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艾晓明:公布调查结果 公祭遇难学生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6日 来稿)
    
    艾晓明:公布调查结果 公祭遇难学生
     ——政府应该发布有关震区每一所校舍垮塌学校 建筑质量调查报告并公祭遇难学生 (博讯 boxun.com)

    
    http://ncn.org/view.php?id=74896&charset=GB2312
    
    
    
     今年4月14日,国新办发表《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灾后重建中的人权保障,成为其中的重要内容。这一行动包括“高质量地恢复、重建中小学校”以及“尊重遇难者,对地震中遇难和失踪人员登记造册并予以公布。”
    
     我对国家人权行动中这些庄严的承诺充满期待,我认为,去年5·12大地震发生之后,面对大量校舍倒塌、成千上万儿童遇难,国务院以及中央政府表现出高度重视。温家宝总理在震区多次亲临垮塌学校,包括北川县北川中学、都江堰新建小学、聚源中学、青川县木鱼中学等;对学校建筑质量存在的问题,温家宝总理是第一现场的目击证人。也正因为如此,媒体向全国人民一而再、再而三地传达出这样的信息:第一、国家已经派出专家,对垮塌学校的建筑质量进行调查;第二、对于倒塌校舍背后可能存在的质量问题,将从严查处,决不姑息;第三、会给社会一个满意的交待。
    
     5·12地震过去即将一周年,人们遗憾地看到,到目前为止,尚未有任何一份有关灾区垮塌学校建筑质量的专家调查报告得到公布;公众不仅难以查询到某一学校垮塌原因的详细信息和鉴定结论,而且也不了解这一调查过程到底持续了多久、经过了怎样的程序、是由哪些单位以及责任人实施的。
    
     5·12地震中校舍倒塌,学生遇难,这场景惨绝人寰,是中华民族在2008年经历的一场大悲剧,经由电视画面的直播,令所有人刻骨铭心,至哀至痛。为提高全民的防灾意识、为给灾区校舍重建提供科学依据、为避免悲剧的重演,公布每一个垮塌学校的调查结果,至关重要;它是给所有遇难学生亡灵的一个交代,是对遇难学生家长内心创痛的舒解(甚至有可能预防如董玉飞、冯翔等家长不堪丧子之痛而自杀这类震亡次生灾害),它更是一个警示:中国将切实杜绝、永远杜绝校舍建设的豆腐渣工程。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我郑重要求,有关部门公布以下信息:
    
     1.政府各部门一共派出了多少专家去灾区调查垮塌校舍的建筑质量?
     2.这些专家来自哪些部门?例如,每所垮塌学校的专家组是由哪些部门、哪些专家组成的?
     3.这些专家在具体工作的垮塌学校考察了几天?全部调查过程为多少工作日?
     4.调查结果是什么?具体到每所垮塌学校,其导致垮塌的原因是什么、与地震烈度、建筑结构、质量是什么关系?
     提出这些问题的依据如下——
    
     第一,据报道,地震开始后不久,国家和四川省等相关部门在全国范围内组织了700多位专家,对震后的房屋损毁进行全面调查,其中对学校的垮塌调查被列为重中之重。建设部高层官员于5月28日探视了从灾区回来的专家,听取汇报后,为下一步工作做出部署:即将派遣的第二批专家主要任务是对倒塌房屋进行科学鉴定。到2008年9月4日,国家汶川地震专家委员会主任马宗晋院士在国新办答记者问时说:建设部门专门派出了两千多位专家到灾区进行考察。仅建设部一个部门就派了这么多专家去考察,可以说,这个调研工作有广泛的专家参与的;那么,作为公民,我们有权利要求政府,敦促这两千多位专家,对他们所调研的每所学校其垮塌原因做出具体解释。
    
     第二,人们也看到,四川地方媒体数家报纸在2008年6月25日同一天登出了同样内容的报道,标题为《地震是毁房罪魁幸存者应理性看未来》, 对于校舍垮塌的原因,这是一篇定调文章,代表了政府部门认同的结论性意见。然而,出席6月24日由成都市社科院召开的“地震灾害与房屋建筑安全”研讨会的只有二十余位专家,除去其中的地震学、法学专家外,建筑学专家不足二十人。那么,这二十人的意见足以代表建设部门派出的两千多位专家吗?他们的意见,能够作为这次垮塌学校建筑质量的结论性意见吗?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的代表性是如何产生的、经历了什么样的程序呢?
    
