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长:记住历史但不要记住仇恨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6日 转载)
    
    来源:南方日报
     最近,有两部关于南京大屠杀题材的电影在国内的银幕上出现,而这两部电影不同的表述方式,又引发了诸多观众对于这一历史事件本身的关注。事实上,对于南京大屠杀,历年来我们从未缺少过关注。在我们的历史课本里,也明确地记录着一串串冰冷且悲惨的数字。而这一次,中国导演陆川和德国导演傅瑞安选择的,是用不同的角度来叙述展现这一历史。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长:记住历史但不要记住仇恨
    
    两部反映南京大屠杀电影的海报。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长:记住历史但不要记住仇恨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中的和平大钟。资料图片
    
    我们当然允许这样的个人表述。因为根据社会群体记忆学家们总结的经验,任何个体化的叙述都不可避免地带有“社会文本”的痕迹。关于历史这种以文字书写的群体记忆,它关涉的不仅是历史问题,而且还包括极强的现实问题。如犹太人对二战的记忆、中国人对抗日战争的记忆、慰安妇对日本侵略军的记忆以及中国农民对地主的社会记忆等,都是值得研究的社会文化现象。因为它们不仅在暗示着人们对历史的看法,而且也影响着人们当下的行为方式和处事态度。
    
    南京大屠杀,这一在我们生活中已经延续了70多年的群体记忆,在各种个人表述的影响下,如何能够保证其传承的完整性?为此,我们采访了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和《南京!南京!》的导演陆川。
    
    关于南京大屠杀这一群体记忆,究竟如何传承才不至于迷失了纪念的本意,严格说起来,算得上是一个超越了学术的问题。但对于这一问题的回答,寻找当年对这一事件拥有直接记忆的人来回答,也的确无法说清。反倒是对这一事件有所研究的一些专家学者,看起来更有资格。就在《南京!南京!》在广州正式上映的当天,记者采访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教授。对于这一疑问,朱老的回答很简单:历史写出来,就是要被后人传承的,而传承的心态需要本着客观、公正、理性的态度。
    
    电影只是表现,关键是我们自身的态度
    
    记者:最近《南京!南京!》和《拉贝日记》两部电影的上映,又唤起了大家对于南京大屠杀的记忆。关于这种记忆,从本质上来说,应该算得上是一种群体性的社会记忆。只是,所有的社会记忆,在传承的过程中,总不免伴随着不同时代的继承者被赋予这样或者那样的内涵,那在您看来,南京大屠杀这一记忆,在当下中国,最应该被赋予的含义是什么?
    
    
     朱成山:我觉得就这一事件本身而言,根本不能说需要被时代赋予什么内涵。我们要做的,就是记忆这样一段历史。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里,展厅最显眼的地方,有一句话,是一位当年在屠杀中幸存的老妈妈说的。她说:“我们要记住历史,但不要记住仇恨。”在展厅的另外一个地方,约翰・拉贝的一句话同样竖在墙上:“可以宽恕,但不要忘却。”我觉得,这两句话足够典型,足以代表第一代拥有大屠杀集体记忆的人的共同观点。一个是受害者的代表,一个是帮助过我们的、属于中立国的外国人的代表。其实可以说,这就是他们对待这一历史的态度,或者说传承这一集体记忆的原则。我们要做的,就是遵从他们的意愿,把这段历史真正的形态告诉大家,就是这一事件现在应有的意义了。
    
    纪念南京大屠杀的作品,实在太少了
    
    记者:对于大屠杀的各类文化作品,现在有一种说法是,关于这一类的小说、电影等作品,其实不能出太多。虽然这些东西都是以历史为根据创作的,但毕竟是文学作品、电影作品,而这些作品的“艺术虚构”,反而会影响世界,尤其是给日本人以口实----―就像我们拿着一本《鹿鼎记》告诉大家,要通过这个了解清朝的历史一样,在那本书里,康熙、吴三桂等人物都是真的,但我们肯定不能用这样的小说来充当历史,而应该仅仅从历史的角度去进行考证和发掘。对此,您又是怎么看的?
    
