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宏良:党校教授反党的政治现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9日 来稿)
    
     盗名还是盗文?中央党校教授岂能如此无赖!
     (博讯 boxun.com)

     ——兼评党校教授反党的政治现象
    
    张宏良
    
     党校教授反党,特别是中央党校教授反党,是值得高度警惕的一个重要政治现象。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在该校《学习时报》上发表文章,认为毛泽东时代不如蒋介石时代,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不如国民党领导下的旧中国,就是一个典型代表。针对党校教授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政治现象,胡锦涛主席十分严肃地指出:“党校要姓党”,党校教授绝不允许反党反社会主义。由于党校教授反党的现象已经引起了中央高度重视,并且中央已经开始着手解决党校教授反党的问题,加上越来越多的网络媒体对党校教授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反文明的恶劣行为纷纷指责,许多人还写出了很有分量的批判文章(见后面邋遢道人和铃兰台的两篇文章,以及乌有之乡的相关专题“极右派触动了谁”),我也就没有特别注意这个问题。
    
     可是没想到,人不见鬼鬼缠人,那位反党反毛反社会主义的周天勇居然打上门来,指桑骂槐地诬蔑张宏良的文章在盗用他周天勇的名声扩大影响(见后面“周天勇严正声明”),我赶忙去这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自称名人的博客认真看了一下他的声明,才发现他的新浪博客点击量还不到一千五,而张宏良新浪博客的点击量超过540万,540万点击量的博客文章依靠不到一千五点击量的人去扩大影响?世界上恐怕也就周天勇这类已经丧失了起码羞耻感的人敢这样说。可惜那篇文章被新浪网删除了,如果留到现在,恐怕仅那篇文章的点击量至少也会超过周天勇博客十几倍。到此我才明白,这些党校教授不仅政治品质极其恶劣,道德品质同样十分恶劣,所以才不得不进行反击。之所以说是不得不进行反击,是因为对中央党校教授有一种特殊感情,不想对中央党校教授说三道四。我大学毕业来到北京就参加了中央党校国家机关分部的干部培训工作,那些年经常听中央党校教授讲课,他们的人品学识让我十分钦佩,并对我产生了十分深刻的影响,至今仍然记得那些党校教授的名字和他们亲切的形象,我想借此机会向那些我一直敬重的党校教授祝福,真诚地祝福他们健康长寿!如果不是周天勇张口闭口中央党校,不是他打着中央党校的旗号大耍无赖行径,无论周天勇的行为多么恶劣,我也绝然不会提到中央党校的。在此我也呼吁中央党校那些还信仰马克思主义,还信仰毛泽东思想,还信仰社会主义的人们能够勇敢地站出来,坚决制止周天勇之流诬蔑社会主义,诬蔑新中国,破坏中央党校声誉的恶劣行为。
    
     正是从周天勇这些敌视社会主义新中国的人开始,中央党校教授逐渐发生了变化,变得不人不鬼、不三不四起来,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这么一些要学问没学问,要人品没人品的鱼鳖虾蟹和五精八怪,把本来十分神圣的中央党校搞得乌烟瘴气,甚至变成了新自由主义的大本营。把社会主义自我完善的改革,变成了对社会主义全面清算的改革,并且不以为耻,不以为惧,反以为荣,大肆炫耀。这位大肆宣扬新中国不如旧中国的周天勇(他只有这篇文章网络点击量很高,可以看成是代表作)的一位大师兄,前不久也是在《学习时报》上发表文章,声称扒房子圈地哄抢国有企业,让数千万工人下岗的所谓产权改革,就是中央党校发明的,还特别强调让资本家入党,由公司老板兼任党委书记,其发明专利也在中央党校,并且还象怨妇般幽幽地说由此得罪了利益集团。真不知道周天勇这些师兄弟怎么会堕落到如此地步,让资本家入党,由董事长兼任党委书记,是权钱结合甚至权钱合一的制度性腐败,是利益集团求之不得的做法,怎么会得罪利益集团?如果硬要说是得罪了什么集团,那也只能是得罪了工人集团,因为老板兼任党委书记,工人完全失去了任何指望。这个周天勇则更是在反党反社会主义道路上超出了基本底线,说什么新中国经过30年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到1978年的人均GDP水平不仅没有提高,甚至远远下降到1948年之下,只相当于印度的3/4。1948年是个什么概念?是经过百年战乱、八年抗战、又是国共两党数百万军队大决战,以及国民党极度腐败、极度民不聊生的年代,如果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还不如那个战乱年代,共产党的合法性何在?共和国的合法性何在?社会主义的合法性何在?人民革命的合法性何在?
    
