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天上掉下个“诽谤政府罪”/潘洪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4日 转载)
     与河南灵宝的王帅一样网上发帖曝光政府违规征地,内蒙古男子吴保全两度被鄂尔多斯市警方跨省抓捕,并以“诽谤他人及政府”的罪名被判刑1年(4月19日《南方都市报》)。
    
     公民因批评政府或政府官员而被治以“诽谤罪”,王帅和吴保全并非仅有的两个例子。《刑法》规定,诽谤罪属自诉案件,告诉的才处理,“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但在上述案件中,地方政法机关都随意将公民的批评定性为“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目的就是为了以公诉代替自诉,以便用“诽谤”罪名对胆敢批评政府或政府官员的公民施以严惩。 (博讯 boxun.com)

    
     在重庆 “彭水诗案”、陕西“志丹短信案”、山西“稷山文案”直至河南灵宝“王帅诽谤案”等案件中,地方政法机关为了给公民套上“诽谤罪”,尚需给公民扣上“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帽子,将原本须由被“诽谤”的政府官员提起自诉的案件,改为由政法机关直接介入。虽然这样做实际上毫无道理(政府不能随意认定公民的行为“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但毕竟多少还考虑到了要适合法律条件,以“严格”套用法律上规定的罪名(“诽谤他人”)。而在“吴保全诽谤案”中,在地方政府和政法机关的干预下,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地方法院竟然在判决书中称吴保全“诽谤他人及政府”,这无异于在《刑法》规定的罪名之外创造了一个新的罪名——诽谤政府罪。法院擅自虚构“诽谤政府罪”,实在是法律的耻辱,是司法机关的耻辱,令法治为之蒙羞!
    
     必须强调,在现代法治社会,政府官员作为执掌公权力的公众人物,其名誉权、隐私权需要受到限制,即便他们自认为受到公民“诽谤”而提起自诉,法律也不应无条件地支持他们的主张,因为法律不能要求公民对政府官员的批评百分之百事实准确、态度中肯,否则只会从根本上将公民的批评权、监督权彻底取消。更重要的是,政府的名誉和形象建立在法治与公信基础之上,不会仅仅因为公民的批评而严重受损,政府作为公法人,不具备私法人享有名誉权的基础,政府更不能针对公民提起名誉侵权及诽谤侵权诉讼。
    
     孟子说,“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如果一个政府官员动不动就控告公民“诽谤”,如果一个地方政府将“诽谤罪” 发展成为打压公民批评的法宝,如果一个地方法院公然创造出了“诽谤政府”的罪名,这只能说明,他们其实并没有受到什么诽谤,而不过是滥用权力“自我诽谤 ”、“自取其谤”罢了。
    
内蒙古男子发帖反映征地问题被判刑 重审又加刑

     一审:诽谤政府
    
      法院认为发帖危害了本地区作为全国先进市区的社会发展秩序
    
      8月20日,吴保全被提起公诉。9月4日,在东胜区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因检方建议适用简易程序,公诉人没有到场。由于无法应答吴及其辩护律师赵鹏的无罪辩护,法官裁定择日按普通程序审理。9月23日,第二次开庭审理。
    
      律师赵鹏以诽谤罪构成要件不全辩护,公诉方则只是围绕征地是否合法、补偿款是否合理、承诺是否兑现等问题进行陈述、举证,力证吴保全捏造事实。
    
      2008年 10月17日,一审判决结果宣布:诽谤罪成立,判有期徒刑一年。法院认为,吴在没有全面了解康巴什新区开发情况的前提下,只听信少数人言语就公然在网上捏造事实发布帖子辱骂诽谤他人及政府,给个人及本地区造成恶劣影响,危害了本地区作为全国先进市区的社会发展秩序。
    
      重审:加刑1年
    
      重审判决书没有对吴保全新的指控罪名和证据
    
      拿到一审判决后,吴保全作出决定:上诉。
    
      今年1月4日,鄂尔多斯市中院发回一审法院重审,理由是“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吴保全犯诽谤罪事实不清”。
    