     第三,就在这次关键性的研讨会召开的一天之前,即6月23日,国家预防腐败局局长马駇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一切结论要产生于调查研究之后。这次地震造成学校垮塌,原因是比较复杂的,但我想如果在调查中发现有些学校在设计或者施工当中存在着违法问题,一定会依法作出处理。对背后涉及到的贪污贿赂问题,我们也将严惩不贷。”如果四川方面明显已有专家结论,为什么没有及时向中央政府主管部门汇报?而在之后9月4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汶川地震专家委员会主任马宗晋院士就有关校舍垮塌对记者的回答依然是:“我们还在仔细地思考和调查这个问题。调查的目的,就是想要在重新建设学校,以及其他公益性的建筑,应当提高我们对它的认识。”那也就是说,直到地震发生的三个多月之后,调查也并没有结束。那么,对每所学校垮塌教学楼的调查究竟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呢?一共持续了多久?所有的调查报告,打算何时公布于众呢?
    
     近期在艾未未先生发起的公民调查网上,我看到《中共北川羌族自治县委、北川羌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信访和群众工作局关于遇难伤残学生家长上访反映问题的解答意见》,其中,就家长们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教学楼质量存在严重问题,要求进行鉴定”,政府部门做出的解答是这样的——
    
     “5.12”汶川地震发生后,省政府书面邀请了清华大学建筑工程设计院、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以及省内的一些权威部门,对地震灾区的一些学校和其他重要设施进行了实地调查和研究,调查分析后的结论性意见是:这次“5.12”汶川特大地震,地震级别高,强度大,是造成学校受损和其他一些设施受损的主要和最重要的原因,地震灾害带来的实际破坏烈度普遍大于当时所有灾区学校设防烈度的1到2度。根据专家测定,北川地震烈度高达11烈度强,超过了当时建筑设防7度以上5度,破坏程度可想而知。
    
     由于有些设施的地理位置不一样,地震在不同地区的作用方式不一样,一些学校、医院和公共文化设施受损程度不一样,但是科学研究部门和权威部门的结论意见是一致的:地震是造成这次灾害,包括学校在内的公共服务设施、工矿企业等受损最主要的原因。为此,四川省建设厅已有明确规定,对“5.12”地震垮塌房屋一律不进行质量鉴定,只对未垮塌的房屋进行“可以使用”、“不能使用”、“加固使用”等鉴定。
    
     看到最后两行,我大吃一惊,冒出一身冷汗。在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央政府以及四川省政府官员对外发布消息时一致说,垮塌校舍的情况正在经历调查;但从未对外发布说:“对‘5.12’地震垮塌房屋一律不进行质量鉴定,”那么,这里说的四川省建设厅的这一“不鉴定”的规定,是从什么时候发布和实施的?它是否经过国务院、建设部、教育部、国家质检总局、国家预防腐败局等一系列上级主管部门的批准?具体来说,不鉴定意味着什么?是指调查结束已有结论、还是不必调查、不做结论?如果调查已有结论,为什么一直未向公众公示,并接受公众的讨论和质询呢?
    
     值得注意的还有,上面说到的“一些权威部门”,对地震灾区的“一些学校和其他重要设施进行了实地调查和研究”;我要问的是,仅仅对“一些学校”受损情况的调查,是否能说明所有学校受损情况和原因?换句话说,对“一些学校”建筑质量的调查意见,如何能适用所有学校垮塌建筑?
    
     提出上述问题的原因还在于,地震部门目前已经公开了5·12大地震的烈度图,而四川全省的垮塌学校分布,并非都集中在地震烈度最高的地区;更不必说,即使在垮塌学校内,同样有屹立不倒的校舍。这表明,每栋教学楼倒塌原因是不一样的,即使都和地震有关,也不能一概而论。仅以什邡市部分垮塌校舍的情况为例,根据《财经》记者报道:“此次地震中发生垮塌的红白小学教学楼、蓥华仁和小学教学楼均为市教育局计财股自行找人设计;湔氐中学使用的是通用图,具体哪一套图纸不详;由于上述教学楼均系上世纪80年代及90年代初工程,教育系统为节约经费,均未作地质勘查。”
    
     这里的“未作地质勘察”,任何一个略有建筑学训练的专业工作者都知道,后果何其严重。在完全不考虑地质条件的情况下建房,它与校舍倒塌的结果是什么关系?它与进行了地质勘察的校舍建筑,可以不加区别吗?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混淆是非,灾后重建如何确保实施《国家建筑管理条例》之“第五条从事建设工程活动,必须严格执行基本建设程序,坚持先勘察、后设计、再施工的原则”?
    
