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五四」九十周年,「德」「賽」今非昔比/李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平更多文章请看李平专栏
    
     「五四」九十周年,「德」「賽」今非昔比 (博讯 boxun.com)

    2009年05月04日
    
    今天是「五四」運動九十周年。回顧九十年來中華民族的步履,比對九十年前和現今中國在「德先生」(民主)和「賽先生」(科學)方面的進展,中國人是應該感到興奮、欣慰,還是羞愧?
    「五四」高揚「民主」與「科學」兩個重要的現代價值。近日讀到一篇對學者金觀濤的訪問,他說民主的基礎是人權。「五四」提出這兩個現代價值,是劃時代的,「其重要性無論怎樣評價都不過份」。
    且讓我們審視一下這兩個現代社會核心價值在中國的貫徹。民主,不僅是實踐上踟躕蹣跚,而且理念上也在過去九十年一直被曲解與質疑,但科學就一直受到無異議地尊崇。那麼我們就先從科學說起。
    比較九十年前,許多人一定認為中國的科學已有長足進步。尤其是近年「神七」升天,航母下海,中國經濟崛起,成為「世界工廠」,加上胡錦濤提出的「科學發展觀」,科學觀念在中國應被全民普遍肯定,沒有甚麼異議了吧。
    但甚麼是科學?科學最重要的是求「真」。所謂真、善、美,科學追求真,宗教追求善,文學藝術追求美。在中國,求真的科學觀念是否已普遍建立,還是相反?假貨滿天滿地,假事充斥社會,假話更習以為常。中國大陸這個舉國俱假的社會,與科學的求真精神不但背道而馳,而且比九十年前更形缺乏。
    愛因斯坦曾說過,不管我們的科學有多大成就也只能說某個東西是如此如此的,不能夠說應當如此或不應當如此。「是如此」就是求真,屬科學精神;「應當如此」就是求善,屬宗教範疇(也可以是邪教,成為求惡)。中國的政治領袖,儘管總在提倡科學,卻總是愛指導社會應當如何如何,而不是說某個東西是如此如此。在政治領袖缺乏科學精神的指點之下,中國社會遂蛻變成充斥「應當如何如何」的造假社會。
    至於中國民主與人權的現況,我們或可以與「五四運動」時比較一下,是民主人權多了呢,還是少了呢?
    九十年前,北京學生為反對巴黎和會的喪權辱國,打出「外爭國權,內懲國賊」的口號,要求政府「拒絕在巴黎和會上簽字」,要求懲辦交通總長曹汝霖、貨幣局總裁陸宗輿、駐日公使章宗祥,學生遊行至曹宅,痛打了章宗祥,火燒了曹宅。隨後,軍警逮捕了 32人,運動在全國各省市擴大,政府最多逮捕了 800餘人,未見學生被殺害。最終,北洋軍閥政府面對強大社會輿論壓力,曹、陸、章相繼被免職,總統徐世昌請辭,而中國代表也沒有在巴黎和約上簽字。
    這樣的事,如果發生在今天,會有這樣的結果嗎?二十年前六四事件,學生沒有燒房子、毆官員,政府卻出動軍隊進行大規模屠殺,被捕判刑者不計其數。有輿論壓力嗎?所有媒體都操縱在掌權政黨手裏,中國今天的「萬馬齊瘖」的局面,恐怕是九十年前的學生無法想像的;他們怎會料到經他們如此熱情地呼喊民主,九十年後竟會倒退到如此地步呢?
    
    
    2005年,中國與俄國簽新協定,把清朝時被俄國強佔的 144萬平方公里土地,確定永為俄國領土。中國領土之斷送,較諸九十年前日本要強佔德國在山東的權益,何者更甚?但中國媒體對這新協定全無報道,中國學生對這事也毫無反應。今昔對比,我們豈能不為中國社會越來越變得沉默,中國人民包括學生、知識人的暫時做穩了奴隸的心態越來越深化,而感慨繫之?
    九十年了,已有了好幾代人的交替,讀一下九十年前的歷史,比對一下今天的現實,置身在仍有自由的香港,你若良知未泯,是否還要為反民主反科學的專權政治加持?你是否應為「六四」發聲?想一想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續寫五四愛國主義新篇章/瞭望
  • 从否定五四运动开始、曹长青
  • 五四精神今安在?
  • 五四时期的新政治运动及其走向
  • “五四” 90周年,民主与科学梦未圆/颜昌海
  • 五四:明天比昨天更长久/徐迅雷
  • 无私的纪念“无私的‘五四’”/李宪徐
  • 纪念伟大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九十周年
  • 杨奎松:“五四”有多重要?
  • 瓦斯弹: 五四运动是一场文化灾难
  • “五四运动”与恐怖主义/谢选骏
  • 五四运动与中国传统
  • 纠正人们对“五四”的错误认识/李敖
  • 五四运动90周年:中国误搭列宁列车
  • 驳金观涛:五四运动的血腥启示——五四前夕谈
  • 大历史观看五四:中国就象“潜水艇夹心面包”
  • 五四运动90周年:适量是药,过量是毒,科学与民主也不例外
  • 五四新文化运动不是两面派/六四受害者
  • 五四运动的最新启示:超越对普世价值的误读与恐惧
  • 九十年一觉五四梦
  • 五四青年节半天假被指再成一纸空文
  •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冯崇义、杨恒均
  • 「五四」民主與科學夢未圓,90年任務未竟,精神不存?
  • 国力提升改革动力减低,国民心态与五四背驰
  • 胡锦涛赴中国农大与师生共迎五四青年节 (图)
  • “五四”民主与科学梦未圆,90年任务未竟精神不存?
  • 五四中的自制与暴力:“抵制日货”是弱者武器
  • 五四90咛年仍缺民主与科学:李泽厚、刘再复对话录
  • 五四运动90年反思遇罗克事件:中国何时走向民主宪政
  • 全球纪念六四网络大会五四正式开始
  •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 陈永苗:成都五四散步比厦门PX散步更进一步
  • 成都反PX项目五四散步,网络反应比现场更热
  • 成都五四青年节发生大规模示威游行抗议贪官们破坏和污染环境
  • 五四前夕胡锦涛考察北京大学 (图)
  • 成都市民反对石化项目,酝酿五四“散步”示威
  • 天安门:五一实行安检五四封闭广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