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敬伟:中国教育的根本问题是公共投入不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5日 转载)
    
     “教育经费投入到底差不差钱?”这是近日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北京大学民办教育研究所等多家机构共同举办的“为教育改革和发展建言献策”系列研讨会上的主题。来自财政部、教育部、高校、教育研究机构的教育、经济学者及社会各界人士展开了深入的探讨和对话。与会专家认为,我国的教育经费投入严重不足,已经影响到我国教育事业的正常发展。
     (博讯 boxun.com)

      专家们说了一句大实话,我国教育不是“不差钱”而是很差钱,而且源于教育经费投入不足。其实,教育很差钱早就被现实民生多反映,否则“上不起学”就不会成为“新三座大山”之一,否则每年秋季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学生辍学,就不会有教育主管部门那么多的“不让一个学生上不起学”的承诺,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上不起学引发的悲剧以及众人捐资助学的喜剧...茅于轼老先生也就犯不着发出很多学费的雷人言论。
    
      抛开这些浮荡于红尘世界的民生场景,从公共政策的层面来看,教育经费投入不足是个板上钉钉的事实。根据《国家教育改革和发展中长期规划纲要》和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众多专家认为财政性投入占国民生产总值4.5%~5%。按照这一目标,2020年中国中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至少应达到4.5%”。遗憾的是,我国至今仍未达到4%的目标。这个指标,不仅低于发达国家的美日和欧洲国家,甚至远远低于和中国国情相当的印度(7.1%)。本文刊于26日晶报(有删节) &nbs
    
      值得一提的是,在金融危机之前,我国GDP的增长可是连续多年都在两位数以上。这就意味着,来自创造政绩的各行业、各产业乃至行政性经费都“不差钱”,唯独涵养国家人才和培智国家永续发展的智慧投入“很差钱”。公共财政对教育投入的吝啬,则导致了教育体制严重匮乏公共性、公开性和公正性,整个系统被市场化所主导,才产生“上不起学”的社会矛盾和教育资源分配不公。
    
      而与此同时,教育资源的市场化和政策层面的从幼教到高中阶段的民营分野和等级化划分,更造成了义务教育阶段(小学到初中)的两极分化:精英教育和草根教育的二元对立。一方面是有地位的孩子可以凭借家庭背景进入最好的重点中学和私立中学,另一方面则是一般家庭的孩子只能选择普通学校。这种等级教育不仅有悖公民社会的权利对等原则,也导致应试教育惯性难除的温床,因为重点中学最大的卖点就是升学率高。还有就是,大学扩招,带来的校园建设的规模扩大,由于国家投入不足,只能以提高学费和增持信贷来苦苦支撑。这又带来了三个层面的负面影响:一是诱发各大学在小学建设上盲目攀比和虚荣心态,一段时间以来关乎大学豪华大楼和大门的非议不断;二是使得校园贷款超出了其偿还能力,教育呆账的风险已是不争的事实;三是带来大学教育的贬值和卖文凭、学位等方面的学术腐败。
    
      如此等等,都是教育投入不足惹的祸。本文刊于26日晶报(有删节) &nbs
    
      当然,近年来国家已经意识到“教育贫血”的危害性,在公共财政的分配上开始向教育倾斜。譬如2007年的教育投入(占GDP的比重)为历年来最高,国家又准备将9年义务教育延长3年。尤其是金融危机以降,国家第一轮的投资计划高达4万亿元,而激活的地方性投资计划则高达22万亿。按照国家计划,这些投资着眼于扩大内需市场,主要目的是保民生。在此情势下,惠及全民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已经启动,主旨就是以公共性覆盖市场化,以彻底解决“看病难”(“新三座大山”之一)。人们也期望,借助这波大投资的东风,教育投资也能分一杯羹,哪怕达到4%的底线值也好。如果说这轮大的投资计划依然是恪重发展,而忽略了教育这个维系国家发展的基础,即使中国经济提前复苏,也只能是提振了国家硬实力,国家软实力依然处于疲软状态。这显然不符合科学发展的基本原则。在我看来,金融危机不是让中国重归GDP至上的轨道,而是产业调整、公共资源合理配置、体现公平原则的一次契机。公众期冀将要出台的新的刺激计划里除了经济还有教育。
    
      国家发展,教育至上,这是世所皆知的公理。而教育绝非私人之责,而是国家使命。增大公共财政对教育的投入,公平合理地分配教育资源,已是当务之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敬伟:“中国浴城”的市场反讽和文化滥用
  • 张敬伟:研究生考试到底怎么了?
  • 张敬伟:西门子中国贿赂了哪些人?
  • 张敬伟:大学学报何以是学术垃圾生产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