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亚洲必须摆脱“民主陷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30日 转载)
    
    《亚洲周刊》
     (博讯 boxun.com)

    
      亚洲经济的成就惊人,它在全球所占的比重也日增,然而只要一谈到“民主”,各式各样的情结即告出现。人们对亚洲民主所滋生的乱象,或者视若不见,或者轻轻略过,或者就是简单地认为是各国的特殊问题,而不能对民主做出建设性、反省性的深层思考。
    
      民主作为一种普世价值,自有其颠扑不破的道理。但由各国的民主实践,人们也必须认知到,民主其实是个抵抗与自我期勉的过程,而不是个图腾。民主决不廉价,把民主看得太简单的人,民主的贺礼是不可能降临他们头上的。
    
      当今的亚洲,在民主的道路上跌跌撞撞。亚洲这些负面样板,当然不能用来当作“反民主”的理由,但由亚洲正在发生的这些事情,的确也证明了西方理论里所谓“民主陷阱”的存在,不容忽视。
    
      民主需要许多因素整体配合,否则即难免所希望的结果未见,不希望的结果却纷至沓来。这就是“民主陷阱”,目前的亚洲正在上演的即有:
    
      其一,乃是南亚的印度,随着国会大选,种种“选举暴力”已告表面化,迄至目前,两天死亡人数即已约五十人,这个全球人口最多的民主选举国家,选民高达7.2亿,整个选举期高达一个月,届时死亡总人数恐怕逾千。过去长期以来,印度每逢大选,死亡人数总在二、三千人左右徘徊,选举暴力之盛让人叹为观止。
    
      而印度选举暴力猖獗,当然是有原因的:(一)印度的政治运作毫无规范,形同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当民主只有选举,选赢的就有了一切,为了赢得选举当然也就无所不为,以及无所可不为了。
    
      (二)印度的阶级、宗教、种姓、地域矛盾至为严重,因此印度自由化后,不但小政党多如春草,以这次选举为例,小政党即多达一千多个;更严重的乃是各式各样的激进组织或游击队组织也告大增,这代表了印度还没有借着选举而凝聚社会之前,整个社会就因为选举而加速解体,印度选举,上焉者买票贿赂,下焉者威胁施压,甚至还相互杀来杀去。由于目前印度已没有独大的政党,这种解体的乱象也就一直持续并扩大。
    
      其二,则是东南亚泰国的“民主群众暴力”。泰国近两年多来,随着政治斗争的持续与扩大,群众也分为红衫军与黄衫军两个都自鸣正义的势力。他们相互刺激,日趋激进,最后变成为所欲为的准暴民团体,他们以“人民力量”为名,动辄要求一个政府下台,纵使这是个刚刚透过合法选举而组成的政府亦然,特定的群众团体把自己极大化,大到如此程度,这早已不是民主,而是暴民了。
    
      其三,则是在台湾及韩国正在发生的“元首贪污弊案”了。陈水扁等都出身清寒,后来也都以“人权律师”、“民主斗士”的身份窜起,但获得权力后,却把所宣称的“民主”丢到了脑后,这种情况在陈水扁身上特别严重。
    
      他和家人亲信贪污腐化无所不用其极,公有的资产、政策、官位,无一不可标价出卖,它的整个官邸也俨然成了权力与金钱的交换中心。他所涉及的许多弊案,到了今天还未追究完毕。
    
      由亚洲所出现的这些负面样板,提醒了人们:民主诚然是人们之所欲,但它其实是个非常昂贵,必须整个社会付出极大努力始配享有的东西,在民主的道路上有太多陷阱存在,民主有时候会被极端主义者用来合理化自己的不择手段,于是选举暴力、民主暗杀暴力、群众暴力会趁势而起。
    
     当民主只被窄化到剩下选举,而不能将民主价值渗透进每个部门,则民主只不过是替贪污滥权开了另一扇大门。民主的道路上陷阱重重,每个社会又怎能不格外戒慎恐惧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巴克:也论郭泉与郭永丰的推动民主形式的欠实际性
  • 新加坡民主启示录
  • 邓小平是民主与法制的天敌
  • 牟传珩:破解邓小平镇压“民主墙运动”密码
  • 陈炳辉:参与式民主的现代衰落与复兴
  • 论泰国“民主乱象”/饶正阳
  • 刘路:中共的“民主化”思路
  • 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可以相互替代吗/杨雪冬
  • 牟傳珩︰走進“民主牆”歲月——重訪古堡式“歐人監獄”
  • 張英:張博樹《紀念耀邦,推進轉型》論黨內民主派
  • 假蛋白、假民主和假道德:新极权主义的特征和弊害(续4)
  • 假蛋白、假民主和假道德:新极权主义的特征和弊害(续3)
  • 假蛋白、假民主和假道德:新极权主义的特征和弊害(续2)
  • 假蛋白、假民主和假道德:新极权主义的特征和弊害(续1)
  • 旧金山中国民主党集会纪念“六四”20周年(图)
  • 从泰国的红杉军看民主的根源
  • 未完成的中国现代性:启蒙主义还是后殖民主义/杨春时
  • QQ群 退“权” 有感 群主 监督 束缚 共享 选举 民主 5毛
  • 從胡耀邦想到天安門的民主女神/盧峰
  • 民主党人谢长发案开庭 破例允湖南异见人士旁听/RFA
  • 湖南民主党成员谢长发“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一审开庭
  • 民主党湖南成员谢长发将于四月28开庭
  • 《中国不高兴》两位作者认可西方民主
  • 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被传唤警方威肋立即逮捕
  • 民主约束官员,中国领导人是需要管的
  • 浙江民主党创始人朱虞夫刑满出狱 戏称回家探亲
  • 朱虞夫刑满获释 多位浙江民主党成员仍遭关押
  • 中国民主党浙江成员朱虞夫4月18刑满出狱
  • 中央党校培训部西藏班举办纪念西藏民主改革50周年座谈会
  • 从胡耀邦想到天安门的民主女神
  • 独裁!没有民主!终损毁的是人民
  • 中央新一轮考核重民主集中,省部级高官三选一
  • 岳福洪走访民主党派工商联和有关人民团体
  • 民主人士刘沙沙终于恢复自由!/张怀阳
  • 关注著名民主人士孙文广先生清明日祭奠已故前中国领导人被殴致重伤事件
  • 民主改革的新路径:访世界与中国研究所长李凡
  • 民主墙运动老将傅月華為拆遷貧民维权抗争/RFA
  • 八九:记忆的召唤之九 万润南-从民间企业家到民主活动家
  •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 天津民主党人士吕洪来已经失踪24小时
  • 姜力钧: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 高华:面对兽行,民主国家不能沉默
  • 是谁逼使一位民主党派人士、耳鼻喉专家走上自杀之路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清水君精神是中国走向民主的一个动力!兰剑
  • 民主诉诸群众运动时最须防备的便是“民主”两字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征集意见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