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毛泽东荒淫糜乱的私生活看今日官员玩弄幼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1日 来稿)
    
    在空前的大灾难当中,毛在声色的追逐上却变本加厉,而且已经越来越不加丝毫掩饰。中南海春藕斋重新粉画装修,晚会的场所由暂时迁移到怀仁堂内北大厅又回到春藕斋,春藕斋舞厅旁新修了一间"休息室",里面放了床,,我那时仍是每场舞会必到,常在舞兴正酣的时候,大家都看见毛拉着一位女孩子去休息室,待在里面,少则半小时,长则一个多小时,这时人民大会堂的北京厅刚好改名成一一八会议室,这是一大间会议室,里面的装璜,家俱,吊灯远胜於克里姆林宫的规模,是我见过最豪华的房间,在人民大会堂内,毛又有一些女朋友。
     (博讯 boxun.com)

    许多女孩子以与毛有这种特殊关系为荣,这些女孩子大多是贫农出身,或是从小由政府养大,思想上非常崇拜毛,毛的临幸自然会让她们感觉到莫大的恩宠。
    
    但是也有一些女孩子拒绝毛的要求,通常她们是年纪较大,教育水平较高的女青年,有些护士认为与病人发生亲密关系,有违职业道德。
    
    那些年轻女孩子对毛的敬爱不是一般的男女之爱,而是对伟大领导,民族救星的热爱,大部分的女孩都知道这特殊关系只是暂时的,她们开始服侍毛时都极为年轻,而且未婚,等毛厌倦了,就会安排她们跟年龄差不多的人结婚。
    
    在毛宠幸期间,他要他的女们对他忠贞,虽然有的也会自行结婚,却仍会被毛叫去陪伴。
    
    毛从未真正了解这些年轻女孩对他的看法,毛分不清身为她们的伟大领导和一个男人之间的差别,有位女友有一次笑嘻嘻的对我说:"主席这个人真有意思,他分不清楚人家对领袖的热爱和男女的相爱,他认为这是一回事,你看滑稽不滑稽?"
    
    这些年轻女孩在敬畏毛的政治权劫外,也倾倒于毛的性能力,毛在六十七岁时,阳萎问题完全消失,毛在那时成为道家的实践者--性的功能是延年益寿,而不单是享受。
    
    道家学说是毛性放纵的借口,我不可避免地知道了毛的许多臭事。他的女友平时则大肆宣扬这种特殊关系,而且说话露骨。毛常把素女经拿给他的一些女人看,这成了他的教科书。有的女孩很年轻,文化程度又低,这部书字句艰涩,与现代语言有不少差别,她们常拿一些看不懂的字词来问我。这些都是很难解释清楚的,也无法说清。有天一个女孩子毫无遮掩的告诉我:"主席可真是个伟大人物,他样样都伟大,真使人陶醉。"
    
    年轻女人既多,有位年轻卫士便惹上麻烦,有天半夜,一位文工团团员来卫士值班室给毛取安眠药。这位卫士开玩笑的拍了女友的臀部一下,说她长得很白很嫩。她立刻变了脸,骂了一声:"流氓"。匆匆走了。她回到毛的卧室,向毛全部都说了,当夜毛将汪东兴叫来。
    
    汪从毛卧室出来后,便冲进值班室,对卫士吼说:"你怎么午么事都要插一手,这不是老虎嘴里拔牙?"
    
    卫士问汪怎么办。汪说:"听主席的。不过你也不要着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停止了卫士的值班,叫卫士休息,听候处理,并且取走了卫士的手枪。毛原本想将卫士关起来,汪建议不如办得缓和一些,太急太严,怕出人命,并且提出,将卫士作为正常工作调动,调出北京。毛同意了汪的意见。过了两天,汪东兴找卫士正式谈话,将卫士调走。
    
    我们在上海逗留的时候,毛住在锦江饭店南楼第十二层楼。整个南楼有一组人员居住。这次同行的有一位女机要员。我在一九六一年跟这位机要员很热火,二月时毛在她的民兵服相片背面写了一首七绝:为女民兵题照:"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她当时就想拿出去发表,被毛阻止了。
    
    一天凌晨四点,新调来的一个年轻卫士慌慌张张跑到我的住房将我叫醒,说,:不好了。我到主席房里去给他的茶杯倒开水,我也不知道有人睡在他的床上。我一进去,她光身掉下床来,吓得我立刻退出来。你看这怎么办?"那位卫士才来一组不久,不清楚毛的生活规律。他说他不晓得毛房里有女人,他也没看得很真切,只是从放在房门后床前的屏风缝隙里瞧见她。我起来说:"别急,主席看见你没有?"
    
