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成龙博鳌论坛言论引起轩然大波(上)/施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7日 转载)
    
    成龙是香港影星,是中国人熟悉的几乎家喻户晓的人物。他是很多观众的偶像,尤其是他的荧幕武打形象,与最早出名的李小龙一样,都是中华民族的骄傲。至少从民族主义的观点来看,成龙差不多成了“民族英雄”的化身。成龙作为自由圣地的香港的自由人,竟然在海南博鳌论坛大放厥词,说什么自由太乱,“变成像香港现在这个样子很乱,而且变成台湾这个样子也很乱,我慢慢觉得,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
     (博讯 boxun.com)

    成龙荧屏上的“民族英雄”——中国的“龙”的形象,一时间变成了“虫”;成龙“成虫”了。成龙的言论引起两岸三地舆论钱队列谴责,尤其是港台舆论,像炸锅似的对成龙连日进行批驳。尽管大陆舆论低调,但也几乎没有认同成龙的。
    
    在我看来,成龙素质太低。尽管是明星,但没有任何文化修养,否则怎么会如此离谱的胡言乱语?!如果成龙生长在中国大陆,他如何能成为明星?正是因为香港的自由制度,养育了成龙这样的大牌影星;但成龙不珍惜,反而污蔑港台“太自由”、“很乱”。很难理解,与香港另一位影星曾志伟一样,成龙突然像灌了迷魂药一样,成为中共的奴才,成为专制制度的维护者。
    
    我想起另外一位美国好莱坞影星,他叫李察。基尔,参与世界各地的人道救助,是一位关心人权的影星,甚至关心中国人的自由。与成龙相比,李察是龙,成龙是虫,成龙是中国人的败类。
    
    看看本周,多少评论谴责成龙,多少报道笑看成龙。说实在话,我原来很喜欢荧屏中的成龙,但我现在却莫名感到恶心,甚至感到自己被羞辱。
    
    ●媒体对成龙博鳌论坛言论的报道
    
    ▲美国之音(VOA)4月19日报道:成龙在博鳌言称中国人是需要管的
    
    被香港政府委任为香港旅游大使的国际影星成龙在博鳌论坛说,台湾、香港自由太多所以乱,“中国人是需要管的”。有流亡泰国的中国异议人士同香港民主派议员痛斥成龙这种观点“无耻”。
    
    香港苹果日报星期天报道,香港出生的国际武打影星成龙星期六在海南岛博鳌论坛说,“有自由好?还是没自由好?我现在已经很混乱。太自由了,就变成香港今天这个样子,很乱; 而且变成台湾这个样子,也很乱。我慢慢觉得,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
    
    *苹果日报:成龙这个奴才!*
    
    本名陈港生的成龙的这一席话,引来了关心中国民主自由的人士的强烈批评。苹果日报星期天头版的通栏大标题是:成龙这个奴才!
    
    吕洪来是天津人,55岁,从79年西单民主墙起就热心民主运动。89年、99年两次参与筹组中国民主党,这些年来先后被捕判刑坐牢6年。去年,实在走投无路的吕洪来只好逃到泰国。他说,成龙这番讲话的确不堪:“他这个说法肯定不对。他这个说法,怎么说呢,有点奴才的论调。现在大家都知道,民主、自由是世界大趋势,也是每个人应享有的权利,他怎么能这么讲呢?”
    
    吕洪来说,成龙是个著名人物,在这样的场合讲这番话,非常不合时宜。吕洪来说,他不知道成龙这番话的出发点和动机是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讲话。
    
    *港民主派斥成龙无耻*
    
    在香港,民主派议员梁国雄说,成龙这样说非常不对,就是想在六四20周年,替中国当局涂脂抹粉:“他很无耻啊!他在香港、大陆、台湾都经常跑。以前他在台湾说了一些话,台湾当局不让他去,他就说台湾好。现在又说台湾太自由了。现在他在中共管的海南岛,就又说中共政府爱听的。这个人真是太无耻。”
    
    香港民主党副主席、立法会议员刘慧卿也对成龙这样讲话很不以为然:“这真是很离谱啦!你是谁呀?你代表谁啊?我们在香港多年争取双普选,我们也很尊敬台湾人,在这方面做了许多牺牲。当然,他们也有自己的问题,也需要尽快去改善。但是,我们了解到,内地的人民,也是要求有民主有自由,有法治的。”
    
    刘慧卿说,内地人民也好,香港人民也好,我们都是“非常非常不喜欢被人管的”。刘慧卿说,“如果非要人管,那就是我们自己选出来的政府来管,他们才有权力管制我们”。“如果成龙先生希望有人管,那他就跑去内地去住吧”。
    
    刘慧卿说,成龙是明星,是演戏的。可能昨天在博鳌的讲话,也是一场戏。不过,成龙这样讲话,外面一报道,也是一件好事。人们就会发现,许多中国人、外国人都不同意他这种看法。以前有人发表谬论,大家没有讨论。现在拿出来供大家讨论,给大家一个启发,从这种角度来说,这样的讨论还是很有意义的。
    
