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莲:救救被关押在商洛市看守所60岁高位截瘫残疾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30日 来稿)
    
     救救我高位截瘫的姐姐的命尊敬的领导:您好!今来信,恳请您救救我苦命的残疾姐姐的命!我姐姐张英是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人,60岁,系生活不能自理的高位截瘫残疾人,高血压、脑梗塞等全身都是病,长期需人护理,2007年10月1号被郭铭勋父子俩人闯入家里砍成四根肋骨骨折、胸部超大血肿、创伤性湿肺、肾挫伤、小拇指指骨断裂等伤情(经司法鉴定四个轻伤害,九级伤残),伤情仍在治疗中。警察亲眼见证彪形大汉闯入我姐家对我的残疾姐姐行凶杀人,2008年12月4日陕西省商洛市商南县法院为了遵照领导的指示,让我姐无法上访,打击报复,竟然不顾审理查明的客观事实和法律,将正当防卫无辜受害的弱势残疾姐姐判处二年有期徒刑,(陕西省商南县人民法院(2008)商刑初字第57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无视人道于宣判前一日把生活不能自理年迈的姐姐关押在商洛市看守所,连保外就医都不允许。我们按照程序于2008年12月9日上诉到商洛中级人民法院,但法院根本就不关心我姐的病情,不顾我们的哀求,答复审理还得在明年,事实上商南县法院也是他们商量指定好的,上诉肯定是维持原判,且不会同意对我姐姐保外就医。用他们的话说:费了那么大的劲才抓进去,怎么可能放呢!之后在省上有关部门和新闻媒体的重视下,商洛中级法院嫌上面的批示太麻烦,突然改变以前想拖到09年再审理的打算,与2008年12月24号通知律师审理此案,且不同意公开开庭审判,仅用了一周时间, 12月31号晚上加班裁定--维持原判(陕西省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商中刑一终字第03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2009年1月1号早上8点到看守所给我姐姐宣判。已经宣判了,看守所一直不允许我们见姐姐,直到1月11号孩子才见到姐姐第一面。我姐姐这样身患重病,生活都不能自理的高位截瘫残疾人,不可能对社会造成任何危害,不论法院怎么不公正的判决,为什么我们一再申请给我姐姐保外就医,法院就是不批准?!因为公安局主管看守所的副局长周俊强是我姐姐以前的被告法院院长周忠让的儿子,所以她常常不能按时吃到药,有13天根本就不给药,碰到好心的值班时,她才一天三次都能吃到药。这样下去,我可怜的姐姐肯定会被变相害死在看守所,姐姐现在左手和胳膊不能动,眼睛也看不见,要求看病,人家也不管!姐姐平时在家有专人护理,一直在治疗伤病,怎么能承受得住看守所里的条件呢?!继续被关押只有死路一条。我和孩子实在走投无路,求您救救我苦命姐姐的命。姐姐被关押在商洛市看守所,已经天了,生命状况令我们亲人日夜难安。天寒地冻,我姐姐被关在一个潮湿阴暗的牢房里,没人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她,看守所开始连送衣送药都不许,她大小便失禁,湿透的衣服褥子谁给她换?没有人帮忙她连身都不能翻,如果没有人给她端水端饭到床上,她连口水都喝不到!她平时代步的轮椅被扔在外面,更不可能见到阳光!天气越来越冷,她能支撑着活下去吗?她就这样直挺挺地躺在湿透的牢床上等死吗? 12月8号律师见到她一面,出来对我们说姐姐状况非常不好,痰里带血。孩子半夜从恶梦中哭醒,梦见她可怜的妈妈没了,痛苦失声!。……我不敢往下想…… 1986年我姐姐被商洛两级法院打残--高位截瘫,从此过上非人的生活。我的姐姐从一个带着近百名学徒的勤劳能干的裁缝专业户被法院干警打成生活不能自理的高位截瘫残疾人,一生的幸福、一生的尊严都被法院打残而毁灭!法院不打残,我姐姐都是几个百万富翁了!为求公道,她摇着轮椅从黑发告到了白发,告状20 多年,受尽了人间的屈辱痛苦和折磨,终于在省政法委书记宋洪武、陕西省信访局领导和时任商洛市委书记魏民洲的重视下,2006年9月21日商州区根据 1988年陕西省信访局504号文件精神同我姐姐签定协议,协议承诺2006年10月30日前五条意见全部落实到位。1.为便于照顾张英今后生活,将其儿子李辉安排到西郊中学任教,但必须对其母(张英)负监护责任。2.鉴于张英已残疾,将其转为城镇居民户口。3.为照顾张英今后生活困难问题,破例将其按照商州区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130元的两倍,每月发给其生活费260元。4.为照顾张英今后看病困难问题,每年给其安排医疗补助费2000元,包干使用。5.同意将西街158号区直管公房后院内上房、厦房及腰房划归其居住,若翻修由张英办理手续,规费减免(由其写出书面保证,观察三年后如再不上访,将产权过户归张英)。