     需要再次强调的是:我希望公布每一所发生了教学楼垮塌(包括学生宿舍楼垮塌)的学校其建筑质量调查报告。为什么呢?让我以前述北川县县委县政府文件为例。在这份给遇难学生家长的解答里,引述的答复与家长所提问题明显是有出入的——
    
     答复里说的是:专家们对“地震灾区的一些学校”的“调查分析结论性意见”;但是,请注意,北川家长所要求的不是地震其他灾区、不是这些地区的“一些学校 ”,也不是其他任何学校,而是对北川中学垮塌教学楼进行质量鉴定。毋庸置疑,北川震害严重;由此可以推论,北川中学的垮塌教学楼,纯粹是由地震引起,其中不存在任何有关建筑材料和施工质量的问题;但是,假设与推测不能代替事实,也不等同于调查结果。惟有公开、公正和科学的调查研究,上述推测才能得到论证,形成有科学价值的结论,并且产生公信力。
    
     然而,根据这份文件的回答,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里可能隐藏着一个我不敢相信的、危险的、甚至是爆炸性的结论:北川中学的垮塌教学楼,没有经过任何建筑专家的质量鉴定!并且,根据四川省建设厅“不鉴定”的规定,它也不可能再得到质量鉴定!我接下来的一个推论是,建设部派出两千专家到四川调查房屋倒塌,居然没有一位专家去过北川中学做鉴定?!如果连北川中学这个造成了一千三百多学生遇难的特大校舍垮塌个案都没有得到调研,专家们“地震是毁房罪魁”的结论,究竟是怎么得出来的?
    
     目睹北川中学垮塌悲剧,四川省教育厅副巡视员林强在去年的5月23日上书四川省委宣传部及2008奥运火炬传递四川组委会,请求转让其火炬手及观摩北京奥运会资格;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他说:“时至今日,我们还没有积极对校舍倒塌进行系统分析和总结,还没有积极对悲剧责任主动调查取证,更没有积极对死难者家属道歉”……“孩子们的亡灵需要一个说法,家长和整个社会期待一个说法。”
    
     时间过去了整整11个月,5·12周年祭即将来临。在《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已经公布实施的今天,在垮塌校舍建筑质量开始调查即将一周年之际,我想重申林强的观点,真相比荣誉更珍贵。不久前,什邡市政府提出,将要在5月11日发起“地震宝宝抓周祈福活动”,同时倡议成立“国际受灾儿童纪念日”。响应这一倡议,并且,和这一倡议更为契合的活动应该是,在这一天,公布每一所有垮塌校舍学校的建筑质量调查报告,并公祭遇难学生。
    
    
     2009年4月23日
    
    
    作者简介:
    
    艾晓明(1953年11月-) 中国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现代文学研究室主任、博士生导师、妇女和公共问题学者。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
    
    艾晓明是中山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教研室主任、妇女与社会性别研究中心副主任、人文教育重点项目“性别教育论坛”负责人、“妇女与社会性别译丛”项目主持人,同时担任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广东省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
    
    -- ZhangWeiguowww.NCN.org818-921-7086
    
    附有关文章:
    
    含泪吁请灾区各级政府向艾未未投降书
    许晖
    
    
    
    敬爱的灾区各级政府的领导们:
    
     从今天(4月23日)的艾未未博客上,惊闻青川县李姓警官(都姓李)在以艾未未为首的公民调查小组的骚扰之下,口爆而不择言,以孙东东第二自居,喊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最强音:“艾未未,那是个疯子。”这一指控目前尚未得到艾先生的回应,当然,这种情况也是因为艾先生仅仅是一个个体,无法像99%那样近乎被一网打尽又一呼百应,加上艾先生住得实在太偏僻,连摄像机被偷都不能及时找回,当然更不可能第一时间赶到青川,向李姓警官抗议示威了。
    