    ▲英国广播公司(BBC)4月19日报道:指港台太自由 成龙博鳌发言引争议
    
    在两岸三地领导人和国际政经界领袖云集的博鳌亚洲论坛上,香港影星成龙发表“港台太自由”,“中国人需要管”的言论引发争议。有媒体指其再次失言。
    
    成龙以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身份参加“创意亚洲”分论坛会议时说,“有自由好,还是没有自由好?真的我现在已经很混乱。”
    
    他说:“太自由了,就变成香港今天这样子,很乱;而且变成台湾这样子,也很乱。”
    
    成龙说,“我慢慢觉得,原来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
    
    成龙是在论坛上被问及对文化和自由的看法时作出上述表示的。
    
    尽管他的发言引来台下主要是来自大陆的与会者的鼓掌欢迎,但却在港台引起不少争议。
    
    后来成龙被记者追问,才急着表示,他口中的台湾很乱,是指台湾的政治环境很乱。
    
    在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发生枪击事件,当时身在上海的成龙以“天大的笑话”加以评论,结果被台湾拒绝入境4年。
    
    成龙在博鳌论坛的言论引来香港立法会议员的抨击。
    
    香港媒体引述社民联议员陈伟业说,成龙的说法本末倒置;公民党汤家骅则抨击成龙“中国人是需要管的”说法,指这是奴才的心态。
    
    台湾民进党立委黄伟哲称,“成龙自己有被奴役的想法,别扯到台湾、香港身上。”
    
    不过,成龙引起争议的言论并未出现在大陆官方报道的版面上。
    
    新加坡新明日报4月19日报道:骂港台自由到乱 成龙遭狂轰
    
    曾因一句“319枪击案是个大笑话”遭台湾封杀4年的港星成龙,昨天在博鳌论坛会场再度语惊四座,不仅点名批评台湾和香港“太自由所以很混乱”,更严词抨击中国毒奶粉等黑心商品。
    
    '中国电视机会爆炸'
    
    成龙昨受邀出席博鳌论坛,参与“创意亚洲”专题讨论,会场上被外国媒体问及有关文化自由的看法时说:“有自由好还是没有自由好,真的我现在已经混乱了、太自由了,就变成像香港现在这个样子很乱,而且变成台湾这个样子也很乱,我慢慢觉得,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
    
    当谈及中国的创意时,成龙忍不住批评中国的黑心产品:“要买电视机一定买日本的,因为中国的会爆炸。”并以“一些偷鸡摸狗的人,把不该加的东西添加到奶粉内”,表达对去年毒奶事件的愤怒。
    
    成龙事后在台湾媒体追问下,解释他称台湾的“乱”主要是指政治方面,并自我缓颊说:“现在已经好一些了。”
    
    有香港立法会议员狂轰身为香港旅游大使的成龙“唱衰”香港,直斥成龙说法是奴才心态;有台湾立法委员也说:“成龙自己有被奴役的渴求,别扯到台湾、香港民众身上!”
    
    港议员:奴才心态!
    
    香港多名立法会议员批评成龙的“自由宣言”是胡说八道。社民连陈伟业直指成龙“讲废话”、本末倒置。他说,自由、民主是香港成功的重要元素,“如果香港没自由,怎么可以拍到有创意的电影。”
    
    公民党汤家骅并不同意成龙所说香港混乱,“香港不是乱,只是充斥不满情绪,如果香港有民主,有自由,这些不满就有途径宣泄。”他批评成龙指“中国人是需要管”的说法,指这是奴才的心态,“我不觉得他代表香港人讲话。”
    
    职工盟李卓人怒轰成龙的言论等于为独裁专政摇旗呐喊,“他是不是想香港倒退去封建时代,他是不是白痴?”他指出,没有民主及自由地方,容易助长贪污事件发生,直斥成龙身在福中不知福,“他说香港太自由,所以乱,是唱衰香港;说中国人需要管,更加是看不起中国人,侮辱中国人。”
    
    成龙在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时,曾以“天大的笑话”评论大选,结果被台湾拒绝入境4年,直到国民党上台才解除。
    
    台立委:成龙该搬去中国
    
    台湾民进党立委黄伟哲说,若成龙那么想被管,那他与太太林凤娇、儿子房祖明都该搬到中国让共产党管,“成龙自己有被奴役的渴求,别扯到台湾、香港民众身上!”
    
    国民党立委罗淑蕾则说,成龙会觉得台湾乱,是因为扁执政8年来卖官又贪污。
    
    香港市民及网民不满成龙大发谬论,有网民认为成龙的言论失礼港人,有人更考虑杯葛成龙的电影及代言的产品。
    
    港市民怒斥'香港之耻'
    
    已晋身为国际巨星的成龙近年是非甚多,“火头”烧遍两岸三地,岂料昨日他又语惊四座,有香港市民在网上留言,怒斥他在香港打出头,是“食碗面、反碗底”;这次言论是“香港之耻”、“出去做小丑”。
    
    身为影坛大哥的成龙近年有不少言行惹人非议。在2003年7.1游行后,英国利物浦球队访港,香港前行政长官董建华参观球队操练时遭市民喝倒采,成龙当时竟直斥市民的做法“好丑”,他感到“痛心”之余,更指7.1游行影响了他主演电影《新警察故事》的宣传。
    
