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共产党、国民党,越来越像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8日 转载)
     毛时代,中国全面专制,谁敢说个不字,就被抓被杀。仅一场文革,当时中国八亿人,就有一亿被株连,九百万死伤。邓时代,则有六四屠杀,迄今为止二十周年,死伤数字仍不公布,杀人凶手更逍遥法外。现在进入胡锦涛时代,被称为“胡温新政”。它新在哪里?新在更加流氓化,新在越来越像当年那个和黑道连手的国民党。
    
     我们只举几个眼前的例子。北京异议作家刘晓波,因签署了呼吁政治改革的零八宪章,就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情况下被从家里抓走,至今一百多天,仍下落不明。刘的律师向公安机构递函,要求和当事人见面,可当局竟说,抓人的警察没有签字记录,他们不知道谁抓的,拒绝接受状子。 (博讯 boxun.com)

    
    如果真的不知道是谁抓的,不等于刘晓波被绑架了吗?公安部门应该去抓绑匪啊?可这就是中国的法制,他们明明知道是自己抓的,竟耍流氓不承认。不承认是他们抓的,却能两次安排刘晓波和其妻子见面;实在荒谬到无赖的地步。他们对刘的妻子说,这不是关押,只是“监视居住”。但即使按共产党自己的法律,监视居住也是指当事人在自己家里被监视,而不是被抓关到另外一个地方。刘的妻子说,刘晓波被关在一个只有十平米、没有窗户的囚室。可当局把这说成是“监视居住”,胡温政府的耍流氓,真是到了地痞黑帮的地步。
    
    动用地痞,手段卑鄙
    
    另一位曾被评为中国十大律师之一的高智晟,只因在办案中看到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上书高层喊冤,就被警察抓走。在关押时,他被绑在特制铁椅上五百多小时,遭左右强光照射折磨近六百小时。后被判刑,缓期执行。有次他终于摆脱跟踪,打电话给友人士诉说了这段经历,过后不久,他就在街头被绑架,被套上黑头套,塞进一个房间。那些黑帮,把他剥光衣服扔在水泥地上用电棍击打,疼得他满地打滚。这些流氓用各种下流语言侮辱他,还用专门对付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他。用香烟熏他眼睛,用牙签扎他的生殖器,甚至往他身上撒尿等等。最后中共一个官员见到他时,看他身上都是乌黑色,没有一块正常皮肤。
    
    毛、邓时代,直接用军队监狱镇压;现在的胡温政府,却动用地痞流氓,手段更下三烂,更卑鄙残忍。因为那些黑社会流氓,什么底线也没有,肆无忌惮地摧残人的肉体和精神。高智晟在后来写的文章中说,他当时惨不欲生,用脑袋撞桌角,想自杀了断,实在无法忍受那种对个人尊严的践踏。
    
    很多人读这篇文章时,头皮发麻,感到毛骨悚然,因为这样的酷刑,连二战时纳粹都没有用过;以至有人怀疑这篇网上流传的文章是不是编造的。而高智晟因再次被警方抓走,难以核实。后来高的妻子逃到美国后证实,那篇稿子是她丈夫手写,由她打字输入计算机的,完全真实。
    
    黑衣黑帽,两岸比“黑”
    
    最近的例子则是清明节时,75岁的异议人士、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不顾警方阻止,坚持到山上给赵紫阳献花祭奠,结果被一帮“暴徒”殴打后扔下山崖,多根肋骨摔断,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孙的家人报案后,警方也不积极处理,因为他们心知肚明,是谁指使干的。共产党的这种流氓行径,和当年国民党指使黑道,在美国暗杀台湾作家江南、以及不久前那个“高级外省人”回台,黑衣黑帽人员到机场保驾,炫耀黑社会威风,恐吓大众,马政府不闻不问,一模一样。
    
    除了联合黑道铲除异己,国共两兄弟越来越像之外,在意识形态上两党也越走越近乎。共产党今天要抓经济,不“共产”了;国民党今天要认祖归宗,不“反共”了。国民党无论是当年在中国,还是这半个多世纪在台湾,由于实行私有经济,同时国家又垄断许多企业,给官商勾结设立了最佳平台。国民党把这套机制玩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把国营事业弄成党营事业,养出了一个全世界最富有的党。这样一个党不反共了,一心一意只反台独,于是更成为对岸共产党的绝佳样板。
    
    官商勾结,流氓治国
    
    共产党现在也放弃集体赤贫,搞私有经济了。于是更大规模地开始了国民党模式的官商勾结、金钱交易。当然,共产党今天不需要党产,因为整个国家的资产仍归它随意掌控。当年共产党赤贫的时候,最善于做的就是统战,而且不惜代价;现在比国民党更气大财粗了,也不需要深入敌后打进国民党了,因为国民党的高官们已经争先恐后去谄媚北京,宁肯低三下四,也要争当中南海的座上宾,更迫不及待地要做共产党在台湾的代理人。
    
    国共这两兄弟,今天统一在“大中国”、“中华民族”的意识形态下,无论在官商勾结体制上,还是流氓治国手段上,都越走越近。面对这样一对“孪生兄弟”,或许此刻孙文的“知难行易”大概值得台湾人深思:只有认清国共两党的这种本性,有效抗衡的行动才可能开始。
    
    ——原载《自由时报》2009年4月26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