都理工大学的揭露,武书连已经完全丧失了辩解的力量。当然,成都理工大学在揭露武书连的同时,其实也是在自扬家丑,武书连收钱不光彩,该校送钱同样不光彩。
    
    不过,不管怎样,成都理工大学能将高校排行榜背后的秘密公之于众总是一件好事情,否则,我们不知道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找到证据来证实武书连弄虚作假的事实。武书连所制造的高校排行榜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已经充分说明了这类榜单在当今社会具有很大的市场。即使不科学、不公正,同样能让很多高校悲伤或兴奋,即使某些高校师生将武书连的排行榜说得一无是处,但他们的内心仍然还是很在乎这个的。
    
    中国社会的民间组织还很不发达,很多所谓的民间机构其实都具有非常浓厚的官方色彩,要谈权威的、有公信力的民间机构,那就更是凤毛麟角了。武书连的“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大概也属于民间机构,这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妥,因为独立民间机构去做高校排行榜这类事情更为合适。只是,武书连没有恪守一个民间机构应有的职业道德,完全将高校排行榜视为赚钱的工具和游戏。
    
    笔者并不怀疑武书连的工作能力和学术水平,如果他能认认真真地去做这类事情,相信他一定能做得很好。成都理工大学让武书连原形毕露,一大批学者和评论者更是对武书连恶评不已。不错,武书连这样的人确实该批、该骂,但他的成功却折射出我们这个社会的浮躁。为什么这么多的人在乎他那充满着金钱铜臭的排行榜?难道我们自己就不应该反思?
    
    中国的高校,虽然教授和学生人数世界第一,而且学术论文的数量也远非其它发达国家的高校所能比拟。可悲的是,学术水平却和哈佛、牛津等大学相去甚远,即使你现在是在武书连高校榜单上数一数二的清华和北大两所大学教书或学习,又有多少可以值得骄傲的资本?
    
    中国的高校,与其窝里斗,不如想方设法地去赶超那些世界级的一流高校!
    
    2009年5月10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专访武书连:清华北大浙大三甲地位不可动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