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忆六四:死伤知多少?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5日 转载)
    
    在六月十九日至二十一日的政治局扩大会议期间,李锡铭作了关于北京平息反革命暴乱情况的报告。这份报告正式公布了在"六四"期间北京市民、学生和戒严部队士兵的伤亡情况。
     (博讯 boxun.com)

    报告有关内容如下:"经北京市与戒严部队指挥部、公安部、中国红十字会、北京各高校、北京各大医院等方面再三核实,有二百四十一人死亡,其中:戒严部队指战员二十三人,地方二百一十八人。戒严部队二十三人中,解放军十人,武警十三人;地方(含市民、学生、外地人员和暴徒)二百一十八人中,北京高校学生三十六人,外地人员十五人。""约七千多人受伤,其中:戒严部队指战员五千余人,重伤的一百三十六名;市民约二千人。""天安门广场范围内没有打死一个人。"死亡的三十六名大学生,分属北京二十所高等院校,其中:中国人民大学死亡六名,清华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各死亡三名,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七所高校各死亡二名,其余十所高校各死亡一名。"
    
    这里有必要说一下战士之死和市民、学生之死的情况。
    
    据戒严部队指挥部提供的材料,在六月三日晚的进军中,没有一名解放军和武警官兵被市民打死。承担天安门清场主要任务的第三十八集团军官兵,在六月三日晚没有死一人,后来被任命为"共和国卫士"荣誉称号的十名解放军战士,其中有六名来自这支部队,是在一次翻车事故中丧生的。他们是该集团军炮兵旅第五营营部无线班班长下士王其富,二连四班副班长下士李楝国,战士下士杜怀庆、一等兵李强、王小兵,三连有线班班长下士徐如军。死因是六月四日凌晨二时左右,也就是戒严部队开枪打死打伤北京市民、学生以后,他们乘坐的运送军事装备的车辆途经翠微路回时,被愤怒的群众拦截,在减慢车速的情况下,市民们伺机往车上扔石块、燃烧瓶和火把,汽车左后轮被市民设置的三角钉扎破,在车向右转弯时翻车,造成油箱爆炸燃烧致死。实际上严格地说,这六名战士之死不能归于被暴徒杀害致死。据北京市公安局调查了解"死亡"人员中,有大学教师、科技人员、机关干部、工人、个体户,还有退休职工、中学生甚至于小学生,其中年龄最小的九岁。"从死亡人员的职业和年龄分布的情况看,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无辜的。试想,九岁的男孩连世事都不懂,岂能充任暴徒?退休的老太太,岂能去燃烧军车?我们不禁要问:到底谁是真正的杀人元凶,谁是真正的暴徒?
    
    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及"六四"期间在中共高层和中南海里广为流传的两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一件是,中共元老薄一波的司机在六月六日晚八时许,在长安街附近驾车不停,被戒严部队战士用冲锋枪横扫致死;一件是,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宋汝棼的女婿,六月三日晚在木墀地部长楼宿舍被戒严部队战士的乱枪射击致死。前者之死,唯一能解释得通的理由是他不听戒严部队战士的命令,要他停车他不停,但他绝对没有暴力行径;后者之死,更没有充分的理由说他"罪有应得",他只是在楼上亮着灯观看,就被莫名其妙地夺去了生命。如果上述两位够得上是暴徒的话,那不知有多少北京市民够格。然而,就是这样两位无辜的人,纵使他们有着不一般的政治背景,他们的死亡也显得那么无理可说,他们的亲人也不知该向谁去讨个说法?在这一残酷的人间悲剧中,他们的死亡仪式也显得极其的惨淡。他们姑且这样,其他遇难者更可想而知。似乎死去的,不是暴徒,也离暴徒远不了多少。所有死者的单位,几乎都没有牵头组织追悼会的。所有"六四"的死难者们,他们是死得如此的无辜!如此的匆忙!如此的不明不白!如此的凄寂落寞!更加令人感到愤慨的是,在这场人间惨剧发生以来,这些遇难者的亲人们和"六四"伤残者们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精神上的折磨、经济上的煎熬。他们不仅得不到各级政府的任何关心和帮助,反而时时处于公安部门的监控之下,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已成了被社会冷落和遗弃的一群。
    
