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梦溪:六四冷漠症的澳洲后遗症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梦溪:六四冷漠症的澳洲后遗症
     (博讯 boxun.com)

    最近,华人在澳洲被殴致死,引起公愤。
    
    我的问题是:为什么外人敢于轻视华人?就在于华人自己轻视自己,连自己在国内的权益都不敢维护,连六四受害者都得不到应有的赔偿——到了外国谁还会尊重你们这些劣等民族?!我这里的“劣等民族”不仅指中共匪伪政权而言,也是指海内外对六四表示沉默的多数民众而言!
    
    一个只会谴责南京大屠杀而不会谴责六四大屠杀的民族,迟早还会得到报应。下面的“澳洲后遗症”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里兹
    
    古人云: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值得反思!
    
    2009年5月11日
    
    ——————————————
    
    华裔博士曹中军被暴打致死,疑犯被轻判
    
    据《澳洲新快报》报道,墨尔本维多利亚大学华裔博士曹中军于去年初,在返家途中无辜被暴打致死案,在维州乃至全澳华人小区引起轩然大波,超过4000人联名上书。4名疑犯中的2人MBA和WH去年底被轻判,更激起小区民众的义愤。死者遗孀周静芳和亲友更质疑,维州公诉部门(OPP)和警方存在渎职和不作为的嫌疑。4犯中的另外2人将于今年7月受审,届时的量刑又将如何,很多人正拭目以待。
    
      博士无辜命丧“咖喱狂欢”
    
      2008年1月22日晚约10点45分,41岁的曹中军博士在从学校返家途中,步行至离家仅500米距离时,在富士贵地区(Footscray)的Empire街遭遇8名青少年围殴。
    
      当晚,这8名年龄均在16至20岁的青少年聚集在该区的麦当劳餐厅。MBA和另一人提议去寻找所谓的“咖喱狂欢”(Curry Bashing)刺激,意指袭击并抢劫印度人,随后他们开车四处寻找猎物时,正好遇到回家途中的曹博士。
    
      当时17岁的MBA朝曹博士的脸部猛击两拳,17岁的WH趁势把曹推到在地,另一名青年把曹踢到人行道上。当曹毫无招架之力地躺在地上之后,其中块头最大的一名青年将曹中军抱起,头朝下猛甩在地,并用脚猛踢曹的头部。一名案犯还在逃窜前拿走了曹的手机和钱包,抢走曹身上仅有的15元现金。
    
      据悉,这群罪犯当晚曾连续作案数起。在伤害曹中军之前,他们曾试图在麦当劳的车道上侵犯两名女性,后者幸运逃脱;数小时之后,他们中的3人又严重伤害了另一位受害人,但幸未致命。
    
      曹中军因严重脑部伤害,被送入皇家墨尔本医院急救,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妻子和16岁的女儿一直守在病床前。昏迷4天后,曹中军于26日下午5点宣告不治身亡。当天正好是澳洲国庆节。
    
      学术成就卓越亲友悲恸追缅
    
      曹中军博士原为中国河南大学数学系讲师,1991年就读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1997-98年曾在新南韦尔斯大学教育系任访问学者。2001年独自移居南澳阿得雷德,其妻女次年来澳团聚。曹中军2004年获莫纳什大学数学教育博士学位,期间曾担任大学学生会主席。2005年获维多利亚大学Footscray校区助理研究员职位,随后与留在南澳的妻女暂时分开,单身前往墨尔本。遇难前的2007年,由于学术研究成绩突出,曹中军刚被提升为研究员。有记者了解到,曹中军曾是学校至少6个课题的负责人,被校方委以重任。在听到独子的死讯后,曹中军的母亲在中国老家日日以泪洗面,数月后在悲痛和绝望中与世长辞。对于遗孀周静芳和未成年的女儿来说,她们则受到严重的心理创伤。
    
      曹中军遇难后,维大校方通过电子邮件向全体师生发布了一份通知,公布了曹中军死亡的消息。校方高层在邮件中表示,向曹的家属致以沉痛哀悼,并强调称,“曹中军的学识对维大来说是无价的财富,我们失去了一位宝贵的同事与朋友”。同事则表示,曹“和蔼可亲,有一颗宽厚的心”。
    
      2月2日,曹中军博士追悼会在北墨尔本的Tobin Bros殡仪馆举行,包括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官员、生前好友及众多素昧平生的华人、本地西人、印度裔等各肤色友人共计200多人参加了葬礼。
    