    2006年,成龙在台湾艺人李宗盛演唱会上醉酒“爆粗”,被批评有损香港旅游大使形象。
    
    2004年台湾总统选举发生枪击事件,当时在上海的成龙公开嘲笑:“台湾总统选举是个天大的笑话!”结果被指羞辱台湾,之后4年他未再踏足台湾。
    
    《新宿》大陆禁演
    
    近年他致力打入中国市场,但他有份主演的电影《新宿事件》近期被指因过份暴力而无法在大陆取得批文,消息指是因电影讲述华人在日本建立黑帮,大陆当局认为“抹黑中国人”而下令禁影。
    
    成龙知名语录
    
    1999年
    
    与女星吴绮莉爆出婚外情,指自己“风流而不下流”,“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
    
    2003年
    
    香港前行政长官董建华出席访港利物浦球队操练时被喝倒采,成龙指:“大家应该团结整好香港经济,不要自己人骂自己,终日吵吵闹闹,好丑呀!要吵就自己关起门吵,在国际传媒面前起码做一场戏。”
    
    2004年
    
    访问上海时评论台湾总统选举的枪击事件时说:“台湾总统选举是个天大的笑话!”
    
    2006年
    
    成龙在李宗盛演唱会上醉酒爆粗“你X味”
    
    2008年
    
    成龙公开批评儿子房祖名“他如果有我0.1%努力就好了,他张大口有得吃、伸手有得拿!”
    
    英国广播公司(BBC)4月20日报道:成龙博鳌言论 台湾强烈反弹
    
    出身香港的国际动作影星成龙,在博鳌论坛一段港台过于自由,中国人需要被管的评论,在台湾受到批评。
    
    引起争议的言论是成龙在博鳌论坛上,谈到有自由还是没有自由好的议题时说,太自由了就如香港与台湾一般很乱;成龙并称,他慢慢觉得原来中国人是要管的。
    
    成龙的说法在香港引起立法会议员批评为“无耻”与“奴才心态”,在台湾也引起了类似的批评。
    
    从互联网上的反应来看不少网民对其说法不表认同;有网民称,成龙应该以身作则,自己与住在西方国家的家人先迁到中国大陆定居。
    
    主要在野党民进党则表示,成龙犯错不是第一次,但这次的错误很大,把台湾民主看得不值钱,不只没有民主信仰,思想中的奴性也很重。
    
    成龙过去对台湾也曾发表“政治评论”,他在2004年台湾总统选举后,以“天大的笑话”形容前总统陈水扁在枪击事件后的当选。
    
    成龙当时被一些民进党政界人士列为不受欢迎人士,虽然他并未被限制入境,但他在此后四年内未入境台湾,直到国民党在去年总统选举获胜后他才再度到台。
    
    成龙过去对陈水扁的批评曾得到当时在野的国民党认同,从一些国民党政界人士的反应来看,他们这次并不表认同他的观点。
    
    有国民党立委讥讽成龙可能是因为票房不如往日风光,才会故意制造话题吸引注意力。
    
    成龙被台北市政府邀请作为其主办的“听障奥运”的代言人,民进党提案要求撤换,台北市政府则表示,这些争议性言论不影响其代言人身份。
    
    台北市长郝龙斌说他不认同成龙说法,市政府官员并称成龙对台湾民主缺乏了解,未来将会加强沟通。
    
    ▲中时电子报4月20日报道:成龙放炮 港台反弹声浪高
    
    成龙日前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上说,中国人好像都需要人管,香港太自由,台湾也太自由,所以就太乱了,直批两岸三地太混乱的言论引发争议。好友曾志伟19日在港出席活动时帮他缓颊,表示成龙是表达能力不佳,讲多错多!
    
    少了陈自强 祸从口出
    
    曾志伟称很怀念陈自强帮成龙处理经纪事宜的年代,所有事都靠陈自强过滤,“大家都知道成龙不懂说话,他是想讲现在的小朋友太过自由,不像他在'七小福'有师父严厉管教,长大才不会变坏,他是在讲小朋友,但不可以放到香港人及台湾人身上,他表达有问题。”
    
    身为艺人,曾志伟认为不宜碰政治,少讲为妙。甄子丹则不清楚成龙发表的言论,但他觉得香港一向是自由社会,他热爱自由,否则不会选择在此美丽的地方居住。
    
    成龙行善去 不再回应
    
    成龙的惊爆发言持续醱酵,香港网友发起拒看成龙电影,台湾网友也在PTT卦版批他:“爱管台湾大陆的事,还只爱买日本货。”不过也有网友挺他讲得没错:“中国的电视机真的会爆炸。”国际媒体如美联社昨也以成龙的言论引发反弹,报导此事。成龙19日在北京出席一项慈善活动,但不再回应相关话题。
    
    ▲早报网4月20日报道:成龙“中国人需要被管”论调 引起港台舆论反弹
    
    (香港、台北综合讯)国际知名影视巨星成龙前天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发表的“中国人需要被管”论调,引起了港台两地部分舆论的反弹。
    
    成龙前天在博鳌被外国传媒问及有关电影审查及限制时表示,他现在对于到底自由好,还是不自由好感到很矛盾,因为太自由了,就会像台湾和香港一样,变得很混乱。所以他慢慢觉得:“中国人还是需要被管的。”
    
    绰号“长毛”的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接受美联社访问时批评成龙说:“他侮辱了中国人民。中国人民不是宠物。中国社会需要一个能保障人权和法制的民主制度。”
    
    另一名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则把成龙的言论斥为“种族主义”。
    
    何俊仁说:“世界各国的人民都能当家做主。为什么中国人就不能?”
    