      2月19日,案件在东胜区法院重新开庭审理。前来旁听的40多名失地村民强烈要求立即释放吴保全。当天,被关押了10个月的吴保全获取保候审,他以为无罪获释近在咫尺。
    
      第二天,吴保全第三次被关押。
    
      3月10日,重审判决书转到吴保全手中:诽谤罪成立,判有期徒刑两年。
    
      重审判决书中,没有看出对吴保全新的指控罪名和证据。
    
      吴再次上诉。4月17日,他得知,鄂尔多斯市中级法院裁定,维持原判。
    
      对于两份事实依据大体相同、结果却不一样的判决书,鄂尔多斯市中级法院第一次裁定为“事实不清”,第二次则裁定为“维持原判”,间接承认“事实清楚”,原因何在?
    
      参与合议过吴案的该院刑事庭副庭长刘银福称“这个没法说”。他一再重复,裁定是审判委员会做出的,吴如果不服判决,可以走法律程序。面对记者一行几人的追问,他多数时间保持沉默。
    
    据《南方都市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脱吧,诽谤不攻自破/万生(图)
  • “诽谤”以言治罪不断 的“四权”何在?/小草民
  • “诽谤政府”——中国法律个案何以乱象丛生?/巩胜利
  • 同为“诽谤”,待遇天壤之别!
  • 从神七假新闻看中共诽谤手法/何远村
  • 权力傲慢、宪政失序与官民矛盾的激化——郏啸寅诽谤案的宪政考察/王光良
  • 关于蕲春网络“诽谤”案的思考
  • 王军涛针对新华网进行诽谤发表声明
  • “被诽谤县委书记”免职原因为何“不便透露”?/徐林林
  • 刘水:记者诽谤案中案:官权与民权的较量
  • “诽谤领导”案 到底是民愤 还是官愤?
  • 不能让“诽谤领导”事件反复重演/小草民
  • 小草民:从稷山诽谤等案看到危险的公权滥施
  • 现代创新版“文字狱”---“诽谤领导”罪
  • “诽谤领导案”是对依法治国的践踏
  • 到底是领导诽谤公民 还是公民诽谤领导/小草民
  • 小草民:“诽谤领导”案中危险的公权滥施
  • 小草民:滥用公权产生莫须有的“诽谤罪”
  • 不能让“诽谤领导”事件反复重演
  • 关于 “诽谤罪”杭州某些领导追杀举报人 的作秀问题
  • 人民网:“诽谤政府官员案”为何此消彼长?
  • 批评政府以诽谤治罪:拯救大兵吴保全在线(1)
  • 网上发帖揭内蒙征地黑幕 网民被诽谤入罪判两年
  • 中国青年网上揭批政府被控诽谤判两年(图)
  • 张清扬:最新奇闻:发一篇帖子,居然成立“诽谤罪”
  • 山西稷山诽谤案当事人上访申诉后遭纵火报复
  • “黯黯阴霾”(二) 博讯记者政文被诬陷“诽谤罪”的证据(图)
  • 瑞星公司声明:记者王学武编造假新闻 恶意诽谤 
  • 打你骂你诽谤你那是给你最好的无上养( 净空老)
  • 张艺谋告刘信达诽谤 “女儿惨遭洋老公抛弃”(图)
  • 裸聊门主角袁松华状告受害人“诽谤”(图)
  • 陈道军判决书爆光:认定诽谤共产党等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图)
  • 作家刘水就“阎崇年”将告自己诽谤一事的再次声明
  • “阎崇年”称将告刘水“诽谤罪”(图)
  • 常州市长受诽谤发帖/鲁国平
  • 江苏启东举报人沈德新的诽谤罪是如何成立的?(图)
  • 滕彪李苏滨关于青岛于建利涉嫌诽谤罪案的辩护意见
  • 盘点因言获罪 “诽谤领导” 十大冤案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鲁宁平:莫名其妙涉嫌诽谤,正义女子遭遇不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