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鲁扬:中国民主之歌将由自由各派共同唱响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1日 转载)
    鲁扬更多文章请看鲁扬专栏
    众所周知,推动一个民族的进步和国家发展是离不开集体智慧和集体力量的。促进中国政治制度的改革,加快中国自由民主进程的步伐,同样是需要集体智慧和集体力量的。甚至可以说,参与人数的多少将决定我们这个国家民主制度改革的成败。因此,我们坚信:去唤醒,去团结一些不同层次,不同观点的同胞来参与这项运动,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也是一切立志于中国民主自由事业的人物积极努力去做的工作。
     (博讯 boxun.com)

    虽然我们过去时常听到关于“民运异议各派发生内讧”之类一些传闻,但是大家并不完全相信。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共“特殊工作者”也许没有破坏一个民运组织的本事,但制造一两条小道消息的本事,还是有的。而且我们知道,未来是不可知的,自由各派对中国未来的发展肯定有不同的观点和不同的努力方式,彼此有分歧,有争执,也是很正常的。然而近年来,通过一些论坛和网站我们可以发现,在很多事情上,仅仅是因认识角度不同,各自阐发的观点不同,竟时常引起双方彼此的攻击、诋毁、甚至谩骂。这很让一些支持或想参与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新人们,感到心寒的事情。更让人痛心是,争斗双方所打击和维护的对象,往往彼此都是对中国民主自由事业做出过贡献或正在为此受难的杰出人物。从目前来看, 引发争执最多少的,是一些人对自由知识分子、公民行动者及海外民运组织的存在、发展及活动方式认识不一致造成的。
    
    这里我们先谈一下“自由知识分子”。在一些人眼里,中国自由知分子的出现,可谓“横空出世”。尤其是因为老资历的反对派和一些民运大腕们全都流亡海外,在国内的这一帮异议群体,更显“夺人眼目”。他们很不解,为什么在一党专制的中国允许这样一帮“反对派”存在呢?他们给自己的解释是,这一些人是“伪类”,是秘密的“合作者”。 这样认为肯定是不对的。
    
    当然,我们不能完全抱怨那些怀疑者是没头脑,没眼光的。我们知道,在极权者眼里“知识分子是人类中最危险的物种”(哈维尔)。他们是不容许这类人他们统治国家里存在的。长久以来,中国没有现代意义的知识分子的,只有传统意义的“拥有中专学历之上的人”。而这些也只限于职业技术层面。就中共而言,他们一直“不需要”知识分子的。在延安时期,发现一些工作需要有识字的来干,才意识到知识人还是用处的。这才发布一两个相关“提高”知识分子地位的文件。但是,在他们眼里知识分子只是生产工具,而不是“同志”。四九年以后,我们看的更清楚了。知识越多越反动,不管什么来路,高学历就是罪行。后来邓小平说了一句“现在的知识分子,是我们工人阶级自己培养的脑力劳动者”——中国识字的人日子总算好过一点。但是很明显,他们还是认为知识分子不是个独立层阶,而是他们培养出来为他们服务的劳动者。事实上,到现在任何一位人不服从他们的意识形态控制的读书人,你别想在他们的体制内吃饭。
    
    那么,为什么自由知识分子能在中国存在呢?这是因为中国当前的市场经济改革,多少已为这一群体生成和发展提供了一个物质平台。互联网时代到来,同时为他们提供了自由展示自己思想的空间。从这里看,自由知识分子在中国出现不是偶然的,而是历史发展,时代进步的必然产物。不过,我们必须看到,中国至今没有现代社会健全的政治环境,还不能保证这类知识分子的政治安全和思想独立。所谓“自由知识分子”的“自由”二字,随时可能置换为“监狱”。也就是说“中国自由知识分子”这一标签,是一些追求思想自由和民主自由的知识分子强给自己贴上的——他们是拿随时失去人身自由做代价的。
    
    有时一些民运人士会发现,有的自由知分子的言论和思想主张并不合他们一致。而且很多时候,他们会站出“大声”反对他们的“政治主张”。因此,一些民运人士认为,自由知识分子是阻碍中国实现民主自由的绊脚石。于是便举起棍子,见机就向这些自由知识分子头上打去。出现这种事情,是一些追求民主自由的“政治人士”,不仅没有领会到什么叫自由,而且甚至没把“知识分子”这一词的真正含义搞清楚。
    