为了有个平静的生活环境安心治病,姐姐签定了协议,此后再也没有到北京、到省里上访过,一直等待协议的落实。我姐家五口人一直住在十平米的随时有倒塌危险的危房中,地震震的土墙裂开1尺多的缝,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家里急需落实住房问题。可到现在都两年多了,商洛有的领导不想按省上领导的意见彻底落实签定好的协议,就变相支持他人残害我姐姐,导致住房根本建不成。政府落实给我姐姐这些危房,有墙有房帽子,界线分明。从2006年政府同意我姐姐拆旧翻新开始,西邻居郭铭勋仗着人多势众对我姐家住房虎视眈眈,先是讹占了不属于他的70多公分宽的连接地,又想讹占我姐家房屋后檐墙。长达两年郭铭勋与其妻刘淑珍、儿子郭述升、儿媳郑小芹、刘伟红等大打出手,多至9人、少至4人,非法侵入我姐家60多次,行凶6次,经常到我姐家恐吓、辱骂、殴打我姐姐和我外甥、给我姐姐脸上吐唾沫,给饭锅里吐唾沫,在大街上拦截我姐姐打骂,深夜郭全家喊着号子撞我姐家要倒的土墙的木门……我姐姐每一次都报警,每一次都期望利用合法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警察只出警,就是不对郭处理,仅仅是在2007年5月1日郭铭勋因当街殴打我姐姐被公安机关行政处罚一次:拘留15日,罚款1000元。(此次法庭审判时候,郭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公安机关只执行了拘留,并没有罚款)。本来商州区政府让房管所已经在我姐家的地界上修了一堵墙作为我和郭家的界墙,本以为从此可以相安无事!但在政府、公安根本不去有效制止郭家的违法行为的情况下,郭述升、郭铭勋全家更加肆无忌惮、气焰嚣张, 2007年10月1日18时左右,郭铭勋趁我外甥订婚之机,全家预谋对我姐姐杀害。先是刘淑珍撵到我院里对我姐姐恐吓谩骂,我姐姐报警后,民警赶来将刘淑珍劝走。民警走后不到两分钟,郭铭勋与其儿子郭述升手持斧头和菜刀闯入我姐家行凶杀人。郭述升进入我姐家院里,用斧头在我姐姐胸部砍了一斧,将我姐姐乳房砍裂,手指砍断,护理我姐姐的聋哑女孩魏静吓得怪叫一声,我外甥听见声音从房子出来后,郭述升就用斧头照我弟左太阳穴猛砍去,外甥被一斧头砍的昏倒在地,多亏眼镜腿挡住了斧刃,保住了一条命。郭述升以为将我外甥砍死,便仓忙逃离我姐家。郭铭勋用刀又砍向我姐姐,边砍边说:“这下把你这独苗大学生根剜啦,我把你这个瘫子一刀一刀剁成肉蛋蛋”。我姐姐见其生命将要被郭铭勋剥夺,便拼力夺下郭铭勋砍向她的刀,出于自卫砍伤了郭铭勋,郭铭勋又将我姐姐从轮椅摔到地上,用脚在她腹部、胸部连踢带踏。郭铭勋见刀被我姐姐夺下,杀人目的未达到,又返回他家取了一把斧头和一把菜刀,一手用斧头在我姐姐胸部锤打,一手用力在我姐姐手背猛砍。聋哑女孩魏静拉挡时,被郭铭勋用刀砍伤右手,落下了终生残疾。李辉在阻挡时,被郭铭勋砍得多处裂伤。公安干警接到报案赶到现场后,郭铭勋当着干警的面,还一手捋住我姐姐的头发,用另一只手去剜我姐姐的眼睛,后被公安干警阻挡,我姐姐才死里逃生。派出所通知120将我姐家里人送往商洛市中心医院抢救治疗。医院诊断为:我姐姐小指不全离断伤;右乳软组织损伤并血肿;左侧多处肋骨骨折;左侧创伤性湿肺;右肾挫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魏静右腕部刀砍伤,缝了16针;脑震荡;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损伤。李辉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轻度颅脑损伤;头皮血肿;脑震荡;左耳患急性而聋。经法医鉴定:我姐姐构成四个轻伤害;聋哑女孩魏静右手遭受锐器砍击后致软组织裂伤,形成右拇指主动活动功能障碍,构成轻伤害。我外甥头皮血肿,头皮裂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构成轻微伤,我姐姐和魏静各被评定为九级伤残。她们本都是残疾人,由于郭述升、郭铭勋的伤害,现在残上加残。魏静虽为哑巴,但还有一双灵巧的双手能维持生活,多年来护理他人,也有经济收入,现其右手功能障碍,已丧失了劳动能力,已失去了维持生活的基本条件。上述事实已经商南县法院审理查明!从商南县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来看,现场发生在我姐家院子里,遗留下的两把凶器菜刀均系郭铭勋带入。从做案人数和力量来看,郭铭勋的力量明显优于我姐姐。我姐姐系高位截瘫的残疾人且手无寸铁。而郭铭勋身强力壮五大三粗,手持杀人菜刀和利斧。魏静系聋哑人且根本未动手。李辉被郭述升用斧头击打昏迷,已无能力与郭铭勋互殴。郭铭勋故意杀害我姐姐的犯罪事实清楚,郭铭勋的行为完全符合故意杀人的要件,而我姐姐处于生命正在受到不法侵害时,出于本能夺刀自卫,完全是正当防卫。