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中国的拯救者是能策划与支持与力行连续不断进攻的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巴克:中国的拯救者是能策划与支持与力行连续不断进攻的人
     (博讯 boxun.com)

    兼论周巨川先生的《未来拯救中国的两个人》
    
    周巨川先生的文章,看得不多,但通过读了《未来拯救中国的两个人》,理出了先生的“这两个人”的出现是用“出奇书”和“磨合”才能在“未来”产生社会效应的说法,感到周先生虽然是个政论大家,有着高同行一筹的胸怀,或具有洞察时事的清晰能度,可在研究如何实现中国全面民主政体准确度上还是有点问题。理由是:真正的扭转乾坤的人必须的是身先力行的实干家,在中国现实环境中,必须的先能策划与支持几着实际有效的攻击行动,还不是等到未来的岁月。
    事实上,在中国的土地上,出现拯救中国出水火、早日使中华民族结束劫难的政治活动家会自然形成,如果没有这样的人,中国这样地继续被独夫民贼恶搞下去怎么得了?尽管独裁当局不住地封杀、恐吓、蒙骗;不停地践踏人类生存环境,处处显示我是流氓我怕谁的丑恶嘴脸,但是,他们所固有的蠢度已经给自己严重破坏着这样的封禁;或在自我撕裂着欲巩固住独裁堡垒的生存链结;也就自然促动或造就中国的拯救者为了国家与人民、不得不主动走出来带领国人清理掉以杀戮掠夺为生计的这一伙流氓变态分子。
    对于所有的高瞻远瞩的洞察,欲有番民主功业的同仁都应该懂得认真领会一切民运战略的思考,仅仅的《未来拯救中国的两个人》一文,也应该能反复琢磨个几十回,而且是再读不腻,并能从字里行间里找出发展民主事业的一部分确实可行的基因来。因为《未来拯救中国的两个人》实在是字显珠玑,基因闪光。作者的大智慧实在可人,能令人充满不少敬意,定会使研究政治谋略的志士仁人得些某种不同的运筹启迪。
    严格地讲,改变中国命运的人国内已有其人,只不过这样的人必须根据自己的起点、尚需要一些时间来策划与实践相结合后才能走好带领民众前进的步伐。眼下之所以一事无成不外是缺少相应的资金持续罢了,并不是缺少人气和智慧。余下的,大家都很明白,自己没有什么大作为,任何英雄坯子都不会在早期就能接受他的政治主张和领导。而对充满智慧又能实干的政治大实干家,才应该给予更积极的肯定,也更值得追随。因为中国现实客观的原因,民主运动,还是要有些新的突破才行。拯救中国的人就是实践这样突破的先行者之一。
    说穿了,国内不能出现根本的政治变化不是没有人能指导,或者是无人会带领,主要是因为没有一个有势力的人率先力行。严谨地说,是没有势力人能愿意带领、或有一定的资金投入。这是中国实现全面民主政体至今不成功的根本所在,也是中国国内暂时不能出现天翻地覆变化的主因。若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其它的云山雾罩的说法与行为都不过是一种花拳秀腿的陪衬,注定弄不出什么新名堂,震动不了邪恶势力的交椅,也不可能让中国等待就能得到该得到的具体发展行程,更不是会写几本象样的书、得个什么国际奖项的文化人就可以实现。
    拯救中国的人必须具备领袖的基本条件与思想素质。那些不具备领袖眼光或才能的人枉做领袖也不会改变中国的现实命运,更拯救不了中国。但邪恶的独裁制度不彻底铲除已经不可能,因为中国已经不再是少数人受害,而是整个民族在受害,整个国家在受损。这样的趋势不会被人为就能持久下去就该将被彻底地更替,这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性,客观现实性,而且,仅不得民心的独裁集团一相情愿的人力根本决定不了。