      杀人不过关两年轻判引哗然
    
      曹中军一案引起各界高度关注,华人小区反响尤其强烈。去年1月30日晚,多间大学负责人、维州警方和受害人家属在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召开会议,提醒大家注意人身安全,敦促警方严惩凶手。
    
      维大为吊唁者开设了专门的网页,供社会各界了解曹中军的简历和更多详情。维大亦主动承担了葬礼费用和设立1万元曹晴教育基金的费用。全澳华人专家学者联合会也积极出面,呼吁华人学者及小区人士为死者家属捐款。各界要求严惩凶手的呼声此起彼伏。
    
      案发后,警方一共起诉了这群涉案青少年中的4人。其中两人MBA和WH被控过失杀人和抢劫,于去年12月22日由维州最高法院法官哈伯(David Harper)裁决,分别判处在青少年管教所服刑3年零2个月和2年零8个月。扣除候审时间,实际只须服刑两年或更短。
    
      哈伯法官指出,MBA和WH是胆小鬼,只能袭击一个没有防卫能力的学者。哈珀称,“曹博士的死是一场悲剧,让我们悲痛和发自内心地难过”。据主流媒体报道,MBA听到审判结果时,脸上竟露出了难以抑制的得意笑容。这一结果立刻在小区里掀起轩然大波。
    
      据称,警方曾明确表示,这批罪犯是当地惯犯,作案多次,并常常对受害人身体进行严重伤害。然而因为年龄原因,总是一再被免于起诉和惩罚。华社代表则认为,此罪行令人发指,手段残忍而恶劣。罪犯正是因为长期被法律纵容而变得肆无忌惮,法院应该做出更有社会责任心的判决,严惩犯人,制止暴力的蔓延。
    
       四千人联名请愿上诉仍被拒
    
      面对这样的审判结果,死者遗孀周静芳无奈向小区发出求助信,北京大学墨尔本校友会主席周海欧博士等一批华社侨领就此正式介入,为伸张正义而奔走呼吁。
    
      1月2日,在周海欧的组织下,10多位墨尔本侨领在莫纳什大学聚首,商议如何支持受害人家属,会上讨论了三个诉求,并决定发起上诉请愿活动。三个诉求包括:一、对判决不满希望上诉;二、受害人家属希望向罪犯索赔;三、希望对渎职或违反司法公正的警务人员或司法人员进行投诉。
    
      2天后,在北大校友会胡上峰的义务支持下,纪念曹中军的网站正式运行,并开通请愿书的网上签名。网址为:www.caozhongjun.org。
    
      1月6日,在唐人街侨领聚会上,周海欧宣读了呼吁上诉的倡议书,数十个社团领袖当场签名。随后一周内,网站访问量达数千次,签名者踊跃不绝。澳洲本地的维权组织,如反对宽松量刑组织(PALS)、罪案受害人支持协会(CVSA)、澳洲团结党,以及其他州的多个华人社团都纷纷表态,支持上诉请愿。
    
      1月13日,已征集到的2000多签名及请愿书由富士贵地区工党议员汤姆森(Marsha Thomson)转交维州总检察官胡尔斯(Rob Hulls),但未获得任何反馈。与此同时,维州影子司法部长克拉克(Robert Clark)则提供了一系列帮助,如联络维州公诉部门负责人Jeremy Rapke、为死者家属推介两位愿意免费服务的律师,以及表示愿致信相关部门和在国会提起议案等,以帮助事件得到妥善解决。
    
      1月21日,维州公诉部门召开会议,请愿组递交了4000多人签名,但也未有结果。在上诉期限的最后一天即会议次日,请愿方接到OPP拒绝上诉的通知。受害人家属和工作组对此表示非常失望,并决定继续抗争。
    
      记者日前在辗转获得的由Jeremy Rapke回复汤姆森议员的一封信上看到,这位公诉人指出,哈伯法官轻判2名罪犯的原因主要基于4点:罪犯犯案时年纪较轻、主动认罪、均无前科,以及其中一人做了污点证人。他表示,公诉方找不到足够的法律支撑来提起上诉。至于即将于7月份受审的另外两名男子,他们的控罪为谋杀,量刑应该严重得多。
    
