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包遵信严家祺等谈从4.26社论到4.27大游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6日 转载)
    严家祺更多文章请看严家祺专栏
    包遵信更多文章请看包遵信专栏
     (博讯 boxun.com)

    来源:明报
     著名知识分子包遵信:
    
    “4.26社论”于4月25日晚新闻联播公布后,群情愤然,学生尤其激动,本已渐趋平静的校园,顿时哗然。学生认为这表明政府要采取强硬措施,可是他们表示绝对不被吓住。北大、人民大学、政法大学、清华……各校学生都要上街,抗议政府对学运的指摘,谴责“4.26社论”。
    
    上街游行?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可不是闹玩!“4.26社论”是根据邓小平的指示写的呀!我在电话问了点具体情,请他们向组织游行的人转达我的劝告,让他们一小时后再给我来电话。等我放下电话再往外拨时竟拨不通了,真急人!只好到公用电话拨“112障碍台”(查询电话是否故障)。回家后拿起话筒倒是通了,没想到拨了一个电话没通,再拿起拨又截断了。
    
    又下楼打公用电话,回到家里还没进门,就听到电话响,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好像听到什么喜讯似的,赶忙进屋拿起话筒,是甘阳(内地学者)打来的。他对我讲几个学校的情,问我有没有办法向有关部门反映,如何劝阻学生上街。我把刚刚北大、人民大学学生打电话的情对他简单地讲了一下,并说准备约一些人到学校去,游说学生。甘阳说,这办法根本行不通,现在几个学校的老师也都拦在校门口,我们再去,只不过增加几个人而已。最重要是能让上面什么人出来说话。
    
    我想了想甘阳的话,觉得很有道理,约几个人又有什么用?如果请上层某人出来做工作,或许还会有点效果。可是找谁呢?有人不能找,有人我不愿找,想来想去想到陶斯亮。她是统战部新成立的知识分子局副局长,知识界对她口碑相当好,年轻知识分子的朋友也不少。最重要是通过她可向上面反映情。于是我就给她拨电话,说了当晚各校的情,担心明天学生上街会吃亏。我说,我现在代表百多名知识界的人向你提一个要求,请你向上面反映我们的心情,无论如何想办法说服学生不要上街。如果学生真的上街,希望有关方面能克制。
    
    第二天上午,我到社科院参加中国现代文化研究会成立大会……会还没开完,我就走了,想到西郊看看,游行到底进行了没有,如果还是游行,我就加入他们的队伍中。可是我的胃不争气,还没到西单,竟痛得浑身冒冷汗,只好回家。到了晚上,几个朋友对我讲了白天游行盛,说政府虽出动了许多武警,却没与学生冲突。
    
    【节录自包遵信所著《六四的内情》】
    
    学运领袖王超华:
    
    4月26日上午刚刚宣布成立学生组织“北高联”,下午北京市委就在人民大会堂召开全市教育系统党政干部万人大会,部署对学生的控制。
    
    当天晚上,高联主要领导人在当局施加的围攻和高压下,被迫取消原定27日举行的游行,并乘坐政府车辆连夜赶往主要校园传达这决定,导致第二天上午各校都发生或大或小的内部分歧,拖延了队伍出校。但是,虽然明知有取消游行的通知,西北郊方向大院校的学生还是先后冲出校园,很快汇集在一起,向天安门进发。
    
    学生队伍还在二环路向阜城门前进的时候,西长安街一带车辆已停驶。来自各个方向的市民,渐渐挤满宽阔的长安街,随后在西单和六部口等地成功冲破军警拦截,为学生开道。此后,自中南海向东走到建国门,声援民的数目和声势都大大超过已开始感到疲劳的学生。
    
    傍晚时分游行还没结束,街头多年来没用过的公共广播系统忽然开始报道,说政府将与各界各地人士广泛对话,我们当时走在东二环路上,和周围的民一起欢呼。据说,这是因为在中南海观看监测荧幕的老人都被民的反响震惊了,不得已改换软的一手来处理。
    
    学者严家祺:
    
    4月27日清晨,学生高举“国人不可再沉默”、“我以我血谏轩辕”等横额,高举用大字写的宪法中有关言论自由的条文,以及“一个革命政党,就怕听不到人民的声音,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等条幅,在学生纠察队员手牵手围成的方阵保护下,井然有序的前进。
    
    每到路口都有6至10排警察组成的人墙阻挡。游行队伍停下来宣读宪法赋予公民集会游行的自由;围观群众不停喊“人民警察爱人民”、“离开!离开”,还向游行队伍送上面包、冰棒、水等。显然警察接到通知,不能动手,也不要硬顶,无奈又自动地让出通路;学生则高呼“向人民警察致敬!”、“理解万岁!”
    
    下午4时,游行队伍即将进入天安门广场时,来了16辆满载士兵的军车,增援堵截学生。这些士兵也在市民和学生的力劝下驶离现场。队伍顺利穿过天安门广场,向东至建国门外返回学校。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4.26社论”杀气腾腾,因意识形态破产
  • “4.26社论”20年,民间白皮书为六四追讨公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