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名人屡屡失言:该怎么说话是个大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4日 转载)
    
    来源:新浪博客 
     近年来,“名人说大话”(偏私的话,胡话,大话,等等,用大话笼统概括之)的效应有愈演愈烈之势。这不,最近的公共空间中,那边孙东东颇具专业口吻的“精神病风波”尚未平息,这厢成龙大哥多少是街头大嫂式的“国人欠管论”风生水起。 (博讯 boxun.com)

    
    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大话名人”中的名人----张维迎----最近有好事者整理了“张维迎语录”,在网上颇为流行。此番想起他倒不是想望着听到新的大话,而是借评判他的一句大话----官员是改革中受损最大的利益集团----来探讨一个问题:名人该怎么说话?因为,在网络时代,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张维迎的“官员是改革中受损最大的利益集团”论调,曾经在网民中激起强烈反弹。张维迎说这话什么意思?前些日子他在接受凤凰卫视许戈辉主持的“名人面对面”栏目中做出澄清,“说官员是改革受损最大利益集团其实是反讽”。但是,我以为,即使是反讽,这句话本身仍不周延,作为公众人物,其论说方式也容易混淆视听,因此仍有辨正之必要。
    
    客观地说,中国迄今为止的改革,整体上呈现的是“多方共赢”的局面。这正是改革迄今仍有正当性的根本理据所在。从改革的初衷来看,它不是一种“零和博弈”的政策安排;从改革的过程来看,它也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丛林法则”的演绎逻辑;从改革的结果看,尚未演变成“赢者通吃”的严重乱局。客观地说,改革是一场惠及千千万万中国人民的伟大创举。这是我们观察“谁在改革中‘受损’最大”问题的认识前提。
    
    既然如此,为什么仍有这样的问题出现?这就涉及到社会政治发展的一种普遍的群体心理,即“相对剥夺感”(relative deprivation)。“相对剥夺感”指的是,人们把自己的当下处境同那些在同样环境中的人群相比时,发现自己的处境不如其他人后所产生的一种不满心理。这是一种拿一个群体的处境同其它处境更好的群体相比时所常有的心态。
    
    “相对剥夺感”还可以是一种纵向比较所产生的心理落差;就是说,一个经历过财富增长或者权利扩张的群体,一旦发现这种进程停滞不前了,甚至倒退了,便会产生“相对剥夺感”。当然,“相对剥夺感”也可以用来指涉不断增长的心理预期与现实之间的反差。当中国的改革进入深水区之后,人们会发现,似乎所有的社会阶层都对现状不满,都牢骚满腹。这种近乎普遍的社会心理,可以分别应用、或者综合应用上述三类“相对剥夺感”理论来解释。
    
    如果认可这个解释路数的话,那么,“谁在改革中‘受损’最大”的问题,就可以转变为“谁在改革中经历的心理(落差)冲击最大”的问题。从这个视角出发,张维迎的说法,倒有一定的道理。按照张维迎的说法,在改革开放之前,农民在当官的面前的地位,比现在要差多了。原来一个干部来到村子里,全村人都抢着请他去吃饭,为什么,就希望他给一点好处,分配一点救济粮,或者孩子以后帮助出去等等。农村土地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农民就不理干部了。
    
    为什么?我自由了,我的生杀大权不在你手里边,所以干部的失落感就很强。从这个意义上说,改革既是个让“利”于民的过程,还是个还“权”于民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在“利”与“权”的另一端,就是“官”,自然要“失”去很多。这种说法,可以用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戴慕珍(Jean C. Oi)的理论模式来解释。她说,集体化之后的中国基层政治,遵循的是一种“恩庇侍从”模式(patron-client ties)。
    
    在此模式中,干部因其国家代言人的角色,不仅拥有代表国家(或者上级)之意志与政策的权威,而且,在计划经济体制之下,也拥有支配各种资源、分配各种利益与机会的权力。在国民无法自由流动的体制中,干部就是所辖区域、所在单位之国民的庇护者,辖区内的国民,则成为受其荫庇的附庸。庇护者的权力优越感自不待言。
    
    
    
    
    
