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高等动物对成龙的围攻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1日 转载)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老文评新闻111) (博讯 boxun.com)

    
    据报道,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后,邀请香港演艺圈大哥成龙出席。在谈论亚洲创意时,面对外国媒体提问文化自由,快人快语的他说:“有自由好还是没有自由好,真的我现在已经混乱了、太自由了,就变成像香港现在这个样子很乱,而且变成台湾这个样子也很乱,我慢慢觉得,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此言一出立刻引起强烈的反弹、挞伐,似乎多数人都对他的此番言论持否定态度,更有过激者直斥为“奴才言论”!
    
    这种现象令以《新理论》为判断标准的笔者十分不以为然。认为他是在只知其然的科学《认识论》的初级表象认识层次上,说出了一个正确的道理。所以在完全支持他的这番言论的同时,决定要再借他的名气“秃子跟着月亮走”,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地,将这个问题往深处进一步说透了。
    
    其实今天所谓的“人”,是一个定义域不明确,所以不科学的模糊概念。按西方错误社会理论的说法,人只不过是一头头也要遵守“丛林法则”的高等动物;按照中国文化的说法,人是一种“君子和小人”的集合体。而按照《新理论》的观点,则认为人是组成“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的基本单元“社会人”的毛坯或半成品,需要通过不同文化的加工,成为“合格品”后进入这个“人造”的社会,才能获得享受物质文明的权利。而根据“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或“义务和权利相等”的大自然客观原则,必须付出“自愿限制部分自由”的代价。否则只能选择回到丛林里去做回高等猴子!
    
    这其实是再浅显不过的道理了。因为社会是一个空间有限的环境,不是无限的丛林。所以在理论上就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甚至可以认为『“愿不愿接受管理,和选择接受什么样的管理?”也就是真正的民主,是衡量“社会人”素质的重要甚至关键指标』。所以认为在进入真正的文明社会后,不仅中国人要“管”,全世界的“社会人也要“管”,才能避免出现像今天社会已经初露端倪的一些天性的“返祖现象”!
    
    遗憾的是,今天海内外的中国读书人,不去探讨民主的真谛,争取创造出能够产生出杰出领袖、形成高水平的领导团队,从而来有效管理自己,再创真正辉煌的环境氛围条件。却在喋喋不休地争论自己“要不要管?”。岂不是只好被别人“看扁”了!
    
    
    请看十年前就在美国侨报论坛上发表的老文章:
    
    论自由
    
    在当今的世界上,如果统计一下出现频率最多的词汇,相信“自由”即使不是第一,也肯定会“名列前矛”的。可惜正因为如此,它也就像中国人的口头禅“他妈的”一样,其实很多说的人并不知道它的确切含义,所以才会有把要在网络上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公开作爱当做“言论自由”的那种男女。但是“自由”又和“他妈的”完全不同,因为它现在几乎被当成崇拜的“偶象”和人生追求的目的,直接关系到社会品质和人类的前途走向。看一下今天发生在全世界的重大事件,无论是民族间的战争纠纷,亚洲的金融危机,中国的“民主运动”,科学上对人的复制,直到美国的校园暴力。在研究其发生或探讨解决之道时,没有一件不和对“自由”的认知、解释有直接关联。所以,认真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应该是有必要的。
    
    一,自由是大自然赋予一切生物的本能倾向
    
    当地球上出现第一种生物时,并没有同时产生什么道德、法律或任何专门限制“自由”的条件。直到人类有了可以反映抽象思维的高级语言和文字之前,一切自然界生物,都是以个体“独立自主”地来决定自己的行为,并自行承担“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后果,是完全自由的。可以认为,“要自由”是自然条件下,一切生物的最基本“特征”,可以最大限度地鼓励和包容“自私、贪婪、性欲、食欲”等天性的表现。所以,希望“自由”的倾向,是一种生物原始本能的反映,只要没有约束就会随时表现出来,人类当然也不例外。
    
    二,在行为上,约束自由是“社会化”的必要条件
    
    在生物界,有两种(当然可能还有更多种)昆虫是比较特殊的,一是蚂蚁,一是蜜蜂。它们都能建造远超过个体体能的巢穴、或对付比自己大得多的敌人。究其原因,是因为它们都懂得“分工”和依靠集体的力量,也就是具备一定的“社会性”。但是,我们不难发现,这种“社会性”的优势,是以丧失部分个体“自由”为代价的。它们的蜂后和蚁后,从来不用参加任何劳动,却享受最好的食物,并不会受到要求“公平”的挑战;而工蜂(蚁)们却要承担最繁重危险的劳动,甚至为了保护集体,毫无选择自由地不惜勇敢牺牲自己。可以说,这两种生物,都是以牺牲一部分“自由”为代价,来获得其他大多数生物达不到的成就的。
    
