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中国充分就业模型的评价/罗传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0日 转载)
    
    由中国内生性经济增长模型得到的中国充分就业模型为:就业增长率/经济增长率=全要素生产率×(劳动产出率/资本产出率)×劳动开发率×残差变量
     (博讯 boxun.com)

    由此可以将充分就业的经济增长条件下,宏观和微观分析、长期和短期分析、经济内部关联与外部关联统一为一体,把市场调节和政府调节作用结合在一起进行考察。计量和分析就业增长与经济增长互相联动的必要条件,以研究就业增长率、经济增长率、资本产出率、劳动产出率和劳动开发率来说明充分就业与经济增长相互关联的机制。
    
    
    
    现阶段,人们对于现行改革的评价标准,至少可以归纳为三类(参考《2007年中国经济增长报告》)。一类是制度性标准,即以一定制度性质特征去判断改革的历史标准取向,去考察改革的历史进步性质;一类是发展性标准,即以制度变迁对于社会发展,尤其是对社会经济发展产生的影响作为衡量和判断改革的历史正义标准;一类是利益性标准,即以改革所产生的利益增进及利益结构关系的变化作为衡量和判断改革进步性质的标准。
    
    我们认为,中国充分就业模型的建立比较符合上述这三个评价标准:一是建立了工业化进程、产业化进程、国际化进程和市场化进程对充分就业的社会发展评价;二是建立了经济增长率、就业增长、资本产出率、劳动产出率和劳动开发率以衡量我国经济增长的标准;三是建立了中国充分就业政策体系,就业政策效率、就业政策效益、就业政策和谐、就业政策均衡和就业政策效果,用以判断改革所产生的利益增进及利益结构调整的关系。
    
    
    
    从制度性标准出发判断充分就业的社会发展,并以制度性标准的要求来规范充分就业的社会发展,有其历史的客观必要性。因为我们的改革是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目标,所以改革所推动的制度演进首先要保持社会主义的方向,所建立的经济制度,必须具有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性质,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这不仅是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改革开放事业的信仰追求,也是中国历史证明的客观趋势。
    
    从发展性标准出发来评价充分就业的经济增长,有其历史的合理性。因为从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出发,充分就业作为社会生产关系的变革,检验其是否进步,是否成功,根本在于视其是否能真正有效地推动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并在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发展的基础上,推动了整个社会文明的进步。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邓小平同志说,“发展是硬道理”,因为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根本道理。说到底,制度变迁的历史进步性,不是依靠制度自身的特征去证明,而是依靠制度变迁带来的社会生产力发展和解放的成果来证明。
    
    
    
    从利益性标准出发来判断充分就业的经济增长,有其社会的必然性。因为社会总是利益关系的集合,现实中的人们对于制度变化的价值判断,首先是视其对自身的利益产生怎样的影响。但问题在于,如果人们是从各自不同的局部利益出发去判断充分就业的进步性,那就很可能使充分就业脱离社会发展的根本利益要求的分歧。这就要求我们从社会根本利益出发作为判断充分就业的利益标准,就业政策效率、就业政策均衡、就业政策效益、就业政策和谐和就业政策效果。
    
    
    
    所以说,上述三类标准用以判断中国充分就业的经济增长,各有其必要性、合理性、必然性,但如果孤立片面地运用其中一类标准,都难免有其局限,或者说难以真正科学地揭示中国充分就业的历史价值取向,尤其是如果将不同类别的判断标准对立起来,更无从对中国充分就业的社会进步性做出有说服力的剖析。必须把各类标准有机统一起来,这种统一不仅仅是理论分析的需要,而且更重要的是出自中国改革发展历史进展的需要。
    
    
    
    但是,同样必须强调的是,这种统一不是把各种标准简单机械地罗列起来,而应是一种有机的结构,在这种结构中,不同类型的标准应有不同的地位。至少在上述三类标准中,充分就业的发展标准,应当具有最为基本的和不可或缺的地位,虽然单纯运用经济增长,特别是生产力发展标准作为判断充分就业合理性的标准有其局限性,但否认充分就业的发展标准,对制度变迁进步合理性证明的根本性地位也是不能成立的,因为制度标准意义上的历史进步性,最为根本的要依赖充分就业的经济增长去证实,利益性标准意义上的历史合理性,最为基础的要依靠充分就业的经济增长去支持。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