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路:我没有参加“六四”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0日 转载)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刘路
     (博讯 boxun.com)

    
    1989年的时候,我处在中国政治生活的边缘地带,既不是学生,也不在北京,而是在胶东一个小县的机关做文秘工作,人微言轻。凑巧4月15日那天,我因为写电影剧本跟领导发生冲突,怄气回到农村老家,当晚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第一条新闻就是胡耀邦逝世,我当时失口说了句:坏了,要出大事。我妈骂我:你就指望出事!
    
    
    
    接着是4月17日新华门事件,学生请愿,耀邦追悼会,三个学生下跪,对话,北京越来越热闹,电视节目也越来越好看。我呆在家里没有心思再去上班,单位也不找我,每天的生活就是看电视,跟北京鲁迅文学院的朋友通信(本来我也有机会去读这个文学院,但是机关规矩多,没去成),再就是给报社熟悉的编辑化名写点评论和诗歌。这样过了大概十几天,我就坐不住了,让弟弟给我买了去北京的火车票,打算第二天去北京。这天应该是5月19日,因为当天晚上北京召开党政军大会,李鹏凶相毕露、咬牙切齿地宣布要戒严。父亲就告诉我,北京不能去了,在戒严的情况下,闹这么大动静,北京一定要死人的。
    
    
    
    本来我去北京有两个目的,一是去见证历史,二是去鲁迅文学院修改我的剧本。但是老爹的劝告我不能不听。我就跟老父亲讨论,何以见得北京一定要死人呢?76年天安门事件,也不过就是动用警察和民兵把学生赶走而已,总不会开枪吧?老爹就说,你太年轻了,不了解共产党,共产党什么都敢做,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我至今清楚地记得老父亲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烁着的恐惧和悲哀。我还记得,5 19之前,父亲也天天跟我们一起看电视新闻,兴高采烈地评论北京时局的发展,5 19 之后,他一言不发,直到6 4开枪。
    
    
    
    我后来见过很多参与六四的著名领袖如钦定黑手刘晓波、王军涛、严家其,工自联领袖李进进、吕京花,也认识了一些当年直接领导这场运动的学生领袖如王丹、刘刚、项小吉等,还在香港见过当年策划、参与黄雀行动的前哨总编辑刘达文先生、采访刘晓波被中共点名的金钟先生,还有许许多多参与六四的著名专家、学者、作家和教授,他们几乎没有谁预测到共产党会开枪杀人,或者那么大规模的杀人。但是我父亲预测到了,他没有什么文化,他凭着自己的生活经验,凭着对共产党的深刻了解,清晰地告诫我,共产党一定要杀人!父亲严厉地警告让我没有去成北京,后来我常常想,如果我当年去了,凭我的性格,要么横尸街头,要么关进班房,几乎很难有别的可能。
    
    
    
    后来就是“六四”,就是通缉令,就是机关排查、人人过关。这时机关里突然想起了我,有一位跟我要好的宣传干事就跑来对我说,你给报社写了什么东西吧?机关正在追查呢。我一听就知道,报社的编辑出卖了我,我写了悼念“六四”英烈的诗歌《开在胸前的小白花》用化名寄给了报社,这个名字只有一个李姓编辑知道是我。
    
    
    
    我才不会傻到回单位挨整呢,于是就到文友家去躲了一个礼拜,把在这期间写的东西都交給了他保存,其中就有这首诗歌(这小子后来把我的文稿都丢了,后来我要了几次,他都说丢了,我估计他是当年害怕销毁了),再后来风声渐紧,我又到了另一个朋友开在半山上的石墨厂去避祸,那个山坡下面就是一条通往北京的国道。我天天坐在山坡上,看着军警们设卡盘查来往行人,追捕逃亡学生。军用敞篷汽车上驾着机关枪,士兵们的钢盔闪闪发亮,这个时候我就深刻地感受到了共产党、无产阶级专政以前这些抽象概念具体含义。
    