    台湾在野的民主进步党立法委员黄伟哲对美联社指出,成龙“享有自由民主,并且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获得了经济利益。但是他并不了解自由民主的真谛”。
    
    高雄市一名高中教师蔡仁荣投书中时电子报指出,他和台湾的民主制度尊重成龙的言论自由,但民主不是软脚虾,不容成龙“举着自由反自由”,“不断诋毁台湾”,台湾人须表达严重抗议。
    
    蔡仁荣指出,以成龙成长与习武的艰苦背景,“纪律”在他或许是优先地位,容不得一丝的脱序行径。但民主所以能成为现今政治主流,就在于多元、法治、包容与尊重的内涵。他质问:“若在民主元素完全付诸阙如的中国环境里,成龙敢指责中国的人权问题吗?”
    
    这并不是成龙第一次讲话引起台湾人的不满。2004年,成龙曾经在上海公开批评台湾总统选举期间发生“三一九枪击事件”是“天大的笑话”,引起台湾绿营人士的不满。2005年,成龙在法国参加康城影展时更撂下狠话,表示自己未来“四年内(陈水扁任内)不会去台湾”。2006年9月,成龙在香港出席新片《宝贝计划》首映礼时,被媒体问到对台湾局势的看法,又说:“两年前我讲'天大的笑话',两年后今天已经是国际性的笑话,不是,宇宙的笑话,我看了觉得很可怜。”再次引来争议。
    
    成龙在博鳌有关“中国人需要被管”的发言,不仅被港台媒体广泛报道,还引起美国媒体的重视。美国福克斯电视新闻台在其网页上以“成龙失控”(Jackie Out of “Control”)为题,报道了他这番言论。美联社也点出,尽管成龙1989年曾抨击中共对天安门学运采取的镇压行动,他近年来已不再公开批评中国政府,并且在大陆广受欢迎,参与了去年北京奥运的圣火传递、开闭幕式演出,他也是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大陆媒体昨天虽然也有报道成龙在博鳌论坛的发言,但是没有提到“中国人还是需要被管的”这一点。
    
    ▲自由亚洲电台(RFA)4月20日报道:成龙“太自由”言论遭两岸三地抨击
    
    港星成龙日前发表台湾及香港太自由,中国人需要被管言论引发两岸三地不少网友抨击,有网友建议港府免去成龙旅游大使头衔及发起两岸三地抵制行动。成龙则不愿意再就其言论引发的风波回应。
    
    一年一度的博鳌论坛在海南岛召开,港星成龙上星期六于论坛上发表香港与台湾就是太自由以致很乱、所以「中国人需要被管」的争议性言论,不仅引发两岸三地人士及网友批评声不断,美联社、美国霍士电视新闻台网页及加拿大广播公司等也作出报道,霍士更以「成龙失控」标题来叙述此次事件。
    
    成龙是以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身份出席论坛。他说:“太自由了,就变成香港今天这样子,很乱;而且变成台湾这样子,也很乱。”成龙表示,“我慢慢觉得,原来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针对成龙言论,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教协主席张文光星期一向本台表示:“如果没有自由,我想,电影艺术也一定会受到很大的限制,如果他认为自由受到限制还能搞出很好的艺术作品的话,请他到北韩去看看,看有什么好的电影能让世界感动的?所以,一个在自由环境下长大的人,从事艺术创作的人,他自己应当懂得自由的可贵,如果他被管得他厉害,还能自由创作吗?”
    
    本台记者星期一上网查看,不少网友抨击成龙奴才心态,有网友表示成龙绯闻不断,兼多项公职,私生活不检点,他的自由太多了,需要管一管;有网友说,成龙甘愿当中共狗奴才,为何不搬到中南海?更多网友要求成龙道歉,并认为他不适合再担任香港旅游大使。据报导,成龙星期天由海南转往北京,参加演唱会宣传活动。他只接受事先申请的媒体专访,不愿意就日前的言论引发的风波做回应。成龙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事件也不影响他担任09台北听障奥运形象大使。在大陆信奉三民主义的中国泛蓝联盟成员谢福林认为:“泛蓝联盟现在被抓的人有很多,孙不二、张子霖、熊家瑚等,我和李东卓也被拘留过。成龙说中国人太自由了,其实我们连基本的信仰自由都没有,信奉三民主义去推动中国的人权也要遭受打压。”
    
