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揭秘:荣智健葬送自己的三大关键问题/徐德煊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5日 转载)
    徐德煊
    去年九月荣智健案发之后,很多媒体的报导肤浅得很,有的想深刻报导,也办不到。因为,他们对于荣智健自去香港的第一天起,直到现在,究竟是怎么倒腾的深层的东西,不甚了了,所以,当然,也就写不出什么真材实料的东西。还有的媒体,跟风拍马屁惯了,对一贯地经常变着法儿对国有企业中信泰富进行大肆地贪污、盗窃的荣智健,事情已经明显地败露到了这种地步了,还对荣智健写出一些依旧是拍马屁的文章,一家自称为美国最大的中文网站,就是这样做的。
     而另一面呢?国有企业的中信泰富,受荣智健之害而损失巨大,香港投资人也因荣智健隐瞒、延误六个星期才发出公告,一天就损失了所投资款的70%,荣智健本人呢?他本人,和他的亲信,在这隐瞒、延误六个星期才发出公告的期间,大肆抛售。抛售了六个星期,抛售得差不多了,这才公告投资人,这还得了。 (博讯 boxun.com)

    我天性耿介不群,眼睛里容不得一点灰星子。荣智健暗下与一些外面的公司勾结,实际上是大肆盗窃国有企业中信泰富的巨款,我不能坐视不管,特别是我看到那些香港的投资人,被荣智健耍得、坑害得一天就巨亏投资款的70%,我更不能容忍。
    所以,2008年10月21日伦敦时间晚上九点,我就开始了《我对如何处置荣智健的意见》的写作,大约一万字吧,四个小时就写好了。因为,对于荣智健自去香港的第一天起,直到现在,究竟是怎么倒腾的,我特别清楚,所以,下笔如有神,四个小时之后的2009年10月22日的伦敦时间凌晨一点,我就写好了。又花了10分钟,往我们的网站上一上传,我这文章,不胫而走,传去了全世界。
    此时,在我住的伦敦,是10月22日凌晨一点,在香港,是2008年10月22日上午八点。香港政府的办公室,都还没有上班呢。估计香港政府是上午九点上班。
    我的文章,被上传到网站上之后的又五个小时之后,香港政府秘密将荣智健这事立案。
为什么秘密立案?

    是我的文章《我对如何处置荣智健的意见》,大量的证据确凿,文字是太史公之笔,信史也,逼得香港政府不得不立案,但是,他们又琢磨不透,还得揣摩北京上意和香港下情,所以,就采取了秘密立案。
    香港政府将荣智健案,秘密立案,这事,之后的几个月,谁都不知道。随着调查的深入,香港政府明白地了解到,一如我的文章所披露的,荣智健多次作案,案情重大,而且,香港政府也清楚了上意,是赞同他们立案的,下情,更是汹汹,成千上万的香港投资人中的受害者,怨气上冲穹庐,香港政府认为,时机已至,不必再像之前那么秘密地干了的时候,保密了几个月之后的2009年1月3日,香港政府公开了他们在2008年10月22日的下午,已经对荣智健立案一事。这样,外界才知道,原来香港政府,立案处理荣智健一案,是早在2008年10月22日。
    2009年1月3日香港政府公开此事的当日,香港开始有一些媒体刊文报导此事,次日即2009年1月4日,中国国内的媒体,哄然应和,铺天盖地,一起上,都对香港政府对荣智健立案这事,进行了报导。
    然后,又一高潮,是2009年4月3日,香港警方搜查了中信泰富。
    
