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遭致死迫害浙江桐庐钟亚芳被逼写下人世间最惨的病退申请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9日 来稿)
    
     病 退 申 请 书
     (博讯 boxun.com)
    桐庐县中医院领导:
     本人钟亚芳、女、42岁、离异、浙江桐庐县中医院正式职工,主管护师,1986年8月参加工作,工龄23年9个月,属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一直在临床一线从事护理工作,在单位工作认真负责,表现一贯良好。
     2006年12月21日,因甲状腺结节,我去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下称“浙一医院”)核医学科做甲状腺同位素扫描检查。检查时,由于该院放射源管理极其混乱,医生严重不负责任,误将治疗晚期骨转移癌的放射核元素“氯化89锶 ”(89Sr)注射到我体内。第二天起,我先后出现了四肢及全身骨骼持续性疼痛、乏力等多种严重症状,尤其导致了血染色体异常、基因突变、肌肉萎缩等的严重后果,多方求治,不见好转。
     2008年5月7日,由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国家级)作出了司法鉴定,该鉴定结论为: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核医学科的科室设置不符合医疗规范;在对被鉴定人钟亚芳做同位素扫描检查用药过程中,误注了放射性药物氯化89锶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如排除了通过其他途径接触到氯化89锶,则医院的医疗行为与被鉴定人钟亚芳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
     我原是个身体健康之人,没有任何获取“氯化89锶”的其它途经。
    2008年5月15日经法庭审理证实:2006年12月20-21日浙一医院购进了4支原氯化89锶,3支已用于癌症患者,余下1支院方不能说明去向,而正是此时,我被错误注射了核素89Sr。
     “氯化89锶”(89Sr)是一种高毒性核元素,用于治疗晚期骨骼转移癌的姑息治疗剂,对人体极具损害!是一种潜在致癌剂。
     由于该院相关责任人李林法、董孟杰等丧尽医德为逃避责任、隐瞒事故真相,不仅伪造虚假医学片子报告,更使我丧失了早期促排救治的机会。致使高毒性锶在骨骼内沉积,除引起急近期的损伤,远期可引起恶性肿瘤、白血病等。现代医学无有效治疗手段,只能靠“休息、加强营养”,医学观察等消极处理而延续生命。
     自被害后,我的身体不但遭受着核辐射所致难以想象的病痛折磨,更遭受着的精神损害和心理恐惧是常人无法想象与修复的。
    被害后,为讨回公道,我多次找浙一医院,但他们推卸责任,态度强硬,并遭到核医学科李林法主任的威胁。
     之后2007年10月,我平素健康活泼在桐庐县迎春小学读书的年仅8岁女儿钟知含,突然发病,生命危在旦夕!
     我做梦都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丧尽天良在我女儿身上下毒手了。
     我年仅8岁女儿钟知含惨遭核污染侵害的事实铁证如山。
     有典型的临床症状、体征,有实验室检查结果(包括染色体基因畸变检查、尿放射性测定等),有放射医学专家诊断,有桐庐县公安局委托的国家级司法鉴定机构的结论:“被鉴定人钟知含体内出现了确定性的辐射生物效应;在出现症状的时间前后,受到过放射性核素污染”。
     2007年12月13日,我在律师的陪同下,向浙江省桐庐县公安局报案并提供了李林法雇凶投毒的线索。但“权大于法,官官相护”下,“惊天大案——核投毒杀人案”竟被桐庐县公安局明目张胆地掩盖!长达17个月不予依法立案侦查。在公安的“保护”下,凶手李林法等至今逍遥法外,稳坐浙一医院核医学科主任和浙江省核医学中心主任的宝座为非作歹!
    核污染(即内照射放射病),是临床医学解决的问题,专业性极强。如果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及相关人员对这一问题有异议,应当组织放射医学专家和司法鉴定专家进行诊断、鉴定,无权力也无能力直接做出判断。
     浙江省桐庐县公安局、检察院不依据已有的鉴定结论判断案情,也不重新进行专业问题鉴定,便武断地否认我女儿受到核污染的事实,不依法立案侦查,显然是错误的,对我母女二人显然是不公正的,也无法让公众信服.
     目前,中国核能研究院的肖雪夫,已经以书面形式,对其之前的错误证明进行了更正。这样,桐庐县公安局不立案的理由失去了全部基础。
     现在,惨遭核污染毒害铁证如山又双双面临死亡的单亲母女,艰难维权申冤。然而,冤未申,却遭到信访,公安等部门惨无人道地迫害。他们深知我母女二人核素毒害之深,来日不多,取消我母女的生活补助费和停发病假工资,不再发一分钱给我们,断绝我母女的一切生活来源!他们杀人不见血!分明是要饿死、要病死我母女! 要杀人灭口!要使冤案成为永远的冤案!我还遭到多次非法关押。
     4月13日晚,我收到中医院的通知:2008年以来,你已近十五个月未上班,也未出据相应的医疗证明或事假证明,根据《杭州市事业单位聘用合同》等规定,对不来院上班,也不提供相关证明,作旷工处理,单位给予停发工资,解除聘约合同处理。请你接通知后,提供相关证明或来院上班。
     事实上,我按规定早就交了医疗证明(包括2008年1、2月份)还于08年3月,向医院书面申请了长病假与长事假,得到了医院领导的同意。并于6月、10月提交了我与女儿的司法鉴定(国家级,附后),司法鉴定的效力远远大于医疗证明。所以,我并不是没有正当理由。
     我的病例非常特殊,现代医学无有效治疗手段,长期休息是医疗的一种形式,我工龄有23年9个月,根据相关政策规定,医疗期为无限制,中医院解除与我的劳动合同关系是不妥当的。
     作为母亲,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年仅10岁,来日不长的女儿,又要被活活饿死、病死。
     我申请病退,实属被逼无奈!敬请领导们以事实为依据,尊重科学,以人为本,批准我病退,以保我的一点吃饭钱。
    
    
     申清人:钟亚芳
     2009年4月29日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09/4/29)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惊世冤案——放射性核元素谋杀8岁幼女/钟亚芳 钟知含(图)
  • 钟亚芳、钟知含:核事故、核投毒!!!两桩核事件
  • 核素管理混乱骇人听闻,浙江省卫生厅遮丑护短/钟亚芳医疗核事故
  • 医疗核辐射所害:浙江访民钟亚芳截回当地惨遭报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