    
     且让我们回到辩题。张维迎说,“说官员是改革受损最大利益集团其实是反讽”。的确,张教授在这里其实是用一种反讽的说法,道出中国改革的实质,并且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怕被人误解指责,其学术勇气与道德勇气可嘉;但是,在“反讽”之后,他本来还应该正说,“官员也是改革受益最大的利益集团(之一)”。因为正是这句话,不但符合国人的普遍感受,也符合中国改革的特点,更是向人们指明了今后改革的方向。其实,从他作为一位主张市场化改革的学者来说,这一点也是张教授所主张的。遗憾的是,张教授没有接着说后一句话,这就等于他没有把改革的逻辑和特点向人们讲透,因而混淆了视听,引起了误解,落下了口实。作为一位可以引导舆论的公众人物,用一些似是而非的“偏激”语言吸引眼球,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这正是吾人应苛责于张教授的地方。
    
    最后,对于意见领袖,王夫之在《读通鉴论》卷五成帝篇中的这段话还是值得记取的:进言者极其辞,而必有所避就,非但以远嫌而杜小人之口实也,道存焉矣。嫌已远而小人无间以指摘,则君之听不荧,而言乃为公于宗社。君子慎言,言则有所避,言则必成理。唯此,对上不留嫌隙,对下不落口实,这样的言才能“为功于宗社”。
    
    附张维迎语录
    
    尽管张维迎否认自己并非故意“语不惊人死不休”,但却产生了这样的效果,他的许多言辞稍加剪切处理,很快就变成烈性炸药。张维迎总激愤于被媒体和大众误解、歪曲,但不能否认的是,他的言辞有被误解的潜质。观点
    
    “即使是‘零价格’甚至负价格转让(国企),国家也不一定吃亏,因为很多国企都有负债和职工负担,这就好比你带着女儿改嫁和你单身一个人改嫁时的谈判能力肯定是不一样的。”
    
    “许多国有资产是冰棍,不用也会自然消失的,只有运作起来才会产生效益。”
    
    “官员索取剩余可能是一个帕累托改进:因为它有利于降低监督成本,调动官员的积极性。”
    
    “官员是改革中相对受损最大的利益集团。”
    
    “中国企业家就像人在黑夜里走路光着身子没事,但这时突然有人将灯打开了,这时多么无奈多么尴尬。”
    
    “中国的企业家即使白天没有做亏心事,仍然还是害怕鬼敲门。”
    
    “改革实际上就是要把资源配置的权力由政府转向民间,用企业家代替政府官员制定经济决策。”
    
    “给人带来的伤害越多,社会收入就会越高,所以拿枪比拿刀的收入高,拿炮比拿枪的收入大。最高能力的人从事企业,这个国家诚信度就比较高,人们就相互比较信任。”
    
    “现在中国好多大学都在盖庙,庙盖得比世界一流大学还漂亮。但是盖庙容易,请和尚难。和尚不念经,牧师不信教,盖庙又有什么用?”
    
    “黑窑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种必然现象,社会要发展,必然有人付出代价。虽然‘黑窑’事件有点不合情理,但是我们还要看到毕竟山西为这些无业游民提供了就业的机会,让他们有吃、有住、还有工资,这对社会的稳定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中国目前为什么穷人上不起大学?是因为收费太低。”
    
    “学者要有公信力,不与无耻的人论战”。
    
    “谣言是杀人的,我告诉你,如果我自己稍有闪失,如果我做的哪怕有一点的事情是有问题的,我早被杀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恩威﹕太多成龙
  • 成龙与孙东东相比,谁更自私与无耻
  • 董建华不赞同成龙“港台太自由很乱”的言论
  • 20学者致信成龙:奴才只成虫不“成龙”
  • 再看成龙望人成虫和望人成奴之论
  • 于浩成:我为什么签名公开信《奴才不会“成龙”》
  • 请问成龙先生,中国人需要被谁管?/刘渠景
  • 从成龙失言谈自由:司法独立与新闻自由
  • 成龙关于自由的个人评论掀起轩然大波/RFA
  • 像成龙一样学会揣摩圣意
  • 如果成龙生长在严格管理的俺们大陆
  • 潘一丁:高等动物对成龙的围攻
  • 成龙反对自由或将唱衰自己/航亿苇
  • 北京宪政学者致成龙:逃避自由是现代社会的典型病症
  • 成龙翻唱新作:做个好奴才!!!(图)
  • 成龙们,草民们要的是生存尊严!/李铁
  • 刘士辉:前有犬獒东东,后有太监成龙
  • 李铁:成龙,草民们要的是生存尊严!
  • 奴才不会“成龙”-- 致国际武打影星成龙的公开信
  • 成龙“太自由”言论遭两岸三地抨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