     况且,作为一个经济学教授,应该知道中国计划经济和印度市场经济之间,在GDP方面根本没有可比性,这就如同重量和长度之间没有可比性一样。计划经济条件下如住房、教育、医疗,以及公共资源和公共产成品等,都是免费的没有价格的,不能通过GDP反映出来;而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都包括在GDP当中,根本没有可比性。计划经济时公共资源免费,满山遍野的游客爬泰山,不创造一分钱GDP;现在一张票超过200元,一天GDP就是上百万,二者之间怎么能够比较?这么简单的道理一般老百姓都懂得,周天勇这些经济学教授能不懂?明明懂得还故意颠倒黑白、歪曲事实,向党的高级干部灌输新中国不如旧中国的无耻谰言,不是清算人民革命,清算共产党,清算社会主义,又是什么?或许他们又会祭出所谓学术自由的杀手锏,这是他们被抓住狐狸尾巴后经常释放的薰天臭屁。在此一定要弄清楚,中央党校不是北京大学,在大是大非的政治问题上,党校教授没有信仰自由和学术自由,如同少林寺的和尚没有信仰自由而只能信仰释迦牟尼一样,中央党校只能信仰共产党信仰社会主义。在中央党校反社会主义,比在禅房里调戏妇女更加无耻可鄙。要想信仰自由也可以,但前提是必须离开中央党校,如同和尚娶媳妇必须离开寺庙一样。现在,居然连中央党校教授都公开反社会主义反新中国,可见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已经危急到了何等程度,再不采取扭转措施,亡党亡国将就在眼前。大家想一下,连中共中央党校的教授都认为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不如国民党领导的旧中国,这个党这个国家还有什么希望!在同一篇文章中,这个周天勇教授还对社会主义新中国做了个倒三七开的评价,说新中国是三分成绩七分错误。并且三分成绩还是来自于三次对外引进,如果没有三次对外引进,估计新中国连一分成绩都没有。
    
     周天勇教授政治品质的恶劣就在于此。既然社会主义如此糟糕,既然新中国如此黑暗,既然共产党还不如国民党,那么你为什么不退出共产党,不离开中央党校,还在利用中央党校教授这块招牌骗吃骗喝?在下面的“周天勇声明”中他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就是中央党校教授可以扩大影响,可以捞取名利。如果说周天勇借中央党校教授这块招牌是用来捞取个人名利的话,那么他诬蔑社会主义新中国不如国民党旧中国的言论,则是在进行政治投机。他是在向所谓普适价值献媚邀宠,是在投机普适价值会取代党中央,是在投机社会民主党会取代共产党,是在投机颜色革命会推翻共和国。稍微了解当前意识形态的人都知道,普适价值的核心就是否定社会主义、否定中国历史文化;而否定社会主义和否定中国历史文化的主要手段,就是用1979年代替1+49年作为新旧中国的分界线。因为49年是中国走上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历史开端,1979年是西方文化大规模涌入中国的开端;只要把1949年妖魔化为黑暗年代,把1979年设定为历史新纪元,自然就打掉了社会主义和中国文化的历史合法性。许多人只是看到了普适价值否定社会主义的政治危害性,其实,普适价值更大的危害性在于,它是一场否定中国文化、否定中国历史的文化灭种运动。就这点而言,目前由党中央领导的、以左翼学者为主体的、人民群众自觉批判普适价值的运动,是一场捍卫社会主义、捍卫民族文化,抵抗西方文化侵略的新世纪的文化救亡运动、文化抗战运动和文化自新运动。这是中华民族崛起和东方文化复兴前的最后一场文化决战,直接决定着中华民族的未来发展和前途命运。崛起和毁灭,光明和黑暗,复兴和西化等两个方面的敌对政治力量,正在被全部调动起来,周天勇以中央党校教授的名义,公开宣传新中国不如旧中国,共产党不如国民党,就是普适价值的进攻已接近白热化的标志。周天勇的胆气完全来自于普适价值的支持,对此,周天勇心里很清楚,占中央党校绝大多数的社会主义者很清楚,我们对此也很清楚。只是周天勇的政治投机能否成功,则另当别论。
    