    
    荣智健案,关键在哪里?
    第一关键在荣智健的第一桶金。
    
    请看我在《我对处置荣智健的意见》中的披露:
    一九九一年之前,荣智健捞钱就捞了不少,但是,每一笔,
    港币或者人民币几十万,最多也就是几百万,就这规模,哪一次的赃款赃物,都算不了一桶金。这样的进度,哪一天才能进入亿万富豪的行列?
    一九九一年七月底,荣智健坐在香港办公室喝喝咖啡,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不久,荣智健就入帐七千三百五十万。之后,他用两千多万,在香港购置了豪宅,从这时起,他才勉强算是,登入了香港富豪的行列。
    这情节,收录在一九九七年香港出版的《中国大陆当代国学大师徐德煊纵论天下之雄文四卷》第47页。那里面,我写得比较详细:
    一九九一年八月,中信泰富,联同其他机构人士(这“人士”,也包括中信泰富主席荣智健一个。),收购恒昌企业股权。没有过三个月,中信泰富,又以较当时收购价高出18%的价格,向上述有关机构、人等(也包括中信泰富主席荣智健一个!),购入其拥有之恒昌股权。此时的荣智健,虽任中信泰富主席,却只是一个受薪的雇员,他凭什么可以不受非议、不受遣责、不受追究地拉了一帮“爱国资本家”,便可以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挖社会主义的墙角?
    经此罗圈套似地小做了一下,荣智健就轻易入账七千三百五十万!其他几位爱国资本家各拿多少?清单如下:李嘉诚从中拿了两亿三千万,周大福集团(郑裕彤家族)拿了两亿两千万,百富勤投资控股拿了九千八百万,郭鹤年拿了八千五百万,何添家族拿了四千九百万,冯景禧家族和冼为坚各拿一千二百万。这些所谓的“爱国资本家”们,虽是被荣智健拖下水的,但是,他们拿钱不犯法,因为他们是商人,有得买,能赚,再卖出去,这,于理于法,都不算违背。
    惟独荣智健,他损心伤德啊,他用中信泰富的名义买的这玩艺不谈,那是替本单位做买卖,无论是赚是亏,都不犯法。他用中信泰富的公款,也顺便替自己买了恒昌股权,然后,他用自己是中信泰富主席的权力,又以较当时收购价高出18%的价格,向上述有关机构、人等(也包括中信泰富主席荣智健一个!),购入其拥有之恒昌股权。这就犯了大法!
    当时,荣智健为了替自己捞钱,可以在提价18%之后,只收购自己个人的这刚买的恒昌股权。但是,这太显眼,为了将水搅浑,他情愿让中信泰富做出巨大损失,以比原收购价高出18%的价格,收购了所有此前在他招呼下买了恒昌股权的所有一干人等的恒昌股权。这样一来,荣智健个人的生意,夹在其中,就不太显眼了。这是其一。其二,荣智健还可以收这些机构和个人的佣金。因为,高出了18%嘛,现在市场没有这行情嘛,这不明摆着的吗,是我利用我当中信泰富主席的权力送你们的好处?不需要荣智健点明,大家都清楚,所以,荣智健不和这一众人等对分,也得最少拿8%的佣金,那些人也无怨言,因为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就白得10%。