    她说:"我也不知道他看见没有。我刚一进去,她掉下来,我就跑了。"
    
    我说:"也许主席没有看见。只要他没有看见,她怕难为情,也不一定告诉主席。就算告诉了,也没有关系。主席还不是明白,大家心里有数。"
    
    我又劝他,以后不可大意。进房以前,一定要清楚里面有没有人。
    
    卫士说:"我刚来,也没有谁向我说明,该什么时候进去,该怎么办,全凭自已揣摩,自已摸索。我又不知道会有这种事。"一面说,一面哭。我又安慰他,问他告诉汪东兴没有。他说还没有。我告诉他,明天乘空告诉汪东兴,可是不要再同别人讲了,免得传来传去,就成了大问题。又告诉他,他现在已经知道了,以后可要小心了。毛的房里有女人,千万不可进去。以免误会。
    
    卫士说他不能干下去了。我说干不干自已作不了主,汪东兴也得听毛的。那卫士有十九岁,很天真老实。最后他说:"万一有什么事发生,你要证明我确实不了解情况。"卫士从我八楼的房里出来后,回到十二楼值班室。不过十几分钟,毛房里大吵大嚷起来。卫士不敢去看,后来叫得太厉害了,他才走到房门口。她正在大哭,毛看见卫士,叫他进去,说她不尊重他,没有礼貌,立刻开会,批评她。原来她与毛都是湖南人,在中南海跳舞认识的。她有个朋友,想结婚,毛不让她结婚。今天早上,又讲到结婚的事,她便说毛将她当作泄欲器,是典型的资产阶级玩弄女性,过的是腐朽的资产阶级生活。毛听了非常生气,将她踹到床下,就此争吵起来。他两人根本没注意到卫士进去倒了开水。毛叫汪东兴去,要注立刻开会批评她。但她说如果开批评会,就要公开她和毛关系的内情。而且要公开指控毛是典型的资产阶级玩弄女性。汪真是进退两难。汪便找我商量。汪说:"这怎么好。随便批评一下,传到毛那里去,毛说我敷衍了事,这就说明我们知道内幕,才马马虎虎过去。但是批重了,她沉不住气,说出真相,等于将毛的丑事抖露出来,毛会认为丑化他。"
    
    于是汪想出了一个折衷办法。由我先找她谈一谈,说明按照没有听从和不尊重主席批评,别的事不要谈。她同意了。批评会还是开了。会上她觉得委屈,又哭了一顿,作了自我批评。这事算是就此了结。
    
    但毛仍不让她结婚。直到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毛顾不上了,她结了婚。毛转而对一位文工团团员发生兴趣。这位是江青在外地时第一个整晚待在毛房内伺候他的女人。在一次晚会後,毛将她带回一组住所,这时江青已去杭州。这位文工团团员白天晚上都住在一组。端茶送饭,完全由她侍候。毛带着她到了上海以后,仍住在锦江饭店南楼。毛和她正是打得火热的寺候,夜晚便要她睡在他的房里。
    
    上海市公安局的人、上海市委招待处的人和锦江饭店的负责人都在这里,再加上饭店的服务人员,这么多人都知道毛留女人住在房里。这位文工团团员也很得意。她原本就想利用这次外出,将她与毛的特殊关系挑明。她同我说过:"过着这种不明不暗的生活,算怎么一回事哪?"
    
    但汪东兴负责安全工作外,还兼顾毛的名誉。那么多人知道毛留女人在房内过夜,影响太坏。何况人多口杂,不好。汪认为还是劝毛让这位文工团团员住到别的房间里好些。但汪又不敢自已去跟毛说,便叫卫士给毛提意见。汪跟卫士交代,不能将以上的意见说明是出自汪的口里,只能说是他本人的建议。卫士向毛讲了以上的建议。毛很不高兴,但是勉强同意了。让这位文工团团员住到八楼的一间房内。这便种下了将这位卫士调走的原因。
    
    这位文工团员还给毛介绍别的女人。她名副其实的"内举不避亲",将姐姐们都介绍给毛。毛曾让她将大嫂带来见过一次。这位女子年纪大了,长得也不好看。
    
    一九六一年十二月,毛在我们住的无锡太湖内的梅园请那位文工团团员、她二姊和二姊夫一起吃饭。梅园是一个小岛,有一座二层楼,还比较大。另外在旁边有一座平。周围就是花圃,种有不少梅树,都是枯枝,尚且没有绽出花柔,外围则是茫茫无际的太湖,真是烟波浩渺,正在雪後,四望白皑皑,恍如幻境。毛在岛上散步一周,随口说:"湖海烟波客。"叫我对下句。急怍之间我说:"春闺梦里人。"
    