     或许是周天勇尝惯了颠倒黑白的政治甜头,也或许是中央党校教授的头衔养成了其十分霸道的恶劣作风,此人在文章侵权问题上表现出的蛮横无理和骄狂自恋,简直达到了极端病态的程度,完全是超出一般流氓的无赖行为。
    
     第一,文章《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是我在2006年12月26日,专门为纪念毛泽东诞辰113周年撰写的文章。可是,后来这篇文章的作者却变成了周天勇,不仅在网络上有流传,还发表在诸如新华社内刊等刊物上(有无获取经济利益周天勇故意未提),无论是周天勇干的还是如周天勇所说是新华社干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都构成了对文章作者侵权的事实。文章作者没有追究周天勇剽窃侵权已属慈悲宽恕,可周天勇不仅没有丝毫悔意和歉意,居然反咬一口,诬陷文章作者“盗名发表文章”,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卑鄙无耻的流氓无赖行径吗?请大家注意,周天勇声明中“表示强烈谴责和抗议”的对象,十分明确是“发表文章”的人,而不是转载文章的人。发表文章的只有作者一人,其他无论有多少人,都属于转载的人。如果说还有第二个“发表文章”的人,那就是周天勇发表的剽窃文章。因为周天勇在声明中承认《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是张宏良博客文章,既然承认是张宏良博客文章,还以周天勇名义发表,就是周天勇剽窃和侵权。究竟是周天勇本人还是新华社造成的剽窃侵权,从周天勇声明反映出的恶劣品质来看,我们很难断定。但是,仅就把作者名字换上周天勇名字,然后又诬陷作者“盗名发表文章”一事来看,这的确是超越一般流氓的无赖行径。周天勇应该知道,“盗名发表文章”应该是把被盗名字放在作者名字前后,而不会去掉作者名字只保留被盗名字。张宏良是实名博客实名文章,更不存在隐藏姓名的问题。大家用网络搜索器搜索一下《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就会看到搜索出来的文章作者,都是张宏良而不是周天勇,既然搜索结果都显示文章作者是张宏良,张宏良还有匿名的必要,并且还能够匿名吗?既然张宏良的名字已经公开,除了周天勇本人之外,任何人都没有任何理由再使用周天勇的名字。若非是极端卑鄙无耻的流氓无赖,断然不会否认这一最基本的简单常识。
    
