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余以为:我为什么反对杨恒均?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0日 转载)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杨恒均急公好义,爱憎分明。他的文章以博闻广见著称,寓普世价值于日常叙事。行文口语化,结构上环环相扣丝丝入理,故事性趣味性人文关怀兼具,那是我想模仿而模仿不来的境界。但是《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一文用“政治正确”为劳动合同法辩护,论证上有失肤浅,又缺乏其他文章那种身临其境的感受。
     (博讯 boxun.com)

    可能目前是存在保护劳动者权益的政治正确,但政治正确是会变化的。就拿杨恒均文中所举的另一个例子红灯区来说,在中国政治正确了几千年。既然政治正确可以变得政治不正确,那也可以变回去。要避免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思维模式——新鲜的就是先进的,先进的就是正确的。作价值判断时尤其如此。
    

雇员一定比雇主弱势吗?
    
    
    我认为锄强扶弱是人类永恒不变的政治正确,保护劳动者权益只是其推论。但推论的小前提是雇员一定比雇主弱势。受马克思主义影响,这种偏见非常普遍。我举个几个例子:
    
    国企股东——国民强势,还是国企雇员(含管理层)强势?
    
    上市公司的雇员(含经理人)强势,还是上市公司的小股东强势?
    
    婴儿强势还是保姆强势?
    
    学生强势还是老师强势?
    
    
    代理律师强势还是委托人强势?
    
    
    经济学有个专有名词叫“内部人控制”说的就是雇员侵犯雇主利益。由于股东弱势,不难想象,国企和上市企业落实劳动合同法会非常积极。你可能会说,侵犯雇主权益的主要是高级雇员,普通雇员才算劳动者,但是请注意,劳动合同法并不区分高级雇员还是低级雇员,如果排除管理层之外的雇员才叫劳动者,那劳动合同法应该更名为雇佣关系合同法。更名之后,我不知道杨恒均还认不认为它符合政治正确?
    
    假定杨恒均仍然坚持认为它符合政治正确,我继续说下去。
    

劳动者一定比资本家弱势吗?
    
    
    美国的基本国策是保护消费者,欧洲侧重于保护劳动者。为什么要保护消费者呢?它源自于信息不对称原理。生产者对产品信息了解得比消费者多得多,无论生产过程、检测手段还是专业知识,都是生产者占绝对优势。而消费者支付的是信息含量很低的货币。美国曾经有个著名的案子,一个开车的老妇人在麦当劳买了一杯咖啡,左手拿方向盘,右手拿咖啡的时候不小心倾泻出来烫着了,代理律师抓住麦当劳咖啡比肯德基咖啡温度高2度的细节紧追不放,打动了陪审团,结果麦当劳赔了几百万美金。由于美国对制造商一贯采取惩罚性赔偿,所以不可能出现三鹿奶粉那么恐怖的事件。
    
    但是有些产品,信息不对称关系正好颠倒过来,信贷和保险。借贷人比放贷人更清楚资金的安全性,被保险人比保险公司更清楚自己的安全状况。金融产业的特殊性就在这里,但是美国仍然一根筋地保护消费者,结果拖垮了金融企业,金融企业又要全体纳税人来背负欠账,于是金融危机爆发了。即使不爆发金融危机,也是金融企业根据大数原理,由善良的贷款人和善良的被保险人分担不良贷款人、不良被保险人所造成的损失。改变保护消费者的政治定势,可能有助于改善金融领域的状况。
    
    雇佣关系中也存在信息不对称关系,它是非常典型的消费者弱势关系,也就是劳动力购买者——雇主处于信息弱势一方。雇主不可能比雇员本人更了解他自己的工作能力,也不可能比雇员本人更了解他在工作中的努力程度,尤其是脑力劳动。雇主处于信息弱势的情况下,也是采取保险公司的办法,按大数原理,由好雇员分摊差雇员的损失。显然这会打击好雇员的积极性,纵容差雇员的惰性。
    
