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最大的腐败:集体性“公权私用”/钱征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6日 来稿)
    
    今年三月份全国工商联在全国政协会上递交了一份名为《我国房价为何居高不下》的大会发言说,其房地产商会去年就全国9城市“房地产企业的开发费用”的调查显示,在总费用支出中,流向政府的部分(即土地成本+总税收)所占比例为49.42%。
     其中,三个一线城市中,上海的开发项目流向政府的份额最高,达64.5%;北京为48.28%;广州为46.94%。 (博讯 boxun.com)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市长韩正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不知全国工商联的数据怎么来的,肯定有误。不过,他没有透露自己掌握的数据。
    最近上海方面称将公开土地出让金数据回应工商联发言稿,这样的对话是鸡同鸭讲,永远说不清。每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心里都有一本清楚的帐,不能公开的帐,就是灰色开支,官员的行贿、索贿、被敲竹杠等等额外开支。我想房地产开发商没有依据敢这样大胆说吗?敢得罪当地政府?除非他们永远也不想在上海开发了。
    从工商联公开的数据看,上海地区的开发成本远远高于其他城市,我们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开发商在上海的灰色支出要远远大于其他城市?我宁可相信开发商的数据,数据可能不是完全精确,但也不会相差太远。我说一件鲜为人知的事情,也许只是冰山一角,已经可以看出上海市的一些官员贪婪到何等地步。
    官员住房都有标准,单位会安排住房,过去的官员几十年来都老老实实的这么住着。随着环境的变化、腐败的蔓延和房价的节节上涨,一些官员就把眼睛盯上了上海的好房子,凡是看中的好房子不捞到手不死心,多多益善。甚至发展到集体性“公权私用”,一个小团体,一个小山头集体霸占看中的房子,并花费大量纳税人的钱去装修。
    上海市徐汇区建国西路394号,位于建国西路太原路西侧,是上海最佳的地段好,环境好,房型好的公寓大楼,以前是法国太子公寓,一九三五年建,九层楼高仅住十八家,每套住房建筑面积三百多平方米。楼前是个大花园,东侧有一建筑下面是食堂,二楼是可以容纳二百多人的礼堂,有舞台和放映装置。礼堂的南面是一排车库,楼上是司机的住房,公寓楼四周都是矮矮的花园洋房。这栋房子几十年来一直是上海市公安局的办公楼。
    突然有一天公安局搬出去了,开始了神秘的装修,不久传出消息原来市里的一些官员看中了这栋房子要占为己有。这栋建筑的设施毕竟陈旧了,要现代化改造必然要花费大量财力、人力、物力和时间。改造到一半,陈良宇案件败露了,这下是骑虎难下,工程无法停下,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完工花了一年多时间,内部是如何的现代化装修我们无从得知。东面的礼堂和车库被拆掉,建造了一排别墅并专门设计建造了三千平方米的观景花园。
    房子改造完了,谁还敢住进去?如果是某个官员的个人行为那就吃不了兜着走,而这次是集体性“公权私用”,人多力量大,要掩盖这件事总有办法的。这些官员不愧是老手,不但掩盖了事情,还做了人情,房子让北京工作的部长级上海籍干部退休后回上海居住。
    现在我们还无法知道当时要霸占这些房子是哪些官员,但既然改造达到部长级干部的住房标准,我们可以认为当时要霸占这些房子的应该是上海市市级官员,而且也只有市一级官员才有权叫市公安局搬走,同样也只有市一级官员才能搞到如此多的钱来改造这样大的工程。如此大的现代化工程改造到底花费多少钱我们不知道,我想没有几千万大概是搞不成的,内部豪华装修的话上亿元都有可能。那么这些钱是从何而来的?
    这样花巨资改造和建造的房子算一下可住二十四家,二年多过去了仍有三分之二的房屋空着。纳税人的钱真不是钱。
    我们从小受正统的共产党教育,印象最深的是这么一句口号:“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这当然只是一个理想,但有了这个信仰,官员们在生活上克勤克俭,工作上尽可能的为民众办事。而现在上海的一些官员是肆无忌惮的花纳税人的钱来享受。社会上经常呼吁捐款救助病危孩子,就因为缺八万、十万孩子无法救活,这些官员用在他们装修上的钱能挽救几百、上千个孩子的生命。这些官员的心中有老百姓吗。
    集体性“公权私用”是个体腐败官员经过长时间的相互探索、磨合、演变形成的,是腐败新的形式。个体腐败官员是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而集体性“公权私用”的腐败官员见面是有说有笑,大家彼此彼此。集体性“公权私用”的腐败官员可以大手笔的侵占公共资源,可以利用公权让公安局搬走,可以利用公权调拨巨款来装修,这是个体腐败官员无法做到的。集体性“公权私用”腐败官员可以在事情败露了利用公权掩盖腐败行径,甚至还会花费大量纳税人的钱来破财消灾。更重要的是这些集体性“公权私用”的腐败官员有一种安全感,法不责众,有本事把我们一锅端,工作就瘫痪了。他们相互依靠,集体对抗。胆子越搞越大,越来越贪婪。
    建国西路394事情是集体性“公权私用”的经典例子,希望上海市委领导给上海市民一个说法:当时是哪些官员参与了这件事情?他们到底用了多少钱?是如何出帐的?只有让这些官员真真地感到痛苦、尴尬,才有可能让他们的贪婪有所收敛。掩盖过去,蒙混过去,一旦有机会他们的贪婪本性还会暴露,那时候上海市民称他们人民公仆?还是搜刮民脂民膏的吸血鬼?
     上海网友钱征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建水: 公权私用考量中国
  • 谁在开启中国司法史上公权私用的“先河”?/小草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