    成龙近年来,多次公开发表争议性言论。前行政长官董建华2003年出席访港利物浦球队操练时被港人喝倒采,成龙教训港人,说在国际传媒应该做一场秀;2004年访问上海时评论台湾总统选举的枪击事件时说:「台湾总统选举是个天大的笑话!」,后又改为“宇宙的笑话” .北京作家,独立中文笔会理事余杰则表示:“这不是他一个人单独的个案,很多港台的影视明星发现中国大陆是个很多的市场,可以赚到更多的钱,因为利益的驱使,所以他们会甘当共产党的吹鼓手,完全忘记了无数被剥夺基本人权的同胞,忘记了那些生活在底层的艰苦农民工。”
    
    余杰告诉记者,在大陆的官方媒体上,完全看不到有关成龙争议性言论的报道,说明当局也知道此言论不符合民心,担心报导之后引发更多的民怨。
    
    ▲中央社4月20日报道:香港旅发局:正处理不满成龙言论投诉
    
    香港旅游发展局主席田北俊今天表示,近日收到市民不满香港旅游大使成龙日前在海南博鳌发表言论的投诉,正在处理有关投诉。
    
    田北俊表示,成龙是知名度高的国际级明星,成龙的言论有影响力。
    
    他说,旅发局已收到市民不满成龙日前在博鳌亚洲论坛中言论的投诉,正在处理中,但会否撤换成龙的香港旅游大使称号,旅发局会再研究。
    
    成龙日前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上指“香港、台湾太自由,所以很乱,中国人是需要管的,”这番言论引起港台两地民众强烈不满,要求成龙公开道歉。
    
    ▲德国之声4月21日报道:成龙言论香港大陆掀波澜
    
    香港影星成龙前日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上称,香港和台湾因“太自由而很乱”,并称他认为“中国人是要管的,否则便会为所欲为”。这一言论经媒体公布后,在香港社会立即掀起轩然大波。
    
    素以宣扬自由和民主著称、发行量在香港名列第二的《苹果日报》,周日头版的通栏大标题是“成龙这个奴才!”。香港一些民主派人士也对成龙提出严厉批评;而成龙的儿子及朋友则纷纷出来为成龙辩护。
    
    成龙的这一言论是在日前博鳌亚洲论坛的一个文化创意研讨会上发表的,他当时出席会议是以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的身份。成龙的言论经媒体披露后,无论在香港还是中国大陆的网站上,都流传着成龙发表这一言论时的视频,证明成龙当时确实说过这句话,而并非媒体的渲染。
    
    立法会议员刘慧卿也对成龙这样讲话很不以为然:“这真是很离谱啦!……我们在香港多年争取双普选,我们也很尊敬台湾人,在这方面做了许多牺牲。……我们了解到,内地的人民,也是要求有民主有自由,有法治的。”民主派议员梁国雄说,成龙这样说非常不对,就是想在六四20周年,替中国当局涂脂抹粉。
    
    总部位于北京的凤凰网做了一个网民调查,给出三个选项:一、你是否认同成龙“中国人是需要管的”这一说法?二、你是否认为香港和台湾“太自由了”?三、成龙认为“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你想被人管吗?其中,认同成龙说法的占71.9%,占绝对多数,不赞同的只有24%;认为台湾和香港太自由的占了63.5%,不认为的仅占26.3%;在回答“成龙认为”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你想被人管吗?”这一问题时,36.7%的人表示愿意,而44.2%人表示不愿意。
    
    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似乎显示在中国大陆目前的政治体制和新闻管制下,百姓自由思想的精神已经大大受到压制。
    
    在香港,当民主派人士对成龙大加挞伐时,成龙的儿子和另一些演艺界的大腕人物却出面为成龙辩护。香港民主党副主席、成龙之子房祖名表示:“爸爸是一个演艺人,说话有时较大声,而且没有人敢讲,他只是口直心快,爸爸台上台下都是同一个人,我仍未与他谈及这件事。而且中国是世界唯一上升中的国家,(香港与台湾是否太自由?)我无所谓,总之爸爸不是这意思,只是有人断章取义,希望大家听过整个座谈会,再下定论,不要凭一句话来下定论。”香港演艺界的大腕人物曾志伟则表示:“大家都知道成龙是很不懂讲说话的人,完全是表达能力有问题。其实看完报道都明白他想讲什么,他是想以小时候来比较,现在的小朋友太自由,不像他在七小福时,有师父严厉管教,之后出来才这么好。成龙是讲小朋友,但他不可以放到香港人及台湾人身上,所以是他表达方面有问题。”
    
    虽然成龙本人至今尚未出来澄清,但分析人士认为,以成龙的教育程度和文化修养,尤其是以其近年与北京的亲密关系,他发表这一观点无论从个人性格还是其正在成型的政治性格而言,都不足为怪。
    
    ▲德国之声4月21日采访报道:成龙的“中国人需要管”言论不负责任
    
    作为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的成龙日前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回答外国记者有关中国电影审查及限制的问题时表示,现在自己对于到底自由好,还是不自由好感到很矛盾,因为太自由了,就会像台湾和香港一样,变得很混乱。所以他慢慢觉得,“中国人还是需要被管的。”北京宪政学者陈永苗就此发表致成龙的联名公开信,呼吁出生在自由香港的成龙担负起捍卫自由的责任。德国之声记者就此采访了陈永苗。
    
    德国之声:您在公开信中反对成龙的说法,您的理由是什么呢?
    
