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路:我们家的前花园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3日 来稿)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别的人家都是后花园,我们家是前花园。而且,确切地说,一开始也不是我们家的,它与我们家的庭院隔着一堵弯弯曲曲的矮墙,它是六奶奶家的。
     (博讯 boxun.com)

    有人说人生记忆的开端都是从一个事件开始明晰起来的,我的这个事件是我从青岛二姑姑处回家,那年我大概三岁。我二姑姑是个女八路,42年从青岛大学投奔北海解放区,49年6月3日随解放大军入青岛,从此住在青岛。她没有孩子,捡了个女孩,就是我的小表妹宁静。
    
    我已经不记得我是为何去青岛的了,也不记得在那里住了多久,只有一件事印象深刻,就是我回家的时候说一口青岛方言,以至于母亲很诧异:这孩子说话怎么这味儿?
    
    后来我知道,我的这个二姑姑不是亲姑,她是我父亲的表姐,我爷爷的外甥。我们家本来住庄干,因家贫,我爷爷的姐姐——我的老姑妈给沙梁綦姓进士的后人做了添房,生了两个女儿,这就是我的大表姑和二表姑,我爷爷跟着过来做了小长工,后来落户沙梁。我父亲哥两个,没有姊妹,她就成了我的亲姑姑。我二姑姑跟六奶奶是本家,都是沙梁綦姓进士的后人。
    
    这个关系非常复杂,我母亲不知道跟我们絮叨了多少次,我才大概弄明白。
    
    开始有记忆了,记得母亲给我的第一条禁令就是不许翻过矮墙去那个六奶奶的前花园。可是那个花园太有诱惑力了,特别是春天,探过墙头,里面是一行行绿油油的菜蔬,还有一个井台,两株花树,一株嫣红,一株雪白,各种颜色鲜艳的鸟儿在枝头跳来跳去,唱着好听的歌儿,现在想来,大盖是桃梅和白玉兰吧。
    
    我母亲不喜欢六奶奶,在背后她总是叫她六老嬷嬷,而且不许我去她家。我印象里六奶奶是个小脚的有些妖气的老太太,她是六爷爷的大老婆,自己没有子女,六爷爷的几个孩子都是一个捡来的丫鬟生的。其中一个女孩小芳跟我一般大,有点傻,脸上、胳膊上老是青一块、紫一块,母亲说,那都是六老嬷嬷拧的。
    
    有一次我偷偷翻过矮墙去,在墙根的草丛里捉蚂蚱,突然小芳推开栅栏进来,她提着一个篮子,好像来摘菜,她一见我就说:我要告诉我大妈!我晃晃拳头说:你敢!她就很害怕,眼里有了泪花。我想了想,分了一个蚂蚱给她,我们俩就在井台光光的白玉石上玩。她用红头绳栓了那只蚂蚱的腿,牵着它一蹦一跳,一会儿蚂蚱的腿断了,她急得又要哭,我就又捉了一只给她。她开心地笑了,含着泪花说,你真好。我就很得意,站在井台上高高的往井里撒尿。小芳突然指着我的小鸡鸡说,你有鸡鸡,我没有,我大妈老打我。
    
    我就很奇怪,说:给我看看,你怎么会没有呢?
    
    她把裤子褪下,果然在长鸡鸡的地方,她那里光秃秃的,只有一个横着的沟,像个“1”字。我正纳闷,六奶奶突然从墙头探出头来:小芳,你摘的菜呢?
    
    我吓得抱头鼠窜,翻过断墙,逃之夭夭。
    
    后来上学了,我才知道男女有别,区别就在于有没有小鸡鸡。我有小鸡鸡,这怕是我平生第一件自豪的事。
    
    关于前花园,印象深刻的第二件事是,我母亲突然跟六奶奶吵起来了,起因好像是六奶奶把那堵短墙砌了个大肚子,侵占了我们家的空间,我母亲就骂她,骂得好凶,好像还涉及到她老人家过去的私生活。总之,六奶奶就探过墙头,很和蔼地跟母亲说好话。后来,这事不了了之,再后来,短墙没了,我们家新盖了四间房,前花园就成了我们家的庭院。原先载树的地方,挖了个茅房,一棵树被圈在了里面。那个井台不知所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中共的“民主化”思路
  • 刘路:我没有参加“六四”
  • 刘路:四月心情(多图)(图)
  • 归去来兮:忽东忽西,也许是刘路性格中的矛盾冲突的展现
  • 刘路:老路为什么为“特务”辩护?(图)
  • 刘路:中国,你与我有什么相干?——一个西藏喇嘛的证词
  • 刘路:十七条与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
  • 刘路:二月风多草色寒——遥送杨子归国(图)
  • 刘路:《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的方向
  • 刘路:酷刑是一种政府犯罪
  • 刘路:君问归期未有期——旅美心潮之二
  • 刘路:危害国家安全罪不是具体的罪名
  • 刘路/关于08宪章:过渡政府应该反省
  • 刘路:《零八宪章》:催生一个新中国
  • 刘路等:告全国人民书(签名版2282人...))(图)
  • 刘路:杀死了杨佳,毒死了共产党 (图)
  • 刘路:谁将把西藏推向独立?(图)
  • 刘路:用情意温暖黑暗----记一次软禁(图)
  • 刘路:胡温才是罪犯
  • 刘路:从孙文广教授遭袭击看共产党沦为黑手党
  • 刘路:不屈的良知——夜访高律师解开层层谜团
  • 刘路关于刘晓波被羁押答朋友问
  • 刘路:晓波祖桦被传讯,共产党要提前清场?
  • 该抵制的是国货还是法货?—刘荻、刘路对谈国内形势(图)
  • 张清扬:青岛楼市崩盘在即,刘路预言被无情证实(图)
  • 刘路:从广州警察一案两判看司法专横
  • 刘路:我愿陪张青去上访
  • 郭飞熊8岁儿子无钱上学 刘路呼吁朋友捐献爱心
  • 齐鲁晚报报道跨海“网络诈骗案”/刘路
  • 刘路:大陆公安成功破获涉台网络诈骗案
  • 刘路:欧阳小戎被软禁
  • 刘路:逮捕吕耿松,谁将付出代价?
  • 刘路 (山东) :为自由辩护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下)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 (上)
  • 刘路: 一篇关天网文,扳到一个腐败法官
  • 刘路:十字架的高度—信仰中国的精神坐标(图)
  • 刘路:权力对诗人的宣判—力虹案宣判记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