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模式”死局难解 新左派集会乱开“药方”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2日 转载)
    来源:自由圣火
    
     最近,中国大陆新左派学者集结,召开了一次对声誉不佳的《中国不高兴》一书研讨会,会议有200多人参加,引起海外媒体关注。上个星期天的《华盛顿邮报》刊载长篇报道,对中国新左派学者在北京举行研讨会做了评述。在此次会议上,发言的包括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新左派左大培等人。他们在会上表达了新左派的核心观点:中国领导层走错了方向,中国已经变得太资本主义了,导致两极分化,腐败难除的死局。他们认为,解决当前国家存在的问题,包括贫富悬殊以及司法腐败,官商勾结等等,需要回归毛泽东的传统社会主义。他们为此开出破解“药方”:国家只有恢复对资产的控制,才能矫正自由市场、私有化和全球化造成的不公正。这些观点表达出新左派们崇拜国家权力可以医治自由市场带来的不平等立场。他们大都表现出激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对西方模式的敌视与批判,以及反对经济全球化和普世价值的确立。在本文看来,这些新左派学者,由于站在了人类文明发展方向的反面,无法找到问题的症结,所以只能乱开救世“药方”。他们所崇尚的“主义”,对“矫正自由市场、私有化和全球化造成的不公正”毫无益处,应当予以澄清。 (博讯 boxun.com)

    
    众所周知,当以蒸汽为动力的生产工具,推动着资本生产方式走向世界时,一个资本反向性运动的政治“幽灵”----《共产党宣言》发表了。这个“主义”激烈地抨击了资本扩张生产方式,主张用暴力革命夺取政权,在世界范围内埋藏以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制度,实行公有制基础上的无产阶级专政和计划经济,并要让资产阶级在这场革命面前发抖。因此,这种诱发而来的“主义运动”,一直是作为资本世界化运动的反题而存在的,并与资本世界化较量了百余年。
    
    然而,柏林墙倒塌的事实,一夜之间致使雄居一方,拥有世界最强大核武器的多民族“共产帝国”苏联,在代表世界正面上升运动的资本世界扩张发展过程中,未经西方阵营一枪一炮,便与失去灵魂的“华约”集团一起,分崩离析,四散五裂了。如今中国那些要开救世“药方”的新左派们至今也没有搞懂,“柏林墙”倒塌的史实,不是戈氏“新思维”的成果,而是反市场经济秩序的“社会主义”实践,在全球范围内无一例外地走向失败的历史结论和资本世界化扩张趋势不可逆转的现实力证。新左派们看到的仅是全球化已然的事实,但却不能解读全球化的所以然原理,那就是由资本机制推动的现代价值增殖与市场配置资源世界性贯彻的必然性。今天所谓的全球化,就是代表正题发展方向的资本世界性扩张的全球化,这是客观力量自然发展的辩证逻辑,最终战胜“主观主义”阻击的胜利!
    
    在资本的全球化时代,随着美国那种最适应资本扩张,富有吸引力的政治制度模式日趋明显地对全球发生影响,美国那种顺应全球自由贸易和以企业为中心的经济制度模式,也令国际社会所推崇。所以当今世界的政治领袖只能是美国而不能是俄罗斯或中国。即使当今的“世界经济危机”也未能改变这个事实,而不管你“高兴不高兴”。
    
    然而,资本在世界扩张过程中,也充满着贪婪与邪恶的。其实不管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中的改良派如费边派,还是资产阶级经济学中的保守派如新自由主义,都承认资本经济的特点是贪婪。因此不能指望资本自身的贪婪,会自发满足劳资双方利益均沾;正如不能指望权力自身的贪婪,会自发地消除腐败要一样,需要制度性的对治。为此在资本早期扩张时代,一种集体谈判机制应运而生(它不是一方吃掉另一方的革命,而是平等制约与对治),现已成为市场经济国家调节劳动关系的基本手段与制度。于是,集体谈判作为劳动者约束资本贪婪的有效方式,与资本的世界扩张同时发展起来。因此,在当今时代,集体谈判制度被认为是规范劳动力市场秩序,协调劳资矛盾的“伟大权利发明”。自由市场经济制度向来离不开“独立工会干预”。为此,在资本世界扩张的同时,社会为防止资本借助权力改变“游戏规则”,公民们就要求个人的自由权利、平等的参政权利、谈判权利和发展公民社会对治政府的权利。在上个世纪后期,一场以民主化为标志的世界性改革运动引导了政治全球化走势。在这场以民主制度世界化的发展过程中,除了资本世界扩张物质硬力量的支撑,精神的软力量----以人权价值为核心的文化认同即普世价值,便与资本世界扩张并驾齐驱,相互促进,发展而来。这便是普世价值生成的原理。当今时代,世界民主化进程正以经济全球化为主要舞台,以政治世界化为主要特征,推行宪政制度与自由价值观的普世落实。
    