    大家欢喜,皆大欢喜。荣智健则比大家还要欢喜,因为荣智健的入账,不是仅仅上述的七千三百五十万,而是还需要再加上那一干人等对他的上贡:佣金。
    有了这一次的特大甜头,荣智健时不时地,只要机会合适,就再如法炮制一番,越做越熟,越熟,做的就越大。多次的如法炮制之后,荣智健实际上拥有的资产已经是千亿,但是,因为钱的来路并不光彩,还是少报一点为妙,他对外就只说,大概也就几百亿吧。
    几百亿也不简单啊,所以,前几年,荣智健几次被海外一些专业评估机构,评为中国首富!
    2009 年4月12日徐德煊今按:
    类似的大肆捞(是贪污,也是盗窃。)国有企业的巨款,上述那次,是第一次,之后,又干了数不清的若干次。所以,荣智健就一次又一次地,被评为中国首富。这一次,倒腾外汇,是最后一次。因为,此案一经暴露之后,荣智健是再也翻不了身了,就再也不能有下一次了。
    这次的外汇作案,被荣智健认为是他的得意之作、实际上
    是荣智健葬送自己的三大关键问题在于:
    1, 案发之后,荣智健说他不知道这单巨亏150亿的外汇买卖。
    2, 这单外汇买卖的合约,谁都看不懂:不要说香港政府办案的看不懂,荣智健看不懂,这合约的荣智健的对方也看不懂。他们是故意制作出这谁都看不懂的合约,为什么?这还不简单吗。
    这外汇案,亏损了150亿国有企业的巨款,实际上,就是荣智健第一桶金的做法的多次翻版之后的最后一次翻版。是荣智健与外方合伙贪污、盗窃中信泰富的巨款,帐面上是中信泰富巨亏,暗下是荣智健与合伙方对分这巨亏款。如果不是被暴露,今后还有继续的翻版。这次的暴露,结束了他们今后的翻版。因为,案犯一被抓,今后就没有翻版了。
    3,案发后至中信泰富公布亏损情节的这六个星期中,荣智健是如何从中作祟的?
    荣智健的中信泰富,亏损150亿,是因为荣智健挪用公款私自去做了一种变种的外汇买卖,我们不说他在买卖时的买卖量,这杠杆,是扩大了一百倍来做的,我们只按他是按最少扩大了二十倍的杠杆去买卖的,那么,这买卖量,就是三千亿!
    买卖量是三千亿的买卖,全军覆没,这不是一个小数字。罪孽还不止于此:荣智健出事,他们迟至六个星期之后才公布于众,虽然说这做法在业界是被认为可以的,但是,业界没有一条规矩说:“在隐瞒不报期间,自己和自己人可以暗下狂抛”!
    这一期间,他自己和他的自己人的狂抛量,是出事之前该股票在同等时日卖出量的十几倍到几十倍!等他自己和自己人都按15元左右的价钱狂抛完了,才告诉大众。等大众知道了这倒霉的中信泰富股票必须马上出手时,价钱已经是暴跌至4元多一点了!
    这非但是极大的犯罪,且犯罪的情节非常之恶劣!
    除中信泰富亏损150亿之外,案发六个星期之后,当中信泰富公布此事之后的一天半时间,广大投资人就损失了所投资财富的近70%!
    
