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路:中共的“民主化”思路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2日 转载)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刘路
     (博讯 boxun.com)

    4月18日司徒华先生在纽约中华公会演讲时,认为中国将会在13年之后的2022年实现民主,届时将平反“六四”。华叔的理由有两点,第一是苏共从建立苏联到苏联解体,时间是73年,从1949年中共建政算起,到2022年也正好是73年,中共应该过不了73年这个关口;第二是中共的意识形态已经破产,执政的合法性已经流逝,目前是苟延残喘,没有人真正效忠它。
    
    我向华叔提出一个问题:国内有一种流行的说法认为,中国目前最紧要的问题是改善人权、完善法治,而不是改变体制,即不是立刻实现民主的问题,他们认为中共只要解决了目前的社会热点问题,改善人权,完善法治,促进经济的发展,就可以使社会保持稳定,从而维持这个体制。华叔对此有何评论?
    
    华叔可能没有太听明白我的意思,他只简单的回答人权和法治问题都是体制问题,没有民主都谈不上解决这些问题。
    
    实际上,对于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中共与政治反对派存在着截然不同的思路。政治反对派的思路就是西方的宪政民主制度,就是08宪章,这里没有什么可以再讨论的。中共的思路现在也日趋清晰,用它的话说,就是“走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道路”。其基本的含义是:在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不改变现行的政治体制框架前提下,解决人权和法治问题,从而保持经济的高速发展,促进社会的稳定。说的再明白一点就是在中国经济上搞资本主义,政治上实行共产党的开明专制。
    

中共对国际国内形势的评估
    
    杨建利博士对目前的国际国内形势评估是:国际形势越来越坏,国内形势越来越好。中共则认为,国际形势越来越好,国内形势越来越坏。杨建利作为政治反对派的领袖,他站的立场跟中共完全相反,实际上他与中共所做判断的内容却是一致的。
    
    国际形势有目共睹,中共使用金钱外交让欧美折腰,这里就不再赘述。单说国内形势,中共的认知与政治反对派略有不同。中共认为,目前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实际上是转型时期出现的正常社会现象,与法制松弛、官员贪腐、利益集团垄断社会资源与民争利有很大关系,但是这些问题并非不能在现有体制下解决。只要不再制造像镇压法轮功这样的新的社会热点问题,随着经济的发展,时间的流逝,这些问题都会慢慢消解,社会将日趋稳定。
    
    有一位社会学家曾经撰文谈到中国目前维权运动的特点,其一是没有政治诉求,只要求解决具体利益问题;其二是没有严密组织,大都是一哄而起,一触即散,满足了要求立即就天下太平;其三是容易失控,越来越倾向于暴力化。这种分析虽然粗糙,但是大致是正确的。实际上目前的维权群体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其一是利益型的,包括下岗职工群体,失地农民群体、拆迁户群体、出租车司机群体、复转军人群体、民办教师群体和司法错案的受害者群体,这些占了维权群体的绝大多数,其二是政治型的,如法轮功群体、天安门母亲群体、右派群体等等;对于第一类,中共的做法就是尽可能的消解,因为这些问题大都是历史造成的,随着经济的发展,时间的流失,在不触动根本利益的前提下做出一些让步,总可以慢慢消化掉。有中共体制内官员认为,只要经济发展不停止,社会不出现其他热点问题,用10年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基本解决第一类问题。对于第二类,中共的做法是严密监控、严厉打压,决不妥协。因为在这些政治类问题上一旦让步,国际国内舆论就会失控,中共建政以来50年制造的积怨就会全面爆发,社会就会出现动荡,稳定就会受到威胁,中共的执政地位就会受到挑战。
    

中共拒绝宪政民主的原因
    
    中共拒绝进行宪政改革,其目标原因是:历史上负债太重,57反右、文革、六四、法轮功等等,血泪仍在,伤口未愈,一旦实行宪政民主改革,旧恨新仇一并爆发,中共必然失去执政地位,而且还有遭受清算的可能。苏东教训,殷鉴不远,这对已经演变为利益集团的中共高层来说,是不可以想象的。
    
    其路径原因是:启动宪政民主改革,中央权威将受到挑战,利益集团和社会其他受到损害的集团的矛盾将发展为激烈的冲突,中央与地方、利益集团之间、社会各阶层之间的矛盾都将浮出水面,社会稳定不复存在,从而影响经济发展,各种社会集团就历史和现实问题的纠缠和冲突,在旧的机制瓦解,又没有建立起新的解决机制的情况下,将演化为社会动乱,最终导致国家分裂,甚至战乱。
    
    中共认为,面对这样危险的不确定前景,启动宪政体制改革,不是自寻死路么?
    