    人类是惟一完全脱离自然环境,成为真正“社会动物”的。这是因为只有人是惟一具备真正“社会化”的必要和充分条件的。那就是具有能作出理性判断和决策的思维;可以达到相互间全面交流沟通的语言;和可以积累保存或交流知识、经验、教训的文字。通过实践的经验和理性的判断,人类认识到个体的力量根本不能和大自然抗衡,但却可以组成某种合作的形式(社会),以集体的力量和分工来为自己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和条件。随着知识经验和教训的积累,人们更认识到,为了有效地集中和发挥集体的力量,必须维护社会的团结、稳定和目标一致的行动。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得放弃或限制一部分会产生相互间对立冲突的个人的自由。在通过语言文字的沟通后,逐步取得共识,结果就出现了道德、法律和政府。到了今天,我们更可以总结一条规律,那就是越文明、越先进发达的社会中的个人,依赖社会的程度越深,越趋向于完全失独立生存的能力。那个“(鲁宾逊)漂流记”中的主角和原为野人的奴隶“礼拜五”就是最好的例子,前者要是没有那些从破船上捡回来的生活用品和工具,就不可能像后者那样活下来。而那些东西又都是靠他原先所在的社会上的他人所生产的。今天那些高唱只要“自我”的人,不知是否想过?如果脱离了社会他人的创造和供给,他最多只能再唱“一无所有”!
    
    三,一统论和极权专制是约束自由的错误方法和极端形式
    
    随着社会的进步,人类活动的深度和广度都不断在发展,日益精细的专业分工,成为必然的趋势。可惜专家的出现,一方面加快了物质文明的发展速度,另一方面却又对精神文明产生了不良的副作用。因为自然科学方面的专家,他们的观点和理论的正确性,很容易受到实践的检验和证明,主观人为的干扰余地不大。但在精神文明范围里情况就不同了,由于分工带来的生活环境和条件的区别,使那些居于上层领导指挥地位的人,出于留恋而不想把位置让给更有能力的人,或因部分成功,产生的主观和自以为是,或因自私而企图交由自己儿孙接班。基于类似原因,有一部分学者(尤其是社会学)同样由于留恋名誉、地位和既得利益,失去了接受挑战的勇气。这两者的气味相投、利益相辅,自然就结合在一起,后者为前者提供理论依据,前者为后者提供保护和发挥的条件,形成了思想学术界的一统论和极权专制的社会。无论是中国的“儒家”或“法家”,或西方的早期宗教文化等,都有这种明显的倾向。这在开始的一段时期内,有其合理和进步的一面。 因为不仅一统论是打着的确正确的 “一元论”的招牌出现,以许多似是而非的理论迷惑住一大批接受“一元论”的人。而专制极权的制度,在知识和生产水平低下的社会里,有助于避免混乱并可较为集中有效地利用本来已经很低的生产力。所以,从历史的观点来看,是不能完全否定的,如果原始人类就提倡并实行现在部分人所希望的那种“无限自由”的话,也许我们今天还呆在森林里和猴子为伍呢。
    
    不过,中国的哲学思想中,有一条“物极必反”的推断,用在“一统论”和极权专制身上,也是十分准确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类自私、贪婪的天性本能,一统论中正确的“一元论”部分含量越来越少,演变成保守的为统治者“看家护院”的理论。极权专制制度也失去了所有进步的意义,彻底成为保护既得利益集团的工具。终于,走上了坚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反动道路,开始成为社会继续进步的“拌脚石”!
    
    四,“自由化”是对一统论积极有效的反抗
    
    但是。随着生产水平不断提高,生活条件改善,使得更多人能够受高等教育,所拥有的知识促使其产生独立思考的欲望和能力。而科学的进步更扩大了人的知识范围和深度,提供了向保守势力挑战的客观条件。可惜这世界上的任何保守派,都从来不具有“让贤”的美德,反而视“无情打击异己”为法宝。所以当布鲁诺、伽里略等提出和传统观念相左的“日心说”、“地动说”之类正确科学观点时,就必然会受到残酷的迫害。使得“自由化”成了当时摆脱封建统治、推动社会进步的首要任务。而自由化带来的思想活跃,有效地冲破一统论的束缚,使得科学和社会理论得到一次飞跃的机会,是欧洲民主制度和资本主义工业化的直接缔造者,这是“自由化”的一笔不能抹杀的功劳!
    