    在客观实际中,中国出现能拯救中国的人民领袖应该有以下六大特征:
    1、 有复杂的思维,已就心态无为,具有驾驭英雄、使英雄不再只流血而无所获,能拥有给予民众以实际利益的才智与本领;
    2、 具备一定的经济势力,容得下任何有利于民主事业发展的人与事,清楚懂得用资金该支持什么样的人不该支持什么的人,是说,能给民主信仰者设置角逐的坛台;
    3、 实干、敢干、会干,并先有些实际可行又有利民主的成就与经验;
    4、 秘密作为,不显山露水,拥有起码的地下工作知识与基本的技术;
    5、 心在国内,开初有自己的一套为数不多的精干人马,随时能产生互动的效应,能立体地做一番有利于发展民主事业的大事;
    6、 能及时发现人才;使用人才;支持人才;培养与繁育人才。
    周先生的“依靠未来等待才能拯救中国”的是不切合实际的人,“磨合”也只是一种
    无奈的需要,但它不是主体,只有先实干才能让人信服。英雄最愿意接受具有能做、会做、敢做的领袖人品者的领导;英雄不会乐意随同只能没有帮助社会发展意义的忽悠。世人所见到的英雄已为数不少,关键是这样的英雄、由于社会成员普遍地堕落(越是上流人越是堕落),决不可能是在民主运动的初期活动中就是有政治、经济势力的人;这样的人往往是没有经济大收益,社会制度的受害者,需要铤而走险,急需有人培养,乐意被相应地训练,然后在具体行动中产生更有意义的社会影响又能得到相应的经济收入。
     周巨川先生在《未来拯救中国的两个人》说道:“目前的中国,正处在原有的信仰被人们普遍否弃,而新的信仰尚未建立起来的时期,所以尽管人们的大脑很复杂,乱套仍归乱套”。
    首先,有政治智慧的人都已看到当今中国人的信仰充实已经到了十分丰富多彩的程度,真正的信仰者已经为数不少,所谓的信仰乱套的误判是因为各种信仰者并没能注重解决好现实客观所存在的更实际问题,才有了周先生式的疑惑。不过,不论是什么样的健康有利于群体的信仰,只要坚持住,他比没有信仰要高尚得多,可运用得多。
    北京暴力集团统治下的流氓群体其本身才没有了什么信仰,而只留下了寻欢作乐地作孽。这样的肤浅心态,岂能不乱套?岂能不害人?即使在西方国家,也是一样,不同的西方人有权威的法律约束,不能肆无忌惮地害人而已。中国由于法律被权利者利用了,害人的事就愈在增加,若是中国的法律真正得能神圣权威不可侵犯,那么,中国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暴虐者。
    周巨川先生说:“既然问题出自人们大脑乱套,那么必然是:谁能使国人大脑不再乱套,谁就是救国的大英雄”。所谓的大脑乱套,应该说是上流社会人的事。上流社会成员的大脑乱套是因为太过于放肆而不接受社会制度约束的结果,这样的放肆可以高于宪法、法律,又不注重个人修养,只重视感官刺激,缺少基本的文化,又可骑在宪法上弄祸作乱,这样的人,才具备大脑真乱套的条件。
    周巨川先生还说:“远远超出社会一般智慧水平的人,或:能收天下英雄归心的人”;“ 天下英雄归心了,天下大众自然也就归心了,因大众是信赖英雄的...... ”。这是先生在回答问题的原话,使我们看到天下英雄的重要性,又能感受到诞生拯救中国民主领袖的必须性。周先生让明眼人看到中国的现在不是天下没有英雄而是缺失能让英雄归心的人。
    其实不是这样。大家所接触的,和在网络世界看到的,这样的人早就出局,问题的关键就是没有大势力的拥有者投资使这样的人做一些拯救中国的功课,和把持民运事业的是一群并不具备民运事业的大智慧、大谋略的小毛泽东心态人而已。一旦能有人帮助具备大智慧、大谋略这样的人做些必要的功课,并能积极投入到国内的民主事业中去,那么,改变上流社会的思想乱套的中国社会这部分问题还有什么困难吗?