    自由知识分子,应是世界学术界通常意义上的“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是那种拥有超然于任何集团和利益之上的是非标准和真理标准,并以之作为言论和行为依据,处于与现存秩序相对立状态而不怕死的人”(赛义德)。我在《不要象中共一样误读刘晓波》一文中写道: “(刘晓波)做为一位高瞻远瞩的自由思想家,他很多言论和著述,并不是站在那一帮、那一派的立场上而写的,更不是为哪个‘政治团体’和‘民运组织’服务的,而是站人类的高度,我们国家和民族进步的立场上来发话的。……请不要象中共一样误读刘晓波!他是一位独立的作家,是一位中国自由思想大家,而不是你们认为的‘政治人物’,更不能因与你的政治立场和思想主张不同,不和你们是‘一伙的’,就认为他就是你们的敌人。”
    
    谈到这里,相信一些人已经认识到,自由知识分子是在一个国家和民族中独立存在的,不属于任何集团和阶级的飘浮群体。他们不依附于任何帮派团体组织,超然于任何集团和利益之上——坚持独立人格和独立思想,崇尚正义,关怀国家和人类的一切公益事业——他们是人类社会的良心!
    
    当然,我们也要认识到,做为由中国学者、作家和诗人们组成的自由知分子群体,他们有着中国传统知识分子身上一些的特性。比如一些自由知识分子,从骨子里反对专制政治,却不爱参与政治,更不愿与一些政治人物为伍。这种思想洁癖和旧式文人的清高,给他们带来很多误解。同时,我们也应看到,做为一个来自中国各阶层的自由思想知识群体,他们并不都是饱学之士。对社会现象和政治局势的分析并不一定完全准确。但我们必须认识到,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存在,是我们国家之幸和民族之福。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做为专制思想统治者的“天敌”——他们的存在和努力将会大大促进中国自由民主的进程,这是毫无疑问的。
    
    除自由知识分子外,还有一个群体近来颇受关注,同时引起很大争议,甚至还受到一些人的责难,他们就是“公民行动群体”。
    
    由于公民知识教育的欠缺,大多数中国人确实对这一群体不是多了解。不仅一些中共官员认为这个群体是“非法”存在的,就是一些自由民主人士也认为他们一些行为是在“做秀”。而事实上,对一个成熟公民社会来说,公民行动不仅是一个公民合法的,而且也是正常的生活行为。虽然目前中国社会不是成熟的公民社会,但是经过三十年的市场济经的发展,中国社会已同由原来的“国家—民众”二层结构,分化为“国家—民间社会(公民社会)—民众”三层结构了。也就是说,中国不仅有“公民社会”,而且已经生成公民天然的存在空间,以及公民合法的行动自由权利。政府也认识到,现代公民社会在许多方面与国家具有互补性,并不具有对抗政权的性质。已经允许一些注册的民间团体,进入慈善、环保、爱滋病救助、学术研究等社会工作领域。但是,政府对公民依法争取个人权益所采取“公民行动”,往往定性为“非法事件”。而对争取个人政治权利所采取的“公民行动”,更视为“颠政行动”。因为这个缘故,一些个体或集体的公民自由维权行动,为了行动安全进行了“去政治化”色彩,使一些活动失去了“政治轰动效果”。为此,一些主张实现民主政治人士认为,此行为属于“不痛不痒,小打小闹”,对民主进步起不多大作用。我们不赞成这样说法。
    
    现代民主国家成功经验早已表明,一个现代社会民间组织的大量存在和快速发展,将对一个国家的现代化事业和民主政治建设有很大促进作用。而且,做为一支健康和积极的自发的社会力量,它将在未来与政府博弈中发挥出其他社会力量不可取代的作用。同时,我们也应看到,做为一个民间自发的社会新生群体,可能会因知识和验经的不足,在行为上或言论上有时会出现失误和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因此,我们不希望看到,对一些公民行动者的不尽情理的嘲讽、挖苦和斥责。
    
    近年来,我们听到不少关于海外民运团体的怨愤之词,大都指责海外民运“不做为”。不知道海外民运组织在做什么,做了哪些对中国自由民主进程有益的事情。再加上帮派林立,内讧传闻不断,在一些人眼里,这些“职业政治家”是“不称职”的。
    
    应该说,以上这些质疑和责问,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事实上,做为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我确实没感到哪个政治组织对我们有什么影响。我们可以相信,这是中共反“颜色革命”工作做得相当出色,但是,在现在这个全球信息化的时代,听不到一个民主政治组织的宣扬自由的声音,不能不说该组织的“政治工作”做的不到位。
    
    当然,我们并不能由此认为海外政治组织存在不重要。虽然现在海外还没一个核心的政治团体组织,还没有一个能担任中国民主自由运动“总指挥”的角色。但是,因为国内没政治环境,没有自由政治团体活动空间,而对于现代政治组织说,它是需要有一个发育、成长、成熟过程的。我们相信,民主实现的中国,一个成熟的政治团体,比一个草草组织起来民主团体,更能胜任中国民主政府的工作。就目前来说,协调海外国家、政要、国际知名人士对中国民主支持,以及对国内政治迫害事件互应上,都会有利于中国民主进程的。随着国内民主思想影响,一些政治色彩团体也将会出现,帮助和引导国内政治团体工作开展,也将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
    
