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凌沧洲:这赴俄女子到底死在什么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凌沧洲
    
     请仔细阅读喉舌的“新闻”大作—— (博讯 boxun.com)

    
    中新社莫斯科4月15日电 俄罗斯基洛夫州政府新闻中心15日称,一名24岁的中国女性15日晨在从俄远东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开往莫斯科的列车途中意外死亡,与其同行的53名中国公民已被送往医院隔离观察。
    
    基洛夫州卫生局副局长奥索金娜当天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名中国女性可能是由于急性心脏疾病或者其他病因导致意外死亡。这名死者出生于1985年,其遗体在列车经停基洛夫州朱耶夫卡车站时被从列车上紧急搬离下来。
    
    据悉,目前与这名女性同行的53名中国公民已被送往该州一家传染病医院,他们都是来自中国的劳动移民。奥索金娜表示,由于院方尚未查明导致这名中国年轻女性意外死亡的原因,医院对这些中国公民采取了必要的隔离措施,并进行血样化验。预计初步化验结果将在明天出来,而最终结论将在数日后得出。
    
    俄联邦消费者权益保护和社会福利监督局当天发布消息说,这些留院观察的人群中仅发现有3人体温稍高和急性呼吸道病毒感染症状。该名女子所在的车厢在基罗夫车站与列车编组脱离,进行消毒。另有两节车厢在沙利亚车站与列车编组脱离。
    
    当地医护部门对同车旅客进行了询问检查,没有发现任何病人。
    
    (引自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overseas/2009-04/16/content_11192323.htm)
    
    中新网4月16日电 据俄新网报道,俄罗斯医生估计,布拉格维申斯克—莫斯科列车上病死的中国女子的详细死因将在一周后出来,医生将进行各种分析化验。
    
    急救部门的一名医生通过电话告诉记者说:“具体的死因结论将在7天内做出,那个时候将完成各种化验”。这名医生亲自到基洛夫市火车站参加了急救医疗工作。出事的火车车厢已经从整个列车摘下,将近60名旅客下车并被送到传染病医院。
    
    医生初步认为,中国女子的死因很可能是手足口病发病。
    
    这名医生说:“初步诊断是手足口病,详细的化验结果将在7至10天内出来”。
    
    他还说:“医生在火车站穿上了防疫服,因此医生们不用被隔离”。
    
    基洛夫州政府官方网站周三发布消息说,所有与死亡的中国女子一起乘列车从布拉格维申斯克前往莫斯科的同伴都是来自中国的劳动移民。
    
    死者今年23岁,她的尸体已经被从列车上搬下来。据悉,所有与死者生前有过接触的旅客以及与她一起的中国移民都已经被隔离。
    
    这群中国劳动移民人数为53人,他们目前在基洛夫市传染病医院。
    
    据基洛夫州政府官方网站透露,“由于突然死亡的中国女子目前死因不明,因此有必要将他们隔离”。医院已经从所有被隔离的旅客取血样用于化验。
    
    (引自新华网 http://news.xinhuanet.com/overseas/2009-04/16/content_11193204.htm)
    
    -------------------
    
    新闻史上“牛逼”的系列报道就即将喷薄而出了。我们且盯住看明天该新闻社的后续报道,这女子究竟患得什么病?或者该社的报道干脆就没了下文。
    
    我们还要知道登孙东东高论的中国新闻周刊就是该社的产品。
    
    如果不看外电的报道,还真被中新社的“新闻”给唬住了。当然,外电现在报道的该女子所得病症我们一样存疑,但中新社两天的新闻变脸这么快,从“没有发现任何病人”到“医院已经从所有被隔离的旅客取血样用于化验”,从“急性心脏疾病”到“手足口病”,整个朝三暮四,不知所云,喉舌究竟想表达什么、忽悠什么,还是要给中国民众吃什么药?
    
    莫不是该女子急性心脏疾病+手足口病,还是喉舌记者得了三聚氰胺脑结石+喉舌肿大?!
    
    2009,4,16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北京动物园上空的自由魂魄
  • 凌沧洲:隆重纪念水泊梁山愚人节60周年
  • 凌沧洲:我对两会“代表委员”不抱任何期望
  • 凌沧洲:兽首·尸水·木偶剧台下或幕后
  • 凌沧洲:与其做政治影帝,不如开放媒体/DW
  • 凌沧洲:中美"鞋袭门"事件的新闻对应与宣传术
  • 凌沧洲:就博讯焦点要闻致编辑先生的信
  • 凌沧洲致中国朝野公开信:为言论与新闻自由请命
  • 凌沧洲:追问猥亵门真相,还少年儿童公义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 凌沧洲:血色五月,泪水五月,地震在你我心中!
  • 凌沧洲:哀我中国!兄弟们,汽笛即将鸣响....
  • 凌沧洲:哀我中国
  • 凌沧洲:习水幼女案再次烤炙中国人的心房
  • 凌沧洲:清明向辛亥自由先贤献花成功(图)
  • 凌沧洲:明天下午两点我将在北京四烈士墓前(图)
  • 凌沧洲呼吁清明向中国自由女神献花
  • 凌沧洲:吾爱苏东坡,更爱苏东波!
  • 凌沧洲恶搞提议4月1日为中国猴蛇节(中国喉舌节)
  • 凌沧洲:“女杨佳”荆中秀案疑云与报道片面性
  • 凌沧洲:变变变!海南村民冲击镇政府喉舌宣传术剖析
  • 凌沧洲:70年后有偿续期?土地成为“永刮机”?
  • 凌沧洲:盗用我名发联署呼吁病毒信件者居心何在?!
  • 凌沧洲:“盗贼”与“强奸犯”出没的互联网
  • 凌沧洲:委员称林嘉祥为好干部、整顿网络力度不够
  • 凌沧洲:女子骑上毛塑像被辱骂的宣传洗脑玄机(图)
  • 资深媒体人凌沧洲看网民对央视火灾的反应
  • 凌沧洲谈呼吁告别一党制的公开信
  • 凌沧洲呼吁修宪告别一党专制——致中国朝野的公开信为宪政自由民主请命
  • 凌沧洲:北京地坛春节庙会上的专制极权文化
  • 凌沧洲就春节晚会答路透社记者任毅问
  • 北京举办凌沧洲作品研讨会并热议抵制央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