    以上三点,是荣智健一案中荣智健葬送自己的三大关键问题。
    我谨将我2008年10月22日伦敦时间凌晨一点公开在我们网站上的《我对如何处置荣智健的意见》全文放在下面,供读者参考。
    徐德煊2009年4月12日于伦敦
    
我对如何处置荣智健的意见

    徐德煊
    2008年10月22日
    
    邓小平给华国锋写了几封信,华国锋看看邓小平的信,
    觉得写的挺好嘛,再听听邓小平的汇报,也一样觉得挺舒服,就让邓小平复出了。邓小平复出之后,有了权,最早的棋里面的一步棋,就是派荣毅仁去一趟欧洲。回来后不久,邓小平马上就批准成立中信公司,由荣毅仁当董事长兼总经理。
    由于当时华国锋还是军委主席,邓小平认为,情报系统的总参二部的熊向辉,在他不久之后的几步棋中,肯定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就对荣毅仁说,你,还是在幕后吧。便立赐熊向辉,以及米国钧以中信重任。
    熊向辉是中信一把手,米国钧为总经理。
    毛泽东数十年中,很为赞赏熊向辉,解放战争期间,毛泽东曾经说过:熊向辉一人抵几个师;到了晚年,依然对熊向辉信任有加。毛泽东在林彪出逃前两个月,曾经告诉熊向辉,说林彪叛迹已露。可见熊向辉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前几年,在新加坡当台湾外交代表的胡宗南长子胡为真曾经给我传真,说是请我指教。后来,他又打电话来,对我说:
    “有机会见到先生,想当面请教!”
    我回答说:不必请教我,你父亲是一代名将,兼节操高迈,你就买股香,对着你父亲的照片,烧香磕头,请教你父亲,学习你父亲的为人,学习你父亲的节操,能学到你父亲的百分之一,你就不简单了。
    我夸赞胡宗南,并不为过份。
    名将,不等于就穷。唐朝名将郭子仪家中,奴仆出入大门时,互相都不认识,可见郭子仪府第之大,所用奴仆之多。
    而胡宗南呢?他带兵打仗的事,数十年间,身经百战,屡立奇功,这,大家都知道,我就不说了。单说他为什么不似同样是名将的郭子仪那么有钱?胡宗南到了军中关饷这一天,留给自己家人的,只有大约三分之一,其余全部救助那些已经为国捐躯的他的老部下的家属了。如此一来,胡宗南家中的开销就有点困难了。胡宗南夫人,是美国名牌大学的博士毕业,五十年代,在台湾一大学当教授,那时普遍地工资不高,教授的工资也不高,胡宗南夫人就想以自己的文章,换点稿费,贴补家用。谁知道,写了几篇文章,寄去台北的一些杂志、报纸,都不用,退回来了。气得胡夫人流泪。以胡宗南这样的作为,他们家的生活都紧张,肯定一辈子就买不起房子了。事实上,直到胡宗南去世时,他确实没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那胡宗南在世时,住哪儿?住的是借的省政府的房子。胡宗南去世不久,这房子就得归还台湾省政府。
    后来,胡为真从新加坡回去了一趟台湾,那一次,他在台湾,会了会他父亲的不少老部下――都是一些退休的国军将领。其中一位姓徐的原国军退休中将,托胡为真带了一本书转送给我,胡为真从台湾再回到新加坡不久,他就寄了给我。
    那本书,是这位徐将军的回忆录。其中一段写的是,徐将军偷袭,接近了毛泽东的住处,虽端了机枪,但没有开枪,他告诉部下,说要捉活的。捉谁?就是毛泽东。
    他,日夜兼行,搞奇袭,兴奋得二十四小时没睡,以为这回成了大功。他已经进了毛泽东在延安的窑洞,但是,扑了个空。毛泽东在收到同样也是胡宗南部下、这位徐将军的同事熊向辉的密电,知道了马上就有胡宗南部来偷袭,已经提前一步坐吉普车离开了窑洞。
    多危险。若不是熊向辉,毛泽东在延安牺牲,新中国肯定成立,但是,不是一九四九年。有可能是一九八九年。究竟需要推迟多少年?很难说。
    所以,说熊向辉曾经救过毛泽东一命,是一点也不过份的。
    
    但是,就是这位对毛泽东有救主之恩的国家重臣熊向辉,邓小平请去中信当一把手之后不久,被荣智健略施诡计,就被一脚踢出了中信!
    荣智健还一宰就是俩:
    一九八七年十月二十九日,荣智健暗下与其妹荣智婉的家公马万祺联手,阴谋在中信政变,逼也是邓小平在推荐熊向辉担任中信一把手,同时一并推荐来的中信总经理米国钧,签下了辞职信!
    还看不出呢,荣智健有这么坏!
    光是荣智健一个人不行,荣智健串通了澳门马万祺。
    啊呀,马万祺不过澳门一商人,这么有办法?
    马万祺不是一个简单的商人。只要看看马万祺的二儿子娶荣智健妹妹的场面,就可见一斑了。当年北京报纸的一则新闻是这么写的:
    1973年8月8日,马万祺次子马有恒与荣智健妹妹荣智婉订婚,气氛欢乐热烈,有来自北京、上海、香港、澳门的近二百名亲友参加,周恩来、叶剑英等国家领导人的光临,让马、荣二家,倍感荣光。
    这则新闻有毛病,不写荣毅仁的女儿,而写荣智健妹妹。这并不是记者的疏忽,而是荣智健使坏,做了记者的工作,他,此时就埋下了伏笔:今后,需要突出的,是荣智健。而他父亲荣毅仁,因为已经位高,突出不突出,问题都不大了。
    经这一场中信的宫廷政变之后,荣智健虽不是此时中信的最高领导人,但是,他比当时中信最高领导人的权,还要大上一圈。谁敢不买他的账,这宰熊向辉、米国钧的电影桥段,就是给所有中信头头的一个下马威:
    我荣智健今天杀鸡吓猴给你们看,今后,你们需要的是紧跟,紧跟我荣智健,谁不紧跟我荣智健走,那就请看看那两只我为吓猴而杀了的鸡!
    荣智健的第一桶金是怎么来的?
    