    在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及那位素不相识的坚强母亲丁子霖。她曾拥有一个多么令人□慕的家庭,然而,"六四"一声枪响,撕碎了她所有的幸福和梦想,她失去了自己的儿子。从丧子的悲愤中警醒过来,丁于霖首先想到的是"为死难者坚强地活着",为死难者讨回天理公道!十余年来,她一直在为那些无辜的遇难者奔波着,声张着人类的正义。由此,丁子霖走上了一个从未想过要走的道路,因为惧怕政治而从不过问政治的人被迫干起了"政治"的事情!这到底是谁之悲哀?
    
    经历过"六四"劫难的人们,尤其是满怀报国之志的大学生们,似乎都象经历了一次大手术,元气大伤。六月底,新华社对全国高校学生的思想状况调查,这份报告指出:"当前,全国高校大学生中普遍存在着恐慌、抵触和沉默三种思想情绪。""高校负责人认为,应当进一步明确政策界限,以利于团结大多数学生。"
    
    恐慌情绪:心情紧张,担心受处分、被抓的恐慌情绪在高校学生中普遍存在。学潮的骨干分子纷纷离校出走,许多人四处打听,抓什么样的人,什么时候抓人。积极参加学潮的学生心情也十分紧张。一些省份规定,聚众堵塞交通的也要拘捕,很多同学心里不托底,晚上都睡不好觉。武汉大学有几名青年教师发表过演讲,现在很惊恐,他们把老婆、孩子送回娘家,只身留在学校等着被抓。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跟着参加过游行、呼喊过口号的学生也人心惶惶。一位高校负责人说,"前一段学潮被认为是爱国行动,不少同学出于对官倒的愤恨走上街头,现在把学潮定性为动乱,学生普遍心里都不安,心想着我会受到什么处分。"前些天夜晚,黑龙江大学数百名学生在校门口集会,正值一辆警车开过,有学生呼喊,“警察来了",所有的学生一下子作鸟兽散。还有一些学生头脑中有"反右"、"文革"抓人的概念,以为现在也像那时一样要随便抓人,一有风吹草动,便紧张得不得了。
    
    抵触情绪:全国高校学生中约有五分之一的人思想转不过弯,对政府的法令公告消极抵触,对平息暴乱表示不满。一些学生对国内新闻采取不听、不看、不信、不问的"四不政策";还有一些学生边看电视边骂娘;一些学生在宿舍楼和教室墙上写着:"住口,""于无声处!""中国死了!""何处伸张!""政府制造动乱!""惨案早晚会翻!""又一次天安门事件!"等等;各校学生特别是男学生显得十分狂躁,晚上熄灯后总是狂呼乱叫,发泄私愤。
    
    沉默情绪:约有三分之一的学生保持沉默。"六四"以后,各高校要求学生对近两个月的学潮做出反思,很多学生思想上的扣子解不开,总在一些具体问题上纠缠,谈起如何转变自己的思想弯子时,往往保持沉默,一问三不知,以沉默作挡箭牌。遇到政治学习,有的学生干脆在教室或宿舍里贴出"沉默是金"的口号。学校虽然安静了,但万马齐谙。沉默之后,则对政治变得冷漠,不问国是,很多学生转向了谈恋爱、打麻将、消遣游玩之中了。
    