     第二,周天勇声称文章是在盗用他的名字来扩大影响,这是他最无耻无知的地方。我用Google搜索器分别搜索了一下《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和周天勇,搜索结果显示:与《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相关的搜索条目是356,000条,与周天勇相关的搜索条目是103,000;也就是说,周天勇的知名度还不到这篇文章知名度的29%;究竟是周天勇在靠这篇文章扩大影响,还是这篇文章在靠周天勇扩大影响,还不一目了然吗?周天勇声明中供述,是在2008年4月这篇文章的作者变成了周天勇,2008年4月是个什么日子?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运动爆发的岁月,而这篇文章的题目“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恰恰成为四月风暴中海内外所有爱国人士特别是爱国青年人所共知的口号。而你周天勇算个什么东西?海内外爱国人士和爱国青年中有谁知道你周天勇?就在海内外华人都在高喊“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时,这篇文章的作者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周天勇。再结合你周天勇的恶劣品行,是你周天勇在盗用文章扩大个人影响,还是文章盗用你周天勇的名字扩大影响,还需要其他方法进行论证吗?如果你周天勇说别的什么文章盗用你的名字扩大影响也还罢了,如果你说这篇文章盗用你的名字扩大影响,就有些极端不知羞耻极端不要脸了。在这篇文章署名周天勇之前的2006年,有谁知道周天勇是谁?可以说,把周天勇3个字写在招牌上,在长安街上走8个来回,恐怕也没人知道周天勇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现在,你借助别人文章赚足了风光,然后再反咬一口,说什么是文章在盗用你的名字,这比盗窃了别人钱包反倒说是钱包占用了自己口袋,还要让人感到更加恶心!真是人一旦不要脸了,什么都敢说。也不知道这年月是怎么了,无论是人不是人的都敢说自己是名人,并且都认为别人在依靠自己名字招财进宝!究竟是这个社会越来越不要脸了,还是这些总认为自己是名人的人越来越不要脸了?中国知识分子怎么猥琐自恋到了如此病态的程度?如果真的遇到名人被诬陷一下也值得,可遇到的偏偏都是一些患有自恋癖的小阿三。
    
     第三,周天勇声明中最蹊跷的地方,就是说《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是“最早出现在 2006年12月26日周博通网站张宏良的博客之中”。这句话暴露了把《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署名为周天勇的文章,完全是有意识的策划行为,并非是什么新华社的赚钱行为或者不相关的他人行为。在此之前,如同不知道周天勇何许人一样,我根本不知道有个什么周博通网站,那里更不可能有张宏良博客。这篇文章最早是2006年12月25日晚发表在新浪张宏良博客上,同时也发到了乌有之乡网站。文章也不仅仅是只出现在区区21个网站,而是出现在许许多多的网站上,大家知道,文章是有时效性的,时间越长越会被人们忽略忘记,就在文章发表3年后的今天,Google一点还能搜索出超过35万条相关信息,可见当时这篇文章的覆盖面有多大。那么,为什么周天勇编造谎言说文章最早是出现在一家谁也不知道的小网站上,并且覆盖面只有21家网站?答案很简单:是为所谓“盗用名字发表文章”“扩大此文影响”编造证据。让人感觉这篇文章最初只是在大家都不知道的小网站上流传,只是在用了周天勇的名字后,此文才能“以周天勇署名在网上经久流传,特别是在博客中至今被大量转载,还有一些中小的政府部门、社团和其他组织网站也大量误转。”前面说过,大家可以到网上去搜索一下这篇文章,看看这篇“经久流传”的文章署名是张宏良还是周天勇,如果署名是张宏良而不是周天勇,那么周天勇就是在故意造谣。造谣的目的究竟是要掩盖什么,我想周天勇心里最清楚。这是一石双鸟的流氓游戏和无赖行径,大家都知道,这篇文章影响很大,但也十分敏感,既要用这篇文章扩大名声而又不会造成麻烦的唯一途径,就是先把这篇文章署上自己名字广泛流传,待赚足了名声以后,再发表声明声称是文章盗用自己名字,不仅不会承担文章的任何风险,还可以最后再炒作一把,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名人地位。除此之外,实在不明白这位党校教授如此反复折腾还有什么其他目的。人怎么能够如此卑劣,把别人辛苦写成的文章署上自己的名字,待名利双收以后再反咬一口,说是文章盗用自己的名字,如此无赖行为比流氓向受害妇女索要精子费还要卑鄙可恶!
    