    五,“自由主义”是潜意识中“反祖现象”的表现和对社会进步的反动
    
    可惜,人类总是陷于“当局者迷”的境地,看不到为了扭转一种极端趋势所采取的措施的力度,总是大于使其回到“正确位置”所需,即所谓“矫枉必须过正”。“自由化”在欧洲的“丰功伟绩”,和普遍对封建极权制度的厌恶,使人们放弃对“自由化”同样存在两面性的思考,以为它是可以带领我们奔向光明未来的“火车头”。所以,“自由主义”的出现,是另一个“物极必反”的结果,说明人类又一次犯了“矫枉过正”的错误!
    
    前面已经说过,“自由”是自然界赋予一切生物的一种本能的倾向。只有人类通过理智的判断,自觉地放弃或限制了一部分个体的自由,才得以组成社会,取得个体或其他任何动物都达不到的巨大成就和享受。而未来的趋势更预示个体在社会中,越来越像一个根本不能脱离整体(社会)生存的细胞,这本是再明白不过的事实。“天赋人权”将成为过时猾稽的口号,因为很多人是通过试管技术造出来的,连本身形体都不是“天赋”的了。
    
    但是,人类被自己靠集体力量取得的巨大成就冲昏了头,忘记了取得的原因,反而误以为是自然长在伊甸园里取之不尽的 “硕果” 。所以当因自由化冲击保守势力取得成功后,一元论受到一统论的牵连而被忽视,“自由主义”居然成为时髦的代表,“真理”竟被说成是“乐透奖的号码”-没有一定。在一些学者专家的煽风点火下,勾起了人类原始天性中的“自由倾向”,几乎形成了“燎原”之势。看一下当前世界上出现的种种令人担忧的现象,之所以对其束手无策,把“自由主义”当成是罪魁祸首,应该是没有错的。因为在不可侵犯的“自由”的庇获下,“是”和“非”成了需要一视同仁的“双胞胎”,一切妨碍集体和他人利益的行为,都成了摸不得的“老虎屁股”!只要有中学生物课“条件反射”知识的人,就不难理解其必然会造成的严重后果。
    
    六,客观世界没有绝对的自由
    
    从自然科学获得的知识中,我们可以发现,对应于宇宙中的每一个具体现象或事物,大到星系,小到原子,都有其一定的“运动规律”。所谓规律者,其实就是对其自由范围有限的圈定,这应该是常识。而对每一个单一、具体的事物的规律,客观上应该都只有一种正确的认识(真理),当我们的认识水平达到或接近这个“真理”时,就能在其相关领域内取得进步和成就。人类和其社会也是宇宙中的事物之一,理应符合同样的道理,有自己的“运动规律”。只是由于人类个体都具有不断变化的思维和改变自己社会的能力,所以使得这个系统有着复杂得多的规律,加上由于自私和偏见所产生的干扰,因此至今尚未完全认识其规律,甚至出现一些错误的认识(如“一统论”),这是完全正常的。不幸的是,人类没有接受过去的教训,使自己变得更聪明一点,反而再一次陷入“矫枉过正”循环,以反对真理存在和要求无限自由为号召,提出根本违背社会运行规律的“自由主义”。由于迎合了人类原始的“天性”和一部分国家、集团或个人的自私目的,经过刻意炒作和宣扬,居然成了当前一种举足轻重的思潮,不能不说是人类良知判断的悲哀!
    
    更令人遗憾的是,自由主义除了以克服“一统论的错误”作为理由,提倡无交集的“想说(做)什么说(做)什么”的自由外,却不敢面对针锋相对的挑战,用令人信服的事实和说理来证明自己的正确。而是以压制反对言论的发表, 或者将反对的言论扣上 “反民主、自由”、“维护封建反动极权的代言人”,甚至“是中世纪宗教裁判所的翻版”之类的大帽子,恰恰是自己重现了“一统论”的无理和霸道心态。
    
    以现有的知识,知道宇宙中有一种运动是无“规则”的(或者还没有发现其规律),那就是分子的热运动,这种运动的惟一效果,就是相互盲目碰撞发热。再回过头来看自由主义追求的目标,和这种运动的特点几乎完全一致,所以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社会显得骚乱和浮躁,不正是盲目发热的体现吗?因此,认真讨论“自由主义”到底是否正确、并争取发现人类社会运行的真正规律,不仅是当务之急,也是世界要想取得光明未来的惟一希望所在!
    
