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五四运动90周年:中国误搭列宁列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3日 转载)
    
    来源:新浪博客
     1989年六四刚过没多久,东欧剧变,全欧洲播放意大利著名导演Damiano Damiani的电视影片《列车(列宁)》Der Zug_(Lenin)。 (博讯 boxun.com)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中学毕业后,进入喀山大学法律系学习,大学一年级因在学校参加学生运动被开除学籍,流放到喀山省偏僻农村监视居住,后在其母亲向政府当局申请下,改到萨马拉省乌里扬诺夫姐夫所居住的农村继续被警察公开监视居住。列宁在此自学了大学法律系课程以及马克思主义著作,特别是《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由此接受并一生坚信马克思主义。
    
    1892年,列宁写下了其第一本著作《农民生活中新的经济变动》。同年,获得沙俄政府教育部批准,以彼得堡大学法律系校外旁听生资格赴彼得堡参加大学毕业国家考试,获金质毕业奖章与大学毕业证书。随即进入彼得堡一家律师事务所从事见习律师,并参加了当地马克思主义者组织的工人小组活动。1900年他曾被允许回到圣彼得堡(1924年~1991年改名为列宁格勒),随后赴西欧继续革命事业。在德国创办了第一份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报纸《火星报》。期间撰写了大量革命论著。
    
    1917年二月革命推翻沙俄统治后,德国人把自己的马克思专利让给俄罗斯,列宁是传播马克思的第一人选。当年,列宁乘坐由德军安排的“密封列车”回国领导革命。他作了一次发言,指出俄国革命必须有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向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过渡,并提出全部政权归苏维埃的口号。提出著名的《四月提纲》。1924年1月21日18时50分,列宁在Gorki Leninskiye逝世,享年53岁。官方宣布的死因是脑动脉血管硬化、脑瘤爆裂。
    
    苏联崩溃后,公开的文献表明,早在1895年医生就建议列宁治疗梅毒。文献提及主管尸体解剖的病理学家Alexei Abrikosov,受命证实列宁并非死于梅毒。Abrikosov在尸体检验中没有提到梅毒,但是血管损害、瘫痪和无力都是典型的梅毒症状。1923年,列宁的医生给他使用了当时用于治疗梅毒的六零六和碘化钾。列宁去世三天后,圣彼得堡被更名为列宁格勒,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时才改回原名。
    
    《谁欺骗了李大钊?》一文在海内外发表后,读者意见归纳起来无非两种:第一种:马克思也是人啊,他创造的理论,当然也有局限性。他所创立的理论的错误部分,不在马克思本人,而在后人。后人为什么要把它捧作神呢?第二种:马克思主义是一门政治社会学科,其正确性是要经过社会实践验证的。马克思是一门学科,没错,苏联实践了,俄罗斯放弃了,其正确性需要后人来验证。
    
    2009年,是中国启蒙运动九十周年。九十年前的今天,军阀混战,帝国主义对中国进行宰割和瓜分,国家危在旦夕。而全国人民却仍然处于宗法制度、三纲教义和纲常伦理的束缚之中,做顺从的奴隶。袁世凯在1915年5月25日在二十一条卖国条约上签字,12月12日宣布登皇帝位,在同年9月15日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刻,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出版了,揭开了中国启蒙运动的序幕。陈独秀的启蒙运动就如一道强光照亮了中国几千年的黑暗的深夜,把人民从沉睡中唤醒,为民族和国家起来斗争。
    
    陈独秀对马克思的理论及其在欧洲实践的实际情况并不清楚。那时翻译到中国的,只是《共产党宣言》(没有德文翻译,几本上是从英文、俄文、日文翻译过来的)。如何实现共产主义的前提条件,即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还没有翻译到中国,陈独秀当然不知道。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是根据十九世纪四十年代的英国,那时英国工业革命已经走向完成,马克思在1842年到1843年是《莱茵报》的主编,那时他还是一位激进的民主主义者,当英国工业革命完成,马克思仍然按照他从原始积累和资本的早期积累剥削所得到的那种残酷剥削的资料,来创造他的共产主义的理论,空想是很丰富的。马克思认为,工人阶级就是无产阶级。
    
    毛泽东的空想更加丰富,中国没有什么工人阶级,怎么办?把农民当成工人阶级来空想来分析。但是毛泽东忘记了,农民是有产阶级,是有土地的。1925年12月1日,毛泽东在国民革命军第二军司令部编印出版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驳金观涛:五四运动的血腥启示——五四前夕谈
  • 大历史观看五四:中国就象“潜水艇夹心面包”
  • 五四运动90周年:适量是药,过量是毒,科学与民主也不例外
  • 五四新文化运动不是两面派/六四受害者
  • 五四运动的最新启示:超越对普世价值的误读与恐惧
  • “五四新文化运动”九十周年反思
  • 北京人:金观涛为何篡改“五四”的基本精神?
  • 金观涛: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多面性
  • 别把板子都打在五四屁股上/张鸣
  • 王赓武、郑永年:寻回,而非告别“五四”
  • 秋风:五四革命是一场错误!
  • 五四新文化运动与启蒙运动的区别/周方舟
  • “五四”的反省与超越/郭齐勇
  • 重估五四的价值/蔡厉
  • 五四宪法的立宪目的分析与反思/范进学
  •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 真正的“五四”究竟是什么/傅国涌
  • 是谁,这样定格了林昭?——从沙滩红楼出发的五四路上(图)
  • 中国需要第二次五四运动---日本为何贪得无厌?/仲大军
  • 国力提升改革动力减低,国民心态与五四背驰
  • 胡锦涛赴中国农大与师生共迎五四青年节 (图)
  • “五四”民主与科学梦未圆,90年任务未竟精神不存?
  • 五四中的自制与暴力:“抵制日货”是弱者武器
  • 五四90咛年仍缺民主与科学:李泽厚、刘再复对话录
  • 五四运动90年反思遇罗克事件:中国何时走向民主宪政
  • 全球纪念六四网络大会五四正式开始
  •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 北大是这样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的
  • 陈永苗:成都五四散步比厦门PX散步更进一步
  • 成都反PX项目五四散步,网络反应比现场更热
  • 成都五四青年节发生大规模示威游行抗议贪官们破坏和污染环境
  • 五四前夕胡锦涛考察北京大学 (图)
  • 成都市民反对石化项目,酝酿五四“散步”示威
  • 天安门:五一实行安检五四封闭广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