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北京发起“政治洗脑”新浪潮——中共唱响“多党合作、政治协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8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博讯 boxun.com)

    4月8日,中共人民日报刊发评论员文章《基本的政治制度 重要的民主形式——一论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声称:“60 年来的实践充分证明,这一制度显示了巨大的优越性,展现了强大的生命力;坚持和完善这一制度,符合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体现了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要求。 ”; 4月9日 国防大学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研究中心,在光明日报发文《为什么要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该文核心就是宣扬邓小平的两个讲话:一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实行多党派的合作,这是我国具体历史条件和现实条件所决定的,也是我国政治制度中的一个特点和优点。” 二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多党制有什么好处?那种多党制是资产阶级互相倾轧的竞争状态所决定的,它们谁也不代表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紧接着,4月10日人民日报又发评论员文章《优越的政党制度鲜明的中国特色——二论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声称:“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这是我国政党制度的显著特征。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既亲密合作又互相监督,而不是互相反对。中国共产党依法执政,各民主党派依法参政,而不是轮流执政” ;继而,4月13日人民日报再发评论员文章《加强改善党的领导 坚持正确政治方向——三论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开卷明义: “ 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成功运行的首要政治前提,是区别于西方多党制的根本特点。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人民政协方向正确、前程光明和生机蓬勃的根本保证。”
    
    2009年之春,中央级党报如此高密度刊文宣扬已为世人所诟病的“中共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显示了自2009年3月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向大会做工作报告誓言“两个绝不”: “绝不照搬西方那一套,绝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两院制。” 中南海发起拒绝宪政道路,重提阶级斗争,再燃“姓资姓社”争论烽火的“政治洗脑”新浪潮。如此一来导致国内各大官方媒体纷纷转载,响应、跟进,其导火索其实就是来自2008岁末民间《零八宪章》运动的影响在党内外不断扩大。
    
    在此背景下,重新认识“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这个涉及社会变革的核心问题,已成为当今中国舆论关注的焦点。记得曾在50年代中国的“右派”们就扬起了挞伐“党天下”的长鞭,但半个世纪以来,自我神化为“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在淩驾于社会一切权力之上的同时,却从未承认过中国推行的是“一党天下”政治制度,而以所谓“多党合作,政治协商”来加以掩饰。由此也就制造出一种世所垢病的“中国特色”政治悖论──“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政治协商”制度。
    
    1995年俄罗斯远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列多夫斯基,在《远东问题》杂志上发表《米高扬赴华秘密使命》一文披露,毛泽东曾在致斯大林的电报中表明,中共所追求的政治目标一直就是“一党坐天下”。李锐先生透露,他在延安也曾亲耳聆听毛泽东说过,革命成功后,民主党派就要成为革命对象,其理由就是苏联、南斯拉夫革命成功后,都实行的是一党制。但斯大林却在1948年4月20日回毛泽东电时对此加以反对,要利用民主党派。毛当时不得不听命斯大林。为此1949年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便制定了具有临时宪法作用的《共同纲领》,确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与政治协商制度。由此可见,这种“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在来源上就是斯大林主义的。这便是斯大林死后,毛曾多次批评他对中国革命“出过错误的主意”的原因之一。所以在毛发动的10年文革时期,所有民主党派都受到冲击。
    
    邓小平主政后,比毛虚伪。他说:“我们国家也是多党,但是,中国的其它党,是承认共产党领导这个前提下面,服务于社会主义事业的。”(《邓选》231页)) 由此可见,服从于中共一党领导,是中国大陆八大“民主党派”存在于共产党“下面”的生命前提与最基本的政治任务。为此1989年初,邓小平才能批示,成立专门小组,拟定方案。同年12月,正式颁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标志着“中国特色”的政治悖论──“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政治制度的最终完成。这一历史事实,充分显示了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绝非什么“历史和人民的选择”。
    
    众所周知,中国的所谓八大“民主党派”,不过是中共装点“一党天下”门面的八个政治花瓶;是衬托中共一花独艳的八片绿叶。因而人们不难看到,每当共产党作决定、下指示时,各“民主党派”便众口一腔,同表忠心,上演一台台“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现实滑稽剧。无论是“阳谋”反右,还是“ 6.4”血案,乃至镇压法论功等,八大“民主党派”从未敢说一个“不”字,反而不遗余力地始终维护着共产党“一贯是正确”、“一贯代表人民”的政治神话。
    
    其实,现代政党制度的内容包括政党在政治生活中所处的法律地位,政党同国家政权的关系,政党自身的运转方式,以及执政后行使政权的方式、方法、规则和程序等等。政党是现代社会进行政治竞争、从事社会活动的利益集团;是社会不同信仰、不同政见与利益的人相互集结的一种组织形式。没有竞争叫什么政党?只有竞争,政党才会成为社会发展的动力。而不同利益则通是过政党竞争实现的。竞争关系到政党能否执政或者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政治的过程,关系到政党在国家和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关系到政党本身的存亡。
    
    由于政党只是一部份人基于自己的信仰、政治见解和利益的组织,因此不同的政党,就有不同的信仰、政见和利益;而不同的信仰、政见或利益之间是不存在领导与被领导、决定与被决定关系的。如果一种信仰、一种政治主张、一种利益,能领导另一种信仰、主张或利益,那么世界上就不存在多种信仰、利益与政见的自由。既然政党间是合作的平等关系,就不会同是领导与被领导的从属关系。在中国,无神论可以领导有神论,那是天大的国际笑话。共产党所能领导的只能是他的下属组织及其党员。而“一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岂不是在画一个“圆形方块”。从形式逻辑推论,如果圆真则方假;如果方真则圆假。两者不能同真。由此可知,所谓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不过是最具“中国特色”的一种政治悖论。而那些一党领导下唯命是从的所谓“民主党派”,都不过是党的属部而已。
    
    《联合早报》曾有人对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发表文章指出:现在实行的明明是一党专政的制度,但硬说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共产党既得了一党专政之实,又得了多党制之名,手段不可谓不高。文章又说,不管手段有多高,正如共产党常说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事实真相瞒不过国民,也瞒不过其他国家的人民。眼下,中共发起新一轮“政治洗脑”浪潮,唱响“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用心所在,为谁服务?天下自有公论。
    
    《自由圣火》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陷入经济危机困局——没有找到复苏动力/牟传珩
  • 牟传珩:重伤孙文广教授谁之罪?——济南警方难辞其咎
  • 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 牟传珩 :中南海意识形态转向—— 北京政治形势全面倒退
  • 牟传珩:大陆“说不”情感再发作——“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
  • 牟传珩:2009年“两会”前沿战硝烟透视
  • 牟传珩:吴邦国回应《零八宪章》--全国人大大步向左
  • 牟传珩:中共陷入新媒体恐惧症
  • 牟传珩:贾庆林工作报告“六上”经 ——中国“政协”性质最新揭秘
  • 揭开中国2009年“红色盖头”——牛年不“牛”新春无“春”/牟传珩
  •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 中国工会的“克格勃”嘴脸——全总防范“敌对势力”/牟传珩
  • 牟传珩:中共“两会”前网络大清洗隐情
  • 牟传珩:曝光2009“两会”大截访
  • 牟传珩:库恩受命中南海出书玄机——大陆爆炒洗红脑袋的洋作家
  •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 当牟传珩: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 牟传珩 :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 揭秘“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新著出版(图)
  • 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