    
    
    这个山坡的背后有一个悬崖,有段时间我非常渴望像一片鸡毛一样从悬崖上飘落下去,这个诱惑一直缠绕着我,白天、晚上,一刻都不放过我,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用一本书阻断了这个诱惑,这个人是石墨厂的副厂长,一个慈悲的基督徒,这本书是《圣经》。
    
    
    
    1989年的“六四”事件改变很多人的命运,包括我这样的普通人。三个月后审查结束,我也没有再回机关,等于自行离职。后来我在社会最底层游荡,卖过化肥、放过录像、还当过一个企业的生产厂长,再后来我老爹见我这样沉沦,就自作主张买了套法律书籍让我读,我用了两个月考出了律师资格,开始半路出家做了律师。
    
    
    
    “六四”也改变了历史,让无数的中国人看清了共产党的残忍本质,从此走上了与它决裂的道路,这里面也包括我。2003年后我开始做人权律师,同情和支持中国的民主运动,被安全局和公安国保盯上。有一次在北京,一个处长对我说,我们研究了你家的历史,你们家没有“管、关、杀”,你父亲和你舅舅都是中共党员,你有个亲戚还是老八路,你怎么会走上跟党和政府做对的道路呢?
    
    
    
    那天我喝了点酒,因为她问得真诚,我也坦诚相告:
    
    因为“六四”,因为那场屠杀,你们用机枪和坦克毁灭了一个年轻人最后一点残存的红色信仰!
    
    
    
    从那个春天开始,我跟你们不共戴天!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路:四月心情(多图)(图)
  • 归去来兮:忽东忽西,也许是刘路性格中的矛盾冲突的展现
  • 刘路:老路为什么为“特务”辩护?(图)
  • 刘路:中国,你与我有什么相干?——一个西藏喇嘛的证词
  • 刘路:十七条与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
  • 刘路:二月风多草色寒——遥送杨子归国(图)
  • 刘路:《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的方向
  • 刘路:酷刑是一种政府犯罪
  • 刘路:君问归期未有期——旅美心潮之二
  • 刘路:危害国家安全罪不是具体的罪名
  • 刘路/关于08宪章:过渡政府应该反省
  • 刘路:《零八宪章》:催生一个新中国
  • 刘路等:告全国人民书(签名版2282人...))(图)
  • 刘路:杀死了杨佳,毒死了共产党 (图)
  • 刘路:谁将把西藏推向独立?(图)
  • 刘路:用情意温暖黑暗----记一次软禁(图)
  • 刘路:胡温才是罪犯
  • 刘路:杨佳杀警是公民个体煽向中共暴政的第一个耳光
  • 刘路:谁是“新土改”的受益者?
  • 刘路:从孙文广教授遭袭击看共产党沦为黑手党
  • 刘路:不屈的良知——夜访高律师解开层层谜团
  • 刘路关于刘晓波被羁押答朋友问
  • 刘路:晓波祖桦被传讯,共产党要提前清场?
  • 该抵制的是国货还是法货?—刘荻、刘路对谈国内形势(图)
  • 张清扬:青岛楼市崩盘在即,刘路预言被无情证实(图)
  • 刘路:从广州警察一案两判看司法专横
  • 刘路:我愿陪张青去上访
  • 郭飞熊8岁儿子无钱上学 刘路呼吁朋友捐献爱心
  • 齐鲁晚报报道跨海“网络诈骗案”/刘路
  • 刘路:大陆公安成功破获涉台网络诈骗案
  • 刘路:欧阳小戎被软禁
  • 刘路:逮捕吕耿松,谁将付出代价?
  • 刘路 (山东) :为自由辩护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下)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 (上)
  • 刘路: 一篇关天网文,扳到一个腐败法官
  • 刘路:十字架的高度—信仰中国的精神坐标(图)
  • 刘路:权力对诗人的宣判—力虹案宣判记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