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寄语博鳌论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7日 转载)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博鳌亚洲论坛2009年年会将于4月17日至19日在中国海南博鳌举行。 以“经济危机与亚洲:挑战与展望” 为主题,本届年会将围绕新兴经济体如何应对金融危机而展开。 (博讯 boxun.com)

    
    本来,博鳌亚洲论坛是一个非政府、非营利的国际组织,但是目前已成为亚洲以及其他大洲有关国家政府、工商界和学术界领袖就亚洲以及全球重要事务进行对话的高层次平台。由于该论坛一向致力于通过区域经济的整合,推进亚洲国家实现发展目标,完全符合全世界一起“向钱(经济)看”的追求趋势。更由于包括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等,以及中国周边、有着深刻中国文化影响背景的亚洲各国,近年来在经济发展方面,一直有比西方国家更为靓丽的表现。所以在全世界遭受到严重的“金融海啸”冲击,面临“没顶之灾”的当前,“病急乱投医”似的,把“救命”的目光转向亚洲,也是合乎情理的事。从参加者层次之高(包括一些国家的现任或前总统、总理),参与者涉及面之广(包括各种性质的社团、组织代表)和关心人数之多(包括正式参与报道的媒体在内,达到2700余人),就可以证明其享有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了。
    
    这既是中国文化的光荣,也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在关键时刻,到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真正“露一手”的时候了。所以尽管博鳌论坛的成败之“天”,自有那些领袖级别的高人顶着,但是作为中国文化先进、优秀论“的坚持鼓吹者,却丢不起那个最后又要以此来骂中国文化“落后、无用”的“人”!所以趁论坛开幕之前,抢着说几句来立此存照。
    
    根据和中国文化在哲学层次上,一向相通并相辅相成的中医理论,一个人要是生了病,虽然其表象症状可能出现在脚上,但是起因却可能出在头上,绝对不能简单地“脚痛医脚”,最后虽然靠退烧针、止痛药暂时控制了症状,却可能延误了病情,导致无可挽救的结果。所以在面临诊断、解决重要的国际问题时,更不能掉以轻心!
    
    按照《新理论》的观点,社会就好像是一个由个体社会人为细胞,靠分工合作来形成不同的器官组织的、放大了的“人体”,经济就是维持这个“人体(社会)”生命活动力的、并不是越多越好的养分。
    
    同样道理,现在既然大家都认为这个社会“生了病”,而且都希望中国人提出一个回春的“灵丹妙药”来。这不仅是有道理,本来也是办得到的。问题是我们要像关公那样真心实意地相信名医华佗,无保留地接受“刮骨疗伤”的方案,最后彻底治好了差一点就要送命的箭毒;而不能像生性多疑的奸人曹操那样,最后反而怀疑有人要害自己而杀了华佗,也送了自己的命。
    
    其实当前的人类社会,也得了像关公或曹操那样,不刮骨或不开头颅就不能根治的大病。如果以为中国人能够从自己的“葫芦里”掏出几颗神奇的止痛片或退烧针,就能挽救已经被西方经济理论坑到病入膏肓的世界经济,本身就是没有可能的痴心妄想。就算能救得一时一事,最后也只有事与愿违地、一起呜呼哀哉地玩完!
    
    这其中的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们一直在沿用的是有着180度方向和根本原则性错误的西方社会理论。而依靠错误社会理论付诸实践,就像老师要教学生爬到树上去捕鱼一样的荒唐,结果可想而知。
    
    所以唯一的根治之法,就是按兵法来一个“釜底抽薪”,批判和检讨,并最后彻底抛弃这种理论。就看我们现在有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了?
    
    虽然根据历史的经验,知道在错误社会理论影响下形成的习惯势力,具有“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惰性。因此只能寄一点希望于被认为是“精英云集”的博鳌论坛了。阿弥陀佛、阿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钱能留住什么样的“人才”?
  • 潘一丁:“山寨”现象的表象和本质
  • 2008年的世界,怎一个“衰”字了得!/潘一丁
  • 潘一丁:麦道夫现象和艾滋病
  • 潘一丁:中国本来是救得了世界的
  • 潘一丁:周正龙案还是不能结
  • 潘一丁:“改变”,如何改?怎么变?评奥巴马的当选
  • 潘一丁:“乌鸦”的还是“啄木鸟”的,社会需要什么样的嘴?-评经济学家郎咸平
  • 潘一丁:全球经济危机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周正龙案不能结!
  • 潘一丁:中国人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吗?
  • 潘一丁:美国救市新措施的启示
  • 潘一丁:西方假民主之”鬼”,害怕以科学为武器的“恶人”
  • 潘一丁:奥运留给人类文明的双向启示
  • 潘一丁:喜呼!忧呼?
  • 潘一丁:中国如何突破被动的困境?
  • 潘一丁:范忠美现象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天之降大任于中国前的考验--地震启示录之二
  • 潘一丁:为有牺牲多壮志--地震启示录之一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