     周巨川先生还认为当局不会封杀能使国人大脑不乱套这样的人出世,认为这样的人也是利益集团的保护神,就象刘建安先生在《民运战略之刘氏定理》第十定理中“暴力革命之民运战略是意淫式自慰”和第十三定理:“主张清算、惩罚中共的民运战略,是中共既得利益集团最宝贵的政治帮凶。换句话说,宽容、和解是中国走上民主宪政的必要条件”
    谬误所说,让国人有了个非常不聪明的错觉。
    大家已有不少人并不赞成对杀戮与掠夺者清算,但没有这样的清算怎么可能?如果现在北京暴力集团在接受不被清算的条件时、他们不愿意与民众妥协呢?即使形势客观地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如果没有形成民众的逼迫,他们会与民妥协?现在的他们自己没有信用自己也十分地清楚,又是用这样的心态去思考别人的问题,他们能放心妥协?特别是,未来的民主政府一样的会在民主政治压力之下接受清算贪官污吏的基本条件。这样的事,不是哪一个人就能左右得了的。否则,中国制度就不会是民主制度。
    所以,善良的心愿在政治领域中根本就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还谈能有什么信义与谋略保障?从中国历史发展的基本条件看,改朝换代是中国独裁被彻底取缔的唯一通途,也是独裁者被彻底清除的唯一可行的演变形式。尽管苏联共产党的崩溃几乎是走和平的道路,但我们看到,中国的独裁者已经具有了杜绝走和平演变的经验与能力,这种经验与能力,恰恰羁锁了中国制度被和平演变的先天条件,不得不引发暴力革命。而暴力革命,就不得不以清算的形式来实现人气的聚集,和完成经费的筹集。
    而幻想与“共产党”妥协的人,总盯着胡锦涛下届人马的文明进化,忘记了,整个中国的经济利益已经完全被利益小撮占有了,他们所选择的代理人怎么会脱离他们的实际利益而去选择那种影响他们继续占有与掠夺的人呢?当然,再邪恶的人,为了稳定社会,表面上,他们也会给民众点好处,可关乎到他们的实际利益时,他们不会妥协,依然是走独裁执政的老路,继续的老路所采用着的依然是杀戮、欺骗、强奸等强制手段。
    能拯救中国的人,不是出自利益集团内部的良心发现的人中,而是能推动给利益集团的送葬人。因为中国没有送葬人的积极努力,只依靠利益集团人的觉悟或改弦易辙,未免是自己的懒惰、怕被牺牲的行为思想在作祟。这样的缺陷在民主运动的20年里,已直接影响着民主进程,也显示出了把私利放在首位的狭隘思想仍占领着民运群体。这样的人,不会有拯救中国的民主领袖的超脱胸怀,只是借助民运想得到他该得到的实际利益的狡诈心胸。
    拯救中国的这样的人,他能具备忘我的精神,活在世间也不是仅仅为了捞取他该捞取的实际利益,还能看淡一切,能够成功调和阴阳、排解人间的私怨,走出各自为利的陷阱;能规避当局的无所不在的跟踪,从发展经济的领域中走好实现全面民主的光辉道路。这样的人,一不是等待别人做,即使小做也会做;二不是依靠当局改弦易辙;三不是堂*吉诃德大战风车。
    任何时候,走不出思想领域到实际中来的任何思想大家,只能是思想家,到头来,也不过是鲁迅式的显赫人物,这样的人只能是思想超人的种类,不一定会做一个政治活动实干家,而思想超人往往是教导别人去做很专业,实际做起来胆小如鼠,找不到北,还乐于在后面总盘算做个什么领袖,这样的人又被众人特别是英雄最为不屑。
    拯救中国的人不只是什么思想超人,这是文人——不是政治家的一个顶极设想,并不会合乎实际。拯救中国的人应该是在政治活动实践中造就自己,服务于大家,他与“思想超人”截然不同的是能身先士卒,不是文质彬彬,拈轻怕重,还能在实际斗争中直接获取到第一手实际斗争经验。哪怕这样的人有许多的缺点错误,但也不会因为这样或那样的缺点错误而被英雄远离,因为这样的人首先知道自己怎么做才更有利于英雄模仿、责无旁贷。
