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五四”的激烈背后藏着什么?/傅国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7日 转载)
    傅国涌更多文章请看傅国涌专栏
     “五四”时代之所以令人怀念,因为什么话都可以说,哪怕激烈得有点过头。鲁迅主张不读中国书,胡适断言“中国百事不如人”,钱玄同更干脆,提出废除汉字。这些老师辈的激烈言论是我们早就熟悉的,学生辈的傅斯年、孙伏园他们的言论,也许我们就比较陌生了。当时,两个世界级的知识分子杜威和罗素都曾造访中国,拥有胡适、蒋梦麟、陶行知等诸多中国弟子的美国哲学家杜威先生在中国停留了两年之久,英国哲学家罗素在中国虽然只住了几个月,就因病回去了,但他们都曾在全国各地演讲,他们的思想言论对“五四”一代青年产生了至今没有受到足够重视的深远影响。北大学生孙伏园(就是推出了鲁迅《阿Q正传》的名编辑)在杜威起程回国的当天,在著名的北京《晨报》公开发表文章,其中有一句话,今天很多人看了恐怕还会不舒服,甚至会跳脚大骂,这个孙某人怎么可以如此不“爱国 ”。他说:“我们抱着万分痛心,感谢他们都尚不厌弃像我们这样的野蛮民族”。
     (博讯 boxun.com)

      1919年10月,另一位北大学生、“五四”的风云人物傅斯年,在老师辈主编的《新青年》上发表《中国狗与中国人》一文,他有一次问一个北京警犬学校的人,训练的狗都是外国狗还是有中国狗?对方回答,只有外国狗,中国狗虽然也很聪明,有时候嗅觉比外国狗还要灵敏,不过太不专心,你教它去做一件事,半路上碰到母狗,或者一群狗打架,或争食物,它每每把自己的使命丢开了。所以教不成材。傅斯年由此感慨,中国人和中国狗一样,也不是不聪明,而是无责任心,“ 我以为中国人的无责任心,真要算达于极点了。单独的行动,百人中有九十九个是卑鄙的。为什么呢?卑鄙可以满足他自身肉体的快乐——他只对这个负责任——至于卑鄙而发生的许多恶影响,反正他以为在别人身上,他是对于自己以外的不负责任的,所以不顾了。”在他看来,“中国人之所以到了这个地步,不能不说是受历史的支配。专制之下,自然无责任可负;久而久之,自然成遗传性。中国狗之所以如此,也是遗传性。”
    
      傅斯年由狗及人,对民族性、国民性作出如此洞察的那年只有23岁。将近90年以后,我们再读这篇《中国狗与中国人》,还会感到惊心动魄。他的判断,以及孙伏园称本民族为“野蛮民族”,是不是失之偏激,有点武断,诚然还可以讨论,但是他们的善意,他们的诚意,他们热切期盼自己的民族走上文明正途,呼唤国人负起责任的用心则不需怀疑的。要说爱国,“五四”那一代已经用热情的呐喊和踏实的探索证明了自己。
    
      至于他们为什么往往语出惊人?在傅斯年的同学、一起发起新潮社、创办《新潮》、领导“五四”游行的罗家伦那里,我们可以找到答案。1920年4月,罗家伦在《新潮》发表的文章提出“三W主义”,他说中国的学术和社会两千年来,一脉相传,一点进步都没有,根源在于我们中了思想专制和政治专制的毒,缺乏批评的精神,只会争吵、口角,不会批评。要养成批评精神,必须从批评的“三W主义”出发,凡事要问个什么(What)?为什么(Why)?要怎样 (How)?正是这三个“W”的不在场,没有大胆的怀疑,没有自我批判的精神,我们这个民族才会长期以来原地踏步。
    
      舒衡哲的《中国启蒙运动:知识分子与五四遗产》,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中文本,是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我在18年前就读过,黄封皮,小开本,属于一套“五四与现代中国丛书”,著者译名为薇拉·施瓦支。“舒衡哲”是她自己起的中文名字,因为她崇拜中国的一个女学者陈衡哲。此次重读新星出版社的新译本,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罗家伦提出的“三W主义”。那个时代,无论老师辈的鲁迅、胡适、钱玄同,还是学生辈的傅斯年、孙伏园、罗家伦,当然还有其他许多人,在他们那些激烈言论的后面,其实都隐约有着三“W”的影子,激烈的背后是理性的追问。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德先生”何时姓中?纪念引发中国启蒙的五四运动
  • 陈维健: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 五四运动与现代中国的科学和教育/韩毓海
  • 五四最大的败笔——党国体制/基甸恩典
  • 每个愤青其实都是五四爱国青年/庞震
  • 中国的未来真的属于我们的吗?——写在五四青年节/纪超
  • 五四是中国现代意识的起点/李怡
  • 五四没有全盘否定中国传统文化沙健孙/沙健孙
  • 张旭东:只有五四才能帮助中国在全球化中找到方向
  • 歐陽五﹕「五四精神」的溫和走向
  • 五四知恥,五五執著 /馬家輝
  • 纪念“五四”,最不该忘的是蔡元培/航亿苇
  • 谭中:“五四”提倡的是冲突式进化
  • 五四后的中共与六四后的民运
  • 五四运动的精神不是民主和科学两个口号(图)
  • 「五四」九十周年,「德」「賽」今非昔比/李平
  • 續寫五四愛國主義新篇章/瞭望
  • 从否定五四运动开始、曹长青
  • 五四精神今安在?
  • 奇闻:90年后,竟然有更多人因五四而受害
  • 中国大学生五四报告会玩手机、睡大觉(图)
  • 中国隆重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 (图)
  • 访民趁五四涌上京申冤,宾馆天台撒传单
  • 纪念五四90周年:胡锦涛等9常委集体亮相 (图)
  • 五四运动90周年 中共纪念大会淡化两先生
  • 九十年一觉五四梦
  • 五四青年节半天假被指再成一纸空文
  •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冯崇义、杨恒均
  • 「五四」民主與科學夢未圓,90年任務未竟,精神不存?
  • 国力提升改革动力减低,国民心态与五四背驰
  • 胡锦涛赴中国农大与师生共迎五四青年节 (图)
  • “五四”民主与科学梦未圆,90年任务未竟精神不存?
  • 五四中的自制与暴力:“抵制日货”是弱者武器
  • 五四90咛年仍缺民主与科学:李泽厚、刘再复对话录
  • 五四运动90年反思遇罗克事件:中国何时走向民主宪政
  • 全球纪念六四网络大会五四正式开始
  •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