       警方公诉部门被指渎职
    
      在曹中军的纪念网站上,记者看到有文章直指警务人员涉嫌渎职,以及控诉公诉机关的冷漠。
    
      文章称,受害人家属越来越肯定,负责本案的警务人员“瑞”(音)存在纵容罪犯串改供词的嫌疑,他向家属提供的案情报告和后来向法庭以及公诉部门提供报告存在重大差别,案件事实、证人情况、犯罪责任的分配,以及罪犯作案记录等各方面都有明显改动。这些改动使罪犯所能得到惩罚被降低到了最低限度。
    
      据OPP备案律师称,瑞曾说受害人家属不希望与OPP联络。该律师称这是他在案发后一直未与受害人家属联络的原因。与此同时,瑞也要求死者遗孀周静芳静候律师与其联系。文章指出,此种两头欺瞒的行为,导致周静芳直到审判结束都未接到任何公诉人的电话或者邮件,甚至不知道公诉人是谁。另外,瑞在开庭前三天(包括周末两天)才将一份关于罪犯行为对受害人家庭影响情况的调查报告寄到周静芳手上,导致后者没有足够时间来准确、仔细填写报告。
    
      除警务人员外,受害人家属认为OPP并未很好地履行职责,对受害人冷漠,对罪犯和渎职警务人员听之任之。
    
      据称,周静芳从未获得过OPP针对刑事案件受害人的援助服务。关于调查报告开庭前三天才寄到一事,一位OPP工作人员称这完全正常,并强调即便开庭当天才寄到,也是正常的。受害人家属还多次被警告,这类事情不能让媒体知道,否则对受害人不利。
    
      另外,OPP对案情的了解完全基于警务人员瑞提供的案情报告。当被指出该报告与向家属提供的报告存在差异时,备案律师坚信这些差别不存在或不重要,并认为瑞提供的就是案件事实。
    
       破碎家庭依然热爱澳洲
    
      曹中军的案子还在继续,周静芳和朋友们的请愿工作仍困难重重。剩下的两名疑犯将于7月16日在最高法院提堂受审,他们的谋杀罪名是否最后成立,其量刑能否令小区大快人心,数以千计的民众正拭目以待,并为之吶喊。就这点而言,周静芳并不孤独。
    
      2月4日,周静芳女士接受了《先锋太阳报》的采访,后者发表了一篇名为《真爱不逝》的专题报道。周女士回忆了与曹博士相识、结婚和生养爱女的美好经历。她说本是非常快乐幸福的家庭,没想到遭此飞来横祸。
    
      在这篇报道的结尾,周静芳向记者表示,尽管发生如此悲剧,她依然热爱澳大利亚。
    
       听听网友们怎么说
    
      曹中军一案在以澳洲新老移民为主的华人论坛中激起了强烈反响,无不为死者和家人致哀,并痛斥法庭量刑过轻,矛头直指澳洲司法体系。有网友认为,华社应举行游行示威以示抗议。
    
      网友“铁马冰河”表示,“如以多项重罪起诉并被陪审团裁定成立,则量刑不应如此畸轻……澳洲在一定意义上说是严重作奸犯科者的天堂。”
    
      网友“karrylee”则谴责澳洲青少年惩教中心条件过好,不足以警示罪犯。他说,“没天理。这小畜牲估计还能在里面看收费电视,打打ps3。”
    
      “西贝贝”难过之情溢于言表。她回帖称,“心里冷冷的,背井离乡的来到这里,居然还要面临这些……”
    
      “pangpang”在关注案请之余,对死者家人的境况表示担忧。她说,“我昨天问起我女儿曹博士的女儿现在的情况(她们曾经是同学),告知曹博士的女儿自从父亲去世后,就开始了吸烟,喝酒。我听了心里一抽,可是又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助她母女……这样的不幸毕竟太难以承受。”
    
      而网友“jianshun li”则主张积极抗争。他称,“应该让整个墨尔本、澳洲听到我们的声音,应该团结起来,走向街头去抗议!”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毛泽东的“文革”取法于雍正的“文字狱”/刘梦溪
  • 刘梦溪:活人祭祀使我想起了中共的“革命”
  • 刘梦溪:江泽民、胡锦涛的牺牲品“新青年学会”
  • 刘梦溪:林彪和叶廷同样死于“飞行暗杀行动”
  • 刘梦溪:假拍园明圆兽是中共国家流氓主义的体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