    毛啥啥大笑说:"根本对不上。大夫,你还得学学对对子。"
    
    毛不在乎二姊是已婚女子,绿帽冠顶的这位二姊夫不但没有义愤填膺,反而深觉与有荣焉,窃望以此做升官之阶。晚饭后,毛叫他回家,让二姊住了叁晚。在这期间,毛将曾希圣和柯庆施叫来,讨论了在农村实行包产到户的问题,毛表示支持曾希圣的这一建议。但到一九六二年夏,又批评这是资本主义复辟。
    
    汪东兴为此曾愤愤地说:"竟然还会有这样忘八式的男人。"汪东兴还讥笑说:"她的妈是死了,不死的话,也会来。这一家子真是一锅煮。"自一九六零年以后,毛的性放纵越来越不顾一切。汪东兴一次同我说:"主席年纪老了,是不是觉得活不久了,要大捞一把。否则怎么有这么大兴趣,这么大劲?"
    
    大部份的女孩在初识毛时,仍是天真无邪的年轻姑娘。毛的性生活,特殊性格和至尊权劫,在在都使这批年轻无知的女孩耳濡目染之后,逐渐堕落。多年来,我看着旧戏不断重演。她们在成为毛的女友后,不但不觉得羞耻,反而日异趾高气昂。与毛的特殊关□是这些未受教育,前途晦黯的女孩唯一往上爬,出名的机会。被毛宠幸后,个个变得骄纵,仗劫凌人而难以伺候。文化大革命期间,许多毛踢开的女人,利用与毛有过这种关系往上爬,在共产党内升官,夺取权力。
    
    看了这么多被毛腐化的女孩后,我才开始觉得,江青走过了相同的路。在延安初和毛结婚时的江青也许真的和今日十分不同。也许毛也使江堕落了。
    
    那位文工团团员有阴道滴虫病。她说在文工团内,女团员穿的舞蹈服装,全部是混穿混用的,所以一名女团员有了滴虫病,很快就传给了所有的女团员。这种病在男子受染后,没有什么病状,容易忽略过去,但是可以传给女人。女人在初染急性期,病状明显,但到了慢性期,病状就很少了。
    
    毛很快受到传染,成为滴虫携带着。此后,凡是同他有这种特殊关系的女人,没有一个不受到传染。毛根本不相信他自已已经受染。一组知道内情的人,都自带盥洗用具,而且我的药箱内又得装入消毒用药,交给卫士,让他们自已动手。我交代他们,消毒这事不能让毛知道。
    
     官媒报导据袁云勤介绍,涉嫌强迫、介绍、容留妇女卖淫罪的犯罪嫌疑人袁莉,涉嫌嫖宿幼女罪的犯罪嫌疑人冯支洋、李守明、陈孟然、黄永亮、陈村、母明忠(县人大代表、房地产开发商)、冯勇等8人已被逮捕,并由习水县人民检察院起诉到当地法院,将于下周三开庭。
    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在县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刑事案件,最高量刑将不会达到20年有期徒刑。只有在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才可能判处20年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直至死刑。记者注意到,两年前发生在贵州省威宁县的一起"教师强迫学生卖淫案",首犯赵庆梅因强迫、组织、引诱女学生卖淫被毕节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
    
    这两起同样发生在贵州的案件,受害人都是学生,其中有部分还是14岁以下的幼女。为何威宁案件放在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而习水案件却放在县级人民法院审理呢?
    
    对此,习水县人民检察院任炳强检察长解释说,经过检察委员会研究认为,根据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没有一个被告人的最高量刑可能超过15年有期徒刑,所以决定在县人民法院起诉。记者特地提到涉嫌强迫、介绍、容留妇女卖淫罪的犯罪嫌疑人袁莉,任检察长说,很难有证据证明袁莉有强迫的行为,强迫学生卖淫的是未成年人刘某和袁某。任强调,"我们也想对他们重判,但不能感情用事,必须严格依法"。
    
    习水县人民法院余德平院长告诉记者,他们还在对案卷进行研究。如果在审理过程中发现被告人有可能被判处15年以上有期徒刑,此案将可能提交上级人民法院审理。
    
    另据习水县公安局陶冬局长透露,除被起诉的8人外,警方还依法对嫖娼的违法行为人李某、班某等9人进行了治安处罚。"这些人中,既有煤老板、个体户,也有普通市民、农民等,他们在袁莉家里嫖宿的是社会上的卖淫女。"陶说,对他们处罚的金额从2000元至5000元不等,拘留的期限也从5天到15天不等。陶告诉记者,强迫、介绍、容留妇女卖淫的未成年人刘某、袁某已被送到少年管教所,从事卖淫活动的程某被收容教育。
    