    另外我们发现,在中国自由民主之路选择问题上一些人有着重大分歧。一方坚持“暴力革命”,另一方主张走“和平转型”之路。为此,双方在网上争论不休,指责不停,甚至有人不惜用最恶劣的言词,指名道姓谩骂对方。
    
    从现代政治学角度讲,我们承认“暴力革命”,有它存在的合理与合法性。我们每个人都天然的自卫权利——不管是个人,还是集团,以违法的行为侵犯我们生存的自由权利时,我们都可以进行反击而自卫。因此,用武力推翻暴政不仅公民法定的权利,也是人的自然权利。在现代民主国家的宪法中,就明文规定这项权利,并因此赋予了公民有持枪的自由权利。但是,我们必须看到“暴力革命”所付社会成本是极高的。而且,就目前中国来说,其可行性也是待商榷的事。我们这个民族,历来就是用无数中国人的生命来换取社会变革的——从历史上看,无数的中国人把命给革掉了,但中国社会并没有变。皇帝还是皇帝,专制还是专制。我们不可能把握未来,但不再用那么多的生命来赌未来——这些做为活在现代的中国人,我们还是应该考虑的。如果说,我们这个时代还需要政治家的话,那么这个政治家最应该想问题是,怎么使中国在不发生大动荡的情势下,而使中国成功转型为一个自由民主国家。当然,我们更希望有持这种现代文明政治思想政治组织在中国出现,并由它领导一切向往自由民主的中国人,实现我们民族的自由民主之梦。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虽然我们不赞成“暴力革命”,但也不能否定这种思想存在意义。因为这种思想存在将对专制集团起到督促和威慑作用。事实上,我们也否定不了——暴力思想做一切生命最原始生存自卫思想,它是一直潜存人类的内心深处的。尤其是经数千年专制的中国人——“革命思想”在中国人内心深处,更是做为暗潮天然存在的。如果我们不想让它喷发,不想造成国家动荡。那么,各界人士都应共同努力。
    
    最后,我们再次强调,中国自由民主事业是需要众多的中国人共同参与的事业。所以,要求有志于从事这一伟大事业的政治人物和政治团体,都应该积极主动去团结一切热爱、向往中国自由民主事业的人士。尤其要杜绝“精英思想”——认为中国民主自由要靠名人、学者和一些政治家们来实现,而鄙视一些知识水平不高,民主思想认识浅,来自中国民间下层的新人新手们。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只有做大,才更有力量。而且,在这个新的历史时代,中国自由民主新人们,将以新的方式、新的面目和新的姿态出场。因此,我们深信,中国民主自由之歌将由自由各派共同唱响!
    
    2009.4.22 (首发民主中国 转载请注明)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纪念标志”——鲁扬设计的“六四”合体字(图)
  • 鲁扬:暴行岂能掩盖历史真相?!
  • 鲁扬:殴打孙文广的暴行岂能掩盖历史真相?!
  • 鲁扬:中国实现民主政治制度必经的三大历史时段
  • 鲁扬:《零八宪章》不是一场“阴谋计划”!
  • 刘晓波、鲁扬近乎哈维尔?烂漫自由派?
  • 鲁扬:请不要象中共一样误读刘晓波!
  • 鲁扬:关于辞去天益学术沙龙版主的声明
  • 鲁扬:抗议北京警方刑事拘留著名作家刘晓波先生(图)
  • 鲁扬:被电击的乳房 • 被打出眼球的脸(慎!)(图)
  • 鲁扬:哈尔滨六位警察值得同情吗?
  • 鲁扬:作协主席何以起杀心?
  • 鲁扬:谁把张丹红推到对立的一面?
  • 政府部门:奥运期间停止一切大型活动!/鲁扬
  • 鲁扬:《哭问:苍天·大地·人类》
  • 与你同行:究竟是训虎还是在训羊?——驳《鲁扬:让“非暴力”成为我们的信仰》
  • 鲁扬:让“非暴力”成为我们的信仰!——再致贺伟华先生
  • 鲁扬:搞民主政治,不需要“恐怖手段”——再致贺伟华先生
  • 鲁扬致贺伟华先生:反对您传播生物武器知识!
  • 给山大七十五岁老教授被毒打讨个说法/鲁扬
  • 山东诗人鲁扬因签署《零八宪章》被浙江警方传唤
  • 诗论坛被关,鲁扬挨骂 诗人北岛仍在“黑名单”(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