    朱成山:我对这种说法并不赞同。首先,相比于世界上其他的灾难事件,尤其是一些战争和屠杀事件,我们的文学作品也好,影视作品也罢,产出的数量实在太少----―反映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的作品,不管是学术研究作品,还是影视作品,现在一共有多少呢?恐怕你根本数不过来。那么,这样的反映犹太人被屠杀的影视或者文学作品,难道不能给后人起到警示的作用吗?当然可以。所以,这在根本上,是一个艺术作品的功能问题。
    
    至于作品的真实性,又是另一个问题。在陆川拍摄《南京!南京!》之前,曾经到我们的纪念馆里来搜集资料,他看了很多东西,也在电影里运用了很多真实的素材。但艺术创作是要允许有虚构成分在内的。他拍的毕竟是电影,不是教科书。所以,只要史实运用得没有大的差错,在具体的艺术手法上,应该允许他们有自行创作的空间。我们不能要求一部电影拍得完全是史实,那样就变成了纪录片,变成了教科书。当时我告诉过陆川,你是在拍电影,但这部电影却应该用教科书一样的方式来拍。
    
    至于不能用艺术虚构代替历史,我觉得这话本身是没错的,但像日本右派那样,抓住这些都是艺术作品,并且宣扬这是虚构的,对大屠杀的事件不予承认,这样的态度就是不对的了,这是一个立场的问题。
    
    记者:陆川在此前接受采访时,也曾经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在南京大屠杀发生前后,有一个情况被大家所遗忘,那就是中国人的抵抗。现在大家看到的南京大屠杀,都是在表现我们类似于待宰羔羊般的孱弱,却没有人在表现我们的抵抗。事实上南京的抵抗从未停止。他的这一观点,是否也来自于咱们纪念馆的研究?
    
    朱成山:应该这么说吧,中国人在日军进城后,的确还在抵抗着。但并不能把大屠杀和中国人的抵抗,简单地联系在一起,说成是因为中国人在抵抗,所以就要屠杀。日军屠城,其实是他们长期以来的军国主义教育、进城之后胜利者的傲慢姿态,加上战时对部队的暂时性放纵所引发的。而且,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完全解释,毕竟当时也已经有了国际法,而日本的行径,完全是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包括不准杀害战俘这样的事,国际法中当时也有了规定。所以,在传出了日军屠杀的暴行之后,欧洲、美洲,许多国家的报纸像《纽约时报》等,也都发表过文章披露此事,要求国际社会制止这样的行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乱世奸雄毛泽东岂有王者风范——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解龙将军
  • 朱学勤:我們該如何紀念南京大屠杀
  • 读懂了计划生育国策,我不再为南京大屠杀难过!
  • 不堪提起的沉重——纪念南京大屠杀两题/郁申树
  • 天涯冉云飞:民族的多重耻辱:纪念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
  • 《产经新闻》公开否认南京大屠杀(图)
  •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杨恒均
  • 紀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日本罪行鐵証如山/林偉棠(图)
  • 寒山:南京大屠杀为什么曾经被忽视?
  • 杨恒均: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1、2、3)
  •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杨恒均
  • 南京大屠杀“最大的元凶”何以逃脱极刑?(图)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收到31.5万赔偿金
  • 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赠800余件文物
  • 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赠八百余件文物(图)
  • 一周新闻聚焦:纪念南京大屠杀,我们应该反思什么?(图)
  • 《张纯如——南京大屠杀》南京试映
  • 纪念南京大屠杀,网民发出不同呼声
  • 杨振宁夫妇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 (图)
  • 中国谨慎纪念南京大屠杀70年(图)
  • 中国隆重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组图)(图)
  • 中国媒体低调报导纪念南京大屠杀
  • 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前中国发行史料
  • 日本学者首次在国内披露6张南京大屠杀新照片 (图)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在日本胜诉 告慰30万亡灵 (图)
  •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对“《南京梦魇》导演乔瑟夫公开信”的公开答复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存400人 无医保看贵难
  • 中日双方在北京协商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