    国家重臣看重的是自己一辈子的名声。中信那么有钱,但是,熊向辉在里面当一把手时,分毫不占。这,不奇怪。老一辈的革命家,都是这样。但是,他们自己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也不准部下贪赃枉法。这个时候的荣智健,别说一桶金,就是一桶水,中信也不可能给他白喝:喝,就得付钱。这就是荣智健为什么要在中信搞政变除掉熊向辉等的一大原因。
    熊向辉既除,荣智健已经无所顾忌,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很快,荣智健就有了第一桶金。
    
    一九九一年之前,荣智健捞钱就捞了不少,但是,每一笔,港币或者人民币几十万,最多也就是几百万,就这规模,哪一次的赃款赃物,都算不了一桶金。这样的进度,哪一天才能进入亿万富豪的行列?
    一九九一年七月底,荣智健坐在香港办公室喝喝咖啡,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不久,荣智健就入帐七千三百五十万。之后,他用两千多万,在香港购置了豪宅,从这时起,他才勉强算是,登入了香港富豪的行列。
    这情节,收录在一九九七年香港出版的《中国大陆当代国学大师徐德煊纵论天下之雄文四卷》第47页。那里面,我写得比较详细:
    一九九一年八月,中信泰富,联同其他机构人士(这“人士”,也包括中信泰富主席荣智健一个。),收购恒昌企业股权。没有过三个月,中信泰富,又以较当时收购价高出18%的价格,向上述有关机构、人等(也包括中信泰富主席荣智健一个!),购入其拥有之恒昌股权。此时的荣智健,虽任中信泰富主席,却只是一个受薪的雇员,他凭什么可以不受非议、不受遣责、不受追究地拉了一帮“爱国资本家”,便可以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挖社会主义的墙角?
    经此罗圈套似地小做了一下,荣智健就轻易入账七千三百五十万!其他几位爱国资本家各拿多少?清单如下:李嘉诚从中拿了两亿三千万,周大福集团(郑裕彤家族)拿了两亿两千万,百富勤投资控股拿了九千八百万,郭鹤年拿了八千五百万,何添家族拿了四千九百万,冯景禧家族和冼为坚各拿一千二百万。这些所谓的“爱国资本家”们,虽是被荣智健拖下水的,但是,他们拿钱不犯法,因为他们是商人,有得买,能赚,再卖出去,这,于理于法,都不算违背。
    惟独荣智健,他损心伤德啊,他用中信泰富的名义买的这玩艺不谈,那是替本单位做买卖,无论是赚是亏,都不犯法。他用中信泰富的公款,也顺便替自己买了恒昌股权,然后,他用自己是中信泰富主席的权力,又以较当时收购价高出18%的价格,向上述有关机构、人等(也包括中信泰富主席荣智健一个!),购入其拥有之恒昌股权。这就犯了大法!
    当时,荣智健为了替自己捞钱,可以在提价18%之后,只收购自己个人的这刚买的恒昌股权。但是,这太显眼,为了将水搅浑,他情愿让中信泰富做出巨大损失,以比原收购价高出18%的价格,收购了所有此前在他招呼下买了恒昌股权的所有一干人等的恒昌股权。这样一来,荣智健个人的生意,夹在其中,就不太显眼了。这是其一。其二,荣智健还可以收这些机构和个人的佣金。因为,高出了18%嘛,现在市场没有这行情嘛,这不明摆着的吗,是我利用我当中信泰富主席的权力送你们的好处?不需要荣智健点明,大家都清楚,所以,荣智健不和这一众人等对分,也得最少拿8%的佣金,那些人也无怨言,因为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就白得10%。
    大家欢喜,皆大欢喜。荣智健则比大家还要欢喜,因为荣智健的入账,不是仅仅上述的七千三百五十万,而是还需要再加上那一干人等对他的上贡:佣金。
    有了这一次的特大甜头,荣智健时不时地,只要机会合适,就再如法炮制一番,越做越熟,越熟,做的就越大。多次的如法炮制之后,荣智健实际上拥有的资产已经是千亿,但是,因为钱的来路并不光彩,还是少报一点为妙,他对外就只说,大概也就几百亿吧。
    几百亿也不简单啊,所以,前几年,荣智健一度被海外一些专业评估机构,评为中国首富!
    