    企业管理制度很大一部是为了消弥信息不对称的差距,采取与生产方式相适应的雇佣形式。例如流水线作业,一条生产线的工人生产效率完全一样,就可以采用计算最方便的按工作日计薪方式。而手工艺品的生产效率,不同人之间效率差别很大,按件计酬制就非常适合。还有按效果计酬很适合于营销,按时计酬很适合于服务,按字计酬很适合于作家,按影响力计酬适合于广告代言,按次计酬很适合于......球员、演员。
    
    雇佣关系如此多姿多彩,劳动合同法却按只适合于流水线作业的雇佣形式,一刀切管制所有雇佣关系。虽然长三角、珠三角的流水线工厂仍占主流,但是现实世界服务业早已超越制造业,更何况制造业也不仅仅是流水线。流水线的始祖美国三大汽车厂都陷入了困境。不是产业问题,不是技术问题,而是雇佣关系上出了大问题。僵硬的雇佣关系,使得美国三大汽车厂无法产业升级。国内的头头们整天念叨着产业升级、发展金融服务业,我不知道哪个基金经理、理财顾问会有兴趣跟雇主签订一份劳动合同。
    

劳动合同法类似于解放奴隶还是引进奴隶制?
    
    
    杨恒均拿胡温制定劳动合同法比拟林肯解放美国黑奴,落了俗套。
    
    我上面列举了很多雇佣关系,但是故意漏掉这一种——奴隶制。奴隶制的形式多种多样,有家族奴、农奴、黑奴等等,中国在这方面很光荣,几乎从未出现过成规模的奴隶制雇佣关系。把夏商周算入奴隶社会,那是投机学者生搬硬套。中国历史既没有奴隶社会,连欧洲意义上的封建社会也不存在。不过且慢自豪,奴隶制未必一无是处,自由社会未必百好无一弊。
    
    
    杨恒均文章里提到黑奴被解放之后过了一段凄风惨雨的日子。且不说要黑人离开白人农场之后,要面对南部白人的仇视和虐杀。而且解放之后要出去找工作,工作哪里是立刻就能找到的呢?特别是对于一些上了年纪的黑奴来说,那个时候有没有建立什么社会保障体系。以前农场主对黑奴虽然苛刻,但是对黑奴包吃包住包温暖。这不一定是出于人道主义,而是维持黑奴的劳动能力。所以有些黑人哀求农场主想回去做奴隶,可是蓄养奴隶已经是违法的事情了,农场主有这心思也不敢收留呀。
    
    上面这段历史可见,奴隶制有它残酷的一面,也有它温情的一面。我们把奴隶当作一种雇佣关系来分析,奴隶制的特点是奴隶主保障奴隶生存条件,但是奴隶的人身自由被取消。取消人身自由未必需要脚镣手铐和高墙禁锢,那样的话生产效率低级不算,看管成本也不小。把草地用铁丝网圈起来才是近代的事情,把耕地都用围墙围起来谈何容易?所以奴隶制实际上是靠奴隶主提供的生活保障这条软绳子来维持的。奴隶愿意接受软绳子约束的条件是在当时的条件下,找不到更好的选择。
    
    难道自食其力不比接受奴隶主剥削更容易生存吗?是的,在特定情况下,接受奴役比自由更有利于生存。简单把奴隶与牲畜比较,太不人道。但是牲畜愿意接受人类使役,与奴隶甘愿当奴隶道理上确实是一样的。因为人类是最懂得储蓄的动物,而温带、寒带人又是最懂得储蓄的人类。一部分人的储蓄能力比另一部分人的储蓄能力强得多,是奴隶制存在的必要条件。大家都储蓄,或者大家不储蓄,两种情况皆不会出现奴隶制。出个思考题:为什么欧洲那么多古城堡?为什么中国只有古村落、古城墙?
    