    上述这几种情绪,不仅在高校学生中普遍存在着,而且也存在不少高校干部、教师中。据了解,北京一些高校的干部和教师没有参与动乱活动,而且还积极做学生的思想工作,但在组织政治学习时很多人就不同意"北京发生了暴乱"的说法,干部和教师思想不通,抓学生工作就不理直气壮。一些高校干部、教师认为,决策有失误,经济不是一天可以搞好的,这些能够被社会理解,但贪污腐化不行;同甘共苦可以,但你甘我苦不行。北京大学负责人反映:目前北大的形象不佳,许多学生在外地住旅馆非常困难,一听说是北大的,旅馆就把他们推搡出去。北大一名学生到延庆县办事,结果被人打了。今年北大毕业生分配方案已定,但中央党校,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共青团北京市委等用人单位都要求退生。他担心今年一些优秀人才将不会报考北大,势必造成北大招生质量下降。
    
    报告建议:"千万掌握好政策界限,打击面千万不能宽。"
    
    "六四"惨案发生后,中国社会处于一种极度的失落之中,呈现出全民冷漠政治的麻木情形。作为最为敏感的知识分子阶层,尤其是没有功利可言的高校学生,在进入九十年代以后,大学校园再也看不到八十年代关心国是的动人景象。整个中华民族被一种浮躁的气氛笼罩着,陷入了一种深重的精神空虚之中:金钱至上,道德沦丧,贪污腐化肆虐,索贿受贿横行……反映到大学校园里,是大学生对政治的极度淡漠,九十年代的大学生已经很少有八十年代大学生的激情和勇气,他们考虑更多的关注自己的命运。九十年代的中国大学校园是那么的风平浪静,再也不现那历史镜头中悲壮激烈的场景。竞选没有了,学潮不见了,好事?坏事?难道,中国真的死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再探: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历史教训
  • 刘燕凤:“六四”屠杀的后果(图)
  • 李乾:走出六四思维,我们能做什么?
  • 刘逸明:“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 支聯會: 反對血腥鎮壓 要求平反六四
  • 黄河清:六四廿周年感怀
  • 揭开六四真相的关键人物
  • 凌锋:从1983年的治安“大扫荡”到六四屠杀
  • 六四大和解:南非模式引起回响
  • 高洪明:为了六四“暴徒们”的正义鼓与呼
  • 六四怎能不平反/李柱銘
  • 萧瀚:关于“六四”真相与和解的建议书
  • 悼念「六四」與政治表態/嚴櫻
  • “六四”罪犯应该立即追诉(图)
  • 邱国权:纪念1989年“六四大屠杀”二十周年
  • 六四大屠杀的序幕:王震为《河殇》咆哮
  • 今年「六四」特別敏感和悲壯/周求
  • “公民网络议政----全球纪念六四20周年大会”发起倡议书
  • 江泽民赋诗庆祝六四大屠杀二十周年/上海人
  • 胡耀邦逝世20周年,八九、六四何处招魂?
  • 六四后,尼克松对邓小平说了一句极具智慧的话
  • “六四”遗孤已长大成人
  • 张敏:冤魂墓前白髪人:“六四”二十周年祭(之一)
  • 胡耀邦逝世20周年前夕 当局封杀六四及胡耀邦相关文帖(图)
  • 六四亲历者回忆:很多人被坦克辗过溅血 (图)
  • 20年前遭枪击截肢,拄断腿为六四真相奔走(图)
  •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我们呼吁
  • 大陆学生质疑六四屠城 香港各界批评声不断(图)
  • 中共封鎖消息,自由行女生尋六四真相
  • 王丹:致香港大学生,六四问题的几个澄清
  • 六四敏感日,剑桥向温總掷鞋案庭讯改期
  • 六四等敏感问题报道将有突破 (图)
  • 六四临近网络封锁加剧 无界自由破网软件失效
  • 中国历史教科书避谈六四 被斥犯罪/VOA
  • 走出“六四”思维,我们能做什么?
  • 寻六四真相受尽折磨 难属郁郁而终
  • 六四民运人士遭连环抄家 (图)
  •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天安门时报》创刊 感谢各界支持(图)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