    贵州政府官员嫖宿幼女案,证据确凿,有的女孩年龄小于14岁,按照法律规定,与年龄小于14岁的女孩发生性关系,无论该女孩是否自愿,都是强奸幼女罪,依法应该判处死刑。
    
    贵州政府相关部门为了保护罪犯,主动降低案件级别,把案件放在县级人民法院审理,而不报审中级人民法院,目的是把死刑犯减刑,因为县级人民法院是无权判处死刑的!
    
    原来猫腻在这里,政府的确很伟大,善于保护自己的官员,赞一个!!
    
    应该改为【幼女卖淫案】更有力度!再过几年,一定会有【女婴卖淫】的传奇故事,盛世万事皆有可能!
    
    
    【嫖】字,也很有学问啊!
    
    【嫖】是治安案件了,幼女还存在【卖淫】的嫌疑!
    
    这招棋,也很高,我们的政府拿捏有度,火候恰好,再赞一个!
    
    
    走向远方网友的评论
    
    1、案子定性为嫖宿幼女,那么,那些公仆、教师就是嫖客,那些学生就是妓女,或者叫幼妓更加贴切
    
    2、案子发生在司法局大院,看来,原本应该最干净的地方,却可能是最肮脏的地方
    
    3、司法局大院,应该住着许多司法人员,看来,原来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却可能是最凶险的地方
    
    4。公仆、教师,国家公职人员,国之器也,却有嫖幼妓的"爱好",看来,衣冠楚楚着,还真有不少是禽兽
    
    5、公仆、教师,显然都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和不断的再教育,理应满腹经纶,知书达理,为人师范,而从这件事看来,看人,还真的不能仅看学历和教育背景
    
    6、既然公仆们有需要,看样子,妓女,要从娃娃开始培养,以满足公仆们嫖宿的内需
    
    7、既然不以强奸罪论处,将来有同样雅好的公仆老师们,大可放心地去做,但前提是不要忘了做之前先讲价钱,以免你院子里的亲友给你帮忙时找不到理由
    
    8、这个案子的发案和处理过程中,可以看出某些官员的胆子确实大,大到比天还要大
    
    边际03网友评论:
    
    同在一个组织混世,同在一个口袋拿钱,同在一个孵化器产卵。
    
    
    诸神黄昏评论:
    
    中国就是一群流氓领导者百姓,并且总是用圣人的标准来塑造百姓
    
    马天才评论:
    
    同样是XX
    皇帝是幸
    官员是嫖
    百姓是奸
    
    不要想找地方说理,还是自己在家练习刀法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何亚福:纳3岁幼女为妾,连生7个孩子的无耻北大教授
  • 张一一:从王朔诬蔑我“强奸幼女”看他流氓劣根性的来源
  • 王新何罪之有?(为成都三岁幼女饿死案受审民警叫屈)
  • 什么叫“偶尔与幼女发生性行为”?
  • 谁把习水受害幼女变成了“妓女”?
  • 凌沧洲:习水幼女案再次烤炙中国人的心房
  • 贵州官员性侵幼女:受害人家属欲进法庭被阻 (图)
  • 中共习水公职人员嫖宿幼女案开庭 旁听现场一度失控
  • 公职人员嫖宿幼女案开庭旁听现场一度失控
  • 中共公职人员嫖宿幼女案将审判封锁
  • 张清扬:贵州五名公职人员因嫖宿幼女被起诉(图)
  • 贵州习水多名公职人员在司法局宿舍嫖宿幼女
  • 视频:二会暴力截访,封西霞两幼女失踪
  • “二会”暴力截访,封西霞两幼女失踪(图)
  • 上海访民张贵兰带十岁幼女在天安们喊冤
  • 惊世冤案——放射性核元素谋杀8岁幼女/钟亚芳 钟知含(图)
  • 北京高官猥亵幼女案:关键的50秒视频将重现
  • 论为成都三岁幼女饿死案受审民警鸣冤叫屈 作者:袁春华记者 2006-07-30 15:36:24 标签:
  • 男子一年侵犯近20名幼女 女孩走姿异常示警
  • 人大代表强奸数十名幼女 最小12岁 (图)
  • 记者调查强奸幼女案 被市委副书记封杀
  • 关注安徽砀山强奸幼女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