    这一次,荣智健捣鼓澳元,不告诉任何人,所以,出事之后,他手下那些主管都说不知道。确实也不知道。这是荣智健的惯伎!
    既然中信泰富是国有企业,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动用中信泰富巨资去营运外汇买卖,就是挪用了中国政府的公款去作私人的投机倒把。
    中国国内有很多企业老总如此做,他们暗自动用公款几千万或者几个亿,去金融市场捣鼓,赚了,将原本资金归还原位,那赚的几千万或者上亿,就是他自己的了。亏了,这老总也有办法弥补、搪塞。就怕全军覆没,一全军覆没,因为数字巨大,瞒不住了,就出事了,就被送上了法庭。到这时,他的罪恶,才曝光。
    荣智健与上述那些大企业老总的犯罪,一模一样。所不同的是,那些国内大企业老总,一旦私自挪用的巨资在全军覆没之后,实在瞒不住了,一曝光,就被送上了法庭。荣智健的身份不同,他手中掌管的这大企业,太大了,大得他犹如秦时的赵高。有人问,赵高是谁,犹如赵高又是什么意思?
    赵高是谁还要问吗?犹如赵高又是什么意思还要问吗?
    赵高牵了一条鹿,牵到了正在这里上朝的诸大臣的面前,皇上也坐在上头,他对所有的人说,这,是一匹马。
    王公大臣几十位,竟然还就没有一位敢说一句“这不是马”的!
    这笔暗下动用巨资为自己私人炒买炒卖外汇的勾当,在巨亏150亿之后,荣智健的手下主管说不知道,这,有可能,因为荣智健设计捣鼓此案之初,他就定下了方针,必须让知道此事的人,越少越好。他们就有可能被蒙在了鼓里。
    但是,案发之后,荣智健也说不知道,一点也不知道,这就等于抓把搪灰,那么一撒,以为就可以一手遮天了。那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中国人民,还有全世界人民,还不大可能全部都是傻子的!
    公司主管不知道,公司一把手的荣智健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做的这事呢?
    都推到荣智健女儿的身上了。
    因为,荣智健女儿,就一小妞,错误再大,大不了降职、降薪,再加上调动工作岗位,足矣了,是不是?对一小妞,总不能像处罚林则徐那样地,将之发配新疆吧?
    但是,一年青姑娘,她有这个能耐动用买卖量是三千亿、实际拨出的现大洋是150亿的资金吗?!
    这明摆着的吗,中信泰富,除了荣智健,谁都做不了这个主!
    现在,既然荣智健让国有企业,一家伙就损失了150亿,那么,就毫不客气地,让他100%地赔赏这150亿的现大洋!荣智健曾经是中国首富,他赔这点钱,也赔得起。
    即使如上处理了,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荣智健,还必须赔赏另外一头众投资者因荣智健从中作祟而蒙受的更大的一笔大约总共一千亿左右的损失!
    为什么?
    先不说为什么,诸位往下看,看完了,你们皆只具慧眼,可以说,你们会万众一心,一起举手赞同我的提议:坚决判荣智健赔赏这众投资者因荣智健的作祟而在一天半中所蒙受的近千亿的损失。荣智健曾经是中国首富,他也赔的起。
    案发后至中信泰富公布亏损情节的这六个星期中,荣智健是如何从中作祟的?
    荣智健的中信泰富,亏损150亿,是因为荣智健挪用公款私自去做了一种变种的外汇买卖,我们不说他在买卖时的买卖量,这杠杆,是扩大了一百倍来做的,我们只按他是按最少扩大了二十倍的杠杆去买卖的,那么,这买卖量,就是三千亿!
    买卖量是三千亿的买卖,全军覆没,这不是一个小数字。罪孽还不止于此:荣智健出事,他们迟至六个星期之后才公布于众,虽然说这做法在业界是被认为可以的,但是,业界没有一条规矩说:“在隐瞒不报期间,自己和自己人可以暗下狂抛”!
    这一期间,他自己和他的自己人的狂抛量,是出事之前该股票在同等时日卖出量的十几倍到几十倍!等自己和自己人都按15元左右的价钱狂抛完了,才告诉大众。等大众知道了这倒霉的中信泰富股票必须马上出手时,价钱已经是暴跌至4元多一点了!
    这非但是极大的犯罪,且犯罪的情节非常之恶劣!
    除中信泰富亏损150亿之外,案发六个星期之后,当中信泰富公布此案之后的一天半时间,广大投资人就损失了所投资财富的近70%!
    比这大案小得多的类似金融案件,比如英国巴菱银行李森在新加坡的瞒报买卖,让巴菱银行亏损十亿英镑,新加坡就抓了李森,判四年徒刑。近年(好象是)中航油在新加坡的老总,也是类似案件,马上就被新加坡政府抓了起来,好象也是被判了四年。
    就这荣智健,作案之大,情节之恶劣,远非上述二案例所能比,但是,他,至今逍遥法外,安然无恙,仍然稳坐钓鱼台。这就不能不令人发问:
    这香港头头曾荫权,视香港人民为何物?!视香港的众苦主为何物?在他眼里,有没有香港法,有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法!
    再缩小一点地问,曾荫权心中还有没有北京两位领导人胡锦涛和温家宝。因为,视曾荫权自荣智健于香港所作案暴露之后近两个月以来对荣智健之重案的不闻不问,似乎,曾荫权买账的,只是荣智健,而对胡锦涛和温家宝,并不真的买账。
    至于祖国,还有祖国的十三亿人民,因为都是抽象的概念,曾荫权就更不会买账。
    想起了那些在一天半就损失了所投资金钱70%的苦主,我不能袖手旁观,置若罔闻;再由此而联想到的我们祖国的前途,人民的死活,我更不能袖手旁观,置若罔闻。
    为此,我不揣冒昧,写了这篇《我对如何处置荣智健的意见》。
我的关于如何处置荣智健的意见,三条:

    1. 从荣智健私人的财富中,赔赏中信泰富的损失150亿;
    2. 从荣智健私人的财富中,赔赏所有有关投资者因荣智健的作祟,而令他们遭受的相当于他们所投资金钱的70%的损失,大约一千亿;
    3. 为臧法纪,须由香港法庭判荣智健最少十年的徒刑。
    
    中国作家、历史学家,现伦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
    徐德煊2008年11月22日于伦敦
    伦敦国际战略研究院网站地址:
    
    http://www.londoninstituteforinternationalstrategicstudies.com/
    e-mail:[email protected]
    MOB:0044-7778142596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家宝驳回荣智健的不下台报告
  • 中信泰富案中有案 荣智健无东山再起机会(图)
  • 荣智健卸任中信泰富主席可能监禁14年
  • 荣智健将被免职:北京中信集团拟扶正常振明 (图)
  • 荣毅仁的儿子荣智健等正在接受调查 (图)
  • 中信派员“入驻”中信泰富 荣智健的去留备受瞩目
  • 高管仅是替死鬼 投资者要求荣智健引咎辞职
  • 荣智健子女从轻发落惹质疑
  • 荣智健之女投资亏147亿将受责 荣家家谱曝光 (图)
  • 中信泰富一单就亏20亿美元,荣智健女儿涉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