    可以肯定地说,当下这个“矫正自由市场、私有化和全球化造成不公正”的文明时代,是以人权价值观的确立与选举制度的建立作为文化的普遍认同在世界范围内不断取胜为标志的。在这个过程中,民主化是将社会管理通过竞争性的选举来挑选领袖视为核心程序,又将政党竞争和公民参与视为两个维度同时展开的。从本质上说,民主化进程就是“用在自由、公开和公平的选举中产生的政府来取代那些不是通过这种方法产生的政府”。如果新左派们能站在反观立场上审视普世价值与资本世界扩张并驾齐驱这一伟大的历史进程,就会发现民主在全球范围内取得的巨大进展,正成为资本扩张全球化的又一翼----开辟了民主政治世界化的进程。
    
    如今不可遏制的民主化浪潮,正以不同的样式席卷全球。经过它的洗礼,世界的政治版图现已大大改观,全世界三分之二国家已经实行了“三权分立、多党竞选”和集体谈判,一种渐趋成熟的新文明民主化时代精神,为人类形成普世生存和发展方式提供了共同的价值资源。尽管作为政治世界化标志的民主化还只是停留于初级形态上,不同国家对民主文化的认同,还需要在传播与交流过程中,最终使之得以巩固。在当今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普世价值之外的民主,只有通往普世价值的宪政之路才是人间正道,才在根本上符合资本扩张全球化的主题,符合人类平等、自由与安康的福祉。
    
    然而,中国特色的“北京模式”,却要在“党的核心领导地位决不容许动摇”前提下,打着“社会主义”招牌,推行只引进资本家剥削,不接受独立工会制约;只要政府管制,不要民间社会对治的;只要资本全球化,不要普世价值全球化的发展道路。这便导致了公权与资本合谋的贪婪性掠夺而没有任何制约与对治。这才是问题的症结。中国特色的“改革开放”30年,随着产权和经济体的私有化和自由化过程,公权力与资本利益集团,共同参与了社会利益的博弈,大大加快鲸吞大众利益的进程。在这一进程中,公权私谋与资本贪婪得以联手,通过合法名义修改游戏规则和不合法的掠夺手段来实现私利和腐败。因而《零八宪章》应时而生,正以其橙色警报方式警示中国:只要资本家剥削,不要独立工会;只要政府管制,不要民间社会对治;只要资本全球化,不要普世价值全球化的“北京模式”,是一条根本走不通的死路。
    
    今天,全世界东西南北不同的制度,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地域和国家,无一例外地都受制于全球资源配置与资本价值增殖的经济规律,无论是资金投放、商品交换、劳力劳务分配、技术交流,乃至人才供需、经营方式与规模,都不再有国界限制,这就是资本经济的全球化。而随着资本无限扩张的经济全球贯彻,普遍的人权与民主价值观,已成为全球多数人共同捍卫的理性原则。反观人类百年发展史,从经济运动的角度理解,就是资本扩张与反资本扩张的历史;从政治角度理解,就是管理民主化与反管理民主化的历史;从文化角度理解,就是崇尚人性自由与反人性自由的历史。当资本的世界性扩张把全球经济串为一体时,柏林墙便倒塌了;冷战的结束,又不可逆转地揭开了政治世界化的时代序幕;而“人权高于主权原则”,正是普世价值全球推进的一面旗帜。
    
    今天,新左派们只看到了“北京发展模式”导致的腐败与不公,却不懂得只有普世价值才是“矫正自由市场、私有化和全球化造成的不公正”的真理,反要乱开“药方”,开历史的倒车,反人类文明而动,同样是行不通的。用从中共体制内升华出来的民主派代表李锐老的话说:“不能再走一党专政的老路,必须按照促进人类社会进步的普世价值规律,即自由、民主、法治、宪政来治国理民”。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模式”死局难解——新左派集会乱开“药方”/牟传珩
  • 施化:北京模式”的主要特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