    社保体制是一种强迫劳动者储蓄于政府的制度。劳动合同法在强化社保体制的基础上,还迫使企业按年资计酬,这等于让短期就业者吃亏,看起来有利于雇员,实际上等于让雇员对雇主产生依附关系。在一些经验积累很重要的岗位,例如机床工,不用法律规定,雇主也乐意按年资计酬。但是吃青春饭的行业,雇主怎么可能屈从于劳动合同法?年轻力壮的球员怎么可能甘愿拿一份比年界退役的球员更低的薪水?当合法性与合理性冲突时,受损的是社会效率和社会稳定。
    

什么才是最根本的政治正确?
    
    
    前面说了锄强扶弱是人类永恒不变的政治正确,用中国的古话说,那是天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锄强扶弱涉及人类最底层的善。所谓政治就是公共决策,所有人的善念一致,所以永远政治正确。与天理相对应的是人欲,逞强欺弱就是人欲,人欲一定不敢拿出来给公众评议和投票。因为有天理制约着人欲,所以人类社会才值得我们留恋,我们才不会羡慕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
    
    大千世界的强弱关系并不是一目了然的,光有锄强扶弱之心,未必能达成锄强扶弱之实。由于人类思维和语言的固有缺陷,更加使强弱关系模糊起来。日常语言中少不了使用集体名词,一但使用集体名词就容易陷入名词之误。例如什么是劳动者?雇主没有劳动吗?这就是名词之误,显然雇员比劳动者更准确。
    
    一旦我们见过几批弱势的雇员之后,便容易形成“雇员=>弱势“的推理关系,所谓归纳法之误。完全归纳法在面对i客观世界时,是不可能实现的,而有限归纳法是不可靠的,日常思维常会忽略这一点。
    
    概括地说,法律工作就是寻找归纳法漏洞,或者避免归纳法漏洞。劳动合同法遣词造句既不精确,又缺乏逻辑,该法显然不是出自法律人士之手,也不是出自受过严谨科学训练的专业人士之手。它出自和杨恒均类似,所谓感性多于理性的人之手。他们长于日常语言思维,善于博取普罗大众共鸣,但是经不起逻辑推敲。我不是讽刺杨恒均,杨恒均将自己的才能用对了地方,用得非常对,成了文学家。我是批评立法者,他们用错地方,非常错,成了人见人厌的官僚。而且,我不认为劳动合同法立法者的感性能力有杨恒均等文学家那么高超。我也不是否定日常语言的功用,否则我该用二进制语言写文章。
    
    我们要尊重感性思维,但是不能让感性思维束缚了我们理性思维的深度。有没有比锄强扶弱更更经得起考验、更容易检验的”政治正确“呢?
    
    有,那就是订约权。
    
    有些奴隶是有订约权的,所谓契约奴。但是一般来说,奴隶是无权与奴隶主订约的。也就是说,奴隶的订约权被剥夺了。这,才是奴隶制最不公道的地方!中国传统社会无论长工、短工、佃户,也许干活没日没夜,但理论上都有与雇主订约的权利,连奴婢都有赎身权。因此自从进入信使时代以来,中国从未经历过奴隶社会。解约权和退出权是劳动者保护自身利益的最底线的权利,也是最强硬的谈判筹码。很可惜,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却出现了标准的奴隶制雇佣关系,比一般奴隶制更残酷的奴隶制——黑窑奴。黑窑奴既没有订约权,也没有退出权,那是彻底的强迫劳动。黑窑奴现象挑战的不是劳动合同,也不是雇佣关系,而是整个司法体系或者整个政权。
    
    中国的民间契约也没有受到司法有效保护,例如欠薪现象非常普遍。但是欠薪和黑窑奴被揭露,却催生出一部剥夺劳动者订约权的法律——劳动合同法!
    

你有本事回答我对劳动合同法的责难吗?
    
    
    遇到每个支持劳动合同法的人,通常我第一问题就是哪个国家有《劳动合同法》?
    
    很多人回答80%的国家有《劳动法》!
    