    七,人类自由的真谛
    
    可以认为,人类由于认识到只有依靠社会和集体的力量,才能在大自然中,为自己争取到最好的生存、发展条件,而自觉自愿地约束、甚至放弃一部分属于“天性”的习惯-自由,以换取更大更多更有价值的收获,这也完全符合“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的道理。但是,这丝毫不意味我们需要忽略或完全放弃“自由”。恰恰相反,我们要在一个更高的、仅属于人才能达到的层次上,提倡和加强个人的“自由”。
    
    首先,由于“贪婪”的天性,和“满足”的相对性,就全人类而言,永远不可能期望从物质角度获得快乐。就好比水和空气是人人不可或缺的物质,在海上漂流的幸存者,往往不惜以身边的全部财富去换取一壶水。但是平时没有人为因为有充足的水和空气而满足、快乐。所以可以断言,人类不会因为所有人都有劳斯莱斯银天使车或四百亿美元的财富(像首富盖茨)而满足、快乐的,因为到那个时候,这些东西失去了“物以稀为贵”的身分,就沦为比水和空气还不如的地位了。马克思笔下的“物质极大丰富”,和列宁当初关于“社会主义加电气化就等于共产主义”的论述,曾燃起无数人的向往,却已被现实打破。就“物欲”而言,每个人都象普希金长诗中描写的“老太婆”-永不满足,更不要说物质财富的增长,还要受能源、资源和环境保护的限制。有一个简单的事实,就可以说明美国的“物质文明”根本不可能成为全世界大多数人到得了的“天堂”,因为美国为此占用了远比自己人口比例多得多的全球资源和能源。所以,如果我们将“幸福生活”寄希望于物质,那失望将是大多数人的惟一结局。但是我们却忽略了一种取之不尽的“资源”的开发,那就是自身“精神领域”的开发。要是将“精神领域”形容为人人都自己拥有一个的无边无际的“宇宙”,是并不过分的。这才是人类“自由”的真正“用武之地”,每个人都可以没有限制、不受干扰地尽情发挥,从精神的不断升华中, 取其或多或少 (因人而异)的结晶贡献于社会,自己则获得方向、大小都无限的刺激、满足和快乐,而又不会妨碍他人,不正是体现了大自然或“造物主”的巧妙安排吗?而且,从精神上能获得满足或快乐是绝对办得到的,甚至是惟一的,因为事实上我们从物欲享受中得到的快乐,除了“吸毒”是由药物直接产生生理快感外, 其它全部是通过感官接受的刺激, 和原来设定的“期望值”(如新奇、高级、稀有、舒适、名贵、数量等的程度)比较后,在精神上获得的满足、快乐感觉。试想一个“植物人”,即使给他全部最好的物质享受,他还会快乐吗?
    
    其次,应该将“言论自由”当做追求真理的必要手段和能够真正获得真理的保证。正因为人类社会的多样性和复杂性, 而其中任何个人都要受到学识、 经验、环境和能力的限制,不可能孤立提出完全正确的认识,更不能自封真理。任何思想观点的提出,只有让大家都能“各舒己见”,从正反面不同角度来思考和辩论,再经过广泛的实践修正,才能逐步接近客观的“真理”。同时要认识到,只有提倡以追求真理为目的的“言论自由”,让所有理论都要接受质疑和挑战,才能打破一统论、专制极权或某种权威的理论垄断(包括自由主义本身),和避免那些对“真正追求真理的行动”的错误干扰。这才是人类“言论自由”的全部价值和意义所在, 否则, “为自由而自由”只能看成是和“脸上长毛”或“屁股上长尾巴”类似,是精神上的“返祖现象”!
    
    一旦人类能够认识并自觉走出现在这种把追求“自由”当做目的的误区,就好比自己开着的车,从新上了方向正确的高速公路,或一艘修复了罗盘的巨轮,未来将没有到达不了的“彼岸”!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寄语博鳌论坛
  • 潘一丁:钱能留住什么样的“人才”?
  • 潘一丁:“山寨”现象的表象和本质
  • 2008年的世界,怎一个“衰”字了得!/潘一丁
  • 潘一丁:麦道夫现象和艾滋病
  • 潘一丁:中国本来是救得了世界的
  • 潘一丁:周正龙案还是不能结
  • 潘一丁:“改变”,如何改?怎么变?评奥巴马的当选
  • 潘一丁:“乌鸦”的还是“啄木鸟”的,社会需要什么样的嘴?-评经济学家郎咸平
  • 潘一丁:全球经济危机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周正龙案不能结!
  • 潘一丁:中国人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吗?
  • 潘一丁:美国救市新措施的启示
  • 潘一丁:西方假民主之”鬼”,害怕以科学为武器的“恶人”
  • 潘一丁:奥运留给人类文明的双向启示
  • 潘一丁:喜呼!忧呼?
  • 潘一丁:中国如何突破被动的困境?
  • 潘一丁:范忠美现象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天之降大任于中国前的考验--地震启示录之二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