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武文建:陈佩斯六四挡军车被关了一晚上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9日 转载)
    
    苹果日报/20年前, 19歲的武文建剛開始學畫,偶然的機會令他捲入六四。目睹鮮血淋淋大屠殺,他一時激憤跳上巴士頂,領頭喊「打倒鄧小平!打倒李鵬!」結果被判監七年。出獄後,他狂畫六四題材,幅幅見血,讓觀者如歷當年那場大屠殺。他說,那些畫「不僅是我對歷史的印象,更是現今社會的現實寫照!」 
     (博讯 boxun.com)

    
    《武文建六四畫作》
    國徽上的旗幟變成六四遇難者招魂旗。
    圖片由武文建提供
    
    
    
    武文建被同是六四受難者的人稱為「老武」,令記者初時以為他歲數不小,後來才知他今年才滿 39歲。他解釋,「老武」是他的網名,他也覺得出獄後心態已老,「坐過監的人都有這種感覺,未老先衰,好像死過一回。」。
    按中共標準,武文建出身堪稱「根正苗紅」,袓父是中共烈士,父母都是國企職工,家中多人是黨員。他從小受傳統教育,曾經舉過拳頭宣誓,「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 17歲中學畢業,即分配入燕山石化總廠工作。 19歲時迷上油畫,拜師學藝。當時適逢八九民運,風起雲湧。
    
    放大圖片
    
    被子彈炸開的朵朵白花,在天安門廣場的血海中綻放。
    圖片由武文建提供
    
    
    放大圖片
    
    血洗後的天安門廣場,坦克隆隆駛過、直升機起起落落。
    圖片由武文建提供
    
    
    遇學生悼胡遊行受感染
    放大圖片
    
    民主女神像被血海重重包圍。
    圖片由武文建提供
    
    
    4月下旬一天,他到中國美術館看畫展,剛好碰上一群大學生抬着已故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遺像大遊行。他站在街邊,受到感染,給學生捐了一塊錢。這時他完全是旁觀者。 5月 20日,國務院總理李鵬宣佈北京戒嚴,市民遊行抗議,他心郁郁,但未介入,一門心思學畫。
    6 月 4日,他進城時碰上大屠殺。他做夢都想不到解放軍會開槍。流彈紛飛中,他和其他人用三輪車送一個傷者到醫院,但最終還是死了。鮮血和屍體令 19歲的他悲憤到極點。回到工廠他逢人便講屠殺,又用毛筆在 T恤上寫「還我民主!還我自由!」之後索性跳上巴士車頂高喊:「打倒鄧小平!打倒李鵬!」「反對鎮壓!」巴士四周,上千工人跟他狂喊。
    事後他被指是「反革命暴徒」,同年判囚七年。說起來,他被捕還與父親有關,本來他已匿身鄉下,但身為中共「堅貞黨員」的父親,輕信公安局一位當副局長朋友之言,以為兒子投案,最多「教育一下」就會出來,如實告知兒子藏匿地後,該名副局長卻忘了諾言,武父大呼上當,悔恨不已。
    
    畫作捐到「恥辱博物館」
    放大圖片
    
    39歲的武文建不理朋友勸阻,堅持畫出大屠殺回憶。
    
    
    95 年武文建提前一年獲釋。他失去了工作,母親也過世了。 25歲的他靠幫人畫廣告畫維生,一邊繼續習畫。但他的畫變得很單一:背景總是天安門廣場,主角不是坦克就是學生和示威者,或者民主女神。主色調永遠是腥紅,有如鮮血,坦克是血淋淋的,示威者是血淋淋的,連潔白的民主女神像,也被包圍在血淋淋中。
    「沒辦法,我的激情總是停在那時候,大屠殺凝固的形象,在我腦海無法抹去。」武文建說:「也許我畫得不好,但這肯定是一個永遠的題材。」他表示那些畫不會賣,即使將來六四翻案也不想賣,「如果能建一個恥辱博物館,我會捐出去。」
    他給記者傳來多幅畫作,畫面初看一塌糊塗,細看便看到,那是畫家心情的寫照。濃墨重彩間,紅與黑交織,鋼鐵與鮮血融會,雖無清晰的表象,但透過色彩,可以嗅到血腥,聽到坦克駛過長安街隆隆的響聲;看到子彈在無辜者身上爆開濺出的朵朵血花;六四大屠殺的悲慘,盡顯畫中。
    武文建不期待這些畫能對他的生活有好處,相反因為這些畫,出獄十多年來他依然是北京公安監控對象,「每到敏感日子,他們都會來電話問候我,警告我『不要太過份』。」
    他承認自己固執,「有一次我和一位難友閒聊,對方也是搞藝術的,他一聽說我專畫大屠殺,眼睛都睜大了:『你小子還沒受夠苦嗎?還沒蹲夠牢嗎?找死啊!』」又再三告誡我:「兄弟,在中國,別碰政治,太殘酷,太骯髒了!」
    