    中国也有《劳动法》,为什么要另行订立《劳动合同法》?
    
    因为《劳动法》没有得到执行。
    
    相对宽松的《劳动法》都没有执行,更严苛的《劳动合同法》反倒具备了执行条件?
    
    
    《劳动合同法》填补了《劳动法》的漏洞。
    
    故名思义《劳动合同法》管辖一纸合同,《劳动法》是对整个雇佣过程加以规范,难道规范合同内容能避免《劳动法》疏漏的雇佣过程中的不公平现象吗?
    
    ......
    
    我想没有坏人会傻到签一份违反常理的合同,例如签订雇凶杀人合同。即使签了,罪行也不是签杀人合同,而是杀人。所以不用管《劳动合同法》的内容,只看其名称就知道那是懒政,并且蔑视公民订约自由和订约能力的产物。假如公民确实缺乏专业知识,政府也应该以格式合同的形式对主要条款予以规定,例如购房合同。但雇佣关系合同涉及所有行业,它不像购房合同那么单调。最好的办法是学香港,由购房者雇请专业律师签约。坏处是成本较高,好处是交易形式可以多样化,有利于产业升级。
    

实施劳动合同法的后果有哪些?
    
    劳动合同只是是雇员与雇主之间的契约,劳动合同可谓企业宪法,所有企业规章制度都要遵守劳动合同,否则员工会用脚投票。劳动合同法等于限制了企业管理多样化,限制了企业在公司内部治理方面进行改造提升的可能性。
    
    
    法律与产业息息相关。例如金融业只在英美法系国家繁荣,精密制造则在大陆法系国家繁荣。劳动合同法出台,对中国的各个产业也是利弊互现的。从劳动合同法的条款来看,适合于那些产生技术更新换代慢、工人经验积累比体能和创新更值钱、偏好长期雇佣的行业。我能想象得到的就是公务员和机械加工业。机械加工也因从业者增加而价格下跌,价格下跌可以产生两种趋势——薪酬下降,或因产量提高而效率提高,那等于把海外的同业挤垮,强化中国加工制造业大国地位,强化中国处于利润链最底部的格局。
    
    其他产业的雇员和雇主为了提高效益,则不得不冒着违法的风险,承担违法的成本,而运营。尤其是弱化金融服务业的发展势头。
    
    只要有劳动合同法存在,可以肯定的是,低通胀高增长的中国奇迹将一去不复返了。
    
    经济大环境恶化,劳资冲突激烈化......喊了多年的拉美化,终于快降临了。
    
    

劳动合同法,还有比废除更好的下场吗?
    
    来源:http://matthewhau.blog.163.com/blog/static/61087201200931654213984/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 杨恒均:你没有说假话的自由,也无权保持沉默!
  • 杨恒均: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图)
  •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 杨恒均: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 杨恒均:给想当总统的人提个醒,那职业很危险!(图)
  • 杨恒均: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图)
  • 杨恒均: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 杨恒均: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杨恒均
  • 杨恒均: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 杨恒均: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 杨恒均: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 杨恒均: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 杨恒均:消费爱国,让领导们先上?
  • 杨恒均:何不给每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 杨恒均: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 杨恒均:春节文艺节目彰显中国是警察国家
  • 杨恒均:新年的梦想
  •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杨恒均(图)
  • 杨恒均: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 杨恒均:公布官员财产一定要等到他们真心配合的时候?
  •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杨恒均(图)
  • 杨恒均:躲猫猫的录像比尼克松的录音更需要保密?
  • 杨恒均: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 沈玎:博客是杨恒均的秘密洞
  • 杨恒均: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图)
  • 杨恒均: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 杨恒均:对毒牛奶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 杨恒均《情报局长》:窃听风暴之爱情故事
  • 杨恒均:《情报局长》第二章:鸟巢钢魂
  • 杨恒均: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 湖北当局回应杨恒均给俞正声的公开信
  • 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魂断罗湖桥/杨恒均
  • 杨恒均: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