    陈永苗:首先,成龙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完全依赖于香港有个自由的制度在保护着他。第二,他认为“乱”,所以自由制度不好。但我想说的是,正因为自由制度会带来一定的“混乱”,这种混乱反而能够带来一定的创造性。这个“乱”只要是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它就是一个好事,它反而会带动整个制度,使整个社会变的更好。从世界来看,哪一个大城市没有贫民窟?这个世界不可能以一个道德完美的乌托邦的标准来评判。所以我觉得成龙在说这个事情的时候,他背后还有一个政治利益的考虑。比如他和胡锦涛握过手,央视每年春晚都要请他来,还有他有国内票房市场的利益等。但是我认为你不能因为你的利益,来骂你自己所出身的制度,来诋毁这个制度。
    
    德国之声:您在公开信中推荐成龙读一本书叫《逃避自由》,您说逃避自由是现代社会的典型病症,您能再解释一下吗?
    
    陈永苗:逃避自由就是,当一个奴隶获得自由的时候,他觉得自由是一个不堪重负的东西。因为在他有组织的时候,组织把他从摇篮到坟墓都打理好了,那么他就不用再考虑明天这个事情我该怎么做。他只要当他的奴才就好了,在他的框架之内做他应该做的事情,他就不用考虑更加长远的事情。这是一个非常安全、非常轻松的模式。但是你一旦当了自由人,你就得安排你自己的每一个步骤,面对社会生活的风险。你就可能会觉得疲惫不堪,因为你要担负起责任来。而且你要面对很多和你不同的人、你讨厌的人、以及你觉得“乱”的人,这个时候你就觉得很难受。那么“逃避自由”对于很大一部份人来说,比如像成龙式的“奴才”来说,他就没有办法忍受这种自由带来的代价。他可以享受自由带来的好处,但是不能忍受自由带来的代价。
    
    德国之声:成龙的言论引起了广泛震惊,因为觉得这样一个有国际声誉的大明星,怎么会对最基本的自由提出质疑。您刚才说他有政治考虑,那么,您认为他是因为出于这种考虑,还是真的觉得“中国人需要管”?
    
    陈永苗:我觉得两方面都有。因为如果把他说的话放到国内来,国内的很多知识分子,尤其是和体制关系比较密切的知识分子,比如一些大学教授,他可能在体制里面可以分享到一定的利益,他就会说出成龙这样的话。这也是(成龙)他自己思考的一个结果,当然我觉得他的思考可能很短见。这是其一,就是他的利益和位置,他得和北京靠近。第二,可能也是儒家的传统文化给他的潜逻辑,就是觉得中国人乱糟糟的,需要管。再就是说搞民主不好,越搞越乱。这个说法在国内是非常普遍的,甚至在华人世界里也是非常普遍的。
    
    德国之声:您刚才说,处在体制中的利益既得者可能会维护这个体制。有网文指出,普通的民众需要生存的尊严,不能通过“管”而剥夺他们的尊严。那么,这些非利益既得者就不会有“中国人需要管”的想法,是不是?
    
    陈永苗:他们可能也会这样想。因为我们今天来谈民主制度、谈自由制度的时候有一种焦虑,就是说民主到底是不是适合中国。因为我们长期以来,也就说百年前或者千年以来,对自由制度本身没有一个非常切身的感受,没有享受过自由带来的好处和自信。可能长期受的就是专制带来的一种约束,一种恐惧。我们说民主制度好,在理论上提供了很多论证。但是很多人对民主制度没有一个非常亲密的感受,这种感受没有被见证。就像我们信仰基督教和耶稣一样,因为没有进入那种生命体验中,所以不觉得自由制度好。这确实需要有一个心理过程的变迁。问题是,我们这几十年来对自由的感受特别缓慢,因为我们的制度阻碍了变迁的进程。不是让百姓独立、变得自由,为自由辩护、说自由好,能够带来创造性、发挥人的主观创造性;而只是说自由不好,让你不断地害怕权利、神化权利,一直觉得这样人民好管理。所以对自由制度的好感和信心的心理过程变迁是非常缓慢的,而且受到非常大的阻碍。
    
    德国之声:您提到的相关讨论其实不断在进行,就是有人认为中国实行民主就乱了,或者中国民众的教育程度还不足以确保他能够参与民主制度。
    
    陈永苗:是的,百年来一直是这么说的,不仅官方这么说,而且御用学者也是这么说。
    
    德国之声:那么您的看法呢?
    
    陈永苗:我的看法是:我们今天回头来看西方民主世界的一开始,那也是一个专制的框架。以英国为例,它在13、14世纪的时候是非常落后的,但施行了民主制度后就强大起来。那时的英国和北欧,你说他们的国民素质有多高?没多高的。但是民主制度通过几百年就能够让它成为人类最美好的社会之一。民主制度是有普世性的。
    
    德国之声:那您觉得中国百姓做好准备接受这种制度了吗?
    