    「和諧社會 全是假的」
    「我當然知道朋友的好意。」武文建說:「但我是改不了,因為那些畫,不僅是我對歷史的印象,更是我對當今現實的認識。」他指,當局天天唱盛世,「那有甚麼盛世?到處是危機四伏! 20年了,八九民運提出的官場腐敗,社會不公,不但沒有遏止,反而越演越烈,甚麼和諧社會,全他媽假的!」
    
    獄中見聞
    詩人天天罵獄吏 背後被指「真髒」
    因六四坐牢六年的武文建最愛談的另一話題,是獄中見聞。「知道葉文福吧?就是八十年代寫詩歌《將軍,你不能那樣做》的那位詩人。」這首詩是斥責中共將軍以勢謀私,發表後曾轟動一時,獲獎無數,據說連當時的中共軍委主席鄧小平都不滿,在詩上批示「詩人不能這樣寫!」武說:「 89年 9月我被關到北京市看守所,見到葉大詩人,聽見到他天天在樓下向看守的人怒吼:『我操你媽!』,他們只好背後抱怨:『還是詩人呢,真髒!』哈!」
    
    
    陈佩斯
      
    王丹無言以對
    「有一個瘸子被判了 10年,我看他的判決書,罪名卻是用皮帶猛抽坦克,『打完後揚長離去』;有人撿了軍車上的一個鋼錐,也被判 10年;有一個更寃,姓朱,路過時見市民分發軍車上食品給學生,最後分完了,他沒份,在車廂角落撿到一隻燒雞,最後被判 13年;他在獄中跟我叫寃:『這雞,貴啊!』哈哈!」
    
    
    「還有一個上海人,當時在北京讀書,用小刀刺軍車輪胎,雖然家中有人在市公安局做大官,但還是被判五年。我見到最小的一個,才 15歲,孤兒,叫張寶生,罪名是毆打解放軍。著名演員陳佩斯, 6月 5日也因擋軍車被關了一晚,因為名人,放了出來。」
    武文建還提到王丹,指王入獄時與一眾抗暴者在獄中相逢,他大聲問:「你們怎麼進來的?」有人答:「為六四進來的!」王很激動說:「我是王丹,大家都是為民主坐牢,要挺住啊!」不料有人應道:「你才判四年,我可是 15年!怎麼挺啊,哥兒們?」令王啞口無言。
    
    
    
    文化監管
    嘆畫畫也講政治 為市場逢迎媚俗
    一直很鄙視內地文藝界的武文建,指當今文藝界不是媚俗成風,就是只會曲意逢迎當局;對一班因六四坐監的獄友,他十分掛念,多次要求記者「多寫寫他們」,指他們「是六四的重要群體,不應被忘記。」
    他指,當今的中國藝術界很難出現扛鼎之作,主要是缺乏自由創作的環境和氛圍,倒退到連上世紀八十年代都不如,「甚麼都講政治,寫作講政治,畫畫也講政治。」這導致作家藝術家們,或者對統治者曲意逢迎,或者媚俗迎合市場,「還好市場經濟給我們這些獨立藝術人提供了生存空間,否則不能保證我們也會成為犧牲品。」
    
    望外界多關注出獄人士
    武文建指,中共當局對文化藝術的監管,「嚴得你都無法相信,不久前一批上世紀七、八十年過來的藝術家們,想在七九八藝術區搞回顧展,風聲剛出,就被滅掉了。就是不讓你搞,擔心你借藝術搞煽動。」他坦言自己迄今沒有工作室,都是借朋友的工作室畫畫,「我要自己搞畫室,開張第二天他們就會給你搞黃了。」
    出獄後,武文建一直聯絡因六四事件被當局指為「暴徒」而判監,其後相繼出獄的人士。按他的說法,過去 20年,外界對他們的關注太少,「我希望你們記者多寫這些人,他們跟八九民運的學生不一樣,以『暴徒』名義被抓進去,判刑都很重,出來後生活很多無着落,很慘,就這樣默默消失於這個世界,太不公平了!」武不但呼籲,還積極投身其中。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说明“北京判处六四“暴徒”104人的情况”/武文建
  • 声援支持《天安门》制作人/武文建
  • 并非多余的唠叨/武文建
  • 武文建:六四“暴徒”的苦难
  • 呼吁建立搜集全国因六四入狱人员网/武文建
  • 武文建:我不呼吁释放仍在狱中的六四“暴徒”
  • 关注64“暴徒”还他们一个光荣的定位/武文建
  • 请签上你良知的名字(附两批名单)/武文建
  • 武文建:请签上你良知的名字(附两批名单)
  • 武文建:是谁打死了19岁的高中生?
  • 武文建:看守所里能“躲猫猫”吗?
  • 悲剧上演何时休/武文建
  • 蔡铭超嫖完娼不付钱/武文建
  • 说说蔡铭超/武文建
  • 说说“躲猫猫”调查委员会报告/武文建
  • “躲猫猫”还有猫腻/武文建
  • “躲猫猫”还有猫腻/武文建
  • 李荞明之死与“躲猫猫”/武文建
  • 武文建:少拿圆明园的水龙头说事
  • 说说“躲猫猫”调查委员会报告/武文建
  • 武文建:“08宪章”大陆文艺工作者名单
  • 六四画家武文建/廖亦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