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信仰和牺牲都值得验证——有关《潜伏》《团长》/刘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水更多文章请看刘水专栏
     今天回头看,难说国民党与中共谁比谁“革命”的动机更高尚或更丑陋。当初都是满口叫喊“主义”、“人民”动员民众革命,但是一旦夺得政权,遭受清算的首先是人民。只要稍微了解一点中国国民党和共产党历史的人,都不难找到答案。
     (博讯 boxun.com)

     两部电视剧都分别看了两遍。看《潜伏》第一遍,不挪窝趴在电脑前看了一个通宵。两剧都有突破国共意识形态的企图,或者说挑战更为恰当。脸谱化、标签等政治波普都被故事情节有效消解,这也是编剧导演所期望的,目标基本达到。让观众看到了人——作为军人或作为特务的人。这不同于1949年之后大陆拍摄的非黑即白、单调的战争片、特务片,这是一个进步。
    
     2008年这两部片子集中被官方准许拍摄,非常突兀、蹊跷,这不是说,一夜之间中国的导演都变成人了,懂得把“国民党反动派”当人看待,似乎官方也人性化了。不是这样的。艺术为政治服务,在大陆一元意识形态下并不会改变。改变的只是外部政治环境,即国民党马英九当选台湾总统后,不再寻求与大陆中共对抗。马政府“不统、不战、不独”主张,深得大陆欢喜,两岸的准军事紧张对立化解为兄弟之间和平的“分家而治”。
    
     感谢台湾西方民主制度的魅力和魔幻,终于让我们观赏到中共美女与国民党帅哥的谈情说爱!以及他们各自的忠诚、信仰、牺牲在现实政治中都找到了落脚点,也具备了判断标准。共同利益的最大化,是双方所乐见的。直航、观光是最直观的。也许当代大陆导演从来不愿把意识形态当做要点来考量,但他们并无力挑战官方设置的“敌我”等种种政治禁忌却是事实,其他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制度和意识形态对人性的塑制能量不可小觑。让维护制度的统治者受制于民意和法制,让他们敬畏监狱,才有可能打消内心的邪恶。这两剧对冷酷的意识形态事实上做出了局部瓦解,不管导演是有意无意。
    
     2008年,除了地震、奥运会、拉萨暴乱、雪灾,马英九当选台湾总统,对地缘政治重要性不言而喻,但被人们忽视了。因此,两岸分治的和平图景,才是两剧被批准拍摄的关键。假如马英九象阿扁一般高强度推演“台独”,我们不会看到国民党“远征军”,也不会看到中共美女与国民党帅哥拥抱接吻,或者即使看到这两剧,也是更为“政治正确”的主旋律。另外,比起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等投机取巧、自觉规避历史的导演,我更尊重《潜伏》和《我的团长我的团》两位导演的努力。前面那些导演淘汰得越早越好。
    
    
     电视剧就是虚构故事,对剧情我不想谈太多,两剧剧情跟历史真实并不完全搭界,这不重要。如同前面所言,唯一值得称道的是编排了具备人的优点和缺点的人——无论是中共还是国民党人——他们都曾有各自的信仰——他们都曾卑劣狠毒,也都曾理想崇高,都曾杀人如麻——他们都曾儿女情长、看重人情家庭,也都曾奉公敬业、不怕牺牲。
    
     通过抗日“中国远征军”和国共内战,两党交集厮杀的这两个巨大舞台,看见背影里的中国现代史。然而,他们的牺牲是可见的,信仰却是可疑的。
    
     他们信仰的都是“成王败寇”的实用主义哲学,靠枪杆子暴力消灭对方,然后遂行自己的所谓“革命理想”。他们革命成功的时候,往往将自己当初喊得山响的“人民”、“民主”忘得干干净净。国民党在大陆22年统治(1927——1949)、中共统治60年,他们所反对的独裁专制、贪腐堕落、滥杀无辜,却正是他们夺得政权后所极力仿效、期望占据的。成长于一个中共军人家庭,我太清楚他们的所谓政治信仰,是如何把一个人锻造成制度机器上的“标准件”,洗脑、挤压、改造、扭曲、服从。
    
     所幸,国民党在其建党将近100年,才被迫在台湾岛兑现当初对人民的承诺,但早已与他们当初的信仰南辕北辙、面目全非。
    
     《潜伏》所遭遇的悖谬,正是去年奥斯卡获奖电影《朗读者》所不懈追问的:个人不问是非,只听命于政府,假如战争胜利了,那么个人就是英雄。英雄就一定是英雄、罪人一定是罪人?那么战争失败了,个人与政府谁更该承担罪责?法律不可能审判一个抽象的制度和政府,只有对参与其中的个人进行惩处以实现社会正义,这公平吗?这也许用人类普遍的愚蠢只有人类自己出代价才能解释得通。
    
     人性的存在具有无限可能性,个人总是弱小无力的、容易被政客蒙骗,对善与恶、是与非,不是个人品质完全能够把持、社会道德伦理能够约束,甚至战争时期的法律也是无能为力。虽然普通民众被邪恶政府裹挟,但是个人还是有选择从善的机会。因此,人类发明了较好的民主制度来加以保障人性的自然,选举、授权、监督政府和授免权力,让人性选项趋向于更多的良善、平和和自由,才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所有的牺牲不见得都有价值,所有的信仰都值得质疑;信仰需要验证,牺牲价值也需要验证。但是,抵抗日本侵略的牺牲都值得尊重,无论是中共还是国民党。
    
     “成王败寇”的制度哲学,从来不会建立起现代意义上的民主国家,需要重建新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台湾国民党值得学习和仿效。正如共产党宣言所标榜: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今天并不过时。人民从来不需要被政府强制代表,只需要选举和授权代表。
    
     民主、自由中国在哪里?民主距离我们仅有台湾海峡30海里,自由距离我们只有深圳河一河之隔。很近又很遥远。
    
    
     2009年4月16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水: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 刘水:中国将崩溃
  • 刘水: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 刘水: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 刘水: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 刘水:以死亡告别共产极权梦魇——韩国电影《逃北者》观感
  • 刘水: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 刘水:央视被烧穿的脸
  • 刘水: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 刘水:枪与玫瑰《CHINESE DEMOCRACY》
  • 刘水:杀人不过头点地
  • 刘水:《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 刘水: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 冬天里的宣言——写在《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刘水
  • 刘水公开批评独立笔会决策层
  • 刘水:致“自由中国论坛”公开信
  • 刘水: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 刘水:“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 刘水:北奥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 刘水: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 作家刘水就“阎崇年”将告自己诽谤一事的再次声明
  • “阎崇年”称将告刘水“诽谤罪”(图)
  • 警方限制异议作家刘水回深圳工作
  • 学运领袖异议作家刘水被剥夺工作权利
  • 刘水快评:重判许霆5年广州中院偏袒银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