    陈永苗:我觉得他们会接受。不接受的就是特权者,他们为了维护其特权统治,创造各种条件、各种说法来维持特权。
    
    德国之声:所以大部分的民众其实并没有对民主制度的担忧?
    
    陈永苗:民众是可以塑造的。你要让民众尝到甜头,他就会觉得这种制度好。比如香港的居民,香港的知识分子。也就是说人对制度的信心、对自由制度的体验是需要鼓励的,而不是我们长期以来打击的。
    ▲英国广播公司(BBC)4月22日报道:成龙发言人指媒体“断章取义”
    
    香港艺人成龙在中国博鳌亚洲论坛指“中国人需要被管”的言论继续在香港和台湾引起巨大反响之际,成龙的发言人说,他的话被“别有用心的人蓄意断章取义”。
    
    周六(18日)在博鳌亚洲论坛的一个讨论亚洲娱乐事业的研讨会上,成龙回应中国进行电影审查问题时,谈到有自由还是没有自由好的议题,他说,太自由了就如香港与台湾一般很乱。成龙又说,他慢慢觉得原来中国人是要管的。
    
    成龙这番话在香港、台湾以及互联网上引起了很大反应。
    
    中国网民要求他说清楚中国人“究竟需要被谁管”;台湾民间团体发起抵制成龙行动,已殃及成龙新片票房;台港两地民众分别要求撤销他担任台北听障奥运和香港旅游大使的职务。
    
    台湾《联合报》报道,经过一天的沉默,成龙周一面对电视媒体的追问,终于说:“是某些媒体断章取义。”
    
    而成龙公司负责人苏志鸿对美联社说,成龙指的是娱乐事业的自由,而不是整体中国人社会的自由。
    
    他还说:“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蓄意把成龙的话断章取义。”
    
    不过,美联社说,他们出席研讨会的记者指出,当时成龙发言时讲的是中国整个国家,并非特别针对娱乐事业。
    
    美联社指出,成龙当时说:“确实,我们有五千年历史,但是我们的新国家只有60年,改革开放只有30年,很难与其它国家作比较。”成龙又说:“但是在香港回归中国10年之后,我逐渐感到,不晓得自由是好还是不好。”
    
    “生在福中不知福?”
    
    除了台湾之外,香港也出现了反对成龙的风潮。
    
    在香港,一些网民呼吁浸会大学收回颁与成龙的荣誉学位。
    
    与中国大陆关系密切的香港行政会议召集人梁振英表示,香港人没有滥用自由,社会秩序井然,没有混乱。
    
    梁振英说,香港相比世界很多城市,都享有更多自由,港人都珍惜自己的权力,不会滥用自由。
    
    中国一批改革派学者发表联署信,指成龙“生在福中不知福”,“忘记了自由制度才是您今天辉煌的主要条件之一”。这些学者又说:“设想一下,如果上天让您投胎香江另一岸,恐怕您连在博鳌大放厥词的机会都没有!”还直斥成龙“是中华民族的败家子!”
    
    ▲华尔街日报4月22日报道:成龙开口惹祸 网民呼吁抵制
    
    成龙周六在海南博鳌论坛上说,中国人好像都需要人管。之后他又表示,日本的电视机比国内品牌好,这些讲话周末引得港、台政界人士迅速表示谴责。西方媒体和博客也广泛登载了他的评论。一家英文博客的标题说,成龙是一个无知的、自我厌恶的种族主义者。
    
    不过,大陆媒体对其讲话的反响并不是非常大,这里或许一直欣赏成龙的阵营。但随着他的话出现在中文网站上,得到的反应大多是负面的。
    
    一篇中文博客的标题写道:成龙让我非常失望。文章说:我搞不清楚成龙为什么非要把自己“变红”,不知是出于真实的内心情感,还是出于演艺市场的需要。不过,这是成龙自己的选择,我们只有尊重的份。但是,凡事有个度,太过分了就不好。
    
    其他人则呼吁抵制他的电影和计划下个月在北京“鸟巢”举行的演唱会。知名博客作者北风写道,从现在开始,抵制任何有成龙参加的影片。
    
    记者未能联系到成龙的公司JC Group.
    
    成龙曾对中国媒体的封杀表现出尊重。他的最新影片将不会在中国大陆看到,因为制片公司预计中国政府会反对片中的暴力镜头,但他们拒绝删掉比较血腥的场景。影片创作人员表示,他们对这个决定表示接受。
    
    ▲自由亚洲电台(RFA)4月22日报道:成龙关于自由的个人评论掀起轩然大波
    
    香港明星成龙近期一个关于自由的个人评论,在世界各地都掀起轩然大波,一方面作为一个成功的国际明星,言论自然受到国际舆论追捧与重视,另一方面成龙的言论过于惊人也让人感到讶异。成龙在博鳌国际论坛谈到电影的审查及限制表示,如果太自由就会像港台一样,他已逐渐认为中国人还是需要被管。要求中国应该走向民主自由的英国民阵发言人金露西星期一就表示,成龙不是在中国生长不了解真实的情况,她认为与港台相比中国更乱更是无法可依。她表示,中国访民的冤屈,如那些被打为右派的人,那可是50年的冤屈,根本无法可依没有申诉的地方。
    