而商南县法院为了遵照领导的指示----让我的姐姐无法再上访,竟颠倒黑白,打击报复,判决认定的事实与审理查明的事实前后相互矛盾,将郭铭勋的故意杀人行为和我姐姐的自卫行为认定为互殴,将我姐姐正当防卫认定为故意伤害,适用错误法律判决:将闯入我姐家故意杀人凶手郭铭勋从轻判处二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将正当防卫无辜受害的弱势残疾姐姐判处二年有期徒刑,并实时收押。我的年迈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姐姐被不法歹徒郭明勋、郭述升手持菜刀斧头闯入我姐家里砍倒在血泊里,因110警察及时赶到,才死里逃生。政府借此事件,为了阻止我姐姐上访,授意做了如此判决。事实上,在血案发生后,商洛市公安局对郭铭勋仅采取了取保候审,导致郭依旧气焰嚣张不断闯到我姐家里闹事;商洛政府不准我姐姐反映问题,整天派人跟着我姐姐。我姐姐的生活不能自理,家里给雇了一个护理人,商州区信访局给护理人所在地政府打电话,写条子,叫当地政府把护理人接走,不准照管我姐姐;(当时我姐姐就没有人护理,只得临时在附近找了个钟点工)还给财政局做工作,通知给和我姐姐脱离关系二十多年的姐夫李高智停职,专门给我姐姐做工作,不准再告;又让学校通知我外甥不准上班,给我姐姐做工作,不准再上访。可是相信政府的姐姐希望政府维护她的生命安全,落实协议,还是经常去政府门口等商洛市区领导,结果在奥运会后等到了这样的结果。实际上,早在2005年9月商州区就曾给劳教所拨20万叫给我姐姐判劳教,说政府宁愿每月花费2000元雇人在看守所看着我姐姐,都不想给我姐姐解决问题。当时商洛已经派警察把我姐姐控制在商洛驻西安办事处。《人民日报》站长孟西安给省政法委宋洪武书记转了一封信,宋书记亲自批示,商州才没敢给我姐姐判劳教。这次商洛官僚主义领导终于借着这个机会,颠倒黑白,打击报复,使法院判我无辜受害的残疾姐姐2年有期徒刑,而且不顾人道,判的是实刑。目的就是杀人灭口!商洛两级法院、看守所无视收监规定,我姐的孩子多次要求取保候审、监外就医,他们根本就不理。取保候审申请书送到商南县法院,法院刑庭庭长张陈源竟然说他不收,然后给我姐家人说就是你交给我我也看不到,更可气的是当时刑庭办公室其他3个人也说他们看不见。我姐姐遵守承诺再没有进北京到省上上访,也没有采取任何过激行为!就因为找政府落实已经签好的协议,就成了正当防卫被判入狱的实际理由吗??凶残的暴力可怕,更可怕的是保护你的政府不管反而支持并加害于你!难道中国的法律在商洛这样一个地方成了纵恶欺善的工具吗??我姐姐在看守所里得不到治疗和护理,时间过去一天,离死亡就越近一天,我姐姐三个可怜的孩子日夜难眠,她们奔波在商洛各个部门之间,祈求有领导能主持正义救救我姐姐的命,泪水洒满在商州的寒风里,可就连商州的媒体都答复很同情,但没能力管。好心的人安慰:老天爷她长眼睛着呢,肯定有好人会救你的姐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啊?草木无情人有情,可商洛为什么要对我的姐姐这样残无人道?谁家没有父母孩子!我的姐姐就因为相信政府讲诚信就该死在牢中吗?尽管我姐姐上访受尽了折磨,20多年的365天是多么难熬!可我仍旧感激那些曾经帮助我们的各级领导,期盼商洛政府遵守承诺让我的姐姐有个安身之所,让她过几天正常人的生活,再也不用上访,永远都不上访。然而,如果我姐姐得到这么不公正的判决都无人管,合法权益得不到正常的维护,反遭政府迫害而冤死牢中,没有了姐姐,苟且偷生有什么意思?除了不得不上访我们又能干什么?我只能带着三个苦命的孩子去北京上访,我坚信在中国有领导主持正义。为何要坚持关押我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姐姐?!!真象有人说的若我姐姐死了,一条都不用给落实了??我姐姐如果继续被关押,病情若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以我姐姐的病情和现在的身体状况完全有可能冤死在看守所。我怎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辜姐姐就这样冤死狱中?有妈才有家,三个孩子不能没有妈妈呀!地震无情人都有情,人间自有正义和爱心,希望领导您督察此事,主持正义,还我姐姐一个清白;请求遵照最高人民法院的和谐执法精神,以人为本,尽快释放我生命垂危的残疾姐姐,使她早日得到及时救治。联系电话:13772059982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代理律师杜安生:13909140130(陕西省著名十佳律师) 王新芳:13509148852
     (博讯 boxun.com)

    求救人:张莲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