     但是,需要提醒领导们的是,如同孙东东同志指控99%访民是精神病患者结果导致了不可收拾的局面一样,李姓警官指控艾先生是“疯子”更是完全超越了医学范畴,后果不堪设想。众所周知,“疯子”比精神病患者的病情更严重,更应该受到成虫先生所说的“管”——甚至是严管。那么江油警方指控艾先生说“艾未未是在搞政治”就是对我国政府的恶毒攻击——一个“疯子”居然还能“搞政治”,试问我国老一辈无产阶级政治家还有何脸面自居为“政治家”?一个“疯子”居然把灾区各级政府搞得七荤八素,还被人指控是在“搞政治”,那么你们各级政府是在搞什么?你们不是在“搞政治”,是在搞什么?难道是在搞嫖宿?
    
     各位领导,咱们实在不能这样了,不能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为什么这样说呢?完全可以给艾先生扣上别的帽子,但是千万不能扣上“疯子”的帽子,因为鸟巢就是艾先生伙同老外设计的。跟艾先生“伙同”的老外是不是疯子不知道,但是你们总知道咱们自个儿国家的领导人不是疯子吧?咱们自个儿国家的领导人既然都敢“伙同”钻进艾先生设计的鸟巢里去开幕,去出汗,难不成相信疯子乃中国特色?
    
     因此,为了国家和灾区各级政府美丽的脸面着想,含泪吁请各位领导向艾先生投降,并正式发出降书以示在案。理由如下:
    
     一、艾先生小组的150个电话已经暴露了你们各级政府的丑态,比如著名的美国女特务;
    
     二、这次公民调查的志愿者,秉持着守法、理性的原则,被各级政府刁难之后,每个人都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公民”,再也无法糊弄了;
    
     三、今天艾疯子掌握时机,果断出手,在他的博客上公开了《公民调查涉及的法律知识》,相信以后涌入灾区的志愿者只会越来越多。艾疯子正在进行一项伟大的公民训练,训练的不仅是志愿者,同时也在训练各级政府,训练公权力,你们不改变为政方式,不转换思维方式,到时来到灾区的志愿者人人手持法律文本这个红宝书,你们还怎么跟人战斗?
    
     四、艾疯子这个人惹不起,你看他的原话:“我最终最想做的是把时间给耗过去。”以前他浑浑噩噩,逛来逛去,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搞艺术”无伤大雅,时间倒也好“耗”;可是如今终于给他找到了一个耗时间耗精力耗金钱最终耗生命的最好事情,那就是不断向灾区“派兵”,每天丧心病狂、不顾耗时间耗精力耗金钱耗生命地发布《公民调查日记》,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唉!
    
     五、艾疯子还放出风来:“这个项目是必然要完成的。我们不会因为任何阻力停下来。希望那些不想让我们完成的人不要抱有幻想。”你们还抱幻想吗?艾疯子是艺术家,你们肯定“幻想”不过他,打又打不过,幻又幻不过,丫是世界名流,又不能让丫“被自杀”,怎么办?
    
     还是降了吧!
    
     降了吧!
    
     降了吧!
    
     降比不降好!
    
     早降比晚降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艾晓明:每个人都可以战斗在汶川
  • 艾晓明:以平常心 救普通人—读翟明磊《仁者之怒》
  • 孙文广: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
  • 艾晓明 :为什么不能殴打人权捍卫者
  • 艾晓明:公布调查结果 公祭遇难学生—政府应该发布有关震区每一所校舍垮塌学校
  • 艾晓明:四川好人谭作人 (图)
  • 艾晓明:国家公敌或人民之友?--2008年元旦感言
  • 艾晓明:武汉"河南村"9月16日(周日)遭到暴力拆迁
  • 艾晓明:悲悼中原女孩张静亚 (组图)(图)
  • 艾晓明:"请求国家主席 特赦服刑的艾滋病人"
  • 艾晓明就郭飞雄案致李克强先生的公开信
  • 请传递白丝带活动/胡佳、艾晓明等(图)
  • 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就孙志刚被毒打致死事愤而撰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