    金露西不了解为什么要说中国老百姓不能享受民主不能享受自由。她表示,这又是一个把民主恐怖化的论调,认为中国一放就乱,实际上连放都没有做到,就先危言耸听一番。
    
    对照香港大学学生会上周民主公投,认为六四应该平反的学生获得1843票对79票的压倒性的胜利,六四争取民主自由的正义,在香港有独立思想的学生心中就有鲜明的清晰判断,英国民阵发言人金露西认为,成龙实在有违身为香港形象大使的身份。
    
    ▲德国之声4月22日报道:成龙言论香港大陆掀波澜
    
    香港影星成龙前日在海南博鳌亚洲论坛上称,香港和台湾因“太自由而很乱”,并称他认为“中国人是要管的,否则便会为所欲为”。这一言论经媒体公布后,在香港社会立即掀起轩然大波。
    
    素以宣扬自由和民主著称、发行量在香港名列第二的《苹果日报》,周日头版的通栏大标题是“成龙这个奴才!”。香港一些民主派人士也对成龙提出严厉批评;而成龙的儿子及朋友则纷纷出来为成龙辩护。
    
    成龙的这一言论是在日前博鳌亚洲论坛的一个文化创意研讨会上发表的,他当时出席会议是以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的身份。成龙的言论经媒体披露后,无论在香港还是中国大陆的网站上,都流传着成龙发表这一言论时的视频,证明成龙当时确实说过这句话,而并非媒体的渲染。
    
    立法会议员刘慧卿也对成龙这样讲话很不以为然:“这真是很离谱啦!……我们在香港多年争取双普选,我们也很尊敬台湾人,在这方面做了许多牺牲。……我们了解到,内地的人民,也是要求有民主有自由,有法治的。”民主派议员梁国雄说,成龙这样说非常不对,就是想在六四20周年,替中国当局涂脂抹粉。
    
    总部位于北京的凤凰网做了一个网民调查,给出三个选项:一、你是否认同成龙“中国人是需要管的”这一说法?二、你是否认为香港和台湾“太自由了”?三、成龙认为“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你想被人管吗?其中,认同成龙说法的占71.9%,占绝对多数,不赞同的只有24%;认为台湾和香港太自由的占了63.5%,不认为的仅占26.3%;在回答“成龙认为”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你想被人管吗?”这一问题时,36.7%的人表示愿意,而44.2%人表示不愿意。
    
    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似乎显示在中国大陆目前的政治体制和新闻管制下,百姓自由思想的精神已经大大受到压制。
    
    在香港,当民主派人士对成龙大加挞伐时,成龙的儿子和另一些演艺界的大腕人物却出面为成龙辩护。香港民主党副主席、成龙之子房祖名表示:“爸爸是一个演艺人,说话有时较大声,而且没有人敢讲,他只是口直心快,爸爸台上台下都是同一个人,我仍未与他谈及这件事。而且中国是世界唯一上升中的国家,(香港与台湾是否太自由?)我无所谓,总之爸爸不是这意思,只是有人断章取义,希望大家听过整个座谈会,再下定论,不要凭一句话来下定论。”香港演艺界的大腕人物曾志伟则表示:“大家都知道成龙是很不懂讲说话的人,完全是表达能力有问题。其实看完报道都明白他想讲什么,他是想以小时候来比较,现在的小朋友太自由,不像他在七小福时,有师父严厉管教,之后出来才这么好。成龙是讲小朋友,但他不可以放到香港人及台湾人身上,所以是他表达方面有问题。”
    
    虽然成龙本人至今尚未出来澄清,但分析人士认为,以成龙的教育程度和文化修养,尤其是以其近年与北京的亲密关系,他发表这一观点无论从个人性格还是其正在成型的政治性格而言,都不足为怪。
    
    
    作者:施英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抵制5月1日北京鸟巢的成龙演唱会/胡星斗
  • 曾伯炎:成龙的奴话
  • 吴祚来:唯小人与成龙为难管也
  • 胡恩威﹕太多成龙
  • 成龙与孙东东相比,谁更自私与无耻
  • 董建华不赞同成龙“港台太自由很乱”的言论
  • 20学者致信成龙:奴才只成虫不“成龙”
  • 再看成龙望人成虫和望人成奴之论
  • 于浩成:我为什么签名公开信《奴才不会“成龙”》
  • 请问成龙先生,中国人需要被谁管?/刘渠景
  • 从成龙失言谈自由:司法独立与新闻自由
  • 成龙关于自由的个人评论掀起轩然大波/RFA
  • 像成龙一样学会揣摩圣意
  • 如果成龙生长在严格管理的俺们大陆
  • 潘一丁:高等动物对成龙的围攻
  • 成龙反对自由或将唱衰自己/航亿苇
  • 北京宪政学者致成龙:逃避自由是现代社会的典型病症
  • 成龙翻唱新作:做个好奴才!!!(图)
  • 成龙们,草民们要的是生存尊严!/李铁
  • 成龙“太自由”言论遭两岸三地抨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