    当然,拯救中国的领袖级的人不是事事都做,但决不是什么事都不能做,或不敢做,或只是替别人想想就够了。现今之所以不能胎生出拯救中国的领袖是因为“思想大家”太多太多,实际的一件小事也做不好,比如在国内搞点舆论宣传,林之虎先生尽管很积极主动,却没有跳开伍凡先生们所成立的临时过渡政府的政治决策范畴,而临时过渡政府的实际能力只能是个没有实际作为的“过渡政府”,它的谋略与斗争实力根本对付不了实际存在的流氓政府——虽然这样的政府中国很需要,但在近期不能形成强大的势力,还需要更多的谋略家一同捐弃前嫌,共同经营。
    也是说,过渡政府虽然不尽人意,但有总比没有好,尽管有人不承认这样的政府在网络世界里存在,可鄙人觉得,中国的民主政治事业,有了个过渡政府比少一个过渡政府要好得太多。特别是,它毕竟是针付流氓政府的、公开叫阵的民运势力,能够使一些欲北京流氓政府早日灭亡的人在这里组合,在这里参与,在这里得到一些他们想得到的技巧与信息。
    同时并不否认,过渡政府的存在所存在的缺陷已经使其不能动摇北京流氓政府的邪恶根基,而且,这个总统也只是个网络世界忽悠的总统,不能够形成实际的攻势,也没有具体可行的斗争策略值得民运群体振奋。说清楚些,没有资金来形成自己的地下势力,加上成员的存在都不是竞选生成,没有多少同仁响应也是必然的事。
    拯救中国的领袖,应该能够利用所有的条件产生出自己强大超自然的能量,但不是到重庆去抢夺军哨的枪支,实在是能够具备暗地制造枪支交给实际需要者的能力。在今天,引发中国的民运暴动,不是一两个震惊中外的事件就能达到,它必须的有连续不断的进攻规模才行。这种进攻必须的有组织、有后备势力,还必须的有一定的经费支撑。
    中国民主运动的政治目标的达成应该是连续不断的实际进攻。中国的拯救者就是能策划与支持连续不断进攻的人。
    
    2009年4月18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巴克:扒光同胞的衣服是变态流氓的特色
  • 巴克:认识失败才能屡败屡战
  • 巴克:民运事业中你必须先依靠自己去完成最起码的路数
  • 巴克:祭所有因信仰而死去的人
  • 巴克:李鹏的傻、朱熔基的棺材、温家宝的泪
  • 巴克:抢枪事件谁是真正的凶手?
  • 巴克:民运为什么没有切入主题?
  • 巴克:我们仍是六面碰壁的居士
  • 巴克:北京的两个鸟会为何更使流氓们紧张害怕?
  •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 巴克:萧克东不过是个狗才
  • 巴克:沁园春——血
  • 巴克:中共为什么还不断气?
  • 巴克:可悲的民主人士中的正义情绪
  • 巴克:在中国投资经商之要
  • 巴克:陈水扁贪腐被抓不是偶然
  • 巴克:是应形成互动的自然条件
  • 巴克:我为河南文物界有这么个女败类呜呼
  • 巴克:国内需要铺天盖地的民主标语
  • 巴克:抢夺军人的枪械不是什么恐怖事件
  • 巴克:在湖南绥宁一建筑公司看到的标语(图)
  • 乌鲁木齐沙依巴克区家庭教会受到国保大队的冲击 三位同工被拘留
  • 中国星巴克停售蒙牛牛奶
  • 巴克:在汶川送文化衫也要抓捕
  • 巴克:广州火车站又挤死了两个人
  • 中共《决策内参通讯》总编范兴运邵阳惊历“警险”记——巴克推荐
  • 北京故宫星巴克咖啡店关闭
  • 河北省毛派急先锋毛继东要去天安门自焚/巴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