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削减官员副职:一个几千年的官场困扰/刘洪波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5日 转载)
    
     中组部启动全国削减官员副职,要求省级以下政府不配助理。
       此前,地方党委副职数量已经得已精减,副书记成排而坐的景象已经得以改变。因而解决副职过多问题,此次轮到行政官员头上。 (博讯 boxun.com)

       党务和政务各有一套班子,其中党委主管决策,而政府主抓执行,这是中国治理系统的一个特别之处。两个大院、两套班子同时存在,由是形成“两个一把手”的说法,其中党委的一把手往往具有更大的权力。实际工作中,“两个一把手”之间的关系呈现出各不相同的状态。
       解决副职问题,自然也有党务副职与行政副职两个方面。党务副职由中组部主持削减,理所当然。行政副职削减也由中组部主持,乃是因为“党管干部”的意思,不只是管住了党务干部,而且管理着行政干部,所有公共权力及公共职务,都由党委管理,这使得执政党的组织部门成为配置各种干部的机关。这不是一个评论,而是一个描述。
       媒体报道中组部启动削减全国行政系统副职时,列举了一些地方的副职数量,例如在省级政府中,副省级实职一般在7名至9名之间;有的地方还设有省长助理,多的达到4名。而省级政府副秘书长的数量,多在10名左右。
       去年以来,网友发现一些地方副职人员数量达到了十分离谱的程度。例如河南新乡市有11个副市长,16个副秘书长加6个调研员。只有300多万人口的辽宁铁岭市,有9个副市长,20个副秘书长。湖南平江县有10个副县长和4个县长助理。近日又有网友报料说,湖南石门县有11名副县长,而该县总人口为68万余人。
       如此严重的副职过多问题,说明了什么呢?很多人会说,这体现了员额膨胀,随意设立职位,其实用不了这么多人。对此,我大致上是同意的。官员越来越多,都在副职上排排坐,增加了财政支出,可能还降低了行政效率,因为每个官员都是需要做点事的,于是一件事情就要经历更多的圈阅、协调、讨论、批准……
       不过,我希望人们能够更深入地想一想这个问题。官员越来越多,固然有随意设立职位和提拔职级的问题,但对每一次提拔来说,我想大多还是经历了“深思熟虑”,要知道在各个机关中,都有着大量等待“提拔”的人,“提拔”到更高位置成了官员激励的最高手段,竞争是非常激烈的。所以,结果看来,副职过多看起来是“随意”,而过程上看却未必不是为了实现基本的“一碗水端平”而进行了严肃认真的考虑。
       也许还需要从政府管理的事务多少来考虑一下。我想,副职的存在,是因为正职需要帮手,同时也是为了给正职一个非常状态下的预备人选,使正职因故不能视事时有人可以递补填空。然而,实际情况不是这样,副职是一个“职级”,一个等次,帮手之多,如千手观音一般,这可能既有安排人员的考虑,也有政务繁杂的因素。
       据我所知,在相当一些地方,副职实际上在分管的方面行使了正职的权力,而副秘书长则每个副职配备一个。就是这样,正职、副职、助理、正副秘书长们还是忙得无休无止。这当然又可以从事务主义、文牍主义、形式主义等等方面来找原因。但是,为什么我们不可以从政府权力过大、事情管得太多来找原因呢?
       对一个权力过大、管事太多的政府来说,它可能因为要处理很多原本属于社会自治的事务,因而陷入永无休止的请示、报告、讨论、批阅等等事务之中。当社会失去了自治的空间时,公众可能失去了很多自主作为的权利,而与此同时,政府则需要越来越多的人去掌握权力,由此形成一种恶性循环。社会越管越无活力,而行政系统越来越大,官员越来越多,效率越来越低。
       在制度上要求要求省级以下政府不配助理,县级政府不设副秘书长,省级、地级政府副秘书长应严格职数配备,这当然是一个办法。不过,从编制多次整治,多次反弹来看,人们可能还是会担心,如果政府不考虑将过多的权力还归为社会的权利,让社会更多地办理自己的事务,可能政府仍然会因为事务的必要而增加官员职数。当然,彻底遏制以副职作为激励官员的冲动,最有效的无非通过选举和组阁的方式,消除入得官场便要一直升迁的机制。
       总而言之,官员职数问题,我想不能简化为“职数设立过于随意”,而要从政府权力是否过多过大、社会是否未能得到发育、官场生态是否被导向了非升迁不可的方向来考虑问题。冗员严重,是中国权力体制几千年都未曾解决好的问题,应该思考一下为什么诸多现代国家不再被这一问题深深困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大校长怎么比皇帝还“牛/刘洪波
  • 官员财产申报为何首先是阿勒泰/刘洪波
  • 胡主席一盘散沙 伍总统散沙一盘/刘洪波
  • 罢工事件被操纵 谁在侮辱的哥的智力/刘洪波
  • 朱健国:“天沔苕”刘洪波
  • 中共官场:一斑窥全豹 抄一串数字给你看/刘洪波
  • 贫富对立情绪是相互造就的/刘洪波
  • 百姓杂志:假话发生学/刘洪波
  • 计划生育还是计划杀人?/刘洪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