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施化: 重审六四,警惕冷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7日 转载)
    
    六四二十周年,一个历史关口即将到来。这考验中国人的智慧。因为六四已经成为历史,一些当事人已经辞世,另一些也比当时更成熟。照理说,这对总结经验教训比较有利。如果不是整数的周年纪念,哪怕重大历史事件,过得久了,也要被人淡忘。能否借鉴历史,超越前人,是一个民族有没有创造能力,有没有再生能力的一种表现。借纪念六四二十周年的机会,进行一次广泛的思想交流,学习一些对中国人完全陌生的东西,非常重要。
     (博讯 boxun.com)

    六四是近百年来中国人进行的第一次民主尝试,但也是一次失败的尝试。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过另外尝试。中国始终在民主的大门外徘徊,越徘徊越远。五四虽然提出过科学与民主的口号,但立刻被左倾思潮引向反帝反封建。中共建政前夕,也提出过民主口号,但只用来装扮外表。六四的发生,是真正的民意表达,由于完全没有表达渠道,被人利用演变为流血的权力之争。这不仅仅是一场疼痛的历史悲剧,也是一个难堪的现实窘境。当别人从我们的教训中学乖,建立民主制度之后,我们自己却远没有开始。
    
    六四的最大后遗症,是权力完全失去应有的制约,以及由此而来的不可治愈的腐败。当局由于害怕六四,所以害怕民主,所以无法抵御腐败的侵袭,所以一天天烂下去。这正是一些人所期望的,以便有朝一日改朝换代。在这里,受害的不仅仅是老百姓,而且是体制内外的每一个人。历史上,中国的改朝换代最频繁,损失最惨重,可就是最不知悔改。
    
    这里我试着提出“重审六四”这个不同提法,来取代“平反六四”。期望这一提法能够超越“平反”,对现实和未来产生更实际的作用。“重审”的意思包括重新审视,重新调查,重新审判,重新结论。这不但把平反的含义包括在内,又超越平反。六四本身并没有经过哪一家法院审判定案,即便是中央政府自己的口径,也已经由“反革命暴乱”,滑到“那场风波”,“那次事件”,一笔糊涂账。民间的说法更是口径不一。一个历史结论,不论是谁作的,这个人有多么权威,只要还有大量的不认同,基本等于无效。很多看法认为,当时的军事镇压是非法的。既然是非法,何来平反之说?平反只在承认法律的合法性而又出现错判的情况下才成立。人们对六四的要求,远远多于仅仅一个平反。六四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发生,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和文化根源。如果能找出这些根源,也许就可帮助中国走出目前的民主困境。这也是重审六四的最大意义。
    
    为什么六四偏偏发生在中国,而不是世界任何一个其它地方?为什么年复一年,人们对六四争论不休,就是无法达成一致的共识?仅仅因为共产党的舆论管制吗?原因怕不那么简单。
    
    以一种最平常的眼光来观察,具有十三亿人口的世界大国中国,在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国家还没有进入现代政治,还在古老的权力轮回的歧路上挣扎。其最大特征就是两个字:流血。一百年来历代有成就的政治家和革命领袖,无一不用流血手段达到政治目的,几乎个个冷血。谁不冷血,谁就出局。谁最冷血,谁就取胜。所谓中国的政治,只不过是铁血政治。六四是最后一个鲜明的证明。
    
    戊戌变法中,变革派的康有为,一当有了少许权力,就想对阻碍变革的官员下重手,而保守派的唯一绝招只是杀人。最后,一场政治变革以流血告终。孙中山毕生革命,只得出结论:流血。并且,“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他的两个徒弟,蒋介石和毛泽东,尽管政治理念不同,但对武力的迷信相同。只因为前者没有后者心狠,结果在权斗中败北。在六四之前,还没有多少人了解邓小平到底有多冷血,直到天安门屠杀发生,才让人大吃一惊。其实早在淮海战役中,他就创下了冷血纪录。有人见证,当时在战场上,成百上千的普通农民青壮年,被共军督战队的子弹驱赶,手持锄头铁耙,喊着“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涌向敌方阵地。国军的机枪在扫射无数肉弹时打红枪管,无法继续开火,胜负自然决出。其实,整个国共争夺的历史,都是屠杀和流血的历史。
    
    不论哪种暴力革命,都是一个淘汰过程:把心最软,最无杀意的人淘汰掉;把心最硬,最无人性的人推上领袖地位。一当革命成功,革命者掌握了国家权力,这个国家就开始冷血时代。巴黎公社如此,十月革命如此,中国革命也是如此。在新中国红旗下成长的每一代人,对流血都有着自然的亲近。所有的革命传统教育,只不过两个字:冷血。六四学生领袖柴玲在接受采访时的真实表露,显示出这个无奈的事实。当然当时最大的冷血者不是学生,而是决策人邓小平。即便学生的冷血,也不是他们的责任,而是教师家长的责任。
    
    一个民族的传统和文化,不仅仅表示过去,还表示未来。由于中国几千年血淋淋的历史作怪,中国人在进行政治较量的时候,没有一点幽默感。除了生死抉择,想不出还有其它办法解决矛盾,比如折衷,妥协,交换,共存,和解。其实说穿了,政治不需要生死决斗。与其让各方都损失惨重,不如让各方多少获得一些利益。普通老百姓是不参与政治的,他们没有理由被任何一方绑架,被迫作出贡献和牺牲。而往往到最后,参与政治的人自己不牺牲,却要别人为他们牺牲。这不是政治,只是一种流氓欺骗罢了。对普通老百姓的利益而言,不流血的政治哪怕再庸俗,也是健康政治。
    
    那么谁来负责六四重审呢?每一个中国人。至少是每一个对国家民族有责任感的中国人。这个责任既无法交给中共,也不能全交给学运或民运领袖。他们只是不同利益的双方之一,虽然都称自己代表民众的利益。中国的民众应当有自己的独立的利益,这个利益不必和任何一方绑在一起。中国民众的利益之一,就是选择不冷血的未来领袖。因为只要领袖冷血,他们自己的将来就不会有什么好运气。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施化: 和解与公正
  • 施化: 中国人,从来没有和解过
  •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 /张三一言
  • 施化: 我对张三一言的理解
  •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张三一言
  • 施化: 祖國,期盼你的微笑
  • 施化:不计成本的中国式计算
  • 施化: CCTV大火,真的有“天谴”吗?
  • 施化: 朱海洋,一只迷失的羔羊
  • 施化: 在美国,焚烧国旗为何无罪?
  • 施化: 《零八宪章》的现实障碍
  • 施化: 在中国,谁支持《零八宪章》?
  • 施化: 拒绝密谋,我所认同的价值观之七
  • 施化:《零八宪章》有什么用
  • 施化:“帝国主义”小考
  • 施化:珍重生命,我所认同的价值观之六
  • 施化: 贪欲是无法治愈的
  • 施化: 可怕,一个没有权威的权威体制
  • 杨佳袭警案的深处/施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