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弊案迭出是对高考制度的反面提醒/童大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2日 转载)
    
    教育部日前再度印发《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考务工作规定》,禁止高三任课教师或班主任担任普通高考的监考员;全国统考的试题(包括副题)、答案及评分参考按国家绝密级事项管理;建立考生诚信考试电子档案、统一制作《考生诚信考试承诺书》。
     (博讯 boxun.com)

    有媒体称之为教育部再次为高考“上保险”。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重申或修订考试规定。但尽管每年高考,从教育部到社会各界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甚至如临大敌,但是高考失密、泄密甚至大面积舞弊案件却屡禁不止,甚至不断由个人化向组织化的团伙作案方向发展。除了当场作弊、替考等,近年甚至冒出了“ 公司”这样的专门、专职舞弊机构。如果我们的高考也像“美国高考”ACT一样,一年考上个六次八次,整个社会岂不都要为此抽疯掉?
    
    我国的高考为什么会有大量的舞弊需求,我想离不开以下几个主要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淘汰制的应试教育体制,就像竞技体育一样,大部分人成为高考应试的牺牲品淘汰物,而非像发达国家一样,基础教育成为真正的育人教育、公民教育,不一定非上大学不可,完成基础教育的公民皆可以较顺利地进入社会,并且社会上少有学历歧视,更没有户籍等歧视。在现有的教育体制下,考不上大学意味着某种程度上的竞争失败,意味着在今后的人生中,在与同龄人的竞争中“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因此,就像运动竞技场上禁而不止的兴奋剂一样,各种高考舞弊事件层出不穷。
    
    其次,是不允许考生有任何失误或差错的考试安排,加重了考生及其家长孤注一掷的赌徒心理。一年一度考试,十几年寒窗成败在此一举,稍有发挥不正常、或者生病、或者迟到,都有可能功败垂成。因此,对于一些心理素质较差或者“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且有外部条件的人来说,就有可能采取作弊的方式铤而走险。如果我们的考试也采取社会机构组织的办法,多种机构竞争,或者同类大学进行联考,一年也可以考五次十次,取最好成绩,而且只作为大学入学参考,社会各方面,包括考生本人,需要这么不惜一切代价么?
    
    第三,是社会对高考不公正的认识加深,减轻了人们对“ 以不公平的作弊应对不公平的高考”的罪恶感和羞耻感;社会普遍的不诚信,也进一步强化了人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心理。尽管许多人认为高考是社会目前惟一“ 净土”,尽管有关部门一再强调高考目前仍然是最公平合理的选拔人才制度,但是,从宏观方面来说,国立高校即部属院校的招生分配指标就严重不公平,不是按考生比例招生,而是分省分配名额,在高校所在地或大城市分配的名额,远远多于其他地方,北京上海等地一些班级考上某些重点大学的人数,可能比这些重点大学在某些省分全省投放的名额还多!各地区高考升学率由此而差别巨大。据人民网公布的2008年数据,排名靠前的省(直辖市)录取率均在70%以上,而靠后的录取率为40%左右,最低的只有33%。大部分人因此认为现行高考制度不公平。据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和某网近日联合举办的一项网络民意调查显示,高达四分之三的网友认为现有的高校招生政策对全国各地的考生不公平。从微观方面来说,即使保证了考试的过程公平,考试的内容和评卷本身也未必公平。考试的内容是否公平地适应于城乡、男女不同等的考生?过于艰深的考题是否是适应一部分人?这几年很多大学的自主招生,内容基本上只适应于大城市考生,就是明显的地域歧视;这种歧视,完全有可能体现到高考出题上来。至于评卷本身是否公平,我只举一例:前几天参加一个教育改革论坛,一位多年参与高考评卷的大学教授说,光语文作文的评卷,同一份试卷,50分总分可以差出20分来!
    
    第四,“区域利益共同体”提高了监管难度。现行高考竞争既是个体之间的竞争与是区域之间的竞争,一个地区的考生作弊影响的往往是其他地区的考生利益,却对当地考生、教师、学校和官员政绩都有利。因此,地方监管的动力远非想像的强。像当年湖南郴州嘉禾高考舞弊案中,涉及236份雷同试卷的192名考生,占到了当地考生总人数的37.9%。
    
    一切都非偶然。高考弊案层出不穷,提醒我们必须从根子上改革高考招生和录取制度,仅靠完善考试制度本身是无济于事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教育公平比户籍改革更迫切/童大焕
  • 不能再用财政为二级公路“变脸”埋单/童大焕
  • 社保改革的关键是填平两大身份鸿沟/童大焕
  • 全国人民都需要政府发“房补”/童大焕
  • 垄断油企连“口红”也不要了/童大焕
  • 童大焕:农民工返乡潮折射出两个“当务之急”
  • 重庆出租车罢运:经营体制该变了/童大焕
  • 面对2万亿投资祝铁路官员们一路平安/童大焕
  • 城市垃圾处理当吸取西方教训/童大焕
  • 童大焕:人大代表专职化方有民主法治
  • 童大焕:冷静之死再度呼唤铁路改革
  • 在冰冷的社会面前 人性就是最后的坚守/童大焕
  • 童大焕:仇穷正在成为中国现代化的巨大陷阱
  • 记住国耻 记住深圳焚烧民房这把火/童大焕
  • 反市场的住房浪漫幻想是毒药而非灵丹/童大焕
  • 城乡二元制掠夺30万亿元 当代中国该怎样面对农民?/童大焕
  • 不让民众说话的改革必将走入歧途/童大焕
  • 神话破灭后南街村的当务之急/童大焕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