中共的民主化思路
    
    中共的民主化思路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努力保持社会稳定,努力发展经济。用15年到20年的时间,消解社会热点问题。逐步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体制,建立一个经济上实行资本主义,政治上实行共产党开明专制的新品种(杨建利语)社会制度。
    
    要实现这个目标,中共必须做到:第一、建立和完善法制,做到起码的司法公正,从而保证社会的相对公正,以消解社会矛盾;第二、逐步提高人权标准,改善中国人民的人权状况,把人权从生存权发展权渐渐扩展到其他领域,从而改善国际形象,减轻国际压力。第三、严惩腐败,保持公务人员的相对廉洁和国家机关的公正执法。
    
    中共学者认为,并非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能解决腐败问题。香港和新加坡都非民主社会,但是也能厉行法治,严惩腐败,让公务员队伍保持高度廉洁。中国社会虽然要复杂很多,但并非不能借鉴香港和新加坡的经验。实际上,在中国这样庞杂的社会,更适用在集权的情况下厉行法治。
    
    不过令人困惑的是,中共高层似乎并不重视法治,特别是最近几年,从中央到地方,从立法到司法,法治松弛破坏法治的情况屡见不鲜。在中国,国家违法、政府违法、法院违法而百姓护法成了一道奇特的风景。
    
    笔者认为,中共为了自己的长治和中国社会的久安,可能愿意在不触动它的根本利益、不改变目前的政治框架的情况下,改善人权,完善法治,推进“民主”,当然这个民主不是宪政民主,而是党主立宪的前提下,恩赐给人民的有限民主。只是这种民主为政治反对派所很难接受。但是,中国社会的超稳定结构,使得不出现大的经济动荡,中共对中国社会的有效控制就不会出现问题。现在看来,这次经济危机对中共统治的威胁并非像我们原来预测的那么严重,中共挺过这次危机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
    
    有个美国人说,中国的问题,其实就是500个特权家庭的问题。这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了中国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司法资源。(有一种说法是0.4%的人口占有了70.%的国民财富)。让他们放弃手中利益,无疑是与虎谋皮。而解决他们的问题,除了革命,似乎别无它途,而革命如何催生,革命的前景如何,革命会不会导致军阀混战、尸横遍野、城头变化大王旗,最后搞出个军事强人实行更反动的独裁,则谁也不敢打包票。所以,中国的民主化问题,实在是个无解的难题。
    
    中国的未来是什么样子,或许只有上帝知道。
    
     2009年4月21日于纽约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我没有参加“六四”
  • 刘路:四月心情(多图)(图)
  • 归去来兮:忽东忽西,也许是刘路性格中的矛盾冲突的展现
  • 刘路:老路为什么为“特务”辩护?(图)
  • 刘路:中国,你与我有什么相干?——一个西藏喇嘛的证词
  • 刘路:十七条与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
  • 刘路:二月风多草色寒——遥送杨子归国(图)
  • 刘路:《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的方向
  • 刘路:酷刑是一种政府犯罪
  • 刘路:君问归期未有期——旅美心潮之二
  • 刘路:危害国家安全罪不是具体的罪名
  • 刘路/关于08宪章:过渡政府应该反省
  • 刘路:《零八宪章》:催生一个新中国
  • 刘路等:告全国人民书(签名版2282人...))(图)
  • 刘路:杀死了杨佳,毒死了共产党 (图)
  • 刘路:谁将把西藏推向独立?(图)
  • 刘路:用情意温暖黑暗----记一次软禁(图)
  • 刘路:胡温才是罪犯
  • 刘路:杨佳杀警是公民个体煽向中共暴政的第一个耳光
  • 刘路:从孙文广教授遭袭击看共产党沦为黑手党
  • 刘路:不屈的良知——夜访高律师解开层层谜团
  • 刘路关于刘晓波被羁押答朋友问
  • 刘路:晓波祖桦被传讯,共产党要提前清场?
  • 该抵制的是国货还是法货?—刘荻、刘路对谈国内形势(图)
  • 张清扬:青岛楼市崩盘在即,刘路预言被无情证实(图)
  • 刘路:从广州警察一案两判看司法专横
  • 刘路:我愿陪张青去上访
  • 郭飞熊8岁儿子无钱上学 刘路呼吁朋友捐献爱心
  • 齐鲁晚报报道跨海“网络诈骗案”/刘路
  • 刘路:大陆公安成功破获涉台网络诈骗案
  • 刘路:欧阳小戎被软禁
  • 刘路:逮捕吕耿松,谁将付出代价?
  • 刘路 (山东) :为自由辩护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下)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 (上)
  • 刘路: 一篇关天网文,扳到一个腐败法官
  • 刘路:十字架的高度—信仰中国的精神坐标(图)
  • 刘路:权力对诗人的宣判—力虹案宣判记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