     我无法想像周天勇这类人的灵魂为什么如此邪恶,但是周天勇却让我明白了为什么目前的贪官污吏越来越多,有周天勇这类人做中央党校教授,做中国改革方案的设计者,中国的官员会成什么样,中国的改革会成什么样,也就可想知了。
    
     张宏良辛苦写成的文章变成了周天勇的文章,最后周天勇却发表声明说是张宏良的文章盗用了周天勇的名字,而不是周天勇盗用了张宏良的文章。这就如同小偷发表声明说是钱包盗窃了小偷,而不是小偷盗窃了钱包一样荒谬。
    
     这事希奇吧?居然就让中央党校教授给造出来了!如此天大能耐的教授,能造出新中国的老百姓比旧中国的老百姓更加吃不上饭,也就不足为奇了。
    
    
    
     下面是3个附件:附件一是周天勇声明;附件二是邋遢道人反驳周天勇“新中国不如旧中国”的文章;附件三是铃兰台批判周天勇胡言乱语的文章。
    
    
    
    附件一
    
    周天勇严正声明!(2009-04-12 07:45:23)
    
     2008年4月以来,冒以周天勇的署名在网上流传的《中国的危机》、《中国的经济危机》、《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刻》等等,都为同一篇文章,后来我与新华社云南分社交涉,经新华社云南分社查,此文原在21个网站有刊登,署名为中央民族大学张宏良,最早出现在 2006年12月26日周博通网站张宏良的博客之中,原文名为‘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后新华社云南分社误将其以周天勇的署名,并配发编者按,由责任编辑焦昆和审稿人张凤明编发在《新华社专供分析报告上》(后经我通过有关渠道了解,此内刊是新华社云南分社为了经营,增加分社预算外收入,故弄玄虚和神秘,专卖给银行、大型国企等,用来创收的,未在总社注册),后又有人将其流传到网上,致使2008年以来,此文以周天勇署名在网上经久流传,特别是在博客中至今被大量转载,还有一些中小的政府部门、社团和其他组织网站也大量误转。新华社云南分社的焦昆和张凤明,包括新华社云南分社各级审阅人员和领导,在未与我联系,未证实此文是不是我作的情况下,将此文轻率地编辑和刊登在内刊上,导致此文在网上以中央党校教授之作流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此,对盗名发表文章,并且以中央党校和我的名义扩大此文影响的行为,也对新华社云南分社,也在此表示强烈谴责和抗议!我的声明在去年已经撤销,但是最近在博客中被网友常转不绝,因此,再次严正声明。周天勇于2009年4月12日。
    
    
    附件二
    
    邋遢道人:炮制毛泽东时代不如蒋介石时代的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
    
    (由于字数限制,无法复制文章,请大家点击邋遢道人文章网址浏览):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6/200809/52506.html
    
    
    
    附件三
    
    铃兰台:周天勇胡编乱造成反面教员
    
    (由于字数限制,无法复制文章,请大家点击邋遢道人文章网址浏览):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4/200810/52776.html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被官权切成碎片的当今中国/张宏良
  • 张宏良腥风血雨的暴力宣言/李悔之
  • 李悔之:张宏良之流一再炫耀的“四大自由”究竟是什么货色?
  • 张宏良:对记者采访和反毛浪潮的几点补充看法
  • 毛新宇:表扬张宏良、刘永佶炮打官僚党
  • 张宏良教授的“大民主”观何等荒唐/李悔之
  • 张宏良:呼吸税——最后的掠夺
  • 张宏良教授:悖逆世界发展潮流的中国
  • 张宏良评关于重庆出租车全城大罢工的报道
  • 警惕张宏良们的民粹政治/韩和元
  • 建设五有社会,实行四大自由/张宏良
  • 张宏良:不要欺人民太甚!
  • 不要欺人民太甚!——评中国银行业改革开放热点问题研讨会/张宏良
  • 不能让4千万股民为金融腐败官员陪葬!/张宏良
  • 当今中国谁代表国家?谁在发动颜色革命?/张宏良
  • 驳中国建设银行关于贱卖国有银行的辩护/张宏良
  • 张宏良:官权泛滥——中国内乱的历史根源
  • 322劫难:杀鸡的时候到了/张宏良
  • 张宏良:《互换——刺杀中国金融的封喉一剑》
  • 张宏良新浪的博客被和谐掉了?(图)
  • 教授张宏良:2千万少女卖淫,创造6%GDP
  • 贱卖国有银行给外资,中国损失万亿元/张宏良
  • 北京银行娃娃股